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九十五章 京城大动乱【七十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老公,你相信钱多金的话吗?”

    离开卡门酒吧,司马清雅笑着问道。阿甘小说网

    “林云道貌岸然,表里不一;钱多金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相信他们的话,只会死得更快。”孟秋雨撇嘴道。

    “但是钱多金说得有理,林家的林云不倒,我们就无法彻底击垮林家,相对于钱家,林家才是我们最强大的敌人,毕竟他的正文治背景,就是一座大山,可以护着林家,也能让咱们无从下手。”司马清雅轻叹道。

    摇摇头,孟秋雨神色凝重的说道:“以前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不过现在我最担心的反而是钱多金此人,这老狐狸深藏不漏,他的心机甚至比林云还要可怕,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钱多金背后可能会有更可怕的敌人,在一步步掌控着局面。”

    司马清雅神色微变,她相信孟秋雨的直觉,男人的睿智远远超出了他的年龄,既然孟秋雨都有种不安的感觉,那事情恐怕真的会发生无法预料的危机。

    “老公,那我们该怎么办?需不需要安排人手监视钱多金?”

    “不可打草惊蛇,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不过我需要你安排好退路,滨海是咱们的根据地,出现任何意外情况,我们只能带着孟家退回滨海了。”

    司马清雅点点头,心中莫名的有些沉重,他知道男人身上的担子很重,站在他身后鼎力支持的不仅仅是孟家与杨家,如果这两个家族在京城失势,会有太多依附于这两个家族的小家族受到牵连,所有和孟秋雨有关系的人也会遭受灾难性打击。

    “老公,听小雪说,语菲的情绪很不好,已经整整一天没有离开过她的房间了,你要不要去和她解释一下,知道她爷爷的死因后,我担心她会恨你一辈子。”司马清雅幽幽的叹息道。

    孟秋雨微微苦笑,早在决定除掉赵洪涛的那一刻,他便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但他不得不做出那样的选择,赵洪涛已经没有了人性,一个可以无视自己妻儿生命的敌人,留着只会使祸患。

    而且孟秋雨也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终有一天,赵语菲会知道这一切,与其到了那时发生无法预料的结果,还不如趁早,赵语菲有权利得知真相,也有选择的自由,哪怕她无法容忍这件事,甚至选择与自己为敌,孟秋雨也能坦然面对。

    唯一让孟秋雨心中疼痛的是,他不忍心女人痛苦,不知该怎么去面对赵语菲。

    看到孟秋雨眼神中黯然忧伤的神色,司马清雅也心中疼惜,探手抓住了孟秋雨的手,柔声道:“老公,我知道这个时候语菲的事情,会让你心里难受,不过你应该知道还有更多的人关心你,在乎你,事关孟杨家的生死存亡,这么多爱你,追谁你的爱人与朋友们身家性命,你不能心乱,否则会影响你的判断。”

    “清雅,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语菲那边你们帮我照看着,我知道她现在最不想见到人就是我,将来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会永远保护你们。”孟秋雨苦涩的笑道。

    司马清雅点点头,她能体会到男人心中的苦楚,男人经历了太多,内心中承受着太多东西,不过他相信孟秋雨能调整好自己,从生死磨难中活下来的孟秋雨,还有什么困难能击垮他?

    回到孟家后,孟秋雨独自去看望了一下孟老爷子,老爷子在孟秋雨真元力的调养下,气色比原先还要红润,正在方依云和孟凡的陪伴下喝着参汤。

    看到孟秋雨进来,方依云笑着让儿子坐在身边,盛了一碗参汤,眼神溺爱的笑道:“秋雨,妈炖了很多参汤,你也刚出院,补补身子。”

    孟秋雨看着自己最亲的三人,心中感到温暖,大口喝下半碗参汤,擦了擦嘴看了眼父亲问道:“爸,大妈没事吧?”

    摇摇头,孟凡轻声道:“秋雨,你大妈想见见你,一会有空去陪她说说话。”

    “行,我一会过去。”孟秋雨应了一声,看着老爷子笑道:“爷爷,明天我教你一套锻炼身体的方法,你把身体调养的健康了,才有力气帮我带孩子。”

    “臭小子,没大没小,喝完汤赶快滚蛋。”孟凡没好气的骂道。

    孟老爷子摆摆手,瞪了眼孟凡开口道:“以后不要当着老子的面,教训我孙子,他比你合我胃口,和你在一起都没话题,行了,你带着依云回去休息吧,我和秋雨聊聊。”

    孟凡一脸无奈,摇摇头带着一脸喜色的方依云离开了。

    “去见钱多金了吧?”孟老爷子看了眼孟秋雨,淡淡的问道。

    “敲诈了那老家伙十个亿,明天帮你改善一下伙食。”孟秋雨掏出香烟给了老爷子一根,咧嘴笑道。

    孟老爷子吐出一口烟圈,深深看了眼孟秋雨,开口道:“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你在强颜欢笑,是不是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孟秋雨暗自苦笑,在这位成了精的老人面前,即使自己都藏不住心思。

    “爷爷,我发现了钱多金的可怕,以前我低估他了。”孟秋雨如实讲道。

    “并不意外,永远都不要低估你的任何敌人。钱多金执掌钱家几十年,钱家的生意比以前翻了两番,你以为这是巧合吗?当初他被你*的当众花钱买他儿子的命,每次遇到你杨伯伯都会被骂的脸红脖子粗,但他都能咽下这口气,甚至你残杀了钱乐乐,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一个内心隐忍力强大的人,岂能简单。”

    孟老爷子眯着双眼,微微冷哼道:“所有人都以为钱家的老东西才是钱家的顶梁柱,殊不知那老鬼和他儿子比起来,差远了。”

    “爷爷,您既然都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孟秋雨疑惑的问道。

    “什么事请都需要我出面,那我死了你们怎么办?你们才是孟家的未来,你还需要磨练,虽然你很聪明,但记住一句话,姜还是老的辣,钱多金背后有人,血蝴蝶势力庞大,这么多年遏制国内经济与正文权,自然会有人试图改变这一切,真真假假,真正的高人永远都隐匿在幕后,泱泱华夏大国,可不是这么简单就会被一个组织抑制。”

    孟秋雨脸色微变,直到此时,他才感受到自己的眼界还是不够开阔,看待问题的角度有些狭隘。

    “爷爷,那这么说来,这一次五大家族争斗,将会是一场国内格局的大清洗,我们都是棋子,有人在暗中CAO纵这一切了?”

    “能想明白这些就好,我们就是棋盘上的棋子,命运早已注定,唯一不同的是,这盘棋结束后,会不会有幸存活下来。秋雨,你有今天的成就,爷爷为你自豪,不过你可不能因为眼前的小小成就就沾沾自喜,孟家需要你带领杀出一条血路,在磨难中存活。”孟老爷子一脸严肃的开口道。

    孟秋雨心中一紧,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看着老爷子深邃而明亮的眼神,他才知道自己的确太自信了。

    “去看你大妈去吧,她经历过的那些事情爷爷都清楚,是咱们孟家对不起她,你能一直为她隐瞒,理解她的痛苦,包容她,爷爷很欣慰。”

    孟秋雨点点头,莫名的感到鼻子酸酸的,眨了眨眼看着老爷子道:“爷爷,您放心吧,我会带领孟家走出泥潭,任何艰险都无法阻挡我的脚步,我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对您和孟家族人的承诺一定会兑现,好好养身子,我需要您给我的孩子们当足球教练呢。”

    “臭小子,快去吧,我要休息了。”孟老爷子笑骂了一声,看着走出去的孟秋雨,微笑着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这臭小子,也会煽情,好久没有过这种想落泪的感觉了。”

    杨淑云的房间,灯光明亮,没有哭泣,只有默默的哀痛与撕心裂肺的痛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杨淑云心如刀割。

    梆梆梆,敲门声惊醒了失神的杨淑云,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外屋,打开了房门。

    看到是孟秋雨,杨淑云强颜欢笑:“秋雨,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孟秋雨这是第二次踏进杨淑云的房间,看着依旧整洁温馨的屋子,他坐在了凳子上。

    杨淑云端来水果,又倒了一杯热水,笑道:“秋雨,大妈知道你喜欢喝白水,外面很冷吧,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孟秋雨点点头,喝了一口水,眼角余光瞥了眼梳妆台下的垃圾桶,里面丢了很多面巾纸,他知道杨淑云哭过。

    “大妈,明天我想带着一家人出去散散心,听说离京城百里外有一个休闲山庄,您今晚准备一下,去哪里玩一天,咱们全家人都去。”孟秋雨笑道。

    杨淑云看着孟秋雨,眼圈微红,苦笑道:“秋雨,大妈知道你的心思,你不想让我难过,我真的没心情。”

    孟秋雨凑近杨淑云,探手抓住了杨淑云的手,一脸正色道:“大妈,我们是一家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些痛苦,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掩盖那件事。”

    沉吟了片刻,孟秋雨苦笑道:“即使无法掩盖,但那件事也不会影响我们对你的关心,那场噩梦已经去了,任何流言蜚语也不会击垮咱们孟家人,人活在世上,不是给人看,而是好好活着,活出自己的人生,有人关心,有人在乎,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杨淑云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感受着孟秋雨眼神中的真诚,她哽咽道:“秋雨,我对不起你爸爸,也对不起孟家和杨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或许当初我选择一死了之,才是最好的选择。”

    “大妈,相信我,一切都过去了,你还有这么多关心你的人,不仅仅我爸爸需要你,秋风也需要你,我们大家都需要你,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归罪你,这不是你的错,你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反而是我们孟家亏欠你。”

    杨淑云痛哭失声,探手将孟秋雨搂入怀中,轻抚着他的头哭泣道:“秋雨,如果你是我的儿子,那该多好,你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大妈,我们本就是一家人,我就是你的儿子,为了我,你也要好好活着,孟家已经四面楚歌了,不过我会带领孟家度过这次危机,我需要你陪在我们身边,给我支持与力量。”孟秋雨仰脸笑道。

    杨淑云连连点头,咬着嘴唇,露出了凄美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