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一十章 京城大动乱【八十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能量团围绕中的孟秋雨经历着有生以来最痛苦的折磨,全身经脉都在经历着破损,淬炼与修复的过程,玄天九变的变态,五行玉佩与暗影圣戒中蕴藏能量的恐怖,都在改变着孟秋雨的血肉与筋骨,如果不是他拥有龙阳之体,早已全身爆体而亡。阿甘小说网

    人都有承受痛苦的极限,孟秋雨也有极限,挺过了那万箭穿心般的疼痛,他也就变得麻木了。

    不是他感受不到疼痛,而是他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人定胜天,他相信没有任何事可以战胜自己这颗坚强的心。

    即使是地狱烈火焚身,九天阴雷轰体,我自当岿然不动。

    武道之途,艰难崎岖,孟秋雨坚信一点,修武之人,修心为上,一颗无畏,无惧,狂热的心,神鬼难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孟秋雨感受到疼痛渐渐消散,全身徜徉在一团温暖的气息中,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体内的一切,全身经脉粗壮而有力的跳动,道道实质化的真元力仿佛温泉在体内经脉中流走,滋养着他的全身。

    五行玉佩已经黯然无光,里面的能量也已经枯竭,这些能量全部拥入了孟秋雨的体内,与他的真元力融合,就连暗影圣戒也光芒暗淡,现在不再是暗影圣戒吸食孟秋雨的真元力,而是孟秋雨庞大的真元力吞噬着里面的能量。

    啪!随着第一块五行玉佩跌落在床上,孟秋雨身上的光芒也在逐渐暗淡,虽然他全身犹如浸泡过血水般恐怖,但依旧可以看到他原本白皙光滑的肌肤隐现着一层淡淡的金黄色。

    随着暗影圣戒的光芒隐没,孟秋雨睁开了眼眸,清澈的眼神柔和而平静,却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锋芒。

    拿起跌落在床上的五块玉佩以及暗影圣戒,孟秋雨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幸亏没损坏,不然没法和老婆们交差了。”

    随即,孟秋雨眉眼微挑,他的意识海中清晰地感受到了小楼外几道熟悉的气息,这一次,他连苏媚的气息也感应到了,天阶高期巅峰的境界。

    孟秋雨扬身而起,仰天长啸中,跃身而起,犹如一只翱翔天际的雄鹰,缓缓从天空中飘落而下。

    这时候天色已经微亮,孟秋雨没有感受到时间的长短,可是等在外面的苏媚几女却是心急如焚,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中度过。

    小楼内的光芒散去,苏媚三女和红凤眼前一亮,眼巴巴的望着小楼的阳台,随即便看到了一道红色身影凌空而下,孟秋雨风骚的摆着姿势,金鸡独立落在了几女面前。

    看到孟秋雨的模样后,苏媚三女个个张大了小嘴,随即纷纷扑向他,关切的问道:“秋雨(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血。”

    红凤有些脸红,孟秋雨光着身子,被她看得一清二楚,她虽然一百多岁了,但却也是黄花闺女,哪见过这种阵势,低下头不敢多看,却又忍不住好奇心偷偷瞄几眼,一颗心砰砰直跳,暗自嘀咕,难怪夫人这么喜欢他,好强壮,好大。

    孟秋雨已经多次L奔,每次突破都会撑破衣服,这次更彻底,毫无遮掩,不好意思的用双手捂住关键部位,看了眼同样羞红着脸的程樱,咧嘴笑道:“苏媚,先给我找身衣服穿,如果你们喜欢看我这样,我也不介意。”

    苏媚感应到了孟秋雨体内的强大气息,知道他突破了,虽然还没达到自己的境界,可也连续突破两个境界,天阶高期,至于孟秋雨身上这些血迹,苏媚也不再担心。

    咯咯娇笑着横了眼孟秋雨,苏媚挽住了程樱的胳膊笑道:“我和血姬不会介意,就是不知道樱妹妹害不害羞?”

    “苏媚姐,你好讨厌。”程樱娇嗔一声,红着脸不敢看孟秋雨。

    妖女更直接,上下打量着孟秋雨,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樱姐,要不给你个机会,去帮老公洗澡,可以看得更彻底。”

    看到程樱太羞涩,苏媚笑道:“好了,血姬,别逗樱妹妹了,老公,我们服侍你去洗澡更衣。”

    在三个女人的服侍下,孟秋雨深刻体会了一番帝王的享受,六只柔嫩的小手在他身上游走,血迹被温水洗净,却也让孟秋雨身子变得燥热。

    浴室内只是一番香艳的嬉戏,孟秋雨一脸舒坦的穿好了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的邪笑更浓了。

    一举突破两个境界,这是孟秋雨没想到的结果,而且他有种预感,自己离着巅峰境界也不远了,虽然还未彻底领悟第九变的成神,但他已经窥视到了门槛,以他现在的实力,就是苏媚他也有自信和她一较高下。

    “老公,这次突破,你身上的气质更不一样了,让我看着越发痴迷。”妖女一脸娇笑,半个身子依偎在孟秋雨身上,娇滴滴的笑道。

    “你这算是勾引吗?”孟秋雨坏笑道。

    “是啊,要不咱们进树林里开心一下,人家浑身都感觉很热。”妖女眨着眼小声道。

    孟秋雨眼前一亮,看了眼在一旁说话的苏媚和程樱,小声道:“那你去准备,我随后就来。”

    就在妖女要离开之际,程樱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后,程樱听了片刻,随即一脸凝重的看向孟秋雨道:“秋雨,出事了,子皓哥杀了人,被警察带走了。”

    孟秋雨神色一怔,孟子皓可是孟家主脉杰出的子弟,也是自己的亲堂哥,孟家风雨飘摇,家族旁系成员连连出事,以孟子皓的精明,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杀人,他意识到这件事绝不简单。

    “血姬,樱姐,回孟家。”孟秋雨一脸深沉的说道。

    “老公,需不需要我帮忙?”苏媚走上前,关切的问道。

    “我先回去看看情况,想必和林家脱不了关系,他们已经蹦跶了很久了,该是时候让他们见识到我的手段了。”孟秋雨摇摇头,眼神中充满了暴戾之气。

    孟家主屋内,孟家老小再次聚首,孟清妃的父亲孟昊天一脸焦虑,他老婆苏氏更哭的成了泪人,就连孟清妃也满脸泪花,靠在冷漠身上,不时抬眼看着门口。

    她在等待孟秋雨,孟家所有人也在等着孟秋雨回来商量对策。

    看到孟秋雨的身影出现,孟清妃撒腿跑着迎了上来:“秋雨哥,你快救救二哥。”

    孟秋雨擦拭了一下堂妹的眼睛,轻笑道:“别担心,我会救二哥出来。”

    将孟清妃交给身后的程樱两女,孟秋雨对着孟老爷子和三爷爷点点头,看着父亲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孟凡深吸了一口气,叹息道:“昨夜子皓和苏家的少爷在酒会上发生了些争执,而子皓昨晚深夜才回家,早上就有警察赶来带走了他,说他杀了苏家的少爷和李家的小姐,而凶器上有他的指纹,很巧的是,昨晚子皓入住了天翔酒店,苏家少爷和李家小姐就住在他的隔壁房间,双双死在了酒店中。”

    孟秋雨皱了皱眉,苏家的少爷,李家的小姐,他没听说过,不过他也知道京城苏家和李家颇有地位,也算是二流家族中的佼佼者,尤其是这苏家,和上面的某位大人物关系不浅。

    “那就是说,子皓哥有行凶动机,也有行凶时机了,更有行凶的凶器在场,那有没有他进入隔壁房间的视频呢?”

    “有,酒店的监控视频上有子皓进入房间的画面,只是子皓被抓走的时候,说自己是冤枉的,他应该不会撒谎。”孟凡苦笑道。

    孟秋雨点点头,走向孟昊天夫妇面前,一脸平静的开口道:“昊天叔,昊天婶,不管子皓哥有没有杀人,我向你们保证,我都会把他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秋雨,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冲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抓住我们孟家的把柄,置我们于死地,子皓的事情我们可以寻找证据,还他清白,不可意气用事。”孟凡皱着眉头开口道。

    不是孟凡不近人情,侄子被抓,他也关心,可他毕竟是一家之主,为了孟家的利益,他只能公事公办。

    孟秋雨看了眼父亲,再看看孟家老小,呵呵笑道:“孟家最近处处被打压,已经隐忍了很久,我今天就要让所有人看看,我孟秋雨就是一个杀神,谁敢当我,我就杀谁,谁敢陷害孟家人,我就要他的命。”

    “秋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把子皓平安带回来。”孟老爷子叼着水烟,眯着眼睛淡淡的开口道。

    孟老爷子一发话,孟凡也只能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看了眼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孟秋雨挺直了身躯,一脸冷笑的开口道:“冷漠,召集十名家族护卫,随我去公安局。”

    “好,我立刻去安排车辆。”冷漠眼前一亮,拍了拍孟清妃的肩膀,兴冲冲出去了。

    “秋雨哥,我和你一起去接二哥。“孟清妃一脸期待的跑上前,小声道。

    “好,那就把脸上的泪花擦干净了,孟家人只会流血,不会流泪。”孟秋雨朗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