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一十一章 京城大动乱【八十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公安总局大楼前,孟秋雨带着冷漠和堂妹下了车,十名孟家护卫紧随在后,一行人走进了大楼。阿甘小说网

    时值八点,办公大楼内正是上班时间,进入大楼的人很多,门卫接待室走出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挡住了一行人的去路。

    “几位有什么事情?麻烦先登记一下。”一名年长的警察看出了孟秋雨几人的不凡,也不敢得罪,态度谦恭的说道。

    “我们是孟家人,有事找你们局长。”冷漠淡淡的说道。

    年长的警察神色微变,昨晚他就在值班,半夜接到报警有凶杀案,他也去了现场,确定了嫌疑人后,虽然他没去孟家抓人,可亲眼见到孟子皓被带回来的情景。

    死的两人背景不小,而嫌疑人又是五大家族里孟家的核心弟子,他们早已在昨晚议论起了此事,也预料到了孟家今天会有人来,却不料这么早就过来了。

    而且这名年长的警察也突然想到了外界传扬有关于孟家长孙的形象,帅的有些邪魅,一头飘逸的银发,此番正好和孟秋雨吻合,他心里咯噔一下,暗叹坏了。

    人的名,树的影,孟家长孙无法无天,胆大妄为的个性京城里不知道的人很少,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杀人不眨眼,此次来警局,他意识到可能要坏事。

    “我们郭局长还没到,麻烦几位在接待室等候片刻。”年长的警察不敢怠慢,却也不敢让孟秋雨众人进去,一旦出了事,他担心受到牵连。

    而此时周围路过的公安人员也有的认出了孟秋雨,纷纷色变,小声议论着,急匆匆各回各的岗位了。

    “给你们郭局长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我们可没时间在这里等。”孟清妃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气势不弱,他担心二哥受到刑讯拷问,颇为急切。

    孟秋雨眼神制止了孟清妃,露出温和的笑容道:“这位大哥,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昨晚命案的嫌疑人是我堂哥,现在还关在审讯室吗?不知道是哪位警官在审讯?”

    年长的警察很想搪塞过去,但对视上孟秋雨那双眼眸,他浑身莫名的一颤,这双眼睛犀利的仿佛一把尖刀,盯着他让他浑身直冒冷汗。

    嘴角抽动了一下,年长的警察不敢隐瞒,点头道:“孟二公子的确在审讯室,负责审讯的是副局长薛海以及刑警队的大队长谭岩田。”

    “什么?谭岩田可是出了名的野蛮,这家伙仗着姐他夫是局长,专门喜欢屈打成招,他一定对二哥用刑了。”孟清妃惊呼道。

    “孟小姐多虑了,谭队长应该有分寸,不会为难孟二公子。”年长的警察讪讪笑道。

    “但愿如此,如果他真的用刑,谁都保不了他。”孟秋雨沉声道。

    这时候,大楼外急匆匆走进来几人,为首的是一名微微发福的中年人,个头中等,眼睛不大,但此时却努力的大睁着眼睛,在孟秋雨几人身上扫视了几眼,脸上堆起谄媚的笑容,热亲的招呼道:“想必这位就是孟少吧?”

    孟秋雨打量了几眼对方,点头道:“敢问你可是黄局长?”

    “正是黄某,孟少光临这里,真是稀客,咱们去我去办公室,边喝茶边聊。”黄逸德满脸笑容的说道。

    “这地方可没几个人愿意来做客喝茶的,黄局长,客套话咱就不说了,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黄局长带我去见见我堂哥孟子皓。”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黄逸德脸色微微有些僵硬,心里更是苦不堪言,他知道自己接了个烫手的山芋,五大家族角逐,凡是和五大家族扯不上关系的人,没有几个愿意参杂进来。

    而他就是其中一人,他不属于五大家族任何阵营,身为统管京城所有分局的领导,他这个位置可不好干,而他也是聪明人,不偏向于任何家族,这也使得他能保住这个位置这么久,没人动他。

    这也是五大家族默许的规则,任何家族势力的人都不会让占据这个位置,不然京城所有公安系统的人为一家办事,其余家族总会有很多不方便。

    黄逸德也是早上才得知了孟家子弟涉嫌杀人的事情,而被杀者势力虽然不如孟家,可也不是阿猫阿狗,在这种草木皆兵的时刻,五大家族争锋相斗之际,任何事情都可能成为导火索。

    黄逸德担心自己被牵涉进来,得知自己的小舅子亲手抓的人,他便开始打电话联系小舅子谭岩田,却不料得知谭岩田竟然用了私刑,好悬没把他吓死,在话筒里怒火冲天的骂了小舅子一顿,就火急火燎赶来了公安大楼。

    可是没等赶过来,心腹不下便打电话通风报信,告诉他孟家人来警局了,带头的人好像是孟家长孙。

    黄逸德很想直接请个病假今天不来上班,可他知道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自己那个莽夫小舅子连孟家人都敢动刑,以孟家长孙的个性,还不闹翻了天。

    他身为局长,也怕事情闹大,无法收场,只能硬着头皮来安抚孟家人了。

    此时听到孟秋雨开门见山要见孟子皓,黄逸德叫苦不迭,可又不敢得罪孟秋雨,只好点头道:“孟少好幽默,这公安局的确不是做客的地方,既然孟少要见孟二公子,那我这就带你过去。”

    黄逸德在心里念着阿弥陀佛,他只希望孟子皓少受点皮肉苦,不过当他让手下打开审讯室的门后,他一张脸是彻底垮了。

    就见审讯室内,两名壮实警察一左一右夹着一人,将人按压在椅子上,脸上蒙着一块毛巾,他小舅子正拎着一壶水,对着毛巾往下浇。

    被压在椅子上的人全身已经湿透,双手反绑在椅子上,全身挣扎着,显得十分痛苦。

    看到这一幕后,孟秋雨的脸当时就青了,这可是一些国家特工惯用的招数,既留不下伤痕,却也能让受刑之人在窒息中痛苦万分,水会呛到食管里,严重的有死亡的危险。

    冷漠眼里闪现着寒芒,不待孟秋雨开口,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凌空跃起双脚将两名壮实警察踹翻在地,落地后,一拳轰在了谭岩田的脸上,一把扯下了蒙在孟子皓脸上的毛巾。

    孟子皓整张脸都一片紫青,双眼布满了血丝,毛巾拿下的一刹那,张着大嘴,贪婪的吸着空气。

    “二哥,你没事吧?”冷漠扶住了孟子皓,一脸悲愤的问道。

    孟子皓平息了一下呼吸,喘着粗气摇摇头,随即目光看向了阴沉着脸走进来的孟秋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秋雨,你来了。”

    孟秋雨抓住控制着孟子皓双手的手铐,微微用力震断了链锁,扶着孟子皓站起来,将孟子皓交给孟清妃,随即转向捂着脸,一脸痛苦的谭岩田,冷声道:“谁让你动的私刑?”

    “我在审问犯人,你们居然敢袭警,来人,把这些人都给我抓起来。”谭岩田强作镇定,大声喊道。

    “冷漠,废了他们的四肢。”孟秋雨指了指刚才按着孟子皓的两名警察,一脸冰冷的开口道。

    冷漠毫不犹豫的上前一步,双脚闪电般踢出,咔嚓声连绵不绝,伴随着两名警察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们的四肢全被冷漠踢断了。

    而且是粉碎性的骨折,这辈子也休想医治好。

    黄逸德和那名副局长吓得腿肚子开始哆嗦,孟家长孙的狠辣让他们感到了恐惧。

    而谭岩田也脸色变得死灰,身子后退一步,颤抖着手臂掏出了配枪。

    孟秋雨嘴角噙着冷笑,迈步走向了谭岩田。

    “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开枪了。”谭岩田面无血色,恐惧不安的大吼道。

    “你敢开枪,我就敢将脑袋打进肚子里。”孟秋雨冰冷的声音毫无感情-色彩,依旧迈步走向了谭岩田。

    谭岩田也听说过孟家长孙的狠戾,吓得双腿一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哭泣道:“对不起,我也是拿了人的钱,被B无奈。”

    “那你就不配当警察,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孟秋雨冷哼一声,一掌挥出,在谭岩田恐惧的惊呼声中,一篷血污喷溅,谭岩田的脑袋硬生生被孟秋雨一掌拍进了肚子里。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那名副局长薛海眼前一黑,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孟秋雨目光冷漠的扫了眼脸色煞白的黄逸德,随即对着冷漠点点头,后者上前几步,拎着薛海的脖子,里外反抽的两个大嘴巴,将薛海打得苏醒了过来。

    “你来告诉我?谁让你们动的私刑?”孟秋雨沉声道。

    薛海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声泪俱下的哀求道:“孟少,饶了我,我什么都告诉你。”

    冷漠松开了手掌,一脚将薛海踹翻在地,冷声道:“还不快说。”

    “是,我说,昨晚有人给我打来电话,答应给我两百万,拿到子皓少爷的认罪书,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求孟少放过我。”

    “既然证据确凿,何必还要严刑*供,除非那些证据也是捏造的。”孟秋雨冷笑道。

    薛海低下头不敢看孟秋雨,唯唯诺诺的说道:“这些事情都是谭岩田办得,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

    “他都死了,你还想推卸责任,没有你的授意,谭岩田敢这样做吗?有人给你两百万,你给了他多少?”

    “我,孟少,这些事情我真的不清楚,我全都交给谭岩田办理,我只负责督促这件案子的进展。”

    “那给你钱的人是谁?”孟秋雨冷笑道。

    “我不知道,他不肯透露性命。”

    “你还敢骗我,看来你想和谭岩田一个下场,冷漠,动手。”孟秋雨冷声道。

    “我说,我说,是海林集团的少东家郭云,我有把柄在他手里,不得不帮他做这件事。”薛海吓得瘫坐在地上,一脸颓废的哭泣道。

    “看来你说了实话,冷漠,打断他的四肢。”孟秋雨冷哼一声,转身带着孟子皓几人走了出去。

    随即审讯室里,传出了杀猪似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