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二十六章 京城大动乱【102】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要干什么?我爸是澳门赌王。..”

    冬凌轩虽然惊惧孟秋雨的恐怖身手,但他心里却暗下毒誓,一旦有机会,他会让这个敢得罪他的混蛋生不如死。不过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思,他想搬出父亲的名头让对方忌惮。

    “好大的背景,可偏偏吓不住我。”孟秋雨嘴角露出玩味的冷笑,一把揪住了冬凌轩的衣领,抡起手臂像是丢一件轻小的垃圾,冬凌轩惊呼着飞了出去,像是出膛的炮弹,砰的一下砸中了天花板上的水晶灯。

    哗啦一声,水晶灯砸落而下,身子骨都散架了的冬凌轩也落进了一堆破损的挂件中,锋利的水晶碎片将他全身剐蹭的鲜血淋淋,鲜血染红了高档的地毯,冬凌轩连惨呼的力气都没有,抽搐了几下昏死了过去。

    看到孟秋雨的狠辣,在场的京城纨绔们惊得脸色苍白,下意识的聚拢在一起,看向孟秋雨的眼神流露着恐惧。

    “接下来的事情,如果你们愿意欣赏我不勉强,想要离开我也不阻拦,但最好都把嘴巴闭紧了,如果今天的事情有人传扬出去,赌王的儿子就是他们的下场。”孟秋雨淡淡扫了眼所有人,向是自言自语,边说边走向了刘阳。

    众人知道孟秋雨长孙接下来可能更血腥,虽然这样的场面难得一见,但有几个傻帽愿意留下来自找麻烦,于是纷纷离去。

    很快,宴会厅内,只剩下了冬凌轩几个昏迷的保镖,以及捂着手臂刚止住血的刘家保镖。

    王妍犹豫了一番,咬着嘴唇对孟秋雨小声道:“秋雨哥,我知道你不愿意让人看到你要做的事情,那我也走了,谢谢你今天帮忙,有机会,我还会勾引你,挖不到你的墙角,我王研誓不罢休。”

    孟秋雨一脑门冷汗,他对这活跃的小丫头倒也觉得可爱,微微一笑道:“有机会再见。”

    待王妍离去,孟秋雨走到面目全非,眼神恐惧的刘阳面前,淡淡笑道:“刘少,你的保镖打了电话求援,想必你父亲很快会赶来,乘此机会,咱们玩个游戏如何?”

    “你,你要干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对我。”刘阳很委屈,他发誓不认识对方,就算看到妖女漂亮,心里有了点邪念,也不至于受这样的折磨。

    “刘少还真是大人物,连我都不认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叫孟秋雨。”

    几名捂着手臂的刘家保镖脸色惊变,傻了眼,直到此时他们才明白刘少招惹了什么人物,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刘阳更是双腿一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也顾不上满身的红酒和血迹,脖子上的伤也因为孟秋雨的身份吓得感觉不到疼痛了。

    “孟少,我冤枉啊,我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刚才我也没招惹您啊,只是想解决问题而已。”刘阳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有些恼恨自己的无知,为什么不提前搞几张京城惹不起人物的照片,也就不至于发生这样的惨祸了。

    “你不是要教训我吗?我也可以告诉你,你的确没惹我,是我心情不爽专门来找你麻烦,怪就怪有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只是我要收取的利息一部分。”

    孟秋雨一脸冷笑,随即眼神一冷,看了眼妖女沉声道:“和刘少玩玩游戏,玩到他老子赶来。”

    妖女眼前一亮,咯咯一笑,拎起刘阳的头发拖到了一张椅子前,将后者按在椅子上,手里蹭一下掏出一把诡异的弯刀,一脸媚笑道:“刘少,咱们玩猜谜游戏,你输了,我就断你一根手指;你赢了,我就断你两根。”

    接着,在刘阳恐惧的眼神中,妖女笑眯眯的问道:“一加一等于几?”

    刘阳吓得哪敢回答,不管输赢都要割掉自己手指,他害怕极了,蜷缩着胳膊都快哭了,心里祈祷着父亲快点来救他,他发誓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眼前的女人。

    妖女眼里寒芒一闪,锯齿弯刀不知何时被她拿到手里,寒光一闪,刘阳嗷一嗓子惨呼,整个人从椅子上掉了下去,他是保住了手指,但却没保住手腕,鲜血喷涌中,他的右手手腕飞落在地上,五个手指还在微微颤抖。

    “不好意思,第一次玩刀,没把握好,下次一定会注意。来,我给你止血。”妖女一脸歉意的吐了吐舌头,跑到一旁拎来几瓶高度酒,还从包包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打火机。

    。。。。。。。。。。。。。。。。。。。。。。。。。。。。。。。

    刘寒山面沉似水,带着二十名身手不凡的保镖进入了金门会所,负责接待的美女经理还媚眼如丝的对着他抛了个媚眼,想要上前讨好一下,却看到他阴沉着脸没敢自讨没趣。

    一行人分成两拨进入两部电梯,同时在八楼停下,随即刘寒山带头走了出来。

    众人刚走出电梯,便纷纷色变,二十名训练有素,反应敏捷的特种军人迅速掏出枪械,并呈战斗队形将刘寒山护在了当中。

    对着小型宴会厅的楼道里横七竖八倒着二十多人,刘寒山认得出来,这些都是会所负责安保工作的人员,也都是刘家供养的退伍军人,个个都是以一挡十的好手,没想到居然都被撂倒,生死不知。

    而在宴会厅门外,靠着一名神情平淡的中年人,整个人其貌不扬,放进人堆里根本引不起一点涟漪,但那双眼眸却给人一种看不到底的深邃,精芒内敛,嘴角叼着烟,吐着烟圈。

    中年人站直了身躯,二十多名刘家保镖神情顿时凝重,枪口齐齐对准了中年汉子。

    “你就是刘寒山吧?你儿子就在里面,带着你的人进来吧。”中年汉子微微一笑,推开门自己先走了进去。

    “首长,这里危险,我们需要支援。”保镖队长神色严肃,示意两名队员先过去查看倒下那些人的生死,转向刘寒山说道。

    “你打电话通知马连长,让他即刻带人支援,我儿子在里面,龙潭虎穴我也得闯。”

    这时候中年汉子脑袋从门里面探了出来,看到有人检查地上昏迷的保卫,撇嘴道:“放心吧,他们只是昏迷,堂堂刘家老大,军区赫赫有名的战将居然这么胆小,再不进来,你儿子身上的零件就更少了。”

    此时,宴会厅内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刘寒山脸色惊变,他隐约听得出是儿子的声音,怒声道:“冲进去,如有人阻拦,就地枪毙。”

    二十名气势凌然的军人充分发挥了他们不凡的作战能力,留下两人远距离瞄准,其余人呈战斗队形快速冲了进去,只是没有人偷袭,也没有人抵挡,那名中年汉子早已站到了一名银发青年身后。

    而在宴会厅的角落里,几名刘家保镖和冬凌轩都昏迷了过去,刘阳坐在一张椅子上,全身血肉模糊,在他身旁,一名妖艳妩媚的女子正抓着一把锯齿弯刀,鲜血不时滴下,整个地板上都染红了。

    刘寒山看到儿子惨不忍睹的模样,胸中怒火瞬间点燃,正要指挥身边的人开枪,妖艳女子的弯刀放在了他儿子的脖子上,嘴角还荡漾着一抹不屑的冷笑。

    “刘旅长,你来的有点晚啊,你儿子脑子不灵光,玩游戏总是输,身上零件少了很多。”

    一声邪笑中,孟秋雨踏前几步,看着刘寒山一脸的戏谑,丝毫无视二十把黑洞洞的枪口。

    刘寒山这时候才仔细看清了孟秋雨的样子,脸色不由一变,他参加过孟老爷子大寿,见过孟秋雨,不过那一次,他也见识到了孟家长孙的凶残与霸道。

    “孟秋雨,是你。”

    看着咬牙切齿的刘寒山,孟秋雨耸耸肩,微笑道:“可不是我嘛,刘寒山,要你儿子的命,掏一个亿,我知道刘家并不富裕,所以也就不狮子大开口了。”

    “你……孟秋雨,你敢伤我儿子,我和你势不两立。”刘寒山怒火冲天,却也没有失去理智和孟秋雨血拼,他心里畏惧对方,担心这混蛋大杀四方,自己这些人或许离不开这里。

    “看来刘旅长不关心儿子的死活,薇薇老婆,把剩下的那只耳朵也割了吧。”

    妖女手起刀落,一蓬血雾飙射,刘阳惨嚎一声,右耳也像左耳一样飞了出去,疼的刘阳再次昏迷了过去。

    “混蛋,开枪,杀了他们。”刘寒山怒了,掏出自己的配枪就要毙了妖女。

    孟秋雨冷笑一声,冷冷的开口道:“刘寒山,你觉得就这么几把破枪能打死我吗?你想学张益丰吗?你敢开枪,我就敢扭断你的脖子,杀光你们所有人。”

    刘寒山身子一震,整个人像是被刺破的气球,顿时泄了怒气。

    张益丰和父亲一个级别的人物,虽然影响力有差距,但职位相同。孟秋雨在孟老爷子宴会厅打爆了张益丰儿子的脑袋,后者带着五百多军人包围孟家要人,孟秋雨一人面对枪林弹雨毫发无伤,还扭断了张益丰的脖子,那般强大的实力他岂能不知。

    此时自己二十一人想要开枪杀了孟秋雨,无异于天方夜谭,他毫不怀疑孟秋雨的话,只要开枪,这混蛋绝对会大开杀戒。

    “孟秋雨,你好狠毒,我答应你,立刻放了我儿子。”刘寒山权衡利弊,觉得只能压下这口气,和孟秋雨硬碰硬自己不够资格,也没那实力。

    “很好,下午带一个亿送到孟家,如果收不到钱,我会去刘家大院玩玩。”孟秋雨冷笑一声,对着妖女点点头,招呼着十二邪君的夜魔走了出去。

    待三人离去,刘寒山急匆匆扑到了儿子身边,一看之下气的差点吐血,儿子刘阳四肢全废,两只耳朵都没了,整个人气若游丝,只剩下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刘寒山示意保镖带着儿子送往医院,他接通了电话。

    “大公子不好了,二少爷刚出了车祸,当场死亡,碧凌小姐也出事了,死在了浴室里。而且,而且刘家三代子弟几乎全部发生意外。”

    听着话筒里的声音,刘寒山眼前一黑差点昏倒,眼睛通红,仰天怒吼道:“孟秋雨,老子发誓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