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三十三章 京城大动乱【109】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杀天阶境界的高手,孟秋雨的狂妄让钱家两名终极供奉心生不屑,其貌不扬的老者眼里寒芒一闪,身躯微微一晃,一股强劲而霸道的气息罩向孟秋雨,人已经突兀的出现在了孟秋雨的面前。..

    枯瘦的五指犹如鬼爪,漫天爪影分不清虚实,空气都被撕裂开了一般,孟秋雨胸前的衣衫已经裂开道道口子,施虐的寒风顷刻间钻了进来。

    快,快的让人心悸,除了孟秋雨以及一旁伺机而动的老妪,在场没人看得清老者的动作,仿佛鬼魅,爪风掀起阵阵阴风。

    孟秋雨微微侧身,躲开了要害,眼睛也瞬间眯起,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天阶境界的高手果然不俗,而这老头的速度以及招式阴柔霸道,他捕捉到了老者的攻击全是虚招,真正的杀招隐藏在后,只是孟秋雨没有还击,好不容易碰到了天阶高手,他抱着猫抓老鼠的心态,怎么也得见识一下这老头有什么底牌。

    孟秋雨的神情落入了老者的眼中,这让他越发恼怒,面对自己的攻击,这无知小辈居然吊儿郎当的轻视态势,他不在藏拙,双爪翻飞,阴风阵阵舞动,孟秋雨却是轻描淡写的应付着老者的攻击,没有一丝反击的趋势。

    噗!惨嚎声中,钱家一名高手全身衣衫碎裂,背部血水飙射而出,五道深可见骨的抓伤触目惊心。

    孟秋雨祸水东引,身形直直拔高,避开了老者凌厉的一爪,而这霸道的攻击却击中了一名与暗影高手搏杀的钱家护卫。

    两大强者速度太快,孟秋雨又一直闪避不还手,久攻不下激怒了老者,这一抓使出了八层的功力,待他察觉到孟秋雨的险恶用心时,已经收招不及,虽然撤回了大部分功力,但依旧打伤了自己人。

    “混蛋,你就只知道一味躲让吗?堂堂孟家长孙原来也是一个缩头乌龟。”老者怒不可歇,身形凌空而起,直扑孟秋雨。

    孟秋雨这一次没有避让,强劲的几拳轰出挡下了老者的攻击,两人落地后,孟秋雨身子退后几步,哼哼冷笑道:“也不过如此,现在本少和你玩真的,看你这老家伙能挡住我几拳。”

    “无知小儿,纳命来。”老者早已失去了高手的风范,被孟秋雨戏弄了这么久,早已心浮气躁,怒火升腾,脚下一晃,再次攻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衣衫鼓起,猎猎作响,戏谑的神色消失不见,冷眼如电,一股睥睨天下的傲然之态,身形挺拔如山,一拳轰向了老者漫天的爪影。

    摧枯拉朽,一拳震碎了虚无,风在这一刻都静止了下来,老者凌空而下的身躯定格在半空,两人之间一股庞大的气流在涌动,孟秋雨一拳挡下了老者霸道的攻击。

    随着孟秋雨一身冷哼,拳风涌动,老者瘦小的身躯倒飞出几米,落地后蹬蹬蹬退出两大步才站稳了身子。

    厮杀的人群也突然停止下来,孟秋雨一拳荡起的滔天气势震慑了所有人,也狠狠敲击了钱家父子的心,看着矗立在寒风中的孟秋雨,所有人有种窒息般的压抑感。

    老者脸色苍白,堂堂天阶高手连孟秋雨一拳都挡不住,虽然他认为是自己轻敌,没想到这小子会突然发力,可他心里也明白,他不是孟秋雨的对手。

    在一盘观战的老妪面露愕然,手里的漆黑拐杖横在了身前,孟秋雨此时展现出来的气势让她感受到了危险。

    “一拳都挡不住,下一拳,要你的命。”孟秋雨声音冷漠,迈步走向了捂着胸口的老者。

    老者胸中气血翻涌,快速的调息着内息,看到孟秋雨走来,脸色更加苍白,这时候让他出手,只会加剧他的内伤。

    老妪微微叹息了一声,朗声道:“年轻人,你果然很强,让我来领教一下。”

    话音未落,老妪步履蹒跚的挡住在了孟秋雨面前。

    “既然你想先死,那我成全你,杀了你,再杀他。”孟秋雨已经没有心思和这两大高手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杀气暴涨,身子邹然弹出,惊雷炸响,一拳轰向了老妪。

    老妪神色凝重,漆黑拐杖点射出几道劲风,跃身而起,拐杖凌空劈向孟秋雨。

    孟秋雨拳风呼啸,尽数挡下了老妪这些阻挡自己的劲风,一股气浪迎向了老妪的拐杖。

    轰的一声巨响,碎石与树木横飞,孟秋雨轻飘飘落在地上,而老妪的拐杖则断成了两截,身子也倒飞而下,踉跄而退。

    “哼,两人一起受死吧。”孟秋雨冷哼声中,弹射向了两人,滔天气势罩向二人,一连轰出十几拳,碎石泥土飞扬,整个后院一片残败,连台阶两侧的两颗价值不菲的古树都齐根而段,轰然倒下。

    一切恢复平静后,孟秋雨迎风而立,面露杀气,而在前方则出现了两个大坑,血迹斑斑,在其中的一个大坑的边缘还有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

    轰杀!钱家护卫心中惊悸,看着孟秋雨发自骨子里的恐惧,就连钱多金也在青衣的守护下退后几步,一脸的煞白。

    “钱老头,现在也不需要隐藏实力了,如果没什么高手阻挡我,钱家今晚将要血流成河。”孟秋雨掏出一支双喜点燃,烟雾朦胧中,双眼透着冷冷的杀意。

    钱富老脸颓丧,他知道钱家完了,连家族最为依仗的两大强者都被孟秋雨轻松的轰杀,还有什么人能阻挡这煞神。

    “孟秋雨,杀光钱家的后果你能承受,但你孟家承受得起吗?你虽然号称灭门王,但五大家族你灭不起。”钱富冷声道。

    钱家老头不是危言耸听,孟秋雨虽然狂妄,他可以灭了张家,灭了云南王,可不敢灭了五大家族任何一家,就算林家背负上叛国的罪名,他也只是杀了几人威慑其余人,而不敢血洗林家。

    灭这些庞然大物的后果,那比叛国的罪名还要严重,孟秋雨将无法在华夏立足,孟家也会受到牵连。

    “今时不同往日,我已经没有退路了,钱老头,现在孟家被你们打压的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京城我们是呆不下去了,你们B的我孟秋雨只能跑路,那我也不怕疯狂一次,今晚就灭你钱家。”

    听着孟秋雨疯狂的话语,钱多金脸色惊变,怒声道:“孟秋雨,你是给自己断后路吗?就算你能离开华夏,你孟家所有人都能离开吗?就算你们孟家人能离开,那些依附你们的家族,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都将遭受毁灭。”

    “钱家不同与林家,他们恐怖袭击民众,毁灭城市,已经成为了民族罪人,你可以杀几个林家核心人物,我们也睁只眼闭只眼,国家也帮你掩盖这件事。但我们钱家可没有任何罪名,你杀我们的后果你承受不起。”

    “是吗?我孟秋雨一向心狠手辣,无法无天,既然华夏容不下我,那我还怕个球,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时罪名屠杀你们钱家人。”

    、孟秋雨冷笑一声,一挥手,鬼面等人便押着一群哭哭啼啼,惊恐万分的钱家老小走了过来。

    前院的钱家护卫已经全部被杀,钱家躲藏在房间内的老小纷纷被带了过来。

    看到族人被抓,钱多金气的咬牙切齿,看了眼守护在台阶前不足二十名高手,还人人带伤,他知道大势已去,无法联系到救援,钱家陷入了绝境。

    五十多号钱家老小被暗影高手推倒在地,一把把钢刀高举,仿佛午门行刑的场景,吓得钱家人浑身颤抖,看着二楼的钱富,满眼的祈求与不甘。

    钱富老脸阴沉,深深叹息了一声道:“孟秋雨,开个条件吧,放过钱家人,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钱家人的脑袋,被你们打压了这么久,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这口恶气需要鲜血才能化解,而且你们钱家现在还有什么值得我在乎,就算你们钱家屈服,已经无法改变孟家的处境,因为,你们也只是棋子,改变不了大局。”

    “孟秋雨,你真的要这样做吗?杀光钱家人,你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你会被通缉,孟家也会蒙羞。”

    孟秋雨嘴角一撇,缓缓闭上眼,淡淡的开口道:“杀!”

    随着孟秋雨的号令,寒光耀眼,一把把钢刀迎风而下,咔嚓,咔嚓,一颗颗头颅滚落而下,血光四溅。

    屠杀,灭门,孟秋雨这一刻没有任何仁慈,暗影一族的高手也没有任何犹豫,挥舞钢刀砍下了钱家五十多口人的脑袋。

    血水染红了草地,死尸纷纷倒下,这血腥的一幕让小楼内的钱多多以及他的母亲吓得当场晕了过去,而钱富父子眼睛都红了。

    “杀了这些混蛋。孟秋雨,你不得好死。“钱多金悲吼一声,指挥着余下的钱家高手冲向了孟秋雨。

    妖女冷哼一声,带着十二邪君,暗影一族高手也扑了上去,呈现一面倒的趋势,刹那间湮没了钱家高手。

    孟秋雨一脸萧杀,迈步走向了台阶上的钱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