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五十二章 维多利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翌日,风和日丽。阿甘小说网

    孟秋雨走出隐形机已经临近中午,让驾驶员离去,孟秋雨站在路边等候了片刻,一辆小型卡车驶来,孟秋雨很有礼貌的用英语表示要搭车,并在司机不太愿意的神态下,付了两百英镑,才终于坐上了车,赶赴伦敦。

    这里离着伦敦只有几十公里,孟秋雨为了不引起人怀疑,便让隐形机直接将自己放在了油路边,这样进入伦敦才安全。

    毕竟隐形机一旦降落,就失去了隐形功能,一旦降落在伦敦市内,很容易被天空的无人侦察机扫描到踪迹,会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昨晚折腾了五六个小时,他算是领教到了鬼面人的本领,先是挑逗折磨着孟秋雨的身心,将他撩拨的浑身血液都要沸腾了,女人却一本正经起来,说自己已经领悟到了孟秋雨的方方面面,接下来该工作了。

    孟秋雨郁闷的差点吐血,哪有这样折磨一个正常男人的,虽然心里不甘,但也只能偃旗息鼓,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不过他心里还是很满足的,鬼面人不但姿色无话可说,连身材也妙不可言,一番耳鬓厮磨,倒也占足了便宜,那手感,美不胜收。

    而且他也能感觉到,鬼面人其实也很入戏,至少身体上不怎么抗拒自己,或许仅仅是心理还没做好准备便宜自己,何况认识的时间太短,他也不好意思乘人之危。

    待鬼面人易容完毕,孟秋雨是目瞪口呆,就连他自己也找不到任何破绽,不得不赞叹对方的易容术实在高明,也不知道女人是怎么弄得,本来比自己矮几公分,愣是站在一起分不出高低来。

    两人手拉手,走西口,哼着歌曲出现在妖女面前,让正在吃泡面的妖女也惊得跳了起来,围着俩人转了几十圈,上下其手,摸来摸去,也没分出真假。

    彪悍的妖女发狠了,势必要分出真假来,拉着鬼面人钻入了卫生间,估计是脱裤子检查去了,孟秋雨乘机离开小洋楼,安排隐形机离开了。

    卡车进入伦敦,孟秋雨又搭了一次出租车,随后来到了圣詹姆斯宫,看着眼前这座古典庄严的宫殿,孟秋雨嘴角露出亲切的笑容。

    虽然这里戒备森严,但孟秋雨却轻而易举的避开所有皇家守卫进入了宫殿内,熟门熟路,孟秋雨径直来到一间豪华的套房内,鼻息间闻着摆放在各处玻璃窗前的白玫瑰,微微苦笑自言自语道:“她还是喜欢白玫瑰。”

    顺手摘下一束白玫瑰,孟秋雨没有惊动任何下人走进了一间卧室。

    将卧室门反锁,孟秋雨摄手摄脚来到一张宽大的水晶床前,洁白的丝绒薄毯鼓起一个人型,只露着一颗脑袋,棕黄色卷曲长发披散在枕头上,也遮挡了睡着的人半张脸。

    孟秋雨缓缓坐在床头,一手握着白玫瑰,一手轻轻撩起长发,露出了一张娇颜迷人的睡脸,这是一个看上去成熟,妩媚,白皙脸蛋没有一丝瑕疵的女人。

    看不出年龄,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鼻息间传来均匀的呼吸,嘴角还溢着一丝水渍,红润的嘴唇丰满而鲜艳,睡姿极尽夸张,整个人呈现大字型。

    看着女人的睡容,孟秋雨摇头苦笑,如果这幅摸样被人拍到放在网上,那英国皇室的威严可就荡然无存。

    瞥了眼床头柜,一个精美的塑料罐子里放满了阿尔卑斯棒棒糖,孟秋雨再次哑然,这女人多年习惯还没改变,喜欢偷偷吃棒棒糖。

    高贵典雅,站在英国顶尖权势塔上的女人,骨子里却是一个可爱的小女人,不过孟秋雨更知道,这女人发起疯来,比妖女还放-荡。

    此时,女人显然感觉到有些热,两条长腿不安分的蹬了几下被子,白色薄毯滑落向一旁,露出半边身子,和一条光滑柔嫩的长腿。

    看到这一幕,孟秋雨眼睛瞬间直了,尼玛的,这女人的坏毛病还保留着,喜欢L睡,白璧无瑕,那足以令任何男人喷血的诱人身躯散发着淡淡芬芳,将孟秋雨昨晚压制了许久的澎湃再次唤醒,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这女人就地正法。

    孟秋雨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将被子拉起盖住了女人的身子,眼神中隐现着温柔,轻轻摩挲着女人吹弹可破的脸蛋,俯下身子,亲吻在了光洁的额头上。

    女人鼻子翕动了几下,突然睁开了双眼,四目相对,看着孟秋雨瞪大了碧蓝色眼睛,片刻后,她惊呼一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

    下一刻,毫无准备的孟秋雨被一条美丽的长腿踹的翻身掉在了床下。

    女人从床上弹跳了起来,也不顾身上有没有穿衣服,一个箭步跳到地上,凌空而下的一腿砸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郁闷的只想吐血,真是阴沟里翻船,要是被家里的女人们直到,自己被一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女人踹翻在地上,还不笑岔了气

    “维多利亚,是我。”孟秋雨抬起手臂挡下了女人凌厉的一腿,顺势一把将女人拉入怀中,哭笑不得的开口道。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维多利亚抓着孟秋雨的脸蛋一阵揉-搓,一脸惊喜的呼喊道。

    “再揉,我的脸都毁了,疯女人,几年不见,你的力气居然见长,差点踢碎我的胸腔。”孟秋雨没好气的骂道。

    维多利亚直勾勾看着孟秋雨,随即嘴巴一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还挥舞着粉拳捶打着孟秋雨的胸膛,嘴里念叨着:“你这个坏蛋,你讨厌,你混蛋,你太没良心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孟秋雨任由女人发泄着怨恨,嘴角则噙着一抹柔和的笑容,维多利亚就是这样的性情,敢爱敢恨,却又像是一个孩子。

    已经三年了,孟秋雨没有出现在这里,他能想象到维多利亚所受的委屈和对自己的思念。

    但他不想让维多利亚心里承受太多负罪感,毕竟她是英国的女王,她的身份不允许她做出这种有辱皇家荣誉的事情。

    何况,孟秋雨不想来这里还有另外的原因,一个横隔在两人之间的女孩,卡利亚公主。

    或许对于任何男人,能够同时拥有母女花这种艳福,都足以自傲,可孟秋雨和维多利亚却充满了负罪感和痛苦,如果不是她们背着卡利亚在一起,女孩也不会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如果不是那一次的离开,卡利亚也不会卷入一场名画的争夺,更不会丧失了性命。

    虽然孟秋雨大杀四方,血染青天,替卡利亚报了仇,但人毕竟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即使他做的再多,也无法挽回那个美丽的公主年轻的生命。

    这是孟秋雨这辈子最大的遗憾,虽然他不是很喜欢卡利亚,但女孩对他那份真挚的爱,让他的愧疚和痛苦深入骨髓。

    因为那副《富春山居图》的风波,卡利亚卷入进去丧失了性命,孟秋雨为了赎罪,他毅然决然的潜入罗斯柴尔德家族偷娶了那幅画,如今这幅画就葬在卡利亚的墓穴里。

    这次来英国,孟秋雨也是为了取出那幅画,虽然他一万个不愿意再来打搅卡利亚母女,但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愿提及的沉重记忆浮上心头,孟秋雨眼神变得忧伤起来,紧紧拥着怀中的维多利亚,他有太多歉疚亏欠着母女,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补偿。

    维多利亚也察觉到了孟秋雨的痛苦,柔软身躯几乎要揉碎在孟秋雨怀中,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愿意松手,仿佛一松手,这个小男人就会离开一般。

    “小老公,你能来看我,我真的好开心,就这样抱着我,再让我感受一回你身体的温暖。”维多利亚眼泛热泪,刚才的张牙舞爪以及泼辣消失不见,变得柔情似水,却又热情似火。

    梆梆梆的敲门声响起,下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女王,发生了什么事?”

    显然,维多利亚刚才的惊叫声惊动了外面的下人,此时还有凌乱的脚步声赶来,皇家护卫也收到消息赶来护驾。

    “没事,我在练嗓子,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进来。”维多利亚横了眼孟秋雨,对着门外高声喊道。

    “姐,你真的没事?需不需要我进来看看你。”门外响起一个温和的男人声音,孟秋雨听得出来,这是爱德华的声音,维多利亚的亲弟弟,一直担任着皇家护卫最高长官,保护着维多利亚。

    “没事,爱德华,让人准备一些吃的,两个小时后我要用餐。”维多利亚说道。

    待所有人离去后,维多利亚一脸妩媚的看着孟秋雨,咯咯笑道:“亲爱的小老公,我们有两个小时的快乐时光,你就不想做点什么?”

    孟秋雨看着怀中娇媚的女人,喉咙里发出一声咕噜声,美人当前,他抛开了一切烦乱思绪,抱起女人狠狠的抛在床上,一脸坏笑的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