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三大教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翌日,白雪覆盖了巴黎城,也将凯瑟琳的别墅披上了一层银装。..

    熟睡中的孟秋雨听到一丝异动,闻着渐渐靠近的熟悉香气,他便猜到是什么人来了。

    继续闭着眼睛,孟秋雨发出不大不小的呼声,片刻后,鼻息间一阵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随即便听到两声悦耳的嬉笑,睁开眼,玲珑正一脸坏笑的躲在季萱萱身后,手里还握着一根羽毛。

    孟秋雨哭笑不得,难得这女人心情好,居然还来作弄自己,于是翻身坐起,瞥了眼窗外银装素裹的雪景,笑道:“这么早你们进我房间干什么?莫非想占我便宜。”

    “呸,谁要占你便宜了,是萱萱拉着我来的。”玲珑啐骂一声,随即搂着季萱萱的肩膀揶揄道:“可能萱萱想看看你有没有L睡,自己不好意思,拉着我来打酱油。”

    “玲珑姐,你太坏了,是你说要让秋雨哥带咱们堆雪人的。”季萱萱羞红了脸颊,抿着红唇羞声道,还偷偷瞥了眼孟秋雨精赤的上身。

    孟秋雨露出痴迷的目光,看着季萱萱一身浅粉色运动装包裹的苗条身躯,焕发着少女特有的青春朝气,尤其是此时含羞带怯的神情,别有一番风韵,忍不住看的有些痴了。

    “喂,再看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喜新厌旧的家伙,要不我先回避,给你们亲热的机会。”玲珑白了眼男人,微带醋意的娇斥道。

    季萱萱脸蛋越发通红,娇哼一声捂着脸跑了出去,临出门小声道:“我先去外面等你们。”

    “嘻嘻,老公,破坏了你和萱萱的好事,你不会生气吧?”玲珑吐了吐香舌,揶揄道。

    “我怎么会生气呢,大早上热血沸腾,正是需要晨练的时候,跑了萱萱,那就你来吧。”孟秋雨哈哈一笑,爬起身扑向玲珑,后者却是早有防备,一个箭步窜了出去。

    不过孟秋雨也早料到她会逃跑,一个闪身便挡在了门前,堵住了玲珑的去路。

    看着男人四角裤下的蓬勃趋势,玲珑脸颊也莫名一红,啐骂道:“流氓,快点穿衣服啦,别让萱萱等急了。”

    “想让老公亲亲。”孟秋雨坏笑着抱住了玲珑,两人笑闹着滚落大床,一番春色无边。

    笑闹过后,玲珑整理着凌乱的衣衫,横了眼男人,将准备好的一套白色运动服丢给孟秋雨,自己整理起了床铺。

    昨晚大战之后,孟秋雨很坚决的带着凯瑟琳离开了古堡,杰姆斯不好意思面对他,德林夫妇也挽留不住他,于是众人连夜赶回了凯瑟琳的别墅。

    孟秋雨现在并不担心杰姆斯会对付自己,昨晚不但龙霸天逃走,在孟秋雨的叮嘱中,孤星等人也放了水,太阳王损失了五名神使,带着重伤的血斧和断了一条手臂的布鲁赫亲王也逃出了古堡。

    剩下的血斧成员全部死在了追杀途中,这一战罗斯柴尔德家族损失不小,太阳王更是损失惨重,手下高手几乎丧失殆尽。

    这也是孟秋雨为了遏制杰姆斯而故意放走太阳王,不然以孤星等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将所有人留下。

    阴阳王是最倒霉的一个,本就被龙霸天所伤,一番交战再次伤势加重,八名隐忍也两死一伤,孟秋雨亲眼看着他的两个女儿被杀,丝毫没有出手救援的想法。

    虽然对孟秋雨恨之入骨,但阴阳王却是敢怒不敢言,他毫不怀疑,给孟秋雨一个借口,这家伙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干掉自己。

    孟秋雨昨晚安排的两批人手放弃了行动,发生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内讧,杰姆斯连自己都算计,他已经没有心情彻底覆灭太阳王的势力。

    留下这个隐患,给杰姆斯形成压力,不然这老东西很有可能还会全力对付自己。

    凯瑟琳也被孟秋雨和妖女搀扶着走出别墅,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带着众女在雪地里嬉戏一番,孟秋雨还堆了一个大的雪人。在众女的帮忙下,修饰后的雪人很漂亮,季萱萱还给它戴上了帽子,围上了围巾,远远看去,像是矗立在雪地中看雪的婷婷少女。

    在孟秋雨陪着女人们玩耍之际,野熊和白狼王等人站在远处没有打扰他们,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两大部落的头领已经决定跟随孟秋雨。

    而在别墅的另一边,也站着一行人,为首的是三名神色不安的大汉,毕恭毕敬的站在一起,脸上充满了忧色。

    “死神哥哥,各位嫂子,早饭好了。”鬼面人走出别墅,对着雪地中的众人喊道。

    “玩的好开心,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凯瑟琳,帮我们拍好照了吗?”玲珑笑着拍拍手上的雪,走向了凯瑟琳。

    凯瑟琳拿着苹果手机,帮着孟秋雨和几女拍了很多照片,还摄了像,在玲珑的指使下,都上传到了微博上,也是为了给远在滨海的众女看看。

    孟秋雨牵着季萱萱的小手,她不同于妖女和玲珑,在这清冷的早上,虽然戴了手套,小手依然冻的微微发红。

    在孟秋雨温柔的抚摸下,手掌才暖和过来,心中羞喜而甜蜜,却也不敢多看其余几女,怕姐姐们取笑她。

    “现在回去吃饭,走,我的大肚子老婆。”孟秋雨哈哈一笑,搂着凯瑟琳,和众女说笑着进入了别墅。

    早饭很丰盛,有面包,有甜点,也有牛奶,还有鬼面人亲手炖的一锅鸡汤,众人围坐在餐桌前,孤星和薛云等人则坐在另一张餐桌上。

    野熊和白狼王等人则在客厅里用餐,餐厅坐不下这么多人。

    “老公,奥耶罗他们昨晚就想觐见你,现在还在外面候着,要不要让他们进来,他们可是守了整整一夜。”妖女喝着牛奶,轻笑道。

    孟秋雨神色淡然,沉吟了片刻对着守护在别墅门前的乔治喊道:“让外面守着的奥耶罗三人进来。”

    乔治恭敬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不多久,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撒旦组织三大教官一脸忐忑的在乔治的带领下走进了餐厅。

    奥耶罗是白种人,身高一米八,栗色卷发,身穿一套迷彩服,曾经服役与M国美洲豹特战队,精通所有枪械,爆破专家,格斗高手,他也是三大教官里最受孟秋雨器重的人。

    死亡坦克是非洲人,身高一米九三,体形魁梧,如此寒冷的天只穿着一件背心,外面罩着一件皮马甲,光秃秃的脑袋上戴着一顶黑毛线帽子。

    他是一个地下黑拳高手,半年内连战一百零八场,全部都是KO对手,无一生还者,天生神力。

    屠夫身穿黑色西服,一脸文静,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材也略显消瘦,只有一米七五,是新加坡人。

    别看他的外貌斯文,但他足够凶残狠辣,曾经为了刺杀目标,屠戮两百保镖,血流成河,最后身中八枪,还断了两根手指,与目标激战了一个多小时,生生咬断了对方的喉咙,故而有了屠夫之称。

    撒旦组织的三大顶尖教官,撒旦成员心中的活阎罗,此时却一个个乖巧的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连大气都不敢吭一下。

    孟秋雨没有搭理三人,继续吃着早餐,不时与几女说笑几句,无形的压力让三人额头渐渐冒出冷汗,等待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命运会如何,他们只知道自己三人让死神失望了。

    在他们心中,死神不但是他们永远无法达到的神,也是他们无法背叛的王,只要死神活着,撒旦组织就有辉煌的未来。

    在死神的面前,他们连背叛的念头都不敢有,只是死神和孤星,妖女三大高手失踪的太神秘,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了这三大灵魂人物的约束,三人的心也渐渐滋生不该有的念想,他们一念之差,今日面对的却是死亡般窒息的煎熬。

    终于,孟秋雨吃完了早餐,接过妖女递来的面巾纸擦拭了一下嘴角,点燃一支红双喜,透过烟雾盯着三人沉默不语。

    在孟秋雨冰冷的目光凝视下,奥耶罗双腿一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看到他下跪,死亡坦克和屠夫也双双跪下,三大教官身躯莫名的颤抖。

    “王,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没有管理好组织,属下罪该万死,只求一死。”奥耶罗抬头望着孟秋雨,一脸的自责与懊悔。

    “王,是我们的错,你有过规定,你和孤星,妖女不在的时候,我们都要听从奥耶罗的命令,但我们没有做到,要杀就杀我吧。”死亡坦克一脸坚定,声音洪亮的开口道。

    孟秋雨淡淡一笑,“很好,既然你们都承认自己错了,也愿意去死,那我成全你们。不死鲍尔,把他们带出去执行。”

    不死鲍尔犹豫了一下,苦笑着上前拉起了奥耶罗和死亡坦克,带着二人走了出去。

    看着沉默不语的屠夫,孟秋雨轻笑道:“屠夫,你为何不说话?莫非你觉得没有错吗?”

    “王,我无话可说。”屠夫淡淡的说完,从小腿上抽出一把匕首,在妖女等人神色一冷之际,屠夫手臂一挥,血光四溅,他一刀斩断了自己的左手。

    额头冒着冷汗,屠夫脸色呈现痛苦之色,却是没有吭一声,看着孟秋雨说道:“王,我不能死,我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已经无依无靠,我是他们唯一的亲人。如果断一只手还不能抵消我的错误,我愿意斩断自己的另一只手,只希望留我一命。”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无不佩服屠夫的这股狠辣劲,对别人恨谁也能做到,但对自己恨却需要多大的勇气。

    季萱萱吓得不敢多看,躲在玲珑身后,偷偷看着孟秋雨,她不想看到这些人都死在这里。

    孟秋雨缓缓起身,深吸了一口气,转向鬼面人点点头道:“带他去医院,保护好断手,应该能接回来。”

    鬼面人脸色一喜,急忙上前抓起屠夫的断手,用手帕包了起来。

    毒煞也上前几步,掏出一个瓷瓶洒了一点药粉在屠夫的断腕处,鲜血渐渐止住了。

    屠夫抬眼看着孟秋雨,因失血过多而脸色变得苍白,不过眼神中却涌现着一抹感激,点点头,咬着嘴唇随鬼面人走了出去。

    这时候孟秋雨才看向妖女道:“出去告诉奥耶罗和死亡坦克,他们的命我先暂时留下了,组织现在需要人才,我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老公,你越来越有人情味了,不过却越来越不像杀手了。但我更爱你了。”妖女咯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