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七十九章 艾丽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站在二楼的阳台,孟秋雨神色平静的看着别墅外雪路上缓缓离开的车队,眼神中闪过一丝恍惚,随即便变得清澈而坚毅。阿甘小说网

    他从伦敦返回巴黎的当年晚上,就已经想起了五年前那次邂逅,雨夜酒吧中的买醉,迷离而无助的火辣尤物,两具燥热孤寂的身躯,忘情的抵死缠绵,激烈碰撞。

    一夜荒唐,几度风雨,没有任何言语交流,彼此陌路分别。

    在孟秋雨的人生经历中,那只是一次不期而遇的艳遇,不会刻意去回忆,也无法让他心中留恋。

    五年的时间不短,足以淡忘很多事情,如果不是再次相遇,不是和梅丽尔多次接触,孟秋雨也不会想起两人之间那份露水之情。

    当梅丽尔被他一番冷漠无情的话语下彻底崩溃,哭的泪流满面之际,孟秋雨心中微微有些不忍,可他不会因为和梅丽尔的关系,而乱了他的心智,更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他的温柔只会展现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对于敌人,他将不折手段,冷血无情的彻底击垮他们。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妖女一脸玩味的站在了他身旁,语气揶揄的笑道:“梅丽尔可是一个熟透了的尤物,任何男人看到她第一念想,便是狠狠地撕碎她的衣服占有她。可她却哭得像是彷徨的孩子,无助而痛苦的离去,你还真够狠心。”

    孟秋雨心中微微轻叹,摇摇头苦笑道:“凯瑟琳怎么样?让萱萱多陪陪她,她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她比你想象的坚强,女人都是傻子,只要爱上一个男人,会为了对方舍弃一切。她现在最痛苦的不是家族对她的冷漠亲情,而是她觉得愧疚你,是她的家族对不起你。”

    孟秋雨微微一愣,难得听到妖女这般认真的话语,也没想到凯瑟琳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心中莫名沉重,凯瑟琳对他的感情太深厚了,让他疼惜的同时,心中更加歉疚。

    从两人认识开始,凯瑟琳就无怨无悔,无私而狂热的爱着自己,这么多年他没有给过凯瑟琳任何承诺,甚至陪伴她的时间都屈指可数。

    可是两人在一起的每一天,凯瑟琳都会用她狂热的身心温暖着他,甚至傻得可爱的为了要给自己生个孩子,自己偷偷戳破安全雨衣。

    她的爱疯狂而执着,从没有抱怨过自己,也没央求过任何事情。就连这次自己和她家族发生隔阂,女人也是为了自己考虑,而没有为家人开脱。

    凯瑟琳不是一个不顾念亲情的人,只是她的心里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这份深厚的感情,让孟秋雨的心深感沉重。

    拍了拍孟秋雨的肩膀,妖女轻笑道:“老公,我知道你已经对罗斯柴尔德家族有了杀心,看在凯瑟琳的情分上,手下留情吧。”

    看到孟秋雨面露苦笑,妖女火热的身子贴紧了孟秋雨,咯咯笑道:“我可不是请求哦,亲爱的,只是一个小小提议,你的心里一定很纠结,也很压抑,现在需不需要释放?”

    说话间,妖女手臂下滑,一只小手很流氓的碰触到了孟秋雨的关键部位,满眼的勾魂笑容。

    孟秋雨没有拒绝妖女的挑逗,反而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小嘴,两人搂着进入了卧室,一番激烈痴缠后,孟秋雨边穿衣服边拍了把女人丰腴的香-臀,眼神柔和的笑道:“小薇,带着四大杀手去一趟伦敦,找爱德华,他会安排好你们的住处。太阳王很快就会想到是我铲平了地下城,杀了他的心腹部下贝汉。”

    “我担心他会迁怒于爱德华姐弟,你要贴身保护维多利亚。并且让鬼面人他们全力寻找叛徒血龙和巴巴尔的下落,背叛组织者,杀无赦。”

    “讨厌,你每次主动和我亲热,就一定会有任务。让我去保护你那高贵的女王,一点都不顾及人家的心情。”妖女白了眼孟秋雨,躺在他怀中不愿意起来。

    “因为你是我最信任,也最放心的女人,小薇,你也知道我亏欠着维多利亚母女,顺便把《富春山居图》也带过去,这次我们摆了杰姆斯一道,那老东西一旦发现东西掉包,估计会气疯不可。”孟秋雨轻笑道。

    妖女娇笑一声,手指在孟秋雨胸前画着圈圈,一脸妩媚的笑道:“你还真坏,前脚刚送了礼物,后脚就让玲珑用赝品调换,杰姆斯有你这样的孙女婿,他才倒霉呢。”

    “这东西本就不是他的,如果当年不是他要这幅画,并出了大价钱购买,就不会引起地下势力疯狂抢夺,卡利亚也不会牵涉进去,最后送了命。我没有找他寻仇,也是看在凯瑟琳的面子上,不然他的老命早就没了。”孟秋雨眼神一冷,沉声道。

    妖女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再次翻身而起,看着身下的男人媚笑道:“任务很艰巨,酬劳太少,再来一次,我就去,不许讨价还价,这一次,我要主攻。”

    说着,妖女便卖力的扭动起了腰肢,孟秋雨一脸苦笑,却也没有任何废话,全力的再次付出自己的酬劳。

    巴黎市沿塞纳河一处石砌码头边,停靠着很一些私人游艇,甚至还有几艘私人游轮。如果是夏季,不远处的银色沙滩更是比基尼美女冲浪,打沙滩排球的汇聚地。

    只是现在却有些清冷,几艘游轮也安静的停靠在海岸边,除了不时有巡逻警的警笛声传来,这里安静的让人发慌。

    突然,几辆黑色轿车从不远处驶来,停在码头前,车内走下二十多名全身包裹着白色衣装的人,这些人脑袋上戴着白色头罩,身披白色长袍,全身上下一身白,快速在雪地上奔跑,速度极快的向着一艘游轮赶了过去。

    在二十多人身后,跟随着两名身穿白衣的美丽女子,身材曼妙,冷艳寒霜,眼神中闪现着冰冷的杀机。

    前行的白衣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动静,纷纷闪身扑倒,如果不仔细查看,他们趴在地上,就像是二十多个白色雪堆。

    这时候,游轮前后两侧露出两道身影,两名身穿西装的汉子手握枪械,走过来巡视。

    在看到码头不远处停下的车队,两名西装汉子面露凝重,紧了紧手里的枪械,走到游轮边缘,刚要探头向下观望,两道白色身影骤然暴起,两道寒芒划过二人咽喉,血水喷溅中,两道白色身影翻身上了游艇,抱住了将要倒下的尸体。

    原来在二十多名白衣人扑倒之际,后方的两名白衣女子已经身形晃动,诡异消失在原地,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游轮下。

    将两具尸体放下,两名白衣女子一挥手,二十多名白衣人弹射而起,身形矫捷的纷纷跃上游轮,分成四个小队,人手一把武士刀,从天窗和楼梯进入了游轮。

    离着码头一里外的一栋建筑物楼顶,趴着一名身穿白色羽绒服的青年,手里拿着望远镜观看这一幕,随后,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夏兰德组长,出现东瀛武士靠近目标,罗斯柴尔德家族动手了。”

    “很好,密切监视这一切,尊敬的王吩咐,我们不需要插手,有任何情况即刻汇报。”话筒里,传来了一个爽朗的笑声。

    “明白,我会密切监视。”青年笑着说完,挂了电话,再次拿着望远镜观看了起来。

    此时的游轮内,托马斯神情颓废的叼着一支烟,在他对面坐着一名美丽的金发女子,正是他深爱的女友艾丽娅。

    艾丽娅脸现忧色,眼神关切的看着托马斯,轻声道:“托马斯,你心里不甘我理解,可是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切,我只希望可以和你尽快离开巴黎,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们快快乐乐的生活。”

    托马斯眼神茫然的看向艾丽娅,曾经那个美丽,单纯的女孩现在却让他有些陌生。仅仅一个晚上,他从一个备受瞩目的大少变成了家族通缉的叛徒,就连他一直深爱的女人也发生了让他无法想象的变化,他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艾丽娅是血族后裔这个事实。

    看到托马斯面对自己的眼神,艾丽娅眼神黯然了一些,紧咬着嘴唇哽咽道:“托马斯,发生的这一切我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一个月前你被家族的人带走,我每天都痛苦的思念着你,就在半个月前,我在一天夜里遇到了麻烦。”

    “我看到了可怕的事情,一个长着獠牙的男人咬破了一个女人的脖子,还吸她的血,当时我吓傻了。我正压逃走,被他发现了,于是他追住了我,就在他的牙齿咬住我的脖子,我害怕的以为自己就要死去的时候,他却突然痛苦的在我眼前抽搐着,身体变成了一股黑烟消失了。”

    “就在我彷徨无助的时候,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女人,她叫索菲娜,她将我带到了一个古堡中,她告诉了我一件事情,我是她的亲生女儿,是她和一个人类男子结合生下的孩子。”

    “她告诉我,她是血族,人类和血族结合很难有孩子出生,我是几百年来唯一一个。索菲娜说我可以改变血族的格局,我的力量将会超越任何亲王,但也可以毁灭任何血族,她担心我的存在被其余血族知道,所以将我托付给了她人类的朋友夫妇,就是我现在的父母。”

    “她仅仅激发了我一部分能量,我就变得很强大,我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世,我更害怕像其他血族一样去杀人喝血,不过母亲告诉我,我可以不用喝活人的血,只需要喝血浆就可以。”

    “托马斯,我爱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我已经联系了母亲,她会很快来接我们,有母亲的保护,我们一定可以躲过你家族对我们的搜捕。”

    就在艾丽娅一脸痴情的握住托马斯的手之际,一声惨叫响起,几名白色身影从楼梯口窜了出来,一把把寒光闪闪的武士刀斩向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