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八十六章 傻丫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还没回到古堡,梅丽尔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听完家族眼线的汇报,梅丽尔美丽的脸庞瞬间就青了,咬牙切齿的挂了电话,脱口骂道:“这个混蛋,又把我算计了。阿甘小说网”

    沉吟了片刻,梅丽尔找出孟秋雨的号码,拨打后竟然提示不在服务区,梅丽尔连着拨打了三遍,最后狠狠的咬牙道:“孟秋雨,你这个小王八蛋,居然敢躲着我,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天去找你算账。”

    这时候副驾驶的心腹保镖也接了个电话,转身看着梅丽尔开口道:“小姐,两辆商务车找到了,不过是被偷了的车,那些劫走齐少风的人下落不明。”

    “行,我知道了,死神如果是那么容易被人找到下落,也就不是死神了。”梅丽尔冷笑道。

    “小姐,需不需要出动多些人手寻找?”保镖继续问道。

    “不用了,我会处理。”梅丽尔叹了口气,摇头一笑,自言自语道:“小混蛋,想让罗斯柴尔德家族背黑锅,你这是B着我们与齐家作对啊。”

    不提梅丽尔心中大骂着孟秋雨,巴黎一处别墅内,张庆丰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将巴黎能请动的力量都联系了一遍,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帮的上忙。

    面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强大,谁也不敢为了他而得罪这样的家族,何况也没有人有这样的能量。

    身为齐家在巴黎的负责人,张庆丰知道自己面临的处境,这一次如果齐少风出事,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虽然他是齐家一个远方女婿,但他毕竟是外人,为齐家做牛做马奉献一生,也抵不上齐家的子弟重要。

    他现在只希望罗斯柴尔德家族可以网开一面,别让齐少风受罪,只是以他的能量,却无法和罗斯柴尔德家族说上话,想求情送礼都找不到门路。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当听到有人劫走了齐少风,三十多名警察被枪杀,他当场就傻眼了。

    让手下人继续打探消息,张庆丰心急如焚的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齐家。

    他担心自己的无能引来齐家的怒火,连齐少风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他也就失去了在巴黎负责齐家业务的资格。

    权衡利弊,张庆丰还是决定请人帮忙先找到齐少风的下落,于是拨通了华人会的会长电话,后者听完他的讲诉,为难的开口道:“张老板,这件事老夫恐怕无能为力,虽然事情可疑,但齐少得罪的可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这蹚浑水没人敢趟,抱歉。”

    张庆丰欲哭无泪,他也在猜测是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下的手,可又觉得不可能,罗斯柴德家族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但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巴黎又有什么人敢冒这样的险,劫走梅丽尔要惩罚的人,这不仅是不把齐家放在眼里,连罗斯柴尔德家族也敢陷害,他想不明白什么势力有这样的魄力。

    感到事情超出了他能应付的局面,张庆丰心情忐忑的拨通了齐家老大齐枫的电话。

    “家主,对不起,是我无能,事情又发生了变故,警察在押送齐少的途中遇到了袭击,只有警察局长活了下来,死了三十多名警察,齐少被劫走了。”

    “什么?张庆丰,如果我儿子在巴黎出了事,你会不得好死,是什么人做的?”话筒里,齐家老大齐枫怒声道。

    “现在还无法确定,不过不排除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下的手,我已经派所有人出去寻找线索了。”张庆丰提心吊胆的回答道。

    “哼,罗斯柴尔德家族,欺人太甚,我齐家也不是吃素的。敢对我儿子下手,谁也不行。”

    “张庆丰,全力派人寻找少风的下落,我会派齐战天去帮忙,如果警方怀疑是咱们劫走了少风,那事情就麻烦了。”

    张庆丰脸色一变,刚才只是担心齐少风的安危,还没想到这一层,此时他脑门上的冷汗再次流了下来。

    挂了电话,远在华夏京城一栋宅院里,五十多岁的齐枫阴沉着脸看向了身边站着的一名冷艳女子。

    “秦娥,给战天打电话,让他立刻回来。另外准备五十名血影成员,我会安排你们去巴黎,少风出事了,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安全带回来。”

    叫秦娥的女子二十七八岁,身材曼妙浮凸,容貌清丽,但眉宇间流露出一股冰冷的煞气,恭敬的点点头道:“家主,我一定会将少爷带回来。”

    “很好,去准备吧。另外告诉战天,带领四名血羽,巴黎可是罗斯柴尔德家主的地盘,不能有任何闪失。”

    秦娥躬身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目光深邃的呼出一口浊气,齐枫紧皱着眉头道:“到底是什么人敢对少风下手,罗斯柴尔德家族虽然神秘而强大,但也不会因为一场小小的误会,而选择和齐家作对。”

    百思不得其解,齐枫掏出手机拨通了父亲齐天翔的电话。

    “爸,出事了。”

    巴黎,挨个将齐少风的走狗教训了一遍,孟秋雨却没有收拾齐少风,认识自己的白玉堂和方允堂都被单独关了起来,剩下的人虽然被折磨,却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孟秋雨能想象到,齐少风将在疑惑而恐惧中度过,这种心灵上的折磨远比身体上还要痛苦。

    他就是要让齐少风在无助中度日如年,现在还不是杀对方的时候,他要用齐少风为饵,将赶来巴黎营救的齐家高手统统留下。

    齐家损失一批人手,却不知道被什么人算计了,暴怒的齐家会将事情算到罗斯柴尔德家族头上,到时候双方激烈冲突,孟秋雨即使不坐收渔翁之利,也可以将罗斯柴尔德家族拉到自己的战船上,一起对付齐家。

    心满意足的孟秋雨返回凯瑟琳的别墅,已经是凌晨两点多,本以为众女都睡了,却看到玲珑抱着双臂,一脸玩味的站在别墅门前等着他。

    “这么晚了还不睡,外面凉,也不懂多穿点衣服。”孟秋雨上前握住玲珑的小手,故作生气的训斥道。

    玲珑笑容甜美,以她的实力境界,这点寒冷自然不在话下,但她也像所有女人一样,喜欢被男人这样关心。

    “老公,你还真是这么晚回来,担心莫妮卡那小丫头要和你一起睡?”玲珑笑着揶揄道。

    “呵呵,她睡了吗?”孟秋雨苦笑道。

    “抱怨了你一晚上,不过刚睡着,但却要在客厅里等你,在沙发上呢。”玲珑挽起孟秋雨的手臂,咯咯笑道。

    孟秋雨摇摇头,随着玲珑进入别墅,灯光昏暗的客厅沙发上,莫妮卡已经换上了一身卡通睡衣,嘟着小脸蛋,似乎睡觉前还在生闷气。

    看着小丫头精致可爱的脸蛋,孟秋雨微微一笑,弯腰抚摸着莫妮卡的秀发轻声道:“莫妮卡在三岁的时候,母亲便去世了,她父亲也没时间照顾她,莫妮卡的童年很孤单。”

    眼神疼惜的看着小丫头,孟秋雨想起了第一次见莫妮卡的时候,小丫头才十岁,粉嘟嘟的小脸,喜欢穿可爱的公主裙,以及一双红色高跟靴。

    “莫妮卡有一次走丢了,遇到了我,当时她的膝盖也破了,小脸脏兮兮的,还饿了一天肚子,或许和我有缘,拉着我的胳膊,任凭我怎么呵斥,她都不离开。”

    “我把她带回我的住处,给她做了一碗鸡蛋面,她吃的满嘴流口水,吃完还要吃,我只好再给了做了一碗。”

    想到第一次和莫妮卡的经历,孟秋雨摇着头笑道:“你知道她当晚做了什么?尿床了,肚子也撑着了,哭的稀里哗啦,说没脸见人,被我看到她的糗事,说长大后只能嫁给我。”

    听着孟秋雨的讲诉,玲珑也是捂着小嘴笑个不停,看了眼孟秋雨,柔笑道:“所以在你心中,莫妮卡像是妹妹一般,你很疼她。”

    点点头,孟秋雨微笑道:“杀手的生活是孤独的,也是无法感受到温暖的,可是每次见到莫妮卡,我的心都会静下来,听着她天马行空的问题,哭笑不得,却也感到开心。”

    “随着莫妮卡年龄越来越大,她对我也更加依赖,在她心中,我甚至比她父亲都重要,只是这丫头太缠人了,人心鬼大,吵着嚷着要当我的女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还时不时勾引我。”

    玲珑笑弯了腰,搂着孟秋雨的肩膀,趴在男人的耳边笑道:“莫妮卡这么可爱,也这么漂亮,身材发育的比我都好,你就能忍得住?”

    “所以我现在YU火焚身,先把你给吃了。”孟秋雨坏笑着将玲珑拥入怀中,两只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女人身上摸索起来,羞得玲珑脸蛋通红,却又不敢大声反抗,怕惊醒了莫妮卡。

    “坏蛋,先把莫妮卡送回房间吧,别着凉了。”玲珑被孟秋雨一番轻薄,浑身都酥痒的难受,微微喘着小声道。

    “好,你先回房等我,我马上过去。”孟秋雨邪邪一笑,抱起莫妮卡向楼上走去。

    给莫妮卡盖好被子,孟秋雨亲吻了小丫头额头一口,笑着正要离开,莫妮卡却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嘴里呢喃道:“秋雨哥哥,你别走。”

    孟秋雨吓了一跳,转身看去,才发现小丫头在呓语,擦了把额头冷汗,苦笑着掰开了小手,轻笑道:“傻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