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九十四章 可爱女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秋雨哥,你在哪里?梅丽尔小姐已经等你一天了,她似乎很生气,她说今天见不到你,哪里也不去。..”

    孟秋雨没有回凯瑟琳的别墅,离开暴力街区,带着两个美女和紫枫两人去华人区吃了一顿火锅,随后便带着几人去逛街,玩的很开心。

    黄昏时分,季萱萱的电话打了过来,显然这丫头也着急了,一整天看着梅丽尔阴沉的脸,她和凯瑟琳都有些心慌。

    也不知道孟秋雨怎么得罪这位了,看这架势今晚孟秋雨不回来,她都要留宿在这里继续等。

    “萱萱啊,不好意思,今天忙了一天,让你照顾凯瑟琳辛苦了,明天秋雨哥带你逛街,让你出来散散心。”孟秋雨呵呵笑道。

    “秋雨哥,不辛苦,家里还有医护人员,我也没帮什么忙。我只是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季萱萱声音更加温柔,心里也洋溢着丝丝甜蜜,孟秋雨的关心让她喜悦。

    “萱萱,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会晚一些。不过我正要请梅丽尔姑姑帮忙,你正好告诉她,让她来维兰西餐厅,我请她吃西餐谈事情。”孟秋雨沉吟了一下说道。

    “哦,那好吧,我告诉她。”

    挂了孟秋雨的电话,季萱萱返回了客厅,凯瑟琳已经坐不住回房间休息了,梅丽尔则依旧四平八稳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只是脸上那抹冰冷却是依旧没有化开。

    本来好心帮助孟秋雨解决石紫玉的危机,梅丽尔自认为对得起孟秋雨,她还牺牲了一下色相,被那个纨绔子弟摸了一把臀-部,可让她愤怒的是,孟秋雨居然把自己给算计了。

    枪杀了三十多名警员,还劫走了齐少风等人,这让罗斯柴尔德家族莫名背了黑锅,自己被人调戏的事情也在巴黎传的沸沸扬扬。

    这虽然让梅丽尔生气,可她也知道孟秋雨是在B迫自己的家族与华夏齐家为敌,是要将罗斯柴尔德家族彻底绑上他的战船。

    可就是因为这件事,她和自己的八哥闹翻了,被自己的亲哥哥骂泼妇,女表子,寡妇,那种不愿意被人提及的阴影彻底刺激到了梅丽尔,她愤怒的将这一切都归罪于孟秋雨,势必找他算算这笔账。

    憋着一股子火,本想来兴师问罪,却一整天没等到孟秋雨的人影,梅丽尔认为这是孟秋雨躲着自己,不好意思见自己,这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

    她决定和孟秋雨耗上了,她就不信孟秋雨这辈子都不回这里。

    此时季萱萱笑容牵强的走了过来,端起水果篮笑道:“梅丽尔小姐,吃点水果吧。”

    “不吃。”梅丽尔绷着脸,午饭她就没吃,晚饭还没做好,她肚子虽然咕咕直响,却不想放下威严,她要保持气势,不能被孟秋雨身边人的糖衣炮弹融化了。

    季萱萱暗自吐了吐香舌,小声道:“梅丽尔小姐,刚才秋雨哥打来电话,他说要请你吃饭。”

    “什么?他怎么不去死,又想吃饭糊弄我,他在哪里?”梅丽尔寒着脸,像是踩了尾巴的耗子,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他在维兰西餐厅,说请你吃西餐。”季萱萱缩了缩脖子,一脸的尴尬。

    “哼,你要是敢骗我,孟秋雨就死定了。”梅丽尔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抓起包包,蹬蹬蹬走了出去。

    目送着梅丽尔开车离去,季萱萱摇头苦笑,自言自语道:“难道更年期到了?太吓人了。”

    维兰西餐厅,巴黎知名的高档西餐厅,此时环境优雅的大堂已经坐满了客人,梅丽尔询问之后,服务员将她带到了一个雅致温馨的雅间。

    梅丽尔心情微微舒畅了一些,孟秋雨没敢骗自己,果然在这里等着。

    雅间里只有孟秋雨一人,玲珑带着莫妮卡已经在紫枫二人的保护下回别墅了,孟秋雨独自等候梅丽尔,也是有些话不方便让其余人听到。

    “孟秋雨,你这混蛋,你还敢见我。”梅丽尔一脸平静,待服务员离开,她脸色瞬间变冷,一拍桌子,居高临下指着孟秋雨骂了起来。

    孟秋雨眨了眨眼,看着俏脸寒霜的女人,颇为好笑的摇摇头,笑道:“梅丽尔姑姑,这是怎么了?我好心情你吃饭,怎么一见面就骂我?”

    “你别给我装傻,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居然算计我,陷害我们家族,你居心何在?”梅丽尔也不知道为何,看到孟秋雨后更加来气,声音都带着一丝哭腔,说话间眼里闪现着一抹晶莹。

    或许连她都不清楚,为何见到孟秋雨就感到悲愤。在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男人面前,她感到委屈。

    克夫之命,寡妇的帽子让梅丽尔一直心灵煎熬着一丝痛苦,这种痛苦日积月累,早已蕴含成了一座火山。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天煞孤星,不是克夫之命,不是没有男人能碰自己,五年前的夜晚,或许在孟秋雨心里只是一次美丽的艳遇,但对于梅丽尔来说,却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一次醉生梦死。

    多少个孤寂的夜晚,梅丽尔都在羞涩的回忆中重温着那如痴如醉的缠绵,那晚发生的一幕幕,都像是深深刻印在脑海中,此生难忘。

    她是一个浑身上下早已熟透了的女人,以她这个年纪,更是难以克制那如潮水般汹涌的渴望,那个女人不怀春,没有经历过,或许感受不到那一刻的陶醉。

    就如同没有吃过猪肉的人,是体会不到猪肉的肉香。

    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遇到那个占有过自己的男孩,她甚至苦涩的认为,或许那就是自己今生唯一的一次美好,让自己觉得自己像个真正的女人。

    可是五年之后,她却再次见到了孟秋雨,虽然容貌变化了许多,经历太多沧桑的孟秋雨也越发成熟,但她依旧认出了孟秋雨。

    这仿佛就是老天开的一个玩笑,这个男人居然成了自己侄女的男人,梅丽尔的心揉碎了一般,痛的撕心裂肺。

    梅丽尔不敢奢望会和孟秋雨发生些什么,那毕竟有些违背伦理道德,她本想将这一切深埋在内心深处,永远不去碰触道德底线。

    可是孟秋雨居然也认出了自己,这种羞耻让她难以自处,甚至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她本以为孟秋雨会念及那段露水之情,即使对家族有成见,也会看在自己和凯瑟琳的面子上,不去玩什么心机。

    可是她错了,这个男人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混蛋,不在乎任何人的感受,可耻的算计了自己。

    想起这么多年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外表坚强,内心却脆弱的梅丽尔就感到委屈极了,指着孟秋雨的鼻子,她恨不得咬死这个讨厌的家伙。

    “梅丽尔姑姑,我知道你中午没吃饭,我给你点了你喜欢吃的法式小牛排,鹅肝草莓酱,还有椰奶布丁,如果不够的话,你再点。”孟秋雨微微一笑,指着桌面上的菜笑道。

    梅丽尔低头一看,果然桌面上这些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她有些讶然,这混蛋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这些?

    “孟秋雨,你别想糊弄我,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和你没完。”梅丽尔虽然依旧话语带着怒火,却也缓缓坐了下来。

    孟秋雨摇摇头,倒了两杯红酒,开口道:“梅丽尔,先吃东西,吃饱了,你也有力气骂我不是吗?”

    梅丽尔想了想也是,自己还饿着肚子呢。

    于是狠狠瞪了眼孟秋雨,梅丽尔开始右手拿刀,左手拿叉狠狠的切割着盘子里的小牛排,仿佛盘子里的是孟秋雨。

    看到女人这幅摸样,孟秋雨暗自好笑,他刚才陪着玲珑几人已经吃过了,所以只是喝着红酒,看着梅丽尔吃东西。

    梅丽尔虽然生气,却也保持着淑女的风范,小嘴不露齿,轻轻咀嚼着食物,吃的很缓慢,还时不时喝一口红酒。不过每次抬头看到孟秋雨,她都轻轻哼一声,以表示自己还在生气。

    孟秋雨暗自流汗,此时的梅丽尔身上散发着一股小女人的娇媚,这幅风情颇有小媳妇和丈夫撒娇闹别扭的架势。

    吃饱喝足,用了四十多分钟,梅丽尔才放下刀叉,擦擦嘴角,一脸的满足。

    当然这种满足是因为食物很和胃口,她吃的很香甜,但很快便再次换上冷艳面孔,瞪着孟秋雨冷哼道:“孟秋雨,别以为请我吃一顿饭,我就原谅你算计我。”

    “我没想着让你原谅,但我还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梅丽尔,我不该算计你,请接受我真诚的道歉。”孟秋雨一脸真挚的开口道。

    梅丽尔有些傻眼了,以她对孟秋雨的了解,这家伙水火不侵,软硬不吃,怎么也会服软,她感到有些诧异,小嘴微微张开,有些没反应过来。

    “梅丽尔,现在吃饱喝足了,要不去散散步怎么样?这样的夜晚,虽然星光不是很灿烂,但月夜下走走,也很不错。”孟秋雨微微笑道。

    梅丽尔更懵了,搞什么啊?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想起和自己散步了,莫非他良心发现,想要补偿自己?

    想到这里,梅丽尔脸颊染上一抹酡红,轻轻咳嗽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大冷天的,有什么好走的。”

    “你吃多了,还是走走吧,有助于消化。”孟秋雨站起身来,一脸的温和笑容,竟然还伸出一只手,似乎要牵着梅丽尔的手。不过目光却是瞄着梅丽尔的肚子,那里,梅丽尔的一只手正在轻轻揉按着,她的确吃多了,有些撑。

    腾一下,梅丽尔的脸蛋更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却是咒骂着孟秋雨,混蛋,点那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干什么,这下糗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