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九十五章 天堂掉入地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走在积雪还没融化的道路上,梅丽尔感觉到自己的脸蛋有些发烫,昏暗的路灯下,可以隐约看到女人嫣红的俏脸,娇美而娇媚。阿甘小说网

    这时候两人已经离开了主干道,一路走来,两人谈话没有超过五句,都是孟秋雨在问,梅丽尔嗯嗯的点头。

    孟秋雨心中好笑,梅丽尔居然会有这么纯情的一面,这还是西方女性吗?都三十岁的女人了,只是拉拉手,就这么害羞,文静的像是十八岁的大姑娘,这让孟秋雨既感到好笑,心中也生出了作弄梅丽尔的念头。

    因为梅丽尔含羞带嗔的神情,实在很可爱。

    走出餐厅的时候,孟秋雨是牵着梅丽尔的手出来,走了没多久,梅丽尔就挣脱孟秋雨,红着脸一直不敢看身边的男人。

    “今晚月亮真圆啊!”孟秋雨感叹着说道。

    梅丽尔下意识的嗯了一声,随即仰脸看着天空,皱着眉道:“哪有月亮,星星都没几个,你眼睛花了。”

    “是吗?你看那边。”孟秋雨笑着指了指天空。

    梅丽尔顺着孟秋雨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有什么月亮,今晚天穹依旧多云,黑乎乎的似乎还要下雪的征兆。

    “你讨厌,逗我很好玩吗?你……”梅丽尔话还没说完,冰凉小手一热,一只大手便握住了她的手,她的身子微微一震,紧张的看向孟秋雨,四目相对,男人眼神中的柔和如暖月一般,让她心中滋生一抹暖流,却也心如鹿撞,砰砰直跳。

    “连副手套也不准备,你看你的手都冰凉。”孟秋雨轻声呵斥着,还顺势拉起了梅丽尔另一只手,捂在掌心里给她取暖。

    梅丽尔脑子嗡嗡作响,此时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红着脸,眼里涌动着羞喜与茫然,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让她仓促间不知该如何面对。

    不过她还是冒出一句让孟秋雨心中莫名一动的话。

    “又没人陪我散步,谁会想着带手套。”

    看着眼前千娇百媚,却又羞涩痴傻的女人,孟秋雨心里腾升一抹异样情怀,有疼惜,有歉疚。

    或许自己真的不该利用她。

    “梅丽尔,或许我不能永远陪着你散步,也不能牵着你的手行走在繁华热闹的人群中,但今晚,我愿意陪着你走到天明。”

    梅丽尔纷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也不再慌乱羞涩,深深看了眼孟秋雨,嘴角荡起一抹苦涩的柔情,点点头道:“是啊,你是凯瑟琳的丈夫,我们之间不可能有未来。”

    孟秋雨没有多说什么,轻轻拥住了梅丽尔纤细的腰肢,在女人身子微微一震时,轻笑道:“不要多想,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你我之间都有过最美好的回忆。我们去前面走走吧。”

    梅丽尔点点头,她也抛开了一切,得之淡然,失之坦然,没有结果的爱,何必去强求,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今晚再次放纵一回,能有这个混蛋男人陪着,何尝不是一种短暂的幸福。

    两人再次漫步行走,踩在雪地上,发出嘎嘎的声响,虽然寒风蚀骨,但梅丽尔的心却徜徉着暖流,紧紧贴着身边的男人,任由他的手臂揽着自己的小腰,他们犹如一对恋人,此时无声胜有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片开阔的雪地,这是一个小广场,前方是一处厂房。

    “累吗?”孟秋雨停下脚步,一脸温柔的笑道。

    “好久没走这么长的路,腿都快酸了。”梅丽尔点点头,看着白雪覆盖的广场,眼神中洋溢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愉悦。

    “那就歇歇吧。”孟秋雨笑了笑,松开女人,在一个石头雕像下挥手扫光了积雪,随后坐在了石板上,对着梅丽尔招了招手。

    梅丽尔缓缓靠近,身子此时微微有些发抖,女*美,即使冬季也会穿着单薄的衣服,为了保持体形,梅丽尔穿着及膝的长裙,紧身内衫,只在外面披了一件呢子风衣。

    何况以她的身份,待的地方不是温暖的房间就是酒会,高档餐厅,出入都坐车代步,谁会傻得大晚上跑出来散步。

    刚才和孟秋雨一路走来,孟秋雨拥着她不着边际的释放一丝真元力帮她御寒,所以不怎么感觉冷,此时不在孟秋雨身边,自然感觉到冷风灌入衣服内的寒冷。

    “就坐这里啊,会不会太冷了。”梅丽尔微微哆嗦了一下,走近孟秋雨却犹豫着不敢坐下来,冰凉的石板她担心冻坏自己的屁-股。

    “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你冻着。”孟秋雨呵呵一笑,拉住梅丽尔的手顺势将女人拉入怀中,风衣敞开,包裹住了娇柔的身躯。

    梅丽尔整个身子都坐入了孟秋雨怀中,措不及防下紧紧抱住男人,两人面对面贴在一起,她的脸蛋再次变得通红,不过刚才的寒冷也瞬间消散,全身都变得暖洋洋。

    “怎么样?不冷了吧?我的身子就是小火炉,可以依靠,也可以取暖,躺在我怀里,比睡在你的房间里还要暖和。”孟秋雨一戏谑的笑道。

    “小流氓,你是想占我便宜吧?”梅丽尔喘气吁吁,既有些紧张,又被男人搂得太紧有些窒息,尤其是傲人胸脯更是挤压在男人胸膛,让她浑身都感到一阵酥麻。

    “只是相互取暖,如果你觉得吃亏,那你抱着我,占我便宜也行。”孟秋雨坏笑道。

    “你,脸皮真厚。”梅丽尔娇嗔着,却是将头埋入孟秋雨胸口,不敢看男人邪魅的眼神。

    孟秋雨忍着笑意,感受着怀中火热娇躯带来的异样刺激,他身体的血液也开始逐渐燃烧,梅丽尔这熟透了的身躯,足以让任何男人把持不住,孟秋雨本就不是正人君子,脑海中已经在邪恶的幻想起来,要不要在这雪地中,来一场雪地野战?

    不过很快,孟秋雨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今晚他可不是特意陪着梅丽尔踏雪散步,还有正事要办。

    但一边看戏,一边享受暖玉温香带来的美妙感受,也是一件惬意的美事。

    “梅丽尔,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三个有名无实的丈夫皆死在了新婚之夜,这是上天在戏弄你吗?这么多年你承受着太多煎熬,一个顶着克夫之命的女人,你心里的痛楚我都理解。”

    孟秋雨声音轻柔,轻轻抚摸着女人的秀发,叹息道:“是命运安排了那一夜,我是你生命中唯一有过亲密关系的男人,告诉我,这么多年,你有多想我?”

    梅丽尔仰头看着一脸认真的男人,眼里涌动着一丝晶莹,轻声抽泣道:“你是要将我最后的一丝尊严也击碎吗?孟秋雨,别问了,让我保留一份最纯美的回忆好吗?”

    “梅丽尔,这样太委屈你了,我看着心疼,你经历了这么多痛苦,我却无法给你幸福。”孟秋雨一脸真诚,眼神柔和的都要将梅丽尔融化了。

    不过很快,梅丽尔就感到不对劲了,胸口一紧,一只厚实的手掌不知何时从衣襟下探入,轻柔的掌握住了自己浑圆的雪峰。

    “你,你干什么?”梅丽尔羞急的轻啐道。

    “不好意思,情不自禁。”孟秋雨讪讪一笑,却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动作,力度微微加大,眼神炽热的感叹道:“梅丽尔,你太迷人了,这么多年不见,你发育的更饱满了。”

    “孟秋雨,你快放手,别这样,我会受不了。”梅丽尔眼神如水般娇羞,红唇下意识发出如莺低吟,全身都酥麻了。

    孟秋雨却是没有理会女人的抗拒,低头堵住了梅丽尔的丰唇,贪婪的像是吸着果冻。

    就在梅丽尔大脑空白,无力的反抗着男人霸道轻浮之际,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不远处出现了一批黑衣人,犹如行走在夜晚里的幽灵,速度极快的靠近前面的厂房。

    孟秋雨停止了动作,梅丽尔也平复着羞乱迷醉的情绪,紧紧缩在孟秋雨怀里,看着那些若隐若现的黑影,有些紧张。

    “不要怕,有我在,你会安全的。”孟秋雨轻拍着女人的后背,眼神眯起,看着这些黑影,嘴角闪过一抹诡笑。

    “秋雨,那些是什么人?他们要干什么,这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梅丽尔忐忑的问道。

    “一场好戏要开始了,只是打扰了咱们的好事,我有些遗憾。”孟秋雨轻笑道。

    梅丽尔神色微变,抬眼看着孟秋雨,男人此时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诡异冷酷,她的心里莫名一沉,脑子顿时清醒,随即眼神中用过一抹愤怒和委屈。

    挣开孟秋雨的怀抱,梅丽尔一脸羞愤的问道:“孟秋雨,你又在算计我?你来这里是有目的吧?”

    孟秋雨尴尬的咧了咧嘴,想要拉住梅丽尔,女人却身子向后一退,眼神冰冷的开口道:“我太天真了,居然又被你骗了,你就是个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痛骂声中,梅丽尔眼里的泪水再也无法克制,本以为今晚是男人对自己的一次补偿,会是属于两个人的甜蜜,却没想到男人别有心机,带自己散步就是个幌子,她虽然不知道孟秋雨到底要干什么。

    但她知道,自己再一次被这个混蛋戏弄了,他带自己来这里,绝对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