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九十七章 你真卑鄙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风静,雪花飘洒,连续下了几天的雪再次在深夜里光临巴黎这座浪漫之都。阿甘小说网

    天地间仿佛连成了一体,白茫茫,带着一丝寒意。

    远处车灯发出刺眼的光芒,两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广场的另一角,随即车内走下一男一女,四名黑衣青年犹如标枪般,动作整齐的从另一辆车里走下,分立四个方位,守护在了男女四周。

    厂房外黑暗中,一道身影起伏跳跃间,灵动的像是狸猫,眨眼间便跃身到了六人处,身子一拱开口道:“教官,五十二名血影成员全部到齐,厂房内已经发现敌踪,血影一组组长马风请求带队进攻?”

    马风,年龄和四名标枪青年相仿,一头短发精神抖擞,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请战之余眼角余光还瞥了眼四名标枪青年,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浓烈的战意。

    四名标枪般挺立的青年则是面容冷酷,眉宇间隐现着狂妄之色,仿佛根本看不到马风眼里的战意,那股傲然之气,尽显不屑。

    身材高大的齐战天神情冷傲,没有理会马风的请求,眺目扫了眼四周,目光在广场一角停顿了几秒,他仿佛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息,但很快便荡然无存。

    以齐战天的实力与眼力,四周是否有人藏匿,几乎逃不出他的感应,他微微疑惑了一下,便散去了疑虑,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吧,因为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东羽,带领十名血鹰左侧进攻;南羽,你也带十人从右侧进入。马风,你带着剩下的人协助北羽和西羽正面进入,记住,少爷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救出少爷后,不留任何活口。”齐战天冷冷的说完,一挥手,沉声道:“杀!”

    四名血羽和马风领命,转身向着厂房疾驰而去,五道身影在风雪中只留下几道残影,便消失不见。

    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冷艳女子秦娥此时仰脸看着齐战天刚毅的侧脸,眼神中涌动一抹柔情,展颜一笑,柔声道:“战天,血影几大组长一直都认为自己比血羽成员实力强,找机会该敲打敲打他们,尤其是这个马风,太傲了。”

    “小娥,这次巴黎之行,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等一下如果有异变,你不要管我,只管逃走。”齐战天语气平淡的开口道。

    秦娥秀眉一拧,轻轻咬了咬嘴唇,摇头道;“战天,你知道我的心意,如果你出事,我绝不独活。”

    “何必呢?你该有你自己的生活,这次来巴黎,其实我不想让你参与进来,欧洲地下势力不比华夏,我们这样的国外势力进入,很有可能让他们群起而攻之,何况这里可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地盘。”

    “你太谨慎了,以我们的实力,自保应该不是问题。战天,你虽然一直不接受我,但在我秦娥的心里,你早已是我的男人,我绝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任何危险。”

    冷艳女子微微一笑,眼神炙热的看着身边的男人,轻笑道:“何况我都已经来了,不管遇到任何危险,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哪怕死,也要死在一起。”

    齐战天眼神柔和了下来,深深看了眼女人,点头道:“他们该行动了,我们也动身吧。”

    说完,齐战天迈开大步,风雪中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形成一幅和谐的画面。

    广场雕像下,孟秋雨整个身子都贴在雕像的凹处,在他怀中,梅丽尔也蜷缩着身子,紧紧依偎着他,处于下风口的他们,将齐战天二人的对话清晰的听入了耳中。

    眼里闪过一抹向往,梅丽尔狠狠瞪了眼搂着自己两只魔爪不老实摩擦自己的男人,鄙夷道:“这才叫爱情,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哪像某些混蛋,除了耍流氓,就是欺骗。”

    “我美丽的姑姑大人,我有那么不堪吗?只有弱者才会让自己的女人不得不陪着他一起死,像我这种顶天立地的强者,有绝对的实力保护爱的女人不受伤害,又怎么会生死与共。”

    孟秋雨咧着嘴呵呵笑道:“何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那晚我就很坏,要不你也不会忘不了。”

    “你,脸皮真厚,懒得理你。”梅丽尔彻底对这个男人无语,无耻到这种境界,也算是奇葩了。

    孟秋雨呵呵一笑,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依旧搂着梅丽尔不松手,声音清冷的开口道:“行动。”

    随着孟秋雨的指令,厂房内几颗被冰雪覆盖的大树上,突然几个全身笼罩在雪衣中的影子蠕动起来,点点火星喷溅,沉闷的狙击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厂房。

    几个黑衣人刚探出头要进入厂房,便被狙击枪爆了头,鲜红的血水从额头飞溅,雪地上洒下点点鲜艳。

    随着狙击枪的响起,厂房各处制高点纷纷窜起身穿雪衣的汉子,手里端着黑洞洞的枪械,密集的子弹疯狂倾吐,来不及躲闪的黑衣人纷纷被打成了筛子,血水四溅,疼痛颤抖的身躯摇晃着,不甘的倒了下去。

    “该死,有埋伏,先退回来。”

    厂房四周三拨人马纷纷遭遇狙杀,眨眼功夫丧失了十几名手下,剩下的黑衣人在四名血羽和马风的呼喝下隐入了树木等掩体后。

    齐战天和秦娥也面色一变,心中一沉,到了此时,他们自然知道中了圈套,遇到埋伏了。不过齐战天眼神中却汹涌着疯狂的战意,身为齐家培养的强者,他即使死,也要救出齐少风。

    “留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齐战天低声喝了一句,高大的身躯便激射了出去,迎着密集的子弹直奔厂房窜去。

    这一刻的齐战天,浑身散发着滔天的战意,大喝一声,单臂将广场边缘的一个石头狮子雕像举了起来,手臂一甩,石头狮子轰的一下砸向了厂房内的一棵大树。

    大树上,雪衣狙击手脸色一变,看着扑面而来的石头狮子,那席卷而来的风浪让他胆战心惊,抱着狙击枪跳下了大树。

    下一刻,腰身粗壮的大树枝叶乱飞,雪花飘扬,生生被石头狮子砸断,石头狮子滚落而下,将地面砸出一个坑来。

    齐战天惊人的臂力让所有枪手脸色都抽搐了一下,不过他们依旧手指扣动着扳机,噼里啪啦的子弹密集扫射齐战天。

    齐战天翻身滚出几米,躲开一排子弹,钢铁般的五指生生将路面边缘青石板抓下一块,再次弹射而出的一瞬间,手掌一扬,几道寒芒激射而出。

    砰砰,三名枪手来不及躲闪,脑门,胸口便被碎小青石射穿,血水喷溅中,惨叫着从高处跌落而下。

    此时,被齐战天恐怖战力吸引了注意力的枪手们,已经乱了阵型,四名血羽和马风已经带着人冲出掩体,虽然再次留下一批死尸,但他们已经纷纷越过围墙,进入了厂房。

    齐战天从一个雕像后走出,一脸睥睨天下的豪气,举目望着激战的厂房,身上的气势再次飙涨,几个跳跃便进入了厂房。

    留在不远处的冷艳女子秦娥犹豫了一下,便也身形矫捷的弹射而起,追着齐战天进入了厂房。

    目睹这一幕的孟秋雨睁大了眼睛,就连梅丽尔也大张着小嘴,一脸的震惊,如此人物,即使作为敌人,也足以让人感到敬服。

    “好一条硬汉,齐家居然有这样的人物,有意思。”孟秋雨很快恢复了平静,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孟秋雨,里面是你的人吧?遇到这样的高手,你就不怕他们全军覆灭?”梅丽尔吞了口口水,颇有点幸灾乐祸的问道。

    孟秋雨看了眼女人,哼哼笑道:“那家伙的实力虽然超出了我的想象,可想要杀光我的人没有一点可能。”

    “只是可惜了,这样的高手,就要死在孤星手里了。”

    梅丽尔心中莫名有些压抑,他知道孟秋雨身边有几位高手,虽然这家伙不出手,但那些人可都不是善茬,想必那彪悍的男人讨不了好处。

    或许是刚才听到了齐战天和秦娥那真挚,生死与共的感情,梅丽尔竟然有些惋惜,潜意识里不希望那对男女死在这里。

    “没想到堂堂罗斯柴尔德家族能力出众的梅丽尔小姐,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敌人就是敌人,不管他们好坏,都要死,不然死的就是我们。怜悯之心不该是一个上位者该有的。”孟秋雨脸色淡然的笑道。

    “这我当然知道,但我做不到你这么冷血无情。”梅丽尔微微一哼,掏出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轻声道:“我的人到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让他们封锁四周,连一只苍蝇也不许放进来。如果我猜的的不错,很快警察也会赶到,事后可以让拉法兰局长结案了,劫走齐家大少的凶徒都被罗斯柴尔德家族灭杀,尸体可以交给警方带回去。”孟秋雨呵呵笑道。

    梅丽尔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这混蛋无耻的让人害怕,一石三鸟的诡计,不但给了巴黎警方一个交代,还杀了所有他的敌人,更是将罗斯柴尔德家族也给牵扯进来。

    过了今晚,这个消息一旦传扬出去,罗斯柴尔德家族和华夏齐家想和解都不可能了。

    “孟秋雨,你真卑鄙。”梅丽尔咬牙切齿道。

    “谢谢夸奖,你应该再加一句,不过我喜欢,那就更美满了。”孟秋雨邪笑道。

    “去死,混蛋。”梅丽尔狠狠的瞪着男人,恨不得咬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