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零七章 化开心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杰姆斯的书房宽敞而明亮,比之很多集团公司的会议室都要显得豪华,四周靠墙壁的红木书架上摆满了世界名著,以及各国经济学家的成名著作。..

    此时书房内坐着十几人,除了孟秋雨这个外人,都是杰姆斯的子女,围坐在宽大书桌四周,看着正中头发花白,却满脸威严的老杰姆斯。

    孟秋雨左手边坐着老丈人德林,右手边则是神情严肃的梅丽尔,其余子女们孟秋雨只是打过照面,并不了解。

    看着一个个正襟危坐,严肃而深沉的面孔,孟秋雨暗自好笑,罗斯柴尔德家族核心成员基本到齐,如果自己不怀好意将这些人全部干掉,罗斯柴尔德家族可就彻底乱套了。

    当然这种念头只是暗自乐呵一下,孟秋雨可做不出这种事来,不然他这辈子都无法面对凯瑟琳。何况他也下不去手,至少梅丽尔他就不忍心伤害。

    而且孟秋雨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书房,这里可不是看到的这般简单,机关重重,自己就算杀光这里的人,只要有人触动机关,自己也要费力才能逃出这里。

    他刚才已经留意过,和曾经看似没什么两样,但孟秋雨感觉的出来,这里的机关重新布置过。

    杰姆斯目光深邃的扫过所有人,在孟秋雨脸上停留,威严的脸庞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

    “秋雨,爷爷的书房怎么样?”

    孟秋雨呵呵一笑,一本正经道:“很好啊,比我想象的要大多了。”

    老杰姆斯哈哈大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孟秋雨,孟秋雨则是神情平静,他明白这老头在暗讽自己曾经进入过这里偷他东西,不过孟秋雨自然不会承认。

    “秋雨,你和凯瑟琳的婚礼五日后举行,这个时间你觉得怎么样?所有事情都快安排妥当,爷爷的寿宴经历一场风雨,只希望你们的新婚仪式不会发生意外。”

    “一切听从爷爷的安排,只要凯瑟琳喜欢,什么时候都可以。”孟秋雨点点头,一个星期后就是新年,婚礼在新年前举行,他也可以准时回归华夏。

    “那好,就这么定了,梅丽尔啊,宾客邀请的名单你让人开始发送吧。德林,塔兰德,宴会的场地尽快布置妥当,各项事宜必须严格检查,这一次千万不要让宵小浑水摸鱼。”

    杰姆斯看着儿女们开始布置任务,一切事项安排妥当后,笑道:“秋雨,梅丽尔,塔兰德,你们留下,其余人都散了吧。”

    待书房内只剩下几人后,杰姆斯指了指塔兰德笑道:“秋雨,这是凯瑟琳的三叔,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对外的事情都是他和梅丽尔处理,你们的婚礼我担心太阳王还会来捣乱,你如果有什么计划,可以和他们商量解决。”

    孟秋雨打量了几眼塔兰德,暗自点头,此人目光深邃,不骄不躁,显然是个城府很深的人,不过孟秋雨并不在意这些,他只需要罗斯柴尔德家族不在背后捅刀子就行。

    “爷爷,先下手为强,我打算带人进入太阳王的地盘,一举将他的势力铲除,在新婚之前解决一切麻烦。”

    杰姆斯眼前一亮,沉吟道:“你的想法不错,不过去伦敦,会不会有些冒险,那里可是太阳王的势力范围,一旦被发现,你们很难全身而退。”

    “爷爷,我和凯瑟琳的婚礼就是一个幌子,新婚之际,谁也想不到我会去找他麻烦,我们带的人不需要太多,只要精锐,只要杀了血魔和太阳王,其余人不攻自破。”

    “不错,上次一战,血斧精锐殆尽,血族高手也损失惨重,只要我们牵制住太阳王身边的十二神使和十二生肖骑士,派高手围杀太阳王和血魔,成功的机会很大。”塔兰德也点头道。

    “梅丽尔,你认为呢?”杰姆斯再次将问题抛给了他看重的女儿。

    梅丽尔轻咬着唇瓣,瞥了眼孟秋雨,开口道:“孟秋雨,你能调动多少人手?高手有多少?”

    听到梅丽尔的问题,杰姆斯和塔兰德也神色关注的望着孟秋雨,这才是他们重视的问题,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经受不起伤亡,甚至秘密势力战神老祖和阴阳王都暴露出来,现在战神还没有彻底恢复实力,顶尖高手并不多。

    孟秋雨微微一笑,开口道:“我可以调集三百精锐,加上野熊和狼人部落近百好手,至于高手,我身边那些人任何一个都足以杀掉太阳王。”

    杰姆斯父子对视一眼,孟秋雨如果真能出动这么多人手,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秋雨,那对付血魔,你有多大把握?”梅丽尔再次问道。

    孟秋雨沉吟了一下,摇头道:“你们都不了解血魔,想杀他并不容易,如果我和战神老祖联手,可以打败他,但却杀不了他。单打独斗,我和战神老祖任何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杰姆斯眉头一皱,开口道:“那人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杀不了他,那我们杀了太阳王也无济于事,他可以再次培养新的势力。”

    “他是一个活了三百多年的老怪物,我的师傅联合华夏强者将他击败,却无法杀死他,最后利用强大阵法将他囚禁在深渊之下。他现在的身体并不是他以前的身体,而是灵魂出窍夺下了现在的这幅身体,现在的他还不是最强大的时候,一旦让他再次找回原先的身躯,放眼天下,无人能对付他。”

    杰姆斯父子倒吸一口凉气,连梅丽尔都张大了小嘴,一脸的难以置信,这种神话般的故事有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秋雨,你既然要去解决这件事,想必心中有了办法,你想怎么做?”杰姆斯一脸沉重的问道。

    “血魔的那把魔刀是天下第一凶兵,拥有魔刀的他实力会越来越强,我唯有找到一把可以压制他魔刀的神兵才能对付他,本来我还没有把握,现在我找到了满意的兵器,只是不知道爷爷肯不肯帮助我。”孟秋雨一脸认真的开口道。

    塔兰德脸色一变,惊呼道:“你想要我们家族的震族之宝?那把轩辕剑?”

    杰姆斯也脸色变得凝重,双目如电看着孟秋雨,一言不发。

    梅丽尔则狠狠白了眼孟秋雨,心中暗骂这混蛋居然想打自己家族那把剑的主意,他难道不知道那把剑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最珍贵的东西。

    “秋雨,你知道那把剑对我的家族意味着什么吗?那是我的祖先留给家族,保佑我们世代昌盛的护族之宝。历代战神一族就是守护那把剑。即使我答应你,你也不一定能拿到那把剑,而且战神老祖也不会让你去碰触神剑。”杰姆斯深沉的说道。

    “爷爷,我当然知道那把剑对你们很重要,但唯有它才能让我对付血魔。它经历了无数岁月,挂在雕像上也就是让你们时刻记住你们祖先的功绩,你们有没有想过,神剑也是有灵魂的,它在岁月的蹉跎中只是变成了一把快要生锈的祭拜品。”

    “它已经失去了曾经的荣耀,就像你们的老祖宗,除了你们,谁还会记得他。天下神兵利器都有自己的使命,轩辕剑本是上古时期皇帝大败蚩尤的神兵利器,既然被你们祖先获得,这把剑也斩杀过无数邪魔歪道,它是一把正义之剑,斩妖除魔是它的职责。”

    “血魔的可怕你们根本不了解,如果不杀死他,欧洲大陆迟早会被他屠杀的血流成河,你们将一把神剑当做拜祭品,埋没了它该有的光华,这不仅仅是对神剑的亵渎,也是对你们祖先的不敬。如果让你们祖先得知,他的后辈子孙在孰是孰非面前,愚昧的墨守成规,守护着一把旷世神兵却没有发挥它的作用,他们就是在九泉下,也不会瞑目。”

    “孟秋雨,你太狂妄了。”塔兰德脸现怒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孟秋雨打他家族神剑的主意,已经让他布满了,居然还说出这么一堆大逆不道的话语,塔兰德感到愤怒。

    杰姆斯也面沉似水,盯着孟秋雨,额头青筋直跳。

    梅丽尔也吓得脸色有些发白,她倒是没有生气孟秋雨的大不敬,只是担心他激怒父亲和哥哥,让双方再次发生冲突。

    “孟秋雨,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梅丽尔急切的拉住孟秋雨的手臂,连连使者眼色,心急如焚。

    孟秋雨没有理会塔兰德的愤怒,而是一脸坦然的面对着杰姆斯,淡淡笑道:“爷爷,我知道你为了自己的家族,有时候会做出一些无奈之举,就比如宴会上对我的所作所为。因为我的强大,让你有所顾忌,你会担心我将来对罗斯柴尔德家族不利,甚至取而代之。”

    “可我孟秋雨做事有自己的底线,我爱凯瑟琳,为了她我可以杀尽天下人,也可以放下任何事情。我真的不想和你为敌,我也从没想过要对付罗斯柴尔德家族,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痛苦。”

    “可是这一次,我希望你成全我,轩辕神剑我要定了,血魔我一定要杀,我绝不会让他回到华夏。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我拿到轩辕神剑。”

    “放肆,你想干什么?罗斯柴尔德家族也不是你能肆意欺负的。”塔兰德握紧了双拳,眼里爆闪着怒火,身上也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

    这一次,梅丽尔更慌了,她死死拉住孟秋雨的胳膊,都快急的哭了,摇头哽咽道:“孟秋雨,你别胡闹了好吗?和我出去。”

    说着,梅丽尔就要拉孟秋雨离开。

    “梅丽尔,放开他。”杰姆斯突然开口,一脸严肃的盯着孟秋雨道:“你真的很狂妄,也很霸道,难怪我那傻孙女那么爱你,为了你,甚至不惜和家族决裂。”

    “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可以向我保证,从今以后,绝不会和罗斯柴尔德家族为敌吗?”

    孟秋雨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只要罗斯柴尔德家族没有触犯我的底线,我可以保证。”

    “很好,我可以答应给你那把剑,不过战神老祖那里,我也无法让他听从我的命令,他比我的爷爷还要年纪大,我也要尊重他,只要你能过了他那关,轩辕剑就是你的。”

    深吸了一口气,杰姆斯一脸苦笑道:“虽然你让我恨不得想干掉你,但我却越来越喜欢你了,如果你是我家族的人,那该多好。你说得对,轩辕神剑是把正义之剑,斩妖除魔是它的职责,它该绽放它的光芒,承担起它的责任,这是它的宿命,也是对我祖先的敬重。”

    “谢谢爷爷,其实您想多了,我是凯瑟琳的丈夫,不就是您半个孙子嘛。”孟秋雨坦诚的笑道。

    杰姆斯愣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好,的确是我太迂腐了,你就是我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

    看到这一幕,梅丽尔美目中闪过一抹异彩,微微红着脸松开了孟秋雨的手臂,神色复杂的看着孟秋雨,既感到开心,也有一丝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