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二十九章 死神怒【鲜花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维多利亚的授意下,伦敦官方压制了昨晚的大事,几百具尸体也被当晚送去火葬场焚烧,就连皇宫内的血水也清洗的干干净净,墙壁上的弹痕都被掩盖了起来。阿甘小说网

    再次进入圣詹姆斯宫,除非经验老道的侦探,否则根本发现不了任何异样。

    毕竟欧洲这些国家,虽然议会总揽国家大事,但皇室却拥有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威仪,一旦这件事传扬出去,势必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哗然,法国政府可不敢被人指指点点,议论是非。

    当然这么惊天动地的惊变,也无法彻底掩盖真相,至少其余国家顶尖人物会心如明镜,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限于这个圈子,有些事情保持缄默而已,没人敢捅出去,破坏了这个圈子的规则。

    不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一方势力,早已经凌驾于律法之上,谁还没有几件见不得光的事情,你捅我一刀,我便会砍你一剑,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虽然西方国家,倡导民主,民众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也有探寻事情真相的权利,可有些事情注定会被尘封,老百姓需要的仅仅是一份人权,上层建筑也需要一份神圣的威严。

    两者虽然有时会发生矛盾,但糊弄民众,是任何一个国家最拿手的把戏,安定才能和谐,就如杜蕾斯广告语,你好,我也好。

    也如同好迪广告语,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皇宫内的一间套房内,孟秋雨坐在床沿边,看着仰靠在床头上,脸色略显苍白的男人,轻笑道:“你终于醒了,气色不错,用不了多久,就应该能下床了。”

    靠在床头的男人五十上下,有着一双睿智而好看的褐色眼睛,微微卷曲的棕色头发,鬓角隐现斑白,高挺的鼻梁,儒雅的气质,如果再戴上一副眼镜,比一些大学的教授还更像教授。

    男人嘴唇微微干裂,吞了口口水,露出一抹苦笑,眼神温和的看着孟秋雨轻叹道:“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这段被囚禁的日子里,我一直在想,要是当初听你的话,接受一下刑罚审讯,可能我会好受些。”

    拍了拍自己断掉的一条腿,男人一脸肉疼的笑道:“当时被打断腿的一刹那,我都想咬舌自尽了,太TM痛哭了。”

    孟秋雨眼神黯然的瞥了眼男人只剩下两根手指的右手,叹息道:“奥尼,你受苦了,你的腿应该能痊愈,今后不用在轮椅上度过。只是右手却无法驳接了,不过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医生,安上三根假指,绝不影响你碰触女人胸-部。”

    奥尼哈哈一笑,却因激动而咳嗽了起来,摇头笑道:“王,一年不见,你变了很多,居然会开玩笑了。”

    讲到这里,奥尼眼神中闪过一抹落寞,轻叹道:“是我大意了,这次因为我的错失,让撒旦组织遭受到了难以弥补的损失,我都没脸见你。”

    拍了拍奥尼的肩膀,孟秋雨轻笑道:“奥尼,我一直坚信你不会背叛我,只是我担心你被抓住遭受折磨,让你受了这么多苦,其实我也感到自责。如果我不离开欧洲,可能不会出现这些事情。”

    奥尼深深看了眼孟秋雨,眼睛微微有些湿润,眼前的男人年轻的就如同自己的儿子一般,而且在奥尼心里,也的确从没把他当做组织内高高在上的王。

    两人有过过命的交情,是那种可以将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的朋友。而且在奥尼眼里,孟秋雨更像他的亲人,他的晚辈。

    深吸了一口气,奥尼叹息道:“是卡伯库出卖了我,也是他偷取了组织明面上的情报信息,我一直将他视为己出,因为他父亲的关系,一直在培养照顾他,可没想到他是一个白眼狼。”

    “暗夜公主抓得我,卡伯库在我的酒里下了药,贴身保护我的十二名影子队员也都被杀了,我这条腿,就是那个疯女人打断的。”

    “暗夜公主,我一定将她抓来,让你亲手报仇。卡伯库我也会交到你手里,让你处置。不过组织现在很艰难,我急需要你出面,掌握最精密的信息,不然我们会一直被动。”孟秋雨开口道。

    “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启动了秘密情报网,这是我组建的最精锐的一支情报系统,就是一只苍蝇,我也能找出来,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掌握着最高科技的网络信息,可以调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的卫星讯号和监控设备。”

    奥尼咧嘴一笑,摇头道:“莫妮卡那丫头虽然聪明,却也只猜到了我给她留下的项链内有乾坤,却不知道,我还给她留下了线索,而这套情报系统的资料都在她的小宠物身上。”

    孟秋雨眼前一亮,恍然大悟道:“小狼脖子上的铃铛。”

    “不错,当初莫妮卡说什么也不给小狼戴铃铛,我却坚持做了一个,而且那铃铛根本拿不下来,除非砍掉小狼的脑袋,秘密就在铃铛里。”

    孟秋雨摇头苦笑,暗叹奥尼精明,这么隐秘的事情,自己也没想到,他留下了这些线索,就是以防万一出事,他辛苦组建起来的情报系统不会丢失。

    这时,玲珑和妖女结伴走了进来,两女和奥尼打了声招呼,玲珑开口道:“老公,卡洛波桂传来了消息,罗斯柴尔德家族昨晚伤亡惨重,杰姆斯老爷子和斯洛管家都遇难了,凯瑟琳的父亲德林先生和塔兰德也都死在了古堡中。”

    深吸了一口气,玲珑叹息道:“罗斯柴尔德古堡被阴阳王的人和齐家高手占据,梅丽尔带着家人老小从密道逃走,现在被安排去了暴力街区。”

    “另外……”玲珑犹豫了一下,语气低沉的开口道:“孤星受伤了,为了救凯瑟琳母女,被暗算中了毒镖,他担心毒性发作昏迷,斩断了自己的左臂,护着凯瑟琳母女等人直到齐战天带人来援,才昏死了过去。”

    孟秋雨蹭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玲珑的肩膀大声道:“你说什么?孤星断了一臂?”

    妖女眼圈泛红,语气哽咽道:“那家伙对自己也那么狠,斩断自己的手臂,还凶狠的斩杀了二十多名齐家高手,暗算他的忍者,被他砍掉了脑袋。”

    孟秋雨松开玲珑,踉跄着后退一步,眼睛里一阵酸涩,心里更是仿佛压着千斤巨鼎,窒息的喘不过气来。

    他没想到昨晚巴黎变故比这里还要惨烈,杰姆斯等人的死虽然让他心中沉闷,但孤星断臂却让他感到疼痛。

    尤其后者还是为了救自己的女人和女儿,这种沉重而悲伤的心情,就像是万箭穿心般疼痛。

    两女上前扶住孟秋雨,玲珑柔声劝慰道:“老公,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要尽快赶回巴黎,替他报仇。”

    奥尼也神色黯然,听到孤星断臂,心中颇为凄凉,作为一名杀手,断掉一臂,会让孤星的实力大打折扣,这种身体上的伤残,比不上孤星内心中所受痛苦的万分之一。

    作为一名追求武力巅峰的强者,失去一臂,孤星恐怕再也难以突破了。

    奥尼佩服孤星的仗义和魄力,挥刀斩落别人的胳膊,谁都能做到,但斩掉自己的胳膊,没有多少人能下得去手,这份果敢与勇气,同样令人敬佩。

    孟秋雨深吸了几口气,闭上眼轻声道:“练水柔没事吧?”

    “没有,练小姐一直守候在孤星身边,等着他苏醒。我已经联系了毒煞,让他从棒子国赶了回来。孤星虽然制止的毒性蔓延,可依旧有一丝毒液进入了内附,恐怕只有毒煞能救治他。”妖女开口道。

    “通知战神他们,两小时后启程回巴黎,血债血偿,我要让阴阳王和齐家所有人都留在巴黎,一个不留。”

    眼里透射着冰冷的杀意,孟秋雨对玲珑吩咐道:“告诉梅丽尔,让他通知巴黎高层,阻断一切交通设施,发布最高级别警戒,连一只蚊子,也不许飞出巴黎。”

    “通知齐战天,和黑手党的成员,配合军方全城戒严,搜寻任何可疑人员。让军方包围罗斯才额尔德家族古堡,不许一个人从古堡离开。”

    “如果有任何人胆敢包庇窝藏R国忍者和齐家的人,我会杀他全家,灭他满门。告诉他们,这是死神的命令。”

    听着孟秋雨冰冷的话语,房间内的三人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涌动的寒意,他们知道,死神怒了,孤星断臂,激发了死神骨子里的疯狂杀戮,巴黎将会血流成河。

    “血姬,调集隐形机,我要所有人秘密赶回巴黎,另外,通告欧洲所有地下势力,任何组织敢收留阴阳王,就是我死神不死不休的敌人。提供阴阳王消息者,撒旦组织就是他永久的朋友。”孟秋雨沉吟了片刻,再次道。

    PS:兄弟们,手里有多余花花的投上几朵,十朵花加更,从这个月起,永久有效。另外希望和魂断探讨情节的,可入群375460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