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三十三章 挂在埃菲尔铁塔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华夏京城,静香雅居的天佑阁内,齐家家主齐枫,齐家老二齐秦以及齐家几位核心成员齐聚,主位上坐着神情淡然的齐天翔。..

    将几份材料递到每一个人手里,齐秦身边的一名斯文男子开口道:“二伯,这些都是咱们在欧洲各国的投资材料,一共十八家上市公司占有股份,另外还有五家控股公司,以及三个金属矿和两家海运码头。”

    众人看着手里的材料,齐秦神情凝重的吸气道:“如果这些国外的产业出现意外,对我们齐家将是沉重的打击。”

    “是啊,二哥,欧洲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的势力远不如孟秋雨和罗斯柴尔德家族,他们可以左右黑白两道,一旦被他们查到这些绝密资料,打击我们的产业,我们将十分被动。”斯文男子忧心的叹道。

    “齐越,以你的判断,他们能查到我们在国外的投资吗”齐枫开口道。

    齐越咧嘴苦笑,瞥了眼在场的所有人摇头道:“国外的几个负责人已经联系了我,三天前就已经有人暗中查探我们相关的产业,五家控股公司有三家暴露了,三个金属矿也被本地黑势力侵扰,海运码头几个重要合作商暗示要取消合作关系。”

    “他们显然受到了压力,种种迹象表明,我们被人盯上了,而且据我收集到的线索推断,应该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幕后捣鬼。”

    齐枫等人脸色微变,一名齐家老人不屑道:“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被我们攻占了古堡,重要成员死伤惨重,连杰姆斯和长子德林,三子塔兰德都已身死,罗斯柴尔德家族也不过如此,他们有什么资格和咱们斗。”

    “以我之见,再次派高手进入欧洲,砸钱收买各国的官方要员,地下势力胆敢捣乱,一举歼灭。以我们齐家现在的财势,根本不惧任何敌人。”

    “愚蠢,死神已经下了死神令,现在的欧洲就是一座坟墓,我们去多少人都无法全身而退,以死神展现出来的实力,除非我们齐家精锐全部出动,才有与他抗衡的实力,齐家的底牌这时候不易暴露。”沉默不语的齐天翔呵斥道。

    虽然被齐天翔毫不留情的批评,但这名齐家老人却是低下头不敢多说话。

    “八煞一次性去了四人,暗中又有两名B级基因战士压阵,但愿他们能够自保。齐越,通知他们,做好撤退的打算,无法抗衡时,保存实力离开巴黎。”齐天翔不容抗拒的沉声道。

    “爸,我们好不容易拿下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古堡,就这样放弃岂不是可惜。”齐秦一脸肉疼的说道。

    “哼,一个古堡而已,只要孟秋雨活着,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想要守住谈何容易。既然那小子玩了一出暗度陈仓的把戏,偷偷溜去了欧洲,想必就是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合作,要对付咱们齐家。”

    眼里闪过一抹寒芒,齐天翔沉声道:“我们中了阴阳王的算计,也高估了他的能力。以杰姆斯的精明,即使孟秋雨是他的孙女婿,他也不会冒险帮助孟秋雨来对付齐家。毕竟华夏是咱们的地盘,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触手也伸不到这里。”

    “即使他会出手援助,也会考虑家族的利益,对孟秋雨的帮助会很有限。”

    “但现在,我们却B着罗斯柴尔德家族成为了我们的死敌,杰姆斯和两个儿子的死,古堡的沦陷,会激起罗斯柴尔德家族上下的怒火,这时候孟秋雨再帮他们夺回古堡,罗斯柴尔德家族必将全力支持孟秋雨,向我们报仇。”

    听着齐天翔的分析,齐枫等人才意识到事情远比想象中要严重,一个孟秋雨就并不容易对付,再加上这个古老神秘的大家族,毫不夸张的说,得罪了罗斯柴尔德家族,也就相当于和整个欧洲国家站在了对立面。

    虽然他们不可能和华夏开战,但国际压力也会让齐家焦头烂额,以孙国涛的自私,为了国家安定,牺牲齐家换取国际稳定都不是没有可能。

    “爸,那我们该怎么做?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麒麟他们和五百血影面临危机,一旦他们全部折损在巴黎,我们辛苦组建起来的血影也就所剩无几了。”齐秦一脸忧色的问道。

    齐天翔眯着眼睛,沉吟了片刻,嘴角露出一抹森冷笑容,沉声道:“一不做不休,围魏救赵,调集所有血影成员,加五十名血羽,由剩下的三煞带队赶赴滨海。让南方黑道势力都动起来,灭了滨海花雨堂,除了孟家几位核心人员,剩下的全部杀掉。将孟秋雨的女人们都抓回来。”

    齐枫等人对视一眼,齐越开口道:“二伯,孟家的势力也不弱,现如今的滨海黑白两道都是孟秋雨的人,就连整个HN省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我们的人一旦进入,很容易被发现。”

    “是啊,父亲,孟秋雨离开滨海,必然防着咱们偷袭孟家,一定做了严密的部署,贸然闯入他们的势力范围内,很有可能会全军覆灭。”齐秦说道。

    “我就是让他们发现,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两广的清风堂和五虎门加上云南毒枭疯狗,这三个帮会上万人马足以让花雨堂和孟家势力忌惮,他们既要应付三大帮会的围攻,又要对付咱们的人马,滨海的防御必将松懈。”

    “让青龙帮忙派军方代表以视察滨海军区为由,牵制住军方对孟家的支援。让少龙带领五十名C级战士秘密潜入滨海,执行猎杀与抓捕任务。”

    “只要抓了孟凡夫妻和林慕雪几女,孟秋雨必将赶回华夏,没有他在欧洲坐镇,麒麟等人或许可以全身而退。”

    眼里闪过一抹冷笑,齐天翔轻轻敲击桌面,继续道:“孟秋雨的软肋就是他的女人和亲人,只要抓了他至亲至爱之人,他也将投鼠忌器,除掉他会更有把握。”

    “二伯英明,这个计划可行。以少龙的沉稳和身手,带领五十名C级战士必定可以打孟家一个措手不及。”齐越点头道。

    在众人纷纷赞叹计划高明之时,齐天翔一脸淡然的看了眼齐秦道:“告诉展白,尽快拿下赵家那丫头,三日后,你带着贺礼亲自去杨家提亲,以现在杨家的处境,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归顺齐家可保他们杨家平安,否则,全力打压杨家,让他们在京城没有立足之地。”

    “父亲,杨家和孟家的关系恐怕难以破坏,为什么不赶尽杀绝,直接让杨家家破人亡呢?杨老头虽然活了下来,但却剩下了半条命,青龙掌控军区,杨军和杨家上下没有了实权,对付他们并不费事。”齐枫开口道。

    “杨家在军方的威望不容小视,一旦我们做的过分,那些军方老头们恐怕会看不过去,以青龙现在的地位,还无法彻底掌控军方,引起反弹,对齐家没有好处。”

    “只要杨家迫于压力归顺咱们,今后对付他们也会容易。而且展白一直喜欢杨冰凝,只要求婚成功,就立刻让他们完婚,孟秋雨既然喜欢杨冰凝,必然会来京城阻止。”

    看着齐天翔玩味的眼神,齐家上下纷纷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领神会的点头应和。

    带所有人离去后,齐天翔从管家孙伯手里接过电话,一脸恭敬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大哥,欧洲发生的事情您都知道了吧?林子峰居然练了邪魔歪功,有和孟秋雨一战的实力,此人一旦回到华夏,我担心他会为林家报仇,找我们麻烦。欧洲血族的不死亲王也复活了,一旦这些人都进入华夏,势必将引起腥风血雨。”

    “天翔,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对自己现在的实力缺乏自信。不过融合那东西,恐怕对你的身体没有好处,我一直不让你服用,就是担心你急功冒进。”话筒里,传出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

    “大哥,为了齐家永享富贵,我不在乎自己遭受什么痛苦,我撑得住。”齐天翔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吧,明天你回齐家老宅,带上展白,我会让你们得偿所愿,是福是祸,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谢谢大哥,齐家会永远记住大哥您对齐家的付出。”齐天翔眼里流露出疯狂的喜悦之情,激动的说道。

    伦敦圣詹姆斯内,孟秋雨看着绑了双手的樱舞,许久后才开口道:“你叫樱舞是吧?告诉我,你杀过多少人?”

    樱舞愣了一下,眨着迷茫的大眼摇头道:“我没杀过人。”

    “身为阴阳王的女儿居然没杀过人,不是你在撒谎,就是你太无能。你这样的人留着对我一点用都没有,血姬,拖出去,扒光衣服挂在埃菲尔铁塔上,通告地下世界,这是阴阳王的女儿。”孟秋雨冷冷的开口道。

    “啊!你不能这样,孟秋雨,我没杀过人,你居然这样对我。”樱舞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被扒光衣服挂在埃菲尔铁塔上示众,那比杀了她都痛苦。

    看着急的眼泪都流出来的樱舞,维多利亚都有些不忍心,想开口劝阻,却被玲珑轻轻拉了一下胳膊。

    妖女一脸平静,看了眼身旁的薛云道:“薛云,这件事你负责,给你一个扒R国女人衣服的机会,先给孤星讨回一点利息。”

    薛云微微犹豫了一下,暗叹了一口气,抓住樱舞的胳膊向外拉去。

    “孟秋雨,你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付一个女孩子,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樱舞挣扎着,又羞又急的喊叫着。

    孟秋雨却是一脸冷笑,毫不在乎樱舞的谩骂,转向其余面面相觑的人开口道:“血姬和紫枫留下,玲珑,你伤势还没好,带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准备起飞,离开伦敦回巴黎。记住,到了巴黎不许战神他们攻击罗斯柴尔德古堡,一切等我回去后再做决定。”

    待玲珑和其余人离去后,紫枫一脸邪笑的问道:“少主,您真要那样对付樱舞吗?我看那丫头很单纯,虽然是阴阳王的女儿,应该没做过什么坏事。”

    孟秋雨一脸玩味的看着紫枫笑道:“怎么?有了娟子后,就开始对R国女人有好感了。如果你想留下,我可以考虑。”

    “不,不,少主,我没那意思。只是在回来的路上,我察觉到薛云看樱舞的眼神不一样,刚才莫非您没留意到吗?他似乎想要求情。”紫枫咧嘴笑道。

    孟秋雨淡淡一笑,严肃的开口道:“我虽然对兄弟重情重义,但我却不喜欢有人违背我的意思。如果因为一个刚见过一面的女人向我求情,我会很失望。”

    “我也不是恶魔,也就吓唬一下那丫头,看看她的纯真是不是刻意装出来的。不试探一下,怎么能放心将她带回华夏,留在咱们身边。”

    眯着眼一笑,孟秋雨点头道:“不过面临这样的处境,那丫头还不求情活命,应该不是阴阳王刻意留下来的眼线。派人盯着薛云。既然他对樱舞有意思,或许可以促成,待他扒光了那女孩衣服,让他放弃行动带回来。”

    妖女横了眼孟秋雨,撇嘴道:“你也太坏了,这样做了,樱舞恐怕会恨你一辈子。”

    “无所谓,或许将来她还要感激我一辈子,薛云人不错,也不是什么女人都能配的上。”孟秋雨哼哼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