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三十六章 女人的话你也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诺尔岛,五颜六色的小小房屋,远观下就如一朵朵颜色各异的花儿怒放在土地上。阿甘小说网

    这是一座孤岛,位于法罗群岛的中部,的沙滩上随处可见野生青蛙,夜阑人静,躺在房屋的阁楼内,遥看繁星点点的夜空,聆听它们呱呱的鸣叫声,别有一番安逸的滋味。

    青山,蓝天,碧水与小小村庄,构建了一幅安静祥和的画面,四季如春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徒步于上,将会彻底感受到这里的美丽与魅力。

    斯曼琳达号游轮的目的地就是这里,阴阳王虽然控制了这艘游轮,却没有改变航向,待上百名游客开心的登上后,他带着二十名手下也上了岛。

    经过一番装扮,黑衣忍者们穿着统一的运动装,戴着旅行帽俨然成了一队旅行团,带队的则是一个身材高挑,靓丽的法国女孩,这是他们聘请的导游。

    阴阳王也身穿白色运动衣,花白头发扎在脑后,还拄着一根蛇头拐杖,金发碧眼的导游小姐重点照顾这位老人,行走至盘山道路时,不时搀扶一下他。

    阴阳王虽然脸色苍白,却眼神十分和蔼,不时感谢着导游小姐,夸赞她美丽善良,逗得导游小姐咯咯直笑。

    一行人在当地居民的热亲招待下,安顿了住所,与其他游客一起都住在了海边的房屋内。

    五名年长的忍者进入阴阳王的房间,其中一人不解的问道:“师兄,我们既然劫持了这艘游轮,为什么不进入北海,穿过英吉利海峡到达其他城市,或者直接横渡大西洋回到R国。”

    阴阳王淡淡一笑,看着几人道:“为什么要回R国?难得游山玩水,你们应该平静下来,享受这难得的安逸。”

    几人对视一眼,另一名老者点头道:“师兄,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巴黎我们不能去,死神令将我们B上了绝路,进入任何欧洲城市,我们的行踪都会暴露。死神要赶尽杀绝,对付咱们,R国也不会安全。”

    “所有人都以为咱们会尽快回到R国躲避,却料不到咱们在游山玩水,师兄高明。”

    “呵呵,死神现在并没有多少时间对付咱们,华夏很快会有危机,他的家人处于危险中,他只能尽快解决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危机,赶回华夏。有齐家牵制他,咱们才有喘息的机会。”阴阳王笑道。

    “只要死神没时间对付咱们,他也不会派手下来送死。只可惜血魔和不死亲王这两个混蛋别有所图,否则这次死神必然死在伦敦,咱们拿下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计划也不会破灭。”

    眼里闪过一道寒芒,阴阳王沉声道:“多年的计划付之一旦,我们在巴黎的门人弟子恐怕是回不来了,虽然损失惨重,但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翻盘的机会。”

    眼神一冷,阴阳王看着一人道:“山本师弟,让咱们的人监视好岛上的所有人,离开的时候,不要留下一个活口,我们的行踪决不能泄露出去。师兄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只要突破阴阳魔功最后一层,我就再也不用惧怕任何人。”

    几人点点头,相继离开,阴阳王留下了桥本一郎,低声道:“让导游小姐来我房间,那女孩还是个雏,体质也不错,有助于师兄修炼功法。”

    桥本一郎恭敬的点点头,眼神邪YIN的走了出去。

    在南端的沙滩上,孟秋雨带着妖女和紫枫从迷你机内走出,杰克则再次将隐形机开走,秘密监视着另一艘靠近的游轮。

    穿过沙滩,在山壁处有一个天然洞穴,孟秋雨查探过资料,从山洞内可以穿越整座山,直达当地居民在海边修建的房屋。

    三人进入山洞,整个山洞并不宽敞,也十分潮湿,狭窄处也仅能通过两人,不过却对于孟秋雨三人没有任何难度,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出现在了山洞的另一端,居高临下看着海边星罗密布的房屋,五颜六色的小房屋点缀在沙滩上,十分美丽。

    “老公,这地方真美,要不是有阴阳王这个混蛋在这里,我们倒是可以住在海边游玩几天。”妖女已经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少了一些煞气,多了一丝女性的柔美,她的温柔和娇媚,也只展现给孟秋雨一人。

    “以后有的是时间,解决了一切,带着你们游山玩水,遍览天下风景名胜。”孟秋雨笑了笑,招呼着两人向海边走去。

    三人躲在几块礁石后,看着在海边嬉戏的游客,其中两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那是两名穿着白色运动服,带着黑色旅行帽的汉子,不同于其余人的放松与快乐,他们目光一直关注着四周的情况。

    “身上有杀气,这是两名上忍,血姬,右边的交给你。”孟秋雨与妖女低语了一声,迈步走向了另一名忍者。

    妖女也解开外套,扭着纤细的腰肢走上沙滩,不着边际靠近目标。

    那人这时候目光投向了妖女,微微愣了一下,似乎刚才没有见过这么一位XING感妩媚的女人,正在思索间,妖女已经到了他面前两米处,哎呀一声,似乎扭了脚,疼的脸蛋流汗,轻声痛吟着,弯下了腰。

    这一弯腰,妖女抹胸紧身衣领口处荡漾着一抹雪白,眼神中水汪汪的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帮助。

    忍者眼里的戒备渐渐消散,划过一抹贪婪和喜色,用不太标准的英语问道:“你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我的脚扭了,好痛,可以扶我坐到一旁吗?”妖女可怜兮兮的说道。

    忍者瞄了眼妖女穿着的高跟靴,缓缓上前笑道:“你应该穿旅游鞋才对,我们是来旅行的,你的靴子会损害你的脚。”

    “我带了旅游鞋,只是来到这里好激动,忘记换了。现在脚扭了,如果你有空,可以扶我回去吗?我要休息一下。”妖女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是一个人吗?”忍者离着一米外蹲下身子,打量着妖女微笑道。

    “我还有一个姐妹,她昨晚没睡好,现在在房间里休息。”

    “好,那我送你回去。”忍者眼里划过一抹激动,房间里还有一个,自己岂不是要爽毙了,要西,一次玩俩个花姑娘,这个这么漂亮,另一个也不会差。

    他已经收到上面的消息,离开前要将这里所有人全部干掉,放着这么美丽的小妞不开心一下,岂不是对不起自己兄弟。

    虽然他并不好色,心智也很坚定,但妖女这样的女人,娇媚的像是一朵含苞怒放的玫瑰,任何男人看到都会想入非非,尤其是近距离观看妖女,那雪白的肌肤,纤细的美腿,傲人的上围,勾魂似的眼眸,美得让他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妖女心中冷笑,却是略显羞涩的任由忍者揽着腰肢搀扶起来,心里狠狠的想着,等一下一定要剁了他的双手,割掉他的老二塞进嘴里。

    另一名忍者看到同伴居然和一个女人神态亲密的搀扶在一起,神色一冷,就要开口询问,却感到背后被人拍了一下,疑惑的转身看去,便看到不知何时身后站着一名银发俊朗青年,眼神邪魅的看着他冷笑。

    “你……”忍者脸色一变,虽然他没见过孟秋雨,却也听说了死神是个华夏青年,有着一头帅气的银发。

    只是他来不及做出反应,甚至都没时间示警,脖子一紧,孟秋雨已经勾住了他的肩膀,像是朋友般表现着友好,同时他的脖子已经被铁钳般的手指掐住了。

    咔嚓一声,孟秋雨五指一紧,捏碎了他的脖子,勾着他的肩膀向一旁房屋走去。

    这时候妖女也转头看到了这一幕,眼里寒芒一闪,手臂一抖,锯齿弯刀出现在手里。

    身边的忍者手臂越来越紧,闻着妖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感受着女人柔软的身躯,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就地正法了。

    可他还是很快察觉到了一丝不对,锯齿弯刀划过的一丝寒芒被他扑捉到了,身子突兀的向后倒去,同时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枚梅花镖。

    只是妖女的动作更快,身子顺势跟着倒下,手肘狠狠撞在了他的胸口,锯齿弯刀已经顶在了他的脖子上,森冷的刀锋已经划破了皮肉,溢出了血水。另一只手也抓住了他握着梅花镖的手腕。

    “不想死,乖乖闭嘴。在你出声的一刻,我会割断你的脖子。”妖女冷冷一笑,从忍者手里拿出了梅花镖,不轻易的划破了他的手掌。

    忍者脸色顿时一变,虽然这点伤势对于他并不是大事,但镖上有毒,整条手臂顷刻间已经麻木了。

    俩个人倒在一起,杀意汹涌间,沙滩上嬉戏的游客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还以为是一对热恋的男女表达爱意呢,丝毫不觉的奇怪。

    妖女抓着忍者的衣领扯了起来,控制着对方进入了紫枫早已清理好的房屋,随后,孟秋雨也搂着一具尸体走了进来。

    紫枫麻利的用绳索捆绑了忍者,妖女则围着忍者转了几圈,锯齿弯刀直指对方裤裆,媚笑道:“告诉我你们有多少人?都在哪几个房子里,我就放过你。不然我会让你很享受的死去。”

    忍者脸色流着冷汗,毒镖上的毒已经发做到了半边身子,他眼神凶狠的开口道:“想从我嘴里得到消息,你们做梦。”

    “很好,那我正好可以折磨你。”妖女咯咯一笑,一手捂住忍者的嘴巴,锯齿弯刀直接捅进了对方的肚子里,却没有伤到要害,手腕晃动,锯齿撕裂着忍者的皮肉,鲜血流淌而下。

    忍者痛苦的翻着白眼,浑身抽搐了几下,却因为半边身子麻木动弹不得。

    妖女拔出弯刀,点燃打火机向伤口烫去,皮肉被烧灼的味道传来,发出嗤嗤的声响,疼的忍者翻着白眼几欲昏厥。

    “如果你不说,我会让你遭受更大的痛苦,紫枫,挖他一只眼睛。”妖女冷笑道。

    一旁的紫枫暗自咂舌,他早就知道妖女审讯很变态,也很残忍,上次在京城活活刮了孟飞的皮肤,还放进了石膏里的,那鲜血淋漓的场面他是记忆犹新。

    看了眼一旁神情淡然的孟秋雨,紫枫取出匕首作势要挖掉忍者的眼睛,忍者终于流露出了惧怕,呜呜着急忙点头。

    妖女放开了他的嘴巴,忍者恐惧的问道:“如果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当然,我会放过你。”妖女眨眼笑道。

    “一共二十三人,都在靠近东侧的房子里。”忍者犹豫了一下,神情颓废的说道。

    他已经没有时间了,如果再不及时治疗毒镖,毒性侵入内脏,他必死无疑。虽然他不甘心出卖阴阳王,可他更怕死。

    “这就对了,何必遭受折磨后才开口,你们R国男人真贱。不过我刚才发过誓,要砍掉你的双手,割掉你的老二,我从不违背自己的誓言。”

    妖女妩媚的一笑,锯齿弯刀毫不留情的斩落而下,一篷血污飞溅,忍者的一条手腕飞了出去。

    “你……你说过不杀我。”忍者眼前一黑,昏迷前不甘的怒声道。

    看着昏死过去的忍者,妖女撇嘴道:“女人的话你也信,真是个傻孩子。我是说过不杀你,但没说不伤害你,如果你运气好,或许真的死不了。”

    话音未落,妖女再次一刀斩断了忍者的另一条手腕。

    在紫枫一脸僵硬的苦笑中,妖女眼神灼热的看向了忍者的裤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