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四十四章 守护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二月份的巴黎一场冬雪之后,天色已然转暖,积雪融化后街道上还残留着一些暗冰,入夜时分,依旧感到清冷。..

    几辆黑色轿车从郊外驶入巴黎一家私立医院,孟秋雨和妖女,紫枫在梅丽尔的陪同下走下了车子。几名黑衣保镖戒备着四周,护着一行人进入了医院。

    杀了阴阳王之后,孟秋雨没有继续在诺尔岛逗留,乘坐隐形机赶回了巴黎,随后又让杰克送蕾丝尔返回伦敦。

    收到孟秋雨回来的消息,梅丽尔亲自来迎接,将几人带到了这家罗斯柴尔德家族出资创办的医院。

    高级病房内,毒煞,玲珑和薛云众人都在,他们是在中午回到的巴黎,一直在病房里陪伴孤星和练水柔。

    孟秋雨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坐在孤星床边,看着脸色苍白还在昏迷中的孤星,目光落在了包着纱布光秃秃的左侧肩膀。

    眼里了流露着歉意,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毒煞问道:“毒解了吗?”

    “已经解了,不过他耗费了太多精力,现在需要休息,我给他服用了一些养生药物,今晚应该能醒来。”毒煞点头道。

    孟秋雨叹了口气,转向一脸憔悴的练水柔,盯着对方同样绑着纱布的右臂笑道:“谢谢你一直在照顾孤星,听说你也受了不轻的伤,今晚好好休息吧,我陪着孤星。”

    练水柔点点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这点伤不算什么,我撑得住。听玲珑说你为了给孤星报仇,追杀阴阳王去了,怎么样?杀了吗?”

    孟秋雨露出一抹苦笑,看了眼孤星道:“就算杀光阴阳王的人,也抵不上孤星的一只手臂,水柔,是我孟秋雨欠他这个兄弟的,孤星现在成了这样,你还喜欢他吗?”

    练水柔脸颊微微一红,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周围所有人,一脸不悦的横了眼孟秋雨道:“你把我练水柔想成什么人了,别说他缺一条胳膊,就是缺两条腿,我也会缠他一辈子。”

    众人纷纷嬉笑,却也赞赏练水柔的敢爱敢恨,紫枫小声嘀咕道:“要是缺三条腿,那就麻烦大了。”

    妖女娇笑着踹了紫枫一脚,拍着练水柔的肩膀道:“好样的,孤星今后就拜托你了,这家伙性格古怪,这次又伤残了,恐怕性格会更加孤僻,你要好好开导他。”

    练水柔摇了摇头,看着孟秋雨正色道:“我想孤星不会因为缺一条胳膊就自暴自弃,如果是那样,我练水柔会小瞧他。他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笑着对我说,他没有让你失望,能救下凯瑟琳母女,他觉得缺一条手臂也值。”

    孟秋雨心中仿佛最脆弱的神经被刺了一下,有些疼痛,却也流淌着暖流,抓着孤星的右手,轻声道:“孤星,谢谢你,兄弟,我没有让我失望,你做了我本该做的事情。”

    妖女几人也眼圈微微泛红,失去一臂虽然并不妨碍孤星今后的生活,但却影响了他今后攀登武学巅峰的机会,他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可以弥补这个不足。

    而孤星对孟秋雨的忠心,以及那份可以为他去死的情谊,感动着所有人。

    “暗算孤星的那个混蛋已经死了,阴阳王也被我折磨成了一堆肉渣,我们要杀光夜袭罗斯柴尔德古堡的所有混蛋,再把幕后齐家老小的脑袋砍掉,才能抵消孤星断掉一臂的仇恨。”妖女面露杀机的说道。

    “是啊,孟少,我们时候动手,兄弟们已经憋着一口气了。”薛云开口问道。

    孟秋雨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梅丽尔道:“罗斯柴尔德家族还有多少战斗力?”

    梅丽尔短短几天似乎更加成熟了,虽然依旧妩媚,却因父亲和哥哥的死变得俏脸如冰,杀意凌然的开口道:“黑手党汉斯已经带着三百枪手赶回了巴黎,罗斯柴尔德家族还有两百神战队员,三百家族护卫,这是我们现在最后的底牌了。”

    “足够了,你父亲他们的仇今晚就报,让黑手党的人先封锁了古堡,任何人进入都乱枪打死。让战神和几位金衣老人带着剩下人等待命令。午夜十二点,你把我们从密道带入古堡内,里应外合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叛徒索夫也知道密道的秘密,他一定派了人把守,想从哪里进入恐怕并不容易。而且古堡的安全系统不破除,我们强攻会损失惨重。”梅丽尔皱眉道。

    孟秋雨一脸冷笑,开口道:“我和战神老祖带领高手杀进去,任何机关算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

    “就是,有少主一人,就可以将古堡内杀个鸡犬不留。”紫枫得意的笑道。

    玲珑沉吟了一下开口道:“老公,张庆丰那里还有一批齐家高手,显然是麒麟留下来应付突发变故的,他没有将齐家高手全部放在古堡内。”

    “玲珑,通知死亡坦克,带领一百人夜袭张庆丰的公寓,紫枫你也去接应坦克。另外通知齐战天,让秦娥和罗刹,鬼舞带队,支援坦克,并且处理善后。”

    玲珑点点头,开始发送起了短信,梅丽尔也下大了一条条命令,整个巴黎城安博汹涌起来。

    孟秋雨几人简单在医院吃了一些外卖,孟秋雨被练水柔等人劝阻离开医院赶往暴力街区,罗斯柴尔德家族变故之夜,凯瑟琳也受了不小的惊吓,爷爷和父亲的死她很悲伤,现在正是需要孟秋雨关心的时候。

    其实孟秋雨也很想念妻女,但他还是首先赶来看望孤星,孤星为了救凯瑟琳母女断臂,这让孟秋雨更加在乎孤星的情况。知道他没有大碍,也就放心了。

    梅丽尔开车,孟秋雨坐在副驾驶,一行车队直奔暴力街区,感受着身边女人的沉默,孟秋雨也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些什么。

    换做以前,孟秋雨可能会调笑一下,甚至吃吃女人的豆腐,但经历他父亲兄长的不幸,孟秋雨也不好意思在欺负人家。

    进入暴力街区后,梅丽尔放慢了车速,一脸落寞的开口道:“本来父亲已经打算给你和凯瑟琳举办婚礼,一家人也开开心心的忙乱着你们的喜事,却不料一切都改变了,他老人家身中三十多枪,其中一枪竟然是索夫那个混蛋射的。”

    眼圈突然一红,梅丽尔哽咽道:“他为什么那么狠心?竟然背叛自己的家人,杀害自己的父亲。我恨不得喝他的血,抽他的筋,才能消除我心里的恨。”

    孟秋雨眼神里划过一抹疼惜,他能感受到梅丽尔内心中的痛苦和压抑,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惨变,让她更加成熟起来,却也给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她已经为家族付出了这么多年的努力。

    就是因为她的婚姻悲剧,寡妇之名,克夫谣言,她承受着太多孤寂与不幸,为了证明自己活着的价值,她将全部心思投入在家族生意上,她是证明了自己,但内心中的孤独却深深的压着她。

    现在家族名誉大损,生意也受到动荡,其余兄妹们又无法承担大任,振兴家族的沉重负担又落在她纤瘦的肩膀上,梅丽尔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为了家族,她恐怕只能放弃自己苦苦追寻的幸福,挑起这个重担。

    梅丽尔不是那种野心勃勃的女人,如果可以选择,她情愿拥有一份真正的爱情,当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妇女,可是事与愿违,有些事情不是她能改变,她必须要承担起更重的责任。

    “梅丽尔,在路边停车。”孟秋雨心情复杂而沉重,轻声说道。

    梅丽尔停下了车,两行清泪已经滑落脸颊,看着身边这个注定不会成为自己男人的男人,她只想扑入对方怀中好好痛哭一场,她感觉真的太累了。

    孟秋雨缓缓扶住了梅丽尔的肩膀,一只手探出擦拭着女人脸上的泪水,眼神温柔而疼惜,轻声道:“你心中的沉重和痛苦,我都理解。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梅丽尔嘤咛一声,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软弱,搂住了孟秋雨的脖子,脸蛋拱进了孟秋雨的胸膛,泪水如脱闸的水,颤抖着肩膀,无声的抽泣起来。

    孟秋雨没有说话,任由女人发泄着情绪,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秀发,感受着怀中轻颤的身躯,一脸的温柔。

    十几分钟后,梅丽尔平静下来,一抹红晕荡漾在脸颊上,不好意思的松开孟秋雨,看着男人胸口被眼泪打湿了一片,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孟秋雨摇摇头,微笑道:“现在好受了些吧?女人永远都是女人,即使表现得再坚强,内心也是柔弱的。今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担子会很重,你会很辛苦,但不要担心,我会永远在背后支持你,撒旦组织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守护神,我也会是你梅丽尔的守护神。”

    愕然的看着孟秋雨,梅丽尔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孟秋雨这话的意思,一双柔荑已经被孟秋雨握在了手心里。

    “除非你不愿意,我不是一个正人君子,放着你这么多金美丽的女人,如果不从你身上得到点什么,岂不是太亏了。我已经不满足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孙女婿,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家主背后的男人,岂不是财色皆收,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孟秋雨一脸邪魅的笑道。

    梅丽尔张了张小嘴,羞红着脸瞪着孟秋雨,此时才明白男人在表达什么,只是这情话居然被他说得这么世俗,这么市侩,让梅丽尔羞喜之余,却也恨的牙痒痒。

    “你就不能正经一回吗?想成为我梅丽尔的男人,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梅丽尔狠狠说道。

    “我的本事,五年前你不已经感受过了?这个世上唯一能让你幸福的男人就在眼前,乘着时间还早,要不要再次重温一下那一夜的狂欢。”孟秋雨哼哼一笑,手指勾着女人的下巴,一脸的轻佻。

    “你,你就是个流氓加混蛋,坐好了,先回去看凯瑟琳母女吧。”梅丽尔挣开了孟秋雨,紧张而羞涩的瞪了眼男人,心慌意乱的再次启动了车子。

    不过这一次,她脸上的愁容已经消失不见,变得妩媚而明艳,荡漾着成熟-女人独特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