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七十章 惨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五指山下,谭风一脸凝重,看着四周无数枪口对着自己,面前又有耿太保和韩独眼二人,他知道想要逃走几乎是不可能了。..

    耿太保的实力在自己之上,这韩独眼也不是泛泛之辈,两人联手,加上四周两大帮会的精锐,以他的身手没有任何胜算。

    眼角余光瞥向远处的珍珠,女人从树上下来后,也被团团围困,四名气势凌厉的男女守着四个方位,外围还有几十名端着枪械的大汉。

    不过那四名男女都是后天巅峰的境界,挡不住黄阶中期实力的珍珠,这让谭风暗自松了口气,只要逃走一人,就会将韩独眼的计划告诉吕小刀,他们才不会中了埋伏。

    仰天一笑,谭风点头道:“耿兄,韩军师,士可杀不可辱,我谭风可不会卖主求荣。”

    话音未落,谭风身形便向后倒退,两名来不及反应的大汉被他生生撞翻在地。

    顾不上其他,谭风顺手夺下一把微冲,身形窜出的同时,对着包围珍珠的两帮子弟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微冲喷射出火光,五六人瞬间被他撂倒在地。

    这时候耿太保以及两帮子弟才反应过来,耿太保怒喝一声,挥手道:“给我打死他。”

    四周黑帮弟子对着奔跑躲避的谭风疯狂扫射起来,密集的子弹如暴雨般倾泻向了谭风。

    谭风毕竟只是黄阶初期的实力,虽然也可以躲避子弹,但面对四周如雨点般喷射的子弹,他只能凭借灵活身形避开大部分,一条腿和后背中了枪,闷哼一声,倒在草丛里翻滚着,才避开了其余的子弹。

    “珍珠,快逃,回去报信。”谭风一边翻滚着身体,一边对着两帮子弟还击,并大声呼喊着珍珠。

    珍珠也已经和三名清风堂战将以及一名五虎门战虎交上了手,以快打快交锋了十几招,两人被她踹飞了出去。

    看到谭风受伤倒地,珍珠又怒又急,将剩下的两人迫退,向着谭风这边扑来,不过迎接他的同样是呼啸的子弹,所幸珍珠轻身功夫好,都被她躲闪开来。

    看到女人要来救自己,谭风欣慰而气恼,陷入这样的局面,两人在一起一个都逃不掉,他不希望珍珠出事,更不希望花雨堂受到惨重伤亡。

    “珍珠,快走,你要是不走,我就自杀在这里。”谭风一连点射,射杀了几名黑帮弟子,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珍珠身子一震,眼里流下了不甘的泪水,心神激动间,肩膀一痛,被子弹击中了。

    剧痛让珍珠清醒了不少,单手捂着肩膀,珍珠深深看了眼陷入重围中的男人,拔腿向着黑暗中窜了出去。

    四名男女正要追击,耿太保冷笑道:“不用追了,她逃不走。”

    谭风很快打空了弹夹里的子弹,这番翻滚让他全身被碎石划破了无数伤口,腿上和后背的伤口也因无法及时救治疼痛难忍,他的体力和精力在迅速消耗。

    看着谭风发出空枪声,耿太保冷笑道:“停止射击,给我抓活的。”

    一群黑帮弟子缓缓靠近谭风,一把把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他的脑袋。

    谭风露出无畏的笑容,看着走过来的耿太保几人笑道:“耿兄,我已经死而无憾了,只可惜无法领教你的金甲护体神功,也没机会看着你们伤亡惨重,滚出滨海。”

    “呵呵,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那个逃走的女人他没有机会将消息传回去,因为除了我们,还有齐家的高手来协助。虽然人数不多,但足以要了你女朋友的命。”耿太保哈哈笑道。

    谭风脸色一变,愤怒的爬起身扑向耿太保,却因为伤势不轻速度慢了许多,被耿太保一脚踹飞了出去。

    “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耿太保眼露杀机,双臂一震,一团金色光华犹如电流般在两臂划过,随即这团金光在全身蔓延,刹那间,全身犹如罩着一件金色战甲一般,站在那里犹如金甲战神。

    “你不是想领教我的金甲护体神功吗?我让你死得瞑目。”耿太保冷笑声中,迈步走向站起身依旧摇摇欲坠的谭风。

    轰的一拳,掀起金色电流,谭风瞳孔中只划过一片金芒,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耿太保快若闪电的一拳正中他的面门,整个脑袋都被这一拳打碎了。

    白色脑浆和猩红血水如喷泉般扬起,血腥气弥漫在空气中,死尸倒了下去。

    “哼,金甲护体神功可不只是防御强大,攻击更加无坚不摧。”耿太保一脸傲然,散去神功的脸庞张扬着得意,看也没看脑袋被打碎的谭风,哈哈笑道。

    “耿副帮主果然神功盖世,我们也可以动身了,将花雨堂的人全部诛杀在龅牙山内。”韩独眼仅剩下的一只眼里流露出一抹震惊,一脸赞叹的开口道。

    “好,兄弟们出发,让前面的空车开始赶路。”耿太保挥手命令道。

    话说珍珠带伤窜入黑暗中,辨明了方向向着龅牙山拔足狂奔,肩膀上的疼痛抵不上她心中撕裂般的痛苦,年近三十的她终于遇到了心仪的男人,却还没有享受够生活的幸福,就要再次失去心爱的男人。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次会遇到埋伏,因为她的自信害了深爱的男人,她不敢去想象谭风会遭遇什么,但她知道,谭风活下来的可能微乎其微。

    以她对谭风的了解,男人是绝不会背叛司马清雅和花雨堂。

    泪水模糊了珍珠的眼睛,肩膀上的伤口因剧烈奔跑像是撕裂般痛楚,她只是简单的封住了伤口处的几处穴位,连包扎的时间都不敢耽搁,沿着来时的路拼命逃窜。

    她不想辜负谭风的期望,男人用生命换取她逃生的机会,她无论如何也要及时将韩独眼的诡计转达给花雨堂的人。否则,花雨堂将伤亡惨重。

    快速奔跑中的珍珠突然硬生生止住了脚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影在前方一闪而逝,脸上露出戒备之色,珍珠缓缓移动着脚步,给自己找一个最有利的方位。

    树枝折断的咔嚓声传来,前方十米外的一棵树上突然扑下一道黑影,势如破竹的一拳轰向了珍珠。

    珍珠感受到了这一拳的汹涌力量,不敢硬接,侧身滑出一步,一记鞭腿抽向了黑影。

    但是让珍珠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一腿似乎砸在了钢板上一般,震得她整条腿都麻了,身子更是踉跄着退出三步才站稳了身形。

    俯冲而下的黑影也被这一腿抽的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断了一棵树,滚落在草丛里。

    就在珍珠松了口气,暗自惊讶这是什么怪物的时候,草丛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即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站了起来,男人神情冷漠,眼神凶悍,浑身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气息,迈步走向了珍珠。

    “你是什么人?”珍珠心中一惊,她这一腿的力量足以震碎一块大石,但是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势,她突然感到了不妙,眼前的男人像是野兽一般,那眼神里的凶光让她竟然有些畏惧。

    男人也不开口,踏出两步的身体突然加速,犹如一枚炮弹般撞向了珍珠,那凶悍的气息像是森林里的猛兽扑击猎物一般。

    珍珠浑身感到一股寒意,凭借轻身功夫堪堪避开男子的撞击,一拳击中了男子的肩膀。

    砰的一声,男子身形摇晃了一下,却是发出一声怒吼,疯狂的挥舞着双臂攻向了珍珠。

    珍珠反而闷哼一声,手掌上的虎口都被震得裂开了,整条手臂也如针扎般麻木,另一条手臂的肩膀又受了伤,她只能依靠速度灵活的躲避着男子。

    男子不但速度奇快,两条手臂犹如车轮,拳头虎虎生风,珍珠竟然一时间被缠的脱身不得。狼狈的在男人的攻击下,四处躲避。

    再一次后退,珍珠脚下被树藤绊了一下,身子一晃,被男子一拳扫中左侧腰腹,钻心的疼痛传来,痛的珍珠惨叫一声,身子向后倒了下去。

    刚想翻身而起,一旁黑暗中却是再次扑出一人,双臂如铁锁一般抓住了珍珠的双臂。

    与此同时,攻击珍珠的男子也飞扑而来,双臂牢牢的抓住了珍珠的双腿。

    珍珠四肢被制住,剧烈的挣扎反而牵扯到伤口,疼的她冷汗直流,脸都白了。

    两名男子嘴里发出桀桀的冷笑,对视一眼双双向后退去,珍珠的双臂和双腿被他们死死抓住,整个身体都绷直了。

    随着两人的大力拉扯,珍珠能听到自己四肢的关节脱臼拉长的声响,丝丝血迹甚至已经从肌肤上渗出,那种将要被分尸的恐惧和无助让珍珠感到了绝望,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了全身。

    两名男子发出诡异的笑声,突然同时用力向后退去,噗噗几声,四道血箭飙射向空中,珍珠的双臂和双腿竟然被他们硬生生撕扯了下来,光秃秃的身躯倒在了草丛里。

    剧烈的疼痛让珍珠眼前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失去双臂和双腿的残躯涌动着血水,月光下恐怖而惊悸。

    两名男子抓着珍珠的四肢,双臂一抖扔向了森林内,满是血迹的双手擦了擦嘴角,发出诡异的笑声,转身隐入了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