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七十九章 血战【三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狗咬人的时候,锋利的牙齿会嵌入肉中,死死的咬着不放,除非感受到危险才会松口。..而狼咬人的时候,却会摇晃着脑袋想要撕扯一块肉下来,他们会用牙齿撕碎猎物,咬死猎物,这是动物的本性。

    而杜华此时却是被人咬住了小腿,钻心的疼痛传来,抓着他小腿的黑衣人竟然咬破他的裤脚,生生撕裂下一块血肉。

    将嘴里的血肉吐掉,黑衣人半张脸都被血水染红了,他目光中涌动着野兽面对猎物的凶狠精芒,再次张口对着杜华的小腿咬去。

    杜华疼的脸上肌肉都扭曲在了一起,双手挥开靠近的黑衣人,一把抓住了脚下黑衣人的脑袋,另一只手抡起拳头,狠狠的砸了上去。

    掀起一道劲风,杜华暴怒下的一拳砰的一下击中了黑衣人的头颅,像是爆裂的西瓜,血水夹带着脑浆迸裂,黑衣人的脑袋被他打爆了。

    血腥的一幕也仅仅让后面观战的两帮弟子感到恐惧恶心,却是没有震慑到其余黑衣人,他们无视杜华挥出的拳脚,蜂拥而上,再次抱住了杜华的两条腿,甚至杜华一条胳膊都被两人拽住了。

    眼看着杜华就要步珍珠后尘被活活撕开四肢,在这些力量庞大的黑衣人集体围攻下,饶是杜华一身不俗功力,也无法挣脱。

    两道身影突然从山崖上跃身而下,狂猛的劲风响起,拳头飞舞中,抓着杜华的黑衣人纷纷飞了出去。

    两名面色憨厚的青年将杜华解救出来,拉着他向山道另一头拔腿逃走,刹那间消失了人影。

    耿太保脸色一沉,看了眼再次爬起身追赶上去的四十多名基因战士,大手一挥大声道:“冲,杀光花雨堂的人。”

    两帮弟子纷纷叫嚣着挥舞着刀枪也追赶起来,六大战将和三名战虎也已经汇聚到他身边,簇拥着耿太保追赶着逃走的花雨堂人。

    第二道防线已经是龅牙山末端,走出这里不足五公里便是滨海郊外一个镇子,一旦让两大帮会的人冲破第二道防线,在凌晨的时候,两帮人马将会到达滨海市。

    杜华三人很快和飞燕众人汇合,几百人也赶回了第二道防线,血雨卫队众人开始疗伤,飞燕则带领几大堂主神情凝重的关注着前方山道,花雨堂一千多帮众也占据着有利地势,枪口与弓弩对着前方山道。

    从血雨卫队和逃回来的这些人口中知道了两帮人马中有一批悍不畏死的恐怖黑衣人,这些人嗜血残暴的手段,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杜华带伤回来,也再次让花雨堂众人感到了后背上阴森森的寒冷,想到这批人凶残的手段,以及那悍不畏死的勇猛,每一个人的心头都有些沉重。

    两名憨厚青年正是金宝和银宝,两人本来是和擎天三兄弟留在韩奉启身边保护宏宇集团,但司马清雅却感到心绪不宁,让他们连夜赶来龅牙山查探情况。

    两兄弟对这个差事自然很乐意,留在宏宇集团不一定会遇到敌人,别人是担心敌人上门偷袭,他们反而巴不得有人来,好杀个痛快。

    何况珍珠又在这里,两兄弟是珍珠看着长大,姐弟情深,一直敬畏着这位姐姐,自然想要陪在珍珠身边杀敌,也可以保护她。

    只是到达这里后,才知道前方打得很惨,吕小刀众人被困,飞燕带人去营救了。两兄弟骂骂咧咧指责了一番花雨堂各堂主孬种,随后顾不上一路疲劳也赶到了前方。

    恰好遇到撤退回来的飞燕众人,知道两兄弟身手不凡,此时杜华一人阻挡敌人,飞燕担心他的安危,随即让两兄弟去帮忙。

    两兄弟没见到珍珠,还没来得及询问,便急匆匆赶去救下了杜华,心中牵挂着珍珠的生死,两兄弟才没有恋战,带着杜华逃了回来。

    此时吕小刀也醒了过来,金宝一脸急切的问道:“小刀,珍珠姐呢?谭风大哥怎么也不见人影?”

    吕小刀神色一黯,虽然没有确定两人的下落,但他知道恐怕凶多吉少了,两人即使没有遇到潜入龅牙山丛林内的敌人,也被两帮弟子发现了行踪。

    否则这时候早就赶回来了,他们可不是他生怕死之辈,岂能躲藏起来不回来帮忙。

    血雨卫队其余人也个个情绪低落,都和吕小刀有同样的想法,面对金宝和银宝渴望的眼神,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的,到底怎么回事?珍珠姐是不是出事了?”银宝一把抓住吕小刀的衣领,红着眼珠子怒声道。

    吕小刀摇头叹息道:“现在还不清楚,他们去刺探情况,至今未归,但愿他们平安无事吧。”

    两兄弟脸色大变,整个龅牙山除了危险的丛林,就剩下这条布满两帮弟子的山道,珍珠和谭风的实力又仅仅是黄阶,遇到那群凶悍的黑衣人,岂能有活下来的希望。

    看着两兄弟因悲愤而扭曲起来的面孔,血雨卫队众人纷纷上前准备接应吕小刀,担心暴怒的两兄弟将他给暴揍一顿。

    吕小刀摆手让众人退后,心中自责和沉痛,任由银宝将他推在地上,他狠狠一拳将身边的石头砸的粉碎。

    而此时,清风堂和五虎门弟子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中,如洪水猛兽般汹涌而来。

    飞燕紧咬着嘴唇看了眼神情落寞的吕小刀等人,又看看一旁脸色不安的花雨堂几位堂主,沉声道:“只是几个没有人性的野兽而已,就把你们吓成了这幅熊样,还TM一个个是大男人,平日里的豪气和霸气都去了哪里?”

    “我们的任务是死守龅牙山,哪怕只剩下一人,也给我与敌人死战到底,不让一个人进入滨海。执法堂听令,你们负责督阵,有任何怯阵逃跑者,格杀勿论。”

    看到几位堂主面露不悦之色,飞燕沉声道:“把你们心里那点小心思收起来,为了花雨堂,为了大姐,为了滨海不受到祸害,我飞燕会第一个冲到前线,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会与敌人死战到底。”

    “所有兄弟们准备,进入射程后,给我狠狠的打。”飞燕不再理会众人,转向身后有枪械的兄弟喊道。

    本来在华夏,枪械管制是很严格的,地下帮会虽然私藏着不少枪械,但也不到迫不得已没人敢使用,所以杀伤力惊人的远距离弓弩是很多帮会都热衷的武器。

    但这次为了阻击敌人,司马清雅也不再守这些规矩,将花雨堂老底都拿了出来,虽然没有达到人手一把枪械,但也有三分之二的人有了热武器。

    就连清风堂和五虎门也在齐家的暗示下携带了不少枪械,这是一次针对孟家和滨海势力的毁灭性打击,有齐家扛着,事后掀不起任何风浪。

    至于司马清雅更不担心这些,打退敌人,孟家和花雨堂就能在滨海继续立足,否则今晚残败,失去的不仅仅是滨海的地盘,还有所有人的生命。

    何况出了任何问题,只要孟秋雨回来,都将不是问题,她们现在要做的,仅仅是在男人强势回归前,保护好孟家人的安全和滨海的地盘。

    随着敌人越来越近,吕小刀众人收起颓丧心情,一个个满脸杀气的围在了飞燕身边,金宝和银宝更是紧握着拳头,已经迫不及待要下去疯狂杀人了。

    “打!”

    眼见敌人进入了射程内,飞燕一挥手,一枪爆了冲在最前面的人脑袋。

    暴雨般的枪声随着飞燕的命令从山崖两侧响起,弓弩刺耳的利箭破空声反而被掩盖了下来,一时间枪声大作,两帮弟子纷纷惨叫着倒下,四处散开,开始举枪还击,双方枪战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