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九十六章 惨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龅牙山内震天的厮杀声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此时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谷底阴风森冷,却依旧吹散不走那浓郁的血腥味。..

    上千米的山道间横七竖八堆满了死尸,有的甚至还有一口气,痛苦而无力的抽搐着,却是没有人顾忌他们的生死,依旧踏着他们的身体在相互厮杀。

    吕小刀和九名血雨卫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浑身衣衫被刀剑破损的支离破碎,却是被血水染得失去了原来的颜色。

    他们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耗尽了功力,削弱的倒了下去,被花雨堂弟子带着离开了战场。

    金宝两兄弟和飞燕也已经摇摇欲坠,凭着最后的一口气依旧挡在花雨堂阵营的前方,机械般的挥舞着手里的刀剑,斩杀着一波波蜂拥而来的两帮弟子。

    六大堂主三死一重伤,仅剩下两人跟随在他们身后浴血奋战,八名DJ公主也死了三人,剩下的五人身上也布满了伤口,苦苦支撑着守护着飞燕。

    两百执法堂精锐也早已加入了战团,花雨堂其他堂口兄弟死伤惨重,已经无法阻挡如潮水般攻击的两帮成员。

    随着飞燕还在以死相拼的花雨堂成员此时不足三百余人,但是三百人却个个杀红了眼,气势如虹的随着飞燕一路向前攻杀着敌人。

    近三千人马的花雨堂除了被掩护到后方的五百伤员,活着的也就仅剩下了这三百多人。为了身后五百名伤员,也为了滨海的安定,三百铁血勇士已经视死如归,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除非踏过他们的尸体,否则别想进入滨海。

    相比花雨堂帮众的悍不畏死,拼死杀敌,两帮成员已经纷纷胆寒,进攻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勇猛,他们甚至开始退缩。

    两帮的伤亡比之花雨堂多了两倍,此时山道内能战之力也就一千多人,还有近千名被救援下来的伤员。

    八千人士气如虹而来,付出近六千人的惨死,被花雨堂挡在这龅牙山内还打成了现在的局面。

    耿太保胸口和腿上也受了伤,在六大战将之一风影的保护下退到了人群后方。

    六大战将战死三人,剩下前方带队拼杀的二人也纷纷带伤,在身边心腹的保护下存活了下来。

    五虎门三大战虎也一死一重伤,剩下的金虎也胳膊被砍了一刀,被心腹手下送到了后方。

    阴沉着老脸,耿太保看着身边脸色平静的韩独眼沉声道:“韩军师,花雨堂的强悍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再不撤退,我们所有人都要埋骨在龅牙山内。”

    韩独眼眯着右眼,阴阳怪气的开口道:“耿副帮主,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花雨堂剩下两三百人,难道我们上千人马还拼不过他们,莫非耿副帮主害怕了?”

    “哼,说得好听,你们五虎门不在乎弟兄们生死,我清风堂子弟却伤亡不起,你们五虎门不撤退,那你们自己打吧。”

    耿太保脸色一寒,摆手叫过心腹手下吩咐道:“立刻去通知六指和韩逸,带着剩下得兄弟退回来,我们撤退。”

    “耿副帮主,我们付出如此大的伤亡,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杀光花雨堂的人,你这时候撤退,岂不是前功尽弃。回去后怎么向马帮主交代?”韩独眼冷笑道。

    “哼,韩大喜,上去拼命的可不是你,而是我和我的兄弟们,你们五虎门帮众上万,自然不在乎死个几千人,而我的手下都死在这里,清风堂将势力大减,正合你们五虎门的心意。”

    耿太保因为伤亡惨重心情不爽,自然也不再与韩独眼虚与委蛇,冷嘲热讽起来。

    “耿太保,你这话什么意思?好心当作驴肝肺,别忘了我们在为齐家办事,任务失败,齐家怪罪下来,你担当的起吗?”韩独眼也眯着眼冷声道。

    “现在的局面,就算我们杀光花雨堂的人,也剩不下多少人,以我们这点人手进入滨海,花雨堂留守的人都能将我们给生吞活剐了。莫非五虎门还有后援不成?”

    耿太保不是傻子,此时分析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变,眼里流露出了浓浓的杀机,他知道五虎门玩阴的,一定还隐藏着一批人手,准备在拿下花雨堂的地盘,控制滨海地下后,他们对清风堂突然下手。

    韩独眼脸色也微微一变,五虎门的确还有五百精锐化整为零潜入了HN省,准备最后吞噬胜利果实。

    此时看到耿太保起了疑心,一脸杀气,他正色道:“耿兄,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两帮结盟商量好灭了花雨堂后,HN省地下势力我们双方一家一半,我们怎么会出尔反尔,算计清风堂。”

    “韩独眼,我不是傻子,事情到底如何,你我心知肚明。与虎谋皮的后果就是被虎吃掉,可惜我耿太保也是狮子,想吃掉我,没那么容易。”

    耿太保脸色一沉,对着周围心腹道:“立刻传我命令,清风堂准备撤退。”

    “耿兄,你误会了。事到如今,你们要撤退,留下我五虎门独立面对花雨堂,是不是有点不讲道义?”韩独眼沉声道。

    “道义?我们这些刀口上讨生活的帮会成员,讲道义就是自取灭亡,与其彼此间阴奉阳违,勾心斗角,还不如一拍两散,大家各凭本事。”

    说完,不再理会韩独眼愤怒的神情,耿太保在风影和几十名心腹手下的保护下,带着伤员和退下来的清风堂帮众离开了。

    韩独眼哼哼的骂了一声,看向一旁的手下怒声道:“传达命令,五虎门撤退。”

    “军师,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干掉耿太保,以他现在的伤势,只要我吸引住他和风影的注意力,小虎就有偷袭成功的可能。”金虎一脸不解的问道。

    韩独眼冷笑道:“耿太保这个人很危险,一旦无法一击必杀,为让我们陷入被动局面。何况花雨堂的人还在,万一我们两帮内讧,他们会渔翁得利。”

    “先让他活几个时辰,带着几百伤员,他们行动一定会很缓慢,进攻花雨堂失败,这次我们也不能无功而返,通知潜入HN省的兄弟们,沿途设下埋伏,我们前后夹攻干掉他们。”

    金虎点点头,暗叹军师高明,就是他自己也没把握杀掉耿太保。

    看着两帮成员开始撤退,飞燕等人终于支持不住坐在了地上,一个个大口大口喘着气,却是没有一个人能高兴的起来。

    扫了眼随处可见的死尸,飞燕脸色苍白的对着一名花雨堂弟子吩咐道:“立刻跑去有信号的地方,联系帮中留守的赵金龙副堂主,让他带着人来收拾这里的残局。另外告诉他,让他派人去私立医院清场,我们受伤的兄弟要在哪里接受治疗。”

    那名机灵的小弟连连点头,顾不上疲惫的身体,向着山道外跑去。

    众人歇息了片刻,也离开惨不忍睹的龅牙山山道开始往镇内赶去,天都快大亮了,他们也不再担心两帮人员反扑而来。

    龅牙山的战斗结束了,但花雨堂却付出了两千多人的伤亡守住了这条通往滨海的要道。

    在飞燕等人离开龅牙山的同时,孙家老宅内,狐狸突然袭击孟老爷子,双手发出十几枚透骨钉激射向孟老爷子和两侧的暗影高手,他则飞身扑向了老爷子,试图临死击杀老爷子。

    只不过狐狸的计划还是落空了,他的速度虽然迅速,时机也把握的很好,只是他低估了暗影高手的反应以及对孟老爷子誓死保护的决心。

    两名暗影高手无视透骨钉的袭击,身子一转双双挡在老爷子面前,挥手震飞了扑面而来的透骨钉。

    另一人则飞身而起,一脚便将狐狸踹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嘴里喷出一口血水,狐狸感到浑身骨头都散架了一般,这一脚的力道踢断了他胸前几条胸骨。

    不过他连落地的机会都没有,孟秋白已经飞身而起,一把抓住了狐狸的一条腿,手臂舞动起来,将狐狸整个身体当做风车般旋转。

    狐狸被转的头昏眼花,身上的疼痛又席卷全身,被孟秋白狠狠的砸落在地板上,砸的七窍流血,只剩下了一口气。

    孟秋白还不解恨,再次将他抡起,转了几圈,脑袋朝下再次砸落。

    蓬的一声,狐狸的脑袋砸的爆裂开来,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丢下狐狸的尸体,孟秋白一脸紧张的跑到孟老爷子面前,关切的问道:“爷爷,您没事吧?”

    “呵呵,没事,你小子没事吧?”孟老爷子一脸微笑,虽然这小子出手狠辣有孟秋雨的作风,不过看他如此关心自己,却也是暗自欣慰。

    “啊!爷爷,我受伤了。”孟秋白嘴巴一咧,一屁股坐在地上,挽起了右腿裤脚,在众人的关注下,便看到孟秋白白净的小腿红肿起来,粗了几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