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九十九章 血债血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皇天夜总会外站着两排身穿黑衣,一脸肃穆的年轻人,花雨堂大小头目全部到场,在司马清雅的带领下瞻仰谭风最后的遗容。..

    王青负责接待宾客,帅气的脸庞彰显着沉稳与冷静,双目精光内敛,这小子在郝峰的培养下,也已经达到了黄阶中期的水准。

    整个皇天夜总会后堂以黑色为基调装饰成了灵堂,哀乐阵阵,两侧站满了神情肃穆的花雨堂头目。

    司马清雅一身黑色长裙,云髻高挽,面容哀伤,胸前系着一朵白菊,坐在亲属团的首位,身旁则是飞燕,吕小刀和金宝,银宝两兄弟。

    香火缭绕中,两具棺木并排成列在灵堂中央,谭风和珍珠的遗像挂在灵堂后墙之上。

    收到风声的滨海各界名流不时到场,上前烧香祭拜一番,再来到司马清雅面前表示一下慰问。

    明天就是新年,花雨堂举办祭拜大礼的消息却不胫而走,虽然很多人觉得晦气,但却不敢不来,毕竟花雨堂代表着司马清雅,而司马清雅的背后又站着孟家长孙这位牛人。

    即使孟家退居滨海,但孟家的威严依旧深入人心,京城五大家族失势,但很多人却依旧在观望,因为谁都觉得,以孟家长孙的个性,绝不会与齐家善罢甘休,滨海孟家与齐家的交锋会很快展开。

    到时候龙争虎斗,谁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没有人敢下定论。

    刘云山也到场了,上了三炷香,在韩奉启的陪伴下来到司马清雅面前,低声叹息道:“司马小姐,恕我无能,昨晚的事情没能帮上忙,逝者已矣,司马小姐还需节哀。”

    “刘市长多心了,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忙了。孟家不会倒,秋雨放弃京城带着孟家退居滨海,也只是暂时的休养生息,等他回来,就是孟家再次回归京城的时候。”司马清雅轻声道。

    刘云山点点头,他已经和孟家站在了一条船上,他这个市长的位置朝不保夕,孟家能否再次展现昔日辉煌,决定着他的命运,他已经无路可退,唯有和孟家同仇敌忾。

    “司马小姐,听说孟少今天就回来,届时我一定去府上拜会。”刘云山开口道。

    就在此时,皇天夜总会外传来王青声音激动的喊声:“孟少到!”

    这一声孟少让灵堂内起了轩然大波,不止是司马清雅众人,连来祭拜的滨海名流们也纷纷转身,一脸期待的看向了门口。

    脚步声中,孟秋雨一脸深沉的走了进来,玲珑和妖女紧随在后,身后则是紫枫和孤星等人。

    原来众人在机场附近的一片空地下了隐形机,谭风夫妇和两名暗影弟子已经在这里等候了片刻。

    本来是要直接去孙家老宅,但知道谭风和珍珠惨死,司马清雅为两人举办祭奠仪式后,孟秋雨便决定先来这里。

    他让薛冰送凯瑟琳母女和莫妮卡,季萱萱先去了孙家老宅,自己一行人则赶来了皇天夜总会。

    目光幽深的看了眼灵堂内所有人,孟秋雨出人意料的对着所有人弯了弯腰,一脸沉重的高声道:“谢谢各位能在百忙中前来参加谭风和珍珠的祭奠,你们的心意我孟秋雨心领了,他日必当回报。”

    “孟少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谭兄英年早逝,实在让人伤感,还请孟少节哀。”

    宾客们惊讶之余,纷纷抱拳还礼,想要露出点笑容,但又觉得这种场合不合适,表情各异的与孟秋有打着招呼。

    孟秋雨与宾客们寒暄了一番,随即看向了走过来的司马清雅众人,女人神情凄苦,眼神中却流露着激动之色,显然也没想到孟秋雨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家里人还都以为他晚上才到。

    深吸了一口气,孟秋雨快走几步来到司马清雅面前,张开手臂将女人揽入怀中,一脸沉痛的柔声道:“清雅,让你们受惊了,只怪我没有早一天回来。”

    司马清雅眼圈里的泪水再也无法克制,孟秋雨的回归,让她沉重的心找到了依靠,搂着男人的脖子无声的抽泣起来。

    四周所有人也都安静了下来,看着这对男女也不觉得在灵堂内拥抱是对死者不敬,很多人已经暗中了解过昨晚滨海发生了什么,孟家长孙这时候回来,必将为死去的人报仇,一场腥风血雨就要来临了。

    “老公,你回来就好,谭大哥和珍珠死的很惨,我本打算让他们过了年就完婚,从此不过问帮中事宜,让他们过平常人的生活,可惜他们却永远离开了。”司马清雅哀声道。

    “放心,血债血偿,这笔血仇我会让齐家和两大帮会偿还。幸好你们都没事,不然我会发疯。”孟秋雨爱怜的擦拭着女人眼角的泪水,一脸温柔的说道。

    周围宾客心中一阵惊叹,不愧是霸道强势的孟家长孙,这种话都敢公然说出来,他们却都当做没听见,相互之间低声寒暄了起来。

    司马清雅点点头,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周围,松开孟秋雨走向了玲珑几女,拉着她们走到一旁小声询问着国外的情况。

    孟秋雨则带着孤星等人前去上香祭拜,随后与刘云山等人小声谈论了一番。

    当所有宾客离去后,孟秋雨众人来到棺木前,吕小刀和杜华打开了两具棺木。

    看到谭风的尸体后,孟秋雨紧握着拳头沉声道:“好凶残的手段,这手法像是齐家基因战士的杰作,但从脑袋爆裂的形状判断,这不仅仅是力量的作用,而是灌注了真元力的一拳,直接洞穿了头颅,真元力激荡,炸开了头颅。”

    周围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谭风的惨状让所有人心中悲愤之余,也觉得奇怪,本以为这是齐家基因战士下的手,看情形,凶手是另有其人。

    “我知道了,杀死谭大哥的一定是清风堂副堂主耿太保,传说此人是金刚门传人,金甲护体神功刀枪不入,力大无群,也只有他才有这样的实力能杀掉谭大哥。”司马清雅冷声道。

    “看来就是此人,让他多活几天。”孟秋雨冷冷的说完,看向了一旁珍珠的尸骸。

    当众人看到棺木中的尸骨后,妖女眼里闪过一抹杀机,玲珑脸色一白,眼角流下了泪花,就连紫枫等人也怒火冲天,无法克制心中的这团杀气。

    珍珠完好无缺的只是一条右臂,其余三肢只剩下了骨头,残缺的身体血肉模糊,身上的肉已经被撕咬的所剩无几,整个面部也无法辨认。

    再次看到珍珠的惨样,金宝和银宝哇的一声,两兄弟咧着大嘴嚎哭了起来,悲痛中透着凄凉与仇恨。

    孟秋雨虽然心志坚定,也不由的心中一阵沉重,闭上眼沉吟了片刻道:“珍珠是被活活撕下了四肢,丢弃在野外,被野兽撕咬了血肉,恐怕野兽吃她肉的时候,她还没有死,失血过多处于了昏迷。”

    “不错,珍珠的尸骸并不在一处,是警方人员在丛林几个地方相继找到,在她身体旁还有一些野兽呆过的痕迹。”韩奉启脸色沉重的叹息道。

    “畜生,简直是一群畜生,孟少,他们死的太惨了,齐家所有人都该死,不杀光他们,难消心头之恨。”紫枫一脸愤怒的说道。。

    “是啊,孟少,我们一定要给谭大哥和珍珠姐报仇,清风堂和五虎门,齐家一个都不能放过。”薛云眼睛血红,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孟秋雨摆摆手示意吕小刀将棺木盖上,一脸冰冷的扫了眼所有人沉声道:“仇一定要报,不过活着的人也需要得到安慰,清雅,花雨堂这次死的兄弟们,给他们家人多发一些补偿,今后多派人照顾他们的家人。”

    “另外,这次受伤的兄弟,也要多拿一些抚恤金,他们都是好样的,花雨堂所有的成员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小刀,薛云,吩咐下去,帮内成员休整五天,开开心心过一个年,初三过后,就是我们讨还血债的时候,花雨堂昭告国内所有地下帮会,向清风堂和五虎门寻仇,不死不休。”

    “是,孟少。”吕小刀等人个个一脸激动,杀气腾腾,恨不得五天时间眨眼而过,可以亲手杀光两大帮会的人马,替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司马清雅一脸坚定,看着孟秋雨道:“老公,这一次,我要和你一起去杀敌。”

    “好,到时候你亲自带队,我愿意当你的前锋,刀锋所向,杀两大帮会一个片甲不留,取下耿太保的头颅,送到谭风夫妇灵堂前谢罪。”孟秋雨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