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一十七章 意料之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清风堂总部风月楼已经连着多日戒备森严,除了门中弟子,不许任何人随意进入了。

    而从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整个风月楼更是草木皆兵,人心惶惶。因为有人送来了几个箱子,当清风堂的人打开后,在场的人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一些人甚至当场吐了。

    因为箱子里装满了血淋淋的脑袋,六个箱子,三十颗死状凄惨的人头。

    段飞收到消息后,带着五名战将急匆匆赶来,看完这些人头后,他气的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不仅清风堂众位元老,堂口头目被杀,连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死无全尸,急怒攻心下,段飞当场吐血。

    愤怒之后,段飞感到了穷途末路,箱子内找出来一份染血的信件,上面写着,午夜十二点,清风堂上下鸡犬不留。

    落款写着花雨堂司马清雅七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每一个字都让段飞感到心口沉痛。

    他让人联系了各大堂口,无人回应,甚至连副帮主耿太保以及他身边的四名战将也杳无音讯。

    感到事情严重的段飞便让身边一名心腹装扮成自己,由五大战将其余二人护送,带着一百名清风堂弟子试图离开风月楼。

    但是这批人还没等离开风月楼一百米,便遇到了袭击,上百人刹那间被密集的弓弩射杀了三十多人,剩下的人慌张逃回了风月楼。

    段飞知道这一次恐怕凶多吉少了,孟家长孙从国外回来通告国内地下势力,要让两大帮血债血偿,他便急匆匆赶去了齐家,但连齐家主事人的面都没见到就被赶出了家门。

    齐家的过河拆桥,让段飞愤慨而无奈,没有齐家援助,清风堂拿什么和孟家长孙斗。

    一个晚上,段飞连续派出五拨人,最多一次五百人分成三队,从三个方向离开,但最后的结果一样,都在离开风月楼不久后遇到袭击,伤亡惨重下,纷纷退回了风月楼

    直到这一刻段飞才意识到,风月楼被包围了,花雨堂的司马清雅已经将自己当成了瓮中之鳖,给自己定下了死亡的时间,午夜十二点,就是清风堂覆灭的时刻。

    现在想围攻出去已经成了幻想,连续折腾了几次,付出了两百多兄弟的性命,活下来的也成了惊弓之鸟,一个个恐惧而慌乱。

    这种情况下,清风堂已经成了困兽,而且是一只毫无杀伤力的困兽。

    看着墙壁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整,段飞的心越来越无法平静,连他这位帮主都面临着死亡前的恐惧,何况是其余人。

    “帮主,都是耿太保这混蛋惹得祸,当初就是他献策让我们为齐家办事,现在大敌当前,他却鬼影都不见,恐怕已经带着四个马屁精跑路了。”五名战将中的一人开口道。

    “是啊,帮主,司马清雅之所以雷霆震怒,就是因为耿太保杀了谭风,听回来的兄弟们说,他一拳打爆了谭风的脑袋。谭风那可是花雨堂的元老,又是司马清雅最敬重的人,她岂能不报仇雪恨。”另一名战将也愤愤不平的说道。

    “好,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耿太保生死不知,连他的下落也不知道,我们与花雨堂的梁子已经接下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度过今晚的危机。”段飞没好气的训斥着几人,他需要的是办法,而不是谁该承担责任。

    几名战将对视一眼,有的提议血拼到底,有的则主张所有兄弟来个鱼死网破,能冲出去一个是一个,集体突围。

    最后一名战将叹息道:“帮主,依我看不如投降吧,我们清风堂这里有上千人,司马清雅也不可能将所有人都杀掉。我们将一切责任推给耿太保,要杀要剐就看我们各自的造化了。即使我们都死了,至少帮中兄弟们不用都死光。”

    段飞闻言心中一动,沉吟了片刻点头道:“不错,清风堂上千兄弟的性命不能毁在我手里,我们归顺花雨堂,或许可以保下一命。”

    随即,段飞和几人暗中商议了一番,五大战将按照段飞的吩咐开始行动了起来。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几辆轿车缓缓停在了风月楼前方,随着司马清雅走下车子,黑暗中几道身影纷纷闪了出来,正是吕小刀和另外的血雨卫队等人。

    “孟少,大小姐,清风堂先后有几波人突围,都被我们埋伏在各处的人马打了回去,没有让一个人逃出风月楼。”吕小刀一脸恭敬,眼神中却带着浓浓的杀气,看向风月楼的时候,更是毫不掩饰他的杀伐之心。

    “很好,小刀,召集花雨堂兄弟,全面收缩包围,等我命令,杀入风月楼,不准放走一个。”司马清声音冷厉的开口道。

    “老婆,要不我先和紫枫进去探探路,看看里面什么情况,贸然带人冲进去,恐怕会中了埋伏。”孟秋雨微微一笑,看着女人建议道。

    司马清雅瞥了眼孟秋雨,眼神中涌现着娇嗔之色,男人还真把自己当小兵了,她这将军刚才不也被这强悍的小兵杀的丢盔卸甲,从浴室里把她折腾到沙发上,直到司马清雅求饶,孟秋雨才鸣金收兵,放过了她。

    “好吧,花雨堂兄弟不能再无辜惨死了,你们进去探探路也好,注意安全。”司马清雅柔笑着点头道。

    孟秋雨玩味一笑,除非齐家在这里设伏,否则清风堂这些人还不够他一个人杀。什么阴谋诡计,在他孟秋雨面前都不堪一击。

    两人正要飞身进入风月楼,风月楼的大门突然打开,同时几道耀眼的灯光照射了过来,呼啦一声,风月楼内涌出无数清风堂的弟子,分成两排站在了大门两侧。

    三名气势不凡的男子一脸凝重之色的从人群内走出,快步向着司马清雅这边走来,却被暗中的花雨堂弟子冲出来挡住了去路。

    “司马帮主,我们是清风堂十大战将中人,我们是奉了帮主之命,前来投降的,并恭迎司马帮主和花雨堂的兄弟进入风月楼。清风堂上下全部归顺花雨堂,誓死效忠司马帮主。”三人中面相成熟的男人抱拳开口,也正是他提出了投降建议。

    “投降?”

    司马清雅和孟秋雨等人愣住了,抱着必杀之心赶来,没想到敌人居然选择了投降,这让众人有种拎着屠刀杀鸡,鸡却哭着说‘别杀我,我还可以给你下蛋。’

    “什么情况?老公,传闻段飞也是个人物,不会这么不堪吧,他还是不是男人。”司马清雅咬着牙小声道。

    孟秋雨眯着眼笑道:“齐家放弃了他们,而他们又知道和你司马帮主作对只有死路一条,识时务者为俊杰,段飞的确是个人物,能屈能伸,虽然不够爷们,但明知不可为还要为之,那就真的是傻蛋了。”

    司马清雅横了眼男人,倒也明白了孟秋雨的意思,段飞不想死,归顺花雨堂是他唯一的选择,也是最英明的选择。

    只是死了那么多兄弟,司马清雅不杀对方,他无法向九泉下的亡魂们交代。

    知道司马清雅心中犹豫不决,面临这样的局面会和纠结,孟秋雨轻笑道:“先进去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现在做决定还为时过早。”

    孟秋雨拍了拍女人的肩膀,看着三名战将冷声道:“既然要投降,为何清风堂的人还拎着刀剑?段飞为什么不出来,莫非他这帮主还要端着架子吗?”

    三名战将脸现难堪,这一点倒是疏忽了,于是三人急忙转身让清风堂的兄弟们将兵器丢在了地上。

    还是刚才开口的那人苦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孟少吧?久仰大名,是我们疏忽了,绝对不是心存二心。我们帮主之所以没有出来迎接孟少和司马帮主,是因为他不方便出来,他伤势很严重,无法下床。”

    “什么?段飞伤势严重。”孟秋雨皱起了眉头,据玲珑得到的消息,段飞和倪雄在新年第一天便去过京城,那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伤势严重了。

    “孟少有所不知,这一切都是耿太保这个小人害的,我们帮主身体一直抱恙,所以帮中大小事情都是耿太保一人做主,他勾结五虎门,被齐家收买带着帮中心腹去进攻花雨堂,也都是他一个人所为,我们帮主并不知情。”

    男子一脸正色,深吸了一口气怒声道:“当帮主知道这件事后,是雷霆大怒,他绝对没有和孟少为敌,和花雨堂为敌的想法,但是大错已经铸成,听说花雨堂死伤无数兄弟,我们帮主是心存愧疚,于是他和耿太保发生了冲突。”

    “这耿太保狼子野心,早就对帮主一位怀有异心,他暗算了我们帮主,而他也逃离了清风堂,至今下落不明。”

    司马清雅俏脸一寒,沉声道:“你说什么?耿太保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