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二十五章 方家两面派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方家上下人心惶惶,愁云惨淡,心中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方依云的儿子来算账了。

    此时的皇宫内院中,方家老小齐聚,一片低沉的氛围中,方天的老婆刘明霞哭的两眼红肿,唯一的儿子死的惨不忍睹,她都已经昏过去好几回了。

    听着刘明霞还在低声抽泣,心烦意乱的方天眉头一皱,烦躁的怒喝道:“哭,哭,哭,就他妈知道哭,哭就能把允堂哭回来吗?”

    “你干什么呀?儿子死的那么惨,我还不能发泄发泄情绪。”刘明霞很委屈,冲着丈夫吼了起来。

    方天本想几个大嘴巴将女人抽的认清自己的身份,但看到父亲严厉的眼神,随即压下了胸中的怒火,冷冷哼了一声。

    “明霞,允堂的死我们也很悲痛,但是现在不是悲痛的时候,我们方家面临着灭门之祸,这个时候我们要冷静对待,才有可能保方家周全。”

    方伯韬唉声叹气了一番,随即看着大儿媳叹气道:“允堂的死,你告诉你父亲了吗?”

    “我还没来得及呢。”刘明霞擦了擦泪痕,语气柔和了下来,在公公面前她可不敢放肆。

    “允堂是我孙子,也是你父亲的外孙,这件事他应该知道,给你父亲打电话吧。”

    刘明霞点点头,跑出去打电话去了。

    方伯韬看了眼几个儿子和女儿,女婿,一脸深沉的开口道:“方依云的儿子留下一封信,今晚十点要来方家讨债,你们都有什么想法?”

    “爸,这该死的畜生竟然连我儿子都敢害死,方依云这个JIAN人,怎么就这么狠心,一点都不顾念亲情,居然还让他儿子来方家闹事。”方天狠狠的说道。

    “爸,传闻孟家长孙心狠手辣,以方家和他母亲的恩怨,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何况我们还囚禁了纳兰家族的人,纳兰小朵可是他的女人。”方明满脸凝重的开口道。

    老三方亮是个魁梧的汉子,也是三兄弟中性子最耿直的一个,沉着脸说道:“这都是当年方家犯下的错,就不该那样对待大姐,人家现在找上门来,也是方家罪有应得。”

    “混账,你说什么呢?”方伯韬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这个三子方亮就像是天生下来和他讨债的主,三天两头和他吵架,给他惹事,性子绝强的从来不服从他这个父亲的管教。

    后来被方伯韬一狠心送去了部队,方亮自小学过些武艺,竟然当了特种兵,转业后已经是少校军衔,分派到了公安局,一步步高升,如今已经是沈阳公安局的副局长。

    “我说的是事实,大姐有什么错,追寻自己的爱情难道错了吗?何况她也没给方家丢脸,爱上的男人还是孟家的长子,如果父亲当年赞成,极力撮合两人,大姐也不会和孟凡私奔,她的孩子也不会丢失。”

    说道这里,方亮眼珠子有些发红,梗着脖子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们口口声声骂她不孝女,JIAN人,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给方家丢什么脸了?她儿子丢失后,我听一个在孟家做工的人说过,她病的差点死了,头发都白了很多,如果不是孟凡还是个男人,早就将她抛弃了。”

    毫不畏缩的直视着父亲的眼睛,方亮冷笑道:“父亲,虽然你心里并不承认,但你应该明白,如果不是大姐,你以为孟秋雨是那么心慈手软的人,会一直对方家不动手吗?”

    “血蝴蝶八大宗师,四大统领,现在还剩下几个,都毁在了孟秋雨手里,可他却没有对付方家,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母亲的关系,他不是不想对付方家,而是不想让他母亲心里痛苦。”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逆子,你是想要气死我吗?”方伯韬心里不愿意承认的事情被戳穿,气的脸都青了,捂着隐隐作痛的心口怒斥道。

    “老三,你这是干什么,怎么和父亲说话呢?”方天也沉着脸训斥着方亮。

    “得了吧,方天,这罪魁祸首就是你,你以为自己那点见不得人的事能瞒得住我,当初在京华大学读书的时候,你也喜欢过杨舒云是吧?还向人家表白过,却被拒绝了,杨淑云喜欢孟凡,所以你悔恨在心,一直对孟凡有意见。”

    不屑的冷笑一声,方亮继续道:“后来你知道孟凡喜欢的女人其实是自己的妹妹,你就不想让她们在一起,因为你知道,就算孟凡和依云姐在一起,你也没资格得到杨淑云,因为五大家族的子弟哪一个不喜欢杨舒云,你凭什么和人家争?”

    “你这种小肚鸡肠的人,只因为怀恨一个人,连妹妹的幸福都不顾,要不是你挑拨离间,在父亲面前诋毁孟凡和依云姐,想着法子破坏他们的关系,父亲可能也不会那么坚决。”

    “依云姐和孟凡私奔后,要不是你煽风点火,父亲也不会恼羞成怒,下命令追杀他们,还公开断绝了与女儿的关系,你的行为真让人不齿,可惜那时候我年纪小,否则非收拾你不可。”

    “方亮,你混蛋。”方天气的脸色煞白,怒指着方亮,却有些畏惧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弟弟。

    以方亮的个性,他如果敢动手,非将他抽的满头包不可。

    “行了,都给我闭嘴,大敌当前,你们居然还窝里斗,是想让方家也灭门吗?”方伯韬一拍桌子,怒声道。

    争锋相对的两兄弟坐了下来,一直沉默不语的方婉云开口了:“爸,大哥,二哥,三哥,以前的事情也没必要追究谁的对错,当务之急,我们要应付眼前的危机,依我看,三哥立刻派出警察搜寻孟秋雨的落脚处,他既然晚上要来方家,现在应该就在沈阳城内。”

    “对,婉云说得对,我们要先找到那混蛋,派出高手先干掉他。”方天赞许的说道。

    方亮撇撇嘴,不屑的自语道:“鼠目寸光,不自量力,孟秋雨做过些什么事情,难道都是道听途说吗?方家凭什么跟人家斗,还干掉他,不被人家干掉就不错了。”

    “你……”方天语塞,虽然气恼,但也没有辩解的理由,孟秋雨的强大早已深入人心,和五大家族争斗都处于上风,在强大的齐家面前都能全身而退,小小的方家的确没资格和人家争斗。

    “大哥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想说与其和孟秋雨死磕,不如低头认错,将纳兰家族的人交出去,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毕竟他是大姐的儿子,不看佛面看僧面,他应该不会对方家赶尽杀绝。”

    方婉云虽然将近四十,但却保养的很好,和方依云有几分相似,气质高贵,身材丰腴,是沈阳电视台多年的著名主持人,心思和智慧也远比方天之流,她倒是心里很赞同三哥方亮。

    毕竟当年方亮和她都年纪尚小,方依云这个大姐对弟弟妹妹又十分爱护,从小她们就很敬重这位姐姐,只是后来发生的事,她们也无能为力改变什么,但心里却一直记挂着方依云。

    “我看婉云的想法很好,只是这谁去求情呢?听说孟秋雨六情不认,在广州的时候还和大哥发生过争执,现如今连允堂都残忍的杀害,这个人太可怕。”

    方明是个大学教授,一脸古板的皱眉道。

    “哼,这就是某些人做的好事,那么好和大姐修复关系的机会居然还撕破了脸,我都感到脸红,我也听姑姑提起过,如果不是方天言语恶毒,咄咄B人,人家也不会那样对他。”方亮冷笑道。

    “三哥,少说一句吧,现在还是商量怎么解决方家的危机。”方婉云看了眼再次恼羞成怒的大哥方天,微微苦笑道。

    “我是这样想的,大姐一直和姑姑有联系,显然她还心里有着亲情,我的意思是不如我们联系姑姑,让她出面联系大姐求求情,想必大姐会顾念亲情让儿子手下留情。”

    “另外地三哥找到孟秋雨的下落,你们不去我自己去,哪怕磕头认错,让他打我骂我,我也会保护方家周全。”方婉云一脸坚定的说道。

    方亮再次站了起来,点头道:“婉云,你的想法很好,我会立刻安排人手寻找孟秋雨,三哥和你一起去,我也想见见这个传说中了不起的外甥。”

    方伯韬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心里也是纠结而挣扎,气愤孟秋雨心狠手辣的同时,也感到了不安,毕竟方家的确没有资本和孟秋雨争斗。

    自从上次按照苏媚的吩咐,方家派高手袭击南京叶家,却被孟秋雨解围,伤亡惨重后,方家可用之人已经不多了。而且方伯韬也明白,就算方家高手如云,也恐怕挡不住孟秋雨。

    “我不同意,委曲求全只会让人耻笑,我们手里有纳兰德一家人作为人质,完全可以和孟秋雨谈条件,让他同意不和方家发生冲突。”方天沉声道。

    方亮再次鄙夷的冷笑道:“怕人耻笑?如果你有本事,还用怕的刚才腿肚子哆嗦吗?他敢杀你儿子,就敢杀你。我和婉云去求情,如果你敢做出愚蠢的事情,孟秋雨不杀你,我也饶不了你。”

    狠狠的瞪了眼方天,方亮冷哼一声走了出去,这时候连方波涛的脸色都不看了。

    方婉云尴尬的一笑,看着父亲道:“爸,您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罢了,我已经老了,只希望能够平平静静的度过晚年,方家不能毁在我手里,这件事你们决定吧。”

    方伯韬长叹一声,他也的确没有好的办法,方亮和方婉云的提议他还算认可,只是让他承认错误,他做不到,现在也唯有撒手不管,保留最后的一份威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