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二十七章 情绪激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气,毫无感情-色彩的冷眸盯着眼前呼吸逐渐困难的女人,他的手臂在微微颤抖,因为气愤,也因为犹豫。

    他这次来东北之前也纠结了很久,的确如方亮猜测,他不知道该不该对方家动手,毕竟是母亲的家人,就算母亲和他们断绝了关系,一旦自己动手灭了方家,母亲心里也一定会痛苦。

    孟秋雨很在乎方依云的感受,母亲为他吃得苦,受的累,思念自己成疾,日渐憔悴,头发都白了许多。从他第一眼看到苍白憔悴的方依云开始,他便心里发誓,这一生都不会再让母亲受苦,让她伤心。

    对于母亲的感情,孟秋雨超过了父亲孟凡,也超过了爷爷孟宏宇,可以说方依云是他最敬重的长辈。

    一个被家人放弃,丢失了亲生儿子的女人,在孟家又无名无分活了十几年,方依云所经历的痛苦,也只有他这亲生儿子能体会到母亲的辛酸。

    所以在孟家祠堂的时候,发现母亲的名字都没有写在族谱上,孟秋雨几欲发狂,怒斥孟家老小,为母亲讨要一个说法。

    那声声悲痛欲绝的愤怒之声让孟秋雨老小羞愧万分,从而也让孟家老小认识到了错误,看到了孟秋雨的真实一面,

    现如今,孟秋雨面对的又是一个伤害过母亲的家族之人,他体内的怒火在升腾,脸孔都有些狰狞,只要微微一用力,方婉云纤柔的细脖子就将被扭断。

    周围所有人都脸色大变,连纳兰小朵也有些不忍心,毕竟她也经常看方婉云的节目,对于这个美丽大方,主持节目张弛有度,轻松愉悦的女人很有好感。

    方婉云从未感受过死亡如此临近,窒息的感觉让她脑子一片空白,眼里忍不住滑出两滴泪珠,那颇似方依云的面孔这一刻更加相似。

    孟秋雨脑子一阵恍惚,掐着方婉云的脖子突然感觉像是掐着母亲一样,忍不住手掌一松,方婉云滑落在地上,整个人都瘫软了,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喘息了起来。

    孟秋雨这时候才清醒过来,不过他已经下不去手了,冷冷看着地上大口呼吸的女人,大吼道:“立刻从我眼前滚蛋,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秋雨,你杀了我吧,如果能让你消气,化解掉你对方家的仇恨,弥补你母亲所经历的不公平,我愿意死在你手里。”方婉云趴着跪在孟秋雨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脚,声泪俱下的仰望着孟秋雨,声音悲凉的说道。

    孟秋雨很想踹开眼前的女人,但他却下不去脚,此时神态凄凉苦楚的女人就如同他脑海中的母亲,他总是错觉的将母亲和眼前的方婉云重叠在一起,脑子里一片混乱。

    “老公,你不要激动,先冷静下来。”纳兰小朵急忙扶住了孟秋雨,关切的说道。

    周围宾馆里的服务人员和保安也都纷纷睁大了眼睛,在沈阳百姓心目中,如女神般的方婉云是高不可攀的,可是没想到此时竟然跪在一个青年面前,痛哭流涕的求着对方,这让他们都傻了眼。

    “都看什么呢,立刻都出去,保安把守住各处,不许任何人靠近大堂。”张永强知道眼前的局面很有可能失控,何况这种惊天要闻也不能让寻常人知道,于是对着宾馆的工作人员呵斥了起来。

    刹那间,宾馆里的工作人员纷纷跑了出去,保安将门关上,挡在了外面。

    看到孟秋雨渐渐平息下来,纳兰小朵松了口气,一脸尴尬的将方婉云扶了起来,摇头道:“方小姐,你还是离开吧?不要再刺激秋雨了。”

    “你应该就是纳兰小姐吧,帮我求求秋雨,我不奢求他认我这个小姨,但我真的很抱歉,在我姐姐遭受那些痛苦时,我帮不上什么忙,我只希望他能放过方家。”方婉云也有些畏惧孟秋雨,抓着纳兰小朵的胳膊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脸泪水的恳求道。

    而此时墙角处挣扎着爬起来的方亮摇晃着走了过来,他的脸色苍白,嘴角还溢着血水,也幸亏他身体素质好,不然孟秋雨那一脚踢不死他,也将他踢得爬不起来。

    “好小子,你下脚还真狠,如果你还不解气,再打我一顿,哪怕你打死我,我也不怪你,是我这个舅舅无能,当年和你小姨年纪小,保护不了自己的姐姐。”

    方亮走到孟秋雨面前,毫无惧色的看着孟秋雨,一脸的歉疚和惭愧。

    “你们这是想玩苦肉计,打同情牌吗?不要在我面前演戏,方家没有一个好人,对我母亲造成的伤害,我这个做儿子的,一定要为他讨回公道。”孟秋雨冷冷的看着兄妹俩沉声道。

    “秋雨,对不起,小姨和你三舅真的很同情姐姐的遭遇,可是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绝不是在演戏,方家对不起姐姐,我们也不希望你能原谅我们,只求你看在姐姐的份上,放过方家,如果你要杀,就杀了我吧。”方婉云一脸诚恳,再次上前站在了孟秋雨面前。

    “你让开,让他杀了我,你还怀着孕呢。”方亮推开妹妹,挡在了方婉云面前。

    孟秋雨瞥了眼方婉云的小腹,果然有些微微隆起,只是不仔细看注意不到,也幸亏他刚才没有踹出一脚,否则方婉云的孩子也将不保,年近四十的她才怀上孩子,这还是她第一个孩子。

    “还真是兄妹情深,感人肺腑,同样是血脉亲情,为何却要那样对我母亲,你们以为在面前表现的慷慨赴死,痛哭忏悔,我就能忘记我母亲所经历的不公吗?”孟秋雨冷声道。

    “秋雨,你说得对,我们的确没有脸请求你母亲原谅,我们也不奢望你能认我们,但请允许我向你母亲道歉,可以把你母亲电话给我,我想向她当面致歉。”方亮神色苦涩的叹息道。

    “用不着,我母亲听到你们的声音,只会勾起曾经的伤心事。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们。”孟秋雨摆摆手,一脸决然的说道。

    两兄妹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黯然之色,他们知道再谈下去也无济于事,孟秋雨太决绝,看来方家这一次难逃一劫。

    “纳兰小姐,我对方家对纳兰家族所做的事情向你道歉,你的父母和爷爷以及其余家人都被关在陆家的一个别墅中,我可以把地址告诉你,哪里有陆家的人在看守,希望你可以将他们救出来。”

    方婉云叹息了一声,转向纳兰小朵深深鞠了一躬,随即面色沉重的开口道。

    “方小姐,你不用客气,谢谢你。”纳兰小朵偷看了眼孟秋雨,一脸不自然的说道。

    方婉云从包里掏出一沓子便签,写下了一个地址递给了纳兰小朵,随后看着孟秋雨笑道:“秋雨,我为姐姐有你这样的儿子骄傲,不管你怎么对付方家,我都祝愿姐姐今后幸福美满,你要好好照顾她,不要再让她受苦了。”

    方亮也叹息了一声,摇摇头,拉着方婉云黯然的离开了宾馆,开车离开了。

    纳兰小朵将便签递到丁小欧面前问道:“是这个地址吗?”

    丁小欧看了一眼点头道:“不错,就是这里。”

    “老公,虽然我不该评价什么,但整个沈阳的人都知道,方家的方亮和方依云是最有人情味的两人,在方家人当中算是好人。方亮是公安局副局长,恪守自己的职业道德,打击罪犯,为百姓没少做事,而方婉云是著名主持人,也揭露过很多贪赃枉法,欺压百姓的恶事,她的品性很好。”

    忐忑的看着孟秋雨,纳兰小朵小声说道。

    孟秋雨一脸沉重的揉了揉太阳穴,他也心里有些矛盾,他看得出来这对兄妹不是在演戏,而是真挚的流露着感情,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充满了长辈对晚辈的关怀。

    提到母亲,他们眼神中的愧疚和自责发自肺腑,这让孟秋雨很困惑,方家难道就只有方家老头和方天父子冷血无情吗?其余人并不如此。

    “小朵,你觉得我刚才对待他们的态度,有些过火了吗?”孟秋雨笑着问道。

    “不是,老公,你这是真情流露,如果换做是我,也会情绪激动,毕竟方家对咱妈没有一点人情味,但我认为方家也有好人,他们应该就是,那时候他们的确很小,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看来我需要了解一下方家人的资料了,我不会放过该杀之人,也不会滥杀无辜。”孟秋雨点点头,看向张永强道:“将方家的人资料收集一下,交给我。”

    “好的,孟少,我这就去整理。”张永强恭敬的点点头,先一步离开了。

    “秋雨,接下里我们怎么办?还去营救小朵的家人吗?”一直沉默不语的孤星开口问道。

    “当然去,先救人要紧。”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牵着纳兰小朵的手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