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二十八章 小朵也野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知道求情破裂,方家上下再次人心惶惶,惊恐不安。

    方伯韬也沉不住气了,将子女们召集到书房,一脸严肃的开口道:“既然那无情无义的小子不念亲情,那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阿天,立刻调集家族所有高手,先动手。”

    方天眼里涌现着疯狂之色,咬牙切齿的骂道:“我就知道那小子不是东西,连允堂这个表哥都能残忍的杀害,他怎么会顾及亲情,父亲,我已经联合了陆家和刘家,埋伏在张氏集团旗下的风景区内,给那小子突然袭击。”

    “那小子身手了得,身边又不乏高手,即使偷袭也恐怕难以成功。不如这样,请你岳父大人帮忙,弄一些烈性炸药,将他们住的宾馆炸平,即使炸不死他,也能伤到他身边的人,趁他们混乱之际,我们埋伏在暗中的高手再袭击他们,或可成功。”方伯韬一脸阴冷的开口道。

    “父亲英明,就这么办,无毒不丈夫,何况对付那千夫所指的刽子手,不杀他,我们方家将会被灭门。”方天点头道。

    “爸,这样动静会不会太大了,万一杀不了孟秋雨,我们可就麻烦了。”方明一脸犹豫的说道。

    方亮和方婉云对视了一眼,兄妹俩眼神中流露出了失望之色,到了此时父亲居然还执迷不悟,孟秋雨岂是那么容易死的,否则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虽然孟秋雨差点杀了他们兄妹,甚至毫不留情的当场羞辱他们,可方亮和方婉云心里并不归罪孟秋雨,如果不是方家有错在先,人家也不会这样对待方家。

    “爸,这样做只会让事情无法挽回,秋雨没有杀了我们,就已经说明他不是一个冷酷无情之人,至少他心里还顾念着一些亲情,我们要做的就是端正态度,诚恳的认错,向他母亲忏悔,才有可能得到他的原谅,否则只会激怒他,让他做出疯狂之事。”方婉云一脸痛心的开口道。

    “婉云说得对,你们应该有所耳闻,成都星级酒店爆炸案,那就是针对孟秋雨的一次袭击,几十层的大楼炸成了废墟,孟秋雨依旧完好无损,你们觉得炸毁宾馆能伤到他吗?”

    方亮微微哼了一声,看着方天怒声道:“方天,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就不能动动脑子清醒一下,就算你要一错再错,也不要牵连到方家,这样做,只会激化矛盾,让孟秋雨毫不犹豫的灭杀了方家满门,是不是这样,你就满意了。”

    “方亮,你这是血口喷人,你说你们可以向他求情,化解他对方家的仇恨,我也同意了你们的做法,可最后的结果呢,你们不也被他赶了出来,他是铁了心要替他母亲报复方家,难道非要他杀光了方家,我们再想办法吗?”方天怒声道。

    方伯韬阴沉着老脸,对方亮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也感到了愤怒,虽然儿子没有指着他的鼻子骂,可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含沙射影的责怪他执迷不悟。

    “就这么办,方天,按照计划执行,让陆家和刘家的人出面,派一些方家高手协助他们。”方伯韬背转身子,声音坚决的做出了决定。

    方亮正要开口,却被妹妹拉了拉胳膊,方婉云摇了摇头,兄妹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无奈和失望。

    方天一副胜利的表情,得意洋洋的转身离开安排行动去了。

    “你们最好给我记住,现在是方家生死存亡的时候,如果你们做出任何对方家不利的事情,休怪我这个父亲不顾念亲情。”

    在两兄妹离开之际,方伯韬语气漠然的开口道。

    走出书房,方婉云拉着了三哥的胳膊,低声道:“三哥,父亲和大哥已经失去了理智,但我们却不能让事情恶化,我们得做点事情,否则方家就真的完了。”

    “婉云,你有什么办法?”方亮眼前一亮,他也和方婉云有同样的担忧,只是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方婉云凑近方亮耳边低语了几句,方亮神色一怔,看着妹妹沉吟了片刻,叹息道:“事已至此,也唯有这样才可以保全方家了,婉云我们分头行动吧。”

    兄妹俩对视几眼,点点头相继离开。

    入夜时分,万家灯火,霓虹闪烁,景区内昏暗的路灯照耀在青石路面上留下斑驳的树影,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在景区的树丛里响起,随即五名黑衣人从树丛里钻出,目光阴森的看向了前方几百米外的宾馆。

    带头之人手势做了几个动作,其余四名黑衣人紧了紧背后的包裹,随即五道身影借着夜色的掩护,速度迅捷的靠近了宾馆,其中两人留守在宾馆外,其余三人利用绳索攀爬上了宾馆二楼。

    就在三人刚从二楼窗户钻进宾馆,一道高大的身影便从一侧房间内闪了出来,三人脸色微变中,还没来得及发出示警声,高大身影刀光一闪,三颗头颅边滚落在了走廊中,血水喷溅中,三具尸体倒了下去。

    丁小欧一脸冷笑的将三具尸体拖入储物室,从三人的包裹里搜寻出了A4炸药以及一些雷管。

    拎着这些东西,丁小欧转身来到三楼,走进了孟秋雨的房间。

    房间内,孟秋雨端着一杯红酒,旁边坐着一脸温柔的纳兰小朵,在他们对面则是纳兰德和纳兰宏宇夫妇。

    丁小欧的脸上还沾着一滴血水,将A4炸药和雷管放在茶几上,开口道:“孟少,进入宾馆的三人都被解决了,外面的人会有金宝他们处理。”

    “秋雨啊,方伯韬已经发疯了,这种事情居然做得出来,方婉云倒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取舍。”纳兰德精神有些憔悴,但依旧一脸睿智的开口道。

    孟秋雨带着丁小欧几人下午的时候便袭击了陆家的那处别墅,救出了纳兰家族所有人,现在都已经安排进了宾馆里。

    而在孟秋雨众人赶回宾馆的时候,张永强将一封匿名信交给了孟秋雨,上面写着今晚会有人偷袭宾馆,用炸药炸平整个宾馆。

    字迹很清秀,虽然没有留下名字,但孟秋雨猜到这可能是方婉云传递的消息,不确定事情的真假,但孟秋雨却依旧在这里守株待兔,他需要验证一些事情。

    “纳兰爷爷,方家对纳兰家族所做的事情,我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以纳兰爷爷的想法,我该怎么处理方家人?”孟秋雨抿了口红酒,微微笑着问道。

    纳兰德呵呵一笑,用手指了指孟秋雨,笑道:“你这小滑头,明明心里有了想法,还需要问我老头子吗?方家毕竟是你母亲的家族,纳兰家族经历这次灾难,虽然损失很大,但我们一家人还都活着,该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

    看了眼旁边小鸟依人般微笑的孙女,纳兰德一脸欣慰之色,如果不是这个争气的孙女,纳兰家族恐怕已经灭亡了。

    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他更看淡了很多事情,纳兰家族交到纳兰小朵手里,他也可以彻底放心了,有孟秋雨这个孙女婿,纳兰家族可以安保太平几十年了。

    纳兰宏宇和刘晴竹也笑眯眯的看着女儿和女婿,两口子现在更加欣慰当初的选择,对孟秋雨这个女婿也一百二十个满意。

    “既然如此,那秋雨就做决定了,小朵,等一下你陪着爷爷和爸妈,我去方家走一趟,过了今晚,你们就可以返回皇宫居住了。”孟秋雨咧嘴笑道。

    此时,孤星和刑烈以及吕方走了进来,在刑烈手里还拎着一人。

    将抓着的人踹翻在地,刑烈恭敬的开口道:“孟少,这次敌人一共三十五名,全部被解决了,我让擎天和金宝两兄弟继续监视着周围,这是我们留下的活口,是这次带队之人。”

    地上跪着的男子抬起头来,俊朗的五官微微有些扭曲,眼神中透射着阴毒的恨意,目光投向纳兰小朵一家人的时候,纳兰宏宇夫妇和纳兰小朵脸色一变,惊呼道:“陆义豪。”

    此人正是与纳兰小朵先前有过婚约的陆家长子陆义豪,在滨海的时候,孟秋雨也见过此人,一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小人物。

    当然这是在孟秋雨眼里不值一提,在沈阳除了方家的方允堂,纳兰家族的纳兰杰外,此人算得上一号人物,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陆义豪,竟然是你。”纳兰小朵俏脸一寒,怒视着陆义豪呵斥道。

    “JIAN人,今日落在你们手里要杀就杀,就是做鬼老子也不会放过你们。算你们纳兰家族走运,居然傍上了孟家这艘破船,用不了多久,你们也会和我一样,下场悲惨。”陆义豪一脸疯狂的冷笑道。

    纳兰小朵腾一下站了起来,曾经她很畏惧陆义豪,见识过他亲手将人折磨而死,所以才打死也不嫁给对方,可如今在孟秋雨身边经历了太多事,自己也成了地阶的高手,陆义豪这种小人物已经无法让她畏惧了。

    “姓陆的,不是我们纳兰家族走运,而是我纳兰小朵遇到了真命天子,像你这种败类,永远得不到真爱。而且我告诉你,孟家很快就会再次回归京城,只要有我男人在,孟家就不会倒,我的未来只会很幸福,而你却会像一条死狗般死去。”

    纳兰小朵冷着俏脸,一步步走向陆义豪,在纳兰德三人惊讶的目光下,她一拳击中了陆义豪的胸口,随即在陆义豪惨哼声中,狠狠的扇了对方几巴掌,陆义豪俊朗的脸蛋刹那间红肿了起来。

    “哼,看到了吗?现在姑奶奶打你就如同打一条狗,听说在我父母被囚禁期间,你百般羞辱责骂,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我纳兰小朵也不是好欺负的。”

    纳兰小朵说完,一把抓住了陆义豪的衣领,再次几巴掌下去,将陆义豪打得满嘴吐血,眼前直冒金星。

    将陆义豪摔在地上,纳兰小朵不屑的冷笑道:“杀了你,倒是便宜你了,刑烈大哥,打断他的四肢丢在马路上,让他在痛苦中等待死亡。”

    刑烈恭敬的点点头,拎起瘫坐在地上的陆义豪拖了出去。

    纳兰小朵擦了擦手,一脸嬉笑的走向孟秋雨,嘟着小嘴笑道:“老公,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人家野蛮的一面。”

    孟秋雨摇头苦笑,心里自然明白纳兰小朵为何这么愤怒,因为他的家人被囚禁期间,陆义豪折磨过纳兰鸿宇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