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溅大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皇宫大殿内,百名方家网络的高手分列两排,方天一本正经的端坐在曾经的帝王龙椅上,意气风发的颇有古代君王的威严。

    这里本是纳兰家族的禁地,纳兰德秉承祖先遗训,不得诋毁亵渎祖先,皇宫大殿内不准闲杂人等进入,但却有专人打扫,金碧辉煌的大殿内,自有着一股庄严的肃穆。

    可是自从方家鸠占鹊巢,占据了纳兰家族这片古都,方天便尾巴翘了起来,没事干便来这里溜达几圈,龙椅更是被他时常坐着喝茶听曲。

    甚至这家伙还带了两名三流女明星来这里游玩,享受了一番古代帝王三宫六院的美事,公然在这龙椅上与两名女子行那苟且之事。

    方老头将家族高手交给了方天统领,他还没收到陆家和刘家高手都被干掉的消息,开始在这大殿内布置人手,准备和孟秋雨一决高下。

    此时,方天的心腹马屁精刘三快步走了进来,看到两侧精神抖擞的方家高手,一脸谄媚的笑道:“方大爷,三爷已经将方家老小转移到了皇宫后院,连老爷子也不在清宁宫。”

    “哼,那个胆小如鼠的混蛋,平日里咋咋呼呼,关键时刻就当缩头乌龟。刘三,我给你二十名人手,埋伏在大殿左侧,等我号令便冲出来围攻孟秋雨。”方天冷笑道。

    “好嘞,大爷,只要您一声令下,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刘三点头哈腰的说道。

    方天满意的点点头,看着下面一名壮汉开口道:“林凡,你挑选二十人随着刘三埋伏,一切听从刘三的指示。”

    那人点点头,却是没怎么搭理刘三,一个马屁精让他感到不屑,以他黄阶中期的高手,岂会甘愿听从一个扛不住他一根手指头的马屁精。

    方天一脸傲然的继续布置人手,百名高手只剩下三十多人留守在他身边,其余人都埋伏在了大殿四周。

    眼看着时间临近十点,方天喝着红酒,端坐在龙椅上,等待着孟秋雨的来临,他不仅安排了百名高手,还在大殿外布置了一些机关陷阱,他就不信孟秋雨是神,能从宾馆的袭击中毫发无损,闯到这里还能轻松应付自己安排的阵势。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方天不屑道冷笑道:“看来这小子今晚赶不过来了,想必宾馆那边的袭击让他受伤了。”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异样的动静,似乎有人坠落的声响,紧接着,两道黑影便从殿门外飞了进去。

    方天身边瞬间跃起两名黄阶高手,手里寒光一闪,双剑斩向了飞扑而来的黑影。

    与此同时,埋伏在大殿内的三十多人也哗啦一下窜了出来,守护在了方天周围。

    血光四溅,两道黑影被双剑斩成了两截,鲜血染红了地面,两具残尸也倒在了地上。

    两名用剑的高手纷纷落地,一脸傲然的仗剑而立,看着被他们斩杀的偷袭者。

    不过这一看,两人脸色微变,就连保护着方天的其余人也神色不自然起来,因为被斩成两截的两具尸体,根本不是偷袭者,而是刘三和林凡。

    在所有人头皮发麻之际,殿外传来一声冷笑,随即孟秋雨一脸玩味的走了进来,在他身边跟随着孤星和丁小欧,以及金宝和银宝。

    “孟秋雨,你这个该死的……你竟然没事?”方天看到孟秋有后,杀子之仇,当日在广州羞辱之恨纷纷涌现心头,一脸狰狞的指着孟秋雨怒声道。

    “呵呵,想杀我?就凭你安排去宾馆的那些小毛贼,以及你埋伏在大殿外的六十八名高手吗?方天,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孟秋雨冷笑道。

    方天脸色难看起来,孟秋雨竟然连埋伏在外面的六十八人都知道,再看地上已经死了的刘三和林凡,他感到了不妙。

    “你把我的人怎么样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如果你想知道,可以亲自到外面看看,他们比你早一步去孟婆那里报到了,你现在追赶,应该还能在黄泉路上遇到他们。”

    孟秋雨面带冷笑,扫了眼方天身后的龙椅,摇头道:“方家居然有你这样的人,莫非你想当皇帝?可惜你没有九五之尊的命,一个自私自利的草包而已,简直给方家的祖先蒙羞。”

    “混蛋,你算什么东西,目无尊长,草芥人命,我儿子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就算和你在广州发生过一些冲突,也不至于你残忍的杀害他,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你母亲就不是好东西,你更是混蛋一个。”方天咬牙切齿的怒骂道。

    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怒视着方天冷喝道:“闭嘴,你还有脸提我母亲,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就算不尽一个兄长的责任,也该公平的对待她。可你呢,冷血无情,自私自利,竟然挑唆你那混蛋父亲与她断绝了关系,张口闭口都是侮辱性的话语,你简直不是人,连畜生都不如。”

    “该死的混蛋,这是我方家的事情,你凭什么指手画脚,你母亲不为家族利益考虑,做出了辱没门风的丑事,还未出嫁,居然怀上了你这个野种,她有什么资格留在方家。”

    方天一脸愤怒,指着孟秋雨继续道:“你父亲孟凡更是个混蛋,孟老头已经给他订下了亲事,居然还私自与你那不要脸的母亲苟合,竟然还逃婚私奔,比起你那混蛋老子做的龌龊事,我问心无愧。”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嘴角掀起残忍的冷笑,摇头道:“方天啊方天,你还真是死不悔改,到了这时候还羞辱我的亲人,如果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话音未落,孟秋雨已经跃身而起,一道虚影激射向了方天。

    两名用剑的高手再次跃起挥剑斩向了孟秋雨,孟秋雨却是冷笑一声,双手探出抓住了二人的长剑,犹如拧麻花一般,将两把长剑拧的弯曲了起来。

    同时两股大力涌向二人,两名高手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大殿的两根雕龙柱上。

    孟秋雨去势不减,手中两把变形的长剑当做暗器甩出,贯穿了两名挡在方天面前高手的胸膛。

    十几名高手冷喝声传来,纷纷使出看家本领,刀枪棍棒攻向了孟秋雨,而另外两人着带着方天向后退去,其余人护在了他们身前。

    “杀!”丁小欧一声厉喝,人已经弹射了出去,一把长刀掀起一片刀芒,挡住他去路的三名高手便齐腰而断,死尸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孤星也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手中匕首闪烁,几人的脖子喷溅出了血水。

    金宝两兄弟也不甘落后,哇哇大吼着有如两辆坦克,横冲直撞,挡住他们去路的人被两兄弟撞得跌飞了出去,倒地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孟秋雨气势暴涨,拳影翻飞,眨眼间的功夫便将扑向他的十几名高手轰飞了出去,也不管这些人的死活,继续冲向了方天。

    被几名手下护着正欲从后门逃走的方天脸色大变,孟秋雨几人的凶狠与强大超出了他的想象,方家培养的这些高手竟然不堪一击。

    “快,给我挡住他,谁杀了他,我给他一百万。”方天脸色煞白,对着身边的人喊道。

    这些高手已经胆寒起来,围着方天没人敢冲上去送死,一百万固然值得拼命,但命都没了,要钱有什么用。

    “方天,今天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的狗命。”孟秋有冷喝声中,一记旋风横扫,双腿犹如风车般旋转,将几名方家高手踹飞,人已经落在了方天面前。

    “孟秋雨,你……”方天后退的身子被孟秋雨一把抓住,铁钳般的手掌锁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没有说完的话给掐了回去。

    单臂高举,孟秋雨一脸冰冷的仰望着空中神情痛苦的方天,冷笑道:“方天,你罪有应得,你儿子在那边很孤单,你还是去陪他。”

    “哦,对了,我可以告诉你,他是怎么死的,我的手下给他灌了大剂量的苍蝇水,又找了几个不干净的女人陪他,以至于他染上了病,在冰冷的地下室每天只能喝一点凉水,他坚持了一个星期,便死了,死的很凄惨,全身都染满了脓疮。”

    孟秋雨一脸冷笑的看着方天因窒息而扭曲的面孔,笑道:“和你儿子比起来,你已经很幸福了,至少你不会尝试到他经历的痛苦,这也算我这个当晚辈的对你的一点照顾。”

    话音未落,孟秋雨五指用力,咔嚓一声,方天的脖子便碎了。

    脑袋一歪,方天怒睁着双眼,已经没了气息。

    孟秋雨将方天的尸体丢下,孤星等人也已经结束了战斗,整个大殿内无一活口,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