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三十章 恨意浓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赵家,柔和的台灯下,一张清丽的脸庞然然落泪,赵语菲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脑海中却是挥之不去的想着一个男人的身影。

    他的霸道,他的温柔,他邪魅的眼神,一幕幕温情甜蜜,历历闪现在女孩的脑海深处,让她时而浅笑,时而伤感。

    轻柔的脚步声响起,赵语菲急忙擦干了眼角的泪痕,露出明媚的笑容,转身看着走进房间内的姑姑,轻笑道:“姑姑,您还没休息啊。”

    “刚给你爸爸吃过药,来看看你。”

    赵天凤眼里涌现着慈爱与温柔,坐在赵语菲的身边,一脸笑容的揽住了侄女的肩膀,看着镜子中两张美丽的脸庞,笑道:“语菲,明天商场开门,姑姑陪你去逛逛街吧,要不去做做美容,你的气色可不好。”

    “姑姑,最近没休息好而已,明天欧洲的访问团就要来京城,我该好好准备一下资料,希望这次能和欧洲的财团达成共识,我们赵家商业重心转向南方的同时,我觉得也要找到强大的合作伙伴,这样才能保全赵家的利益。”

    赵天凤轻柔的抚摸了一下侄女的秀发,欣慰的点点头道:“语菲,你果然成熟了,我还一直担心你因为那个人而一蹶不振,看来是姑姑多虑了,在你的打理下赵家产业逐渐步入正轨,家里家外你都要亲力亲为,看着你辛苦,姑姑很心痛。”

    赵语菲脸上划过一抹苦涩,鼻子酸酸地,强忍着眼眶里的泪花,挤出一抹笑容道:“姑姑,我没事,现在的我才觉得充实,我们已经有一部分产业成功转型,大哥也很能干,有他帮忙,我没那么辛苦。”

    “是啊,赵锦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只是以前一直没有机会发挥,有他帮你,姑姑也放心。”

    “对了,语菲,欧洲财团访问华夏这还是开天荒第一次,联系到前段时间孟秋雨去了法国巴黎,现在很多人都在传言,欧洲访问团是孟秋雨请来的,恐怕是在针对齐家。

    “孟秋雨隐忍着离开京城,是要借助国外的势力来牵制国家,毕竟这些欧洲财团背景强大,如果他们给孟家撑腰,孙国涛也要考虑影响,从而不敢打压孟家。没有了国家力量的牵制,孟秋雨就要和齐家一争高下了。”

    看着眼神闪烁,神色黯然的侄女,赵天凤轻叹道:“我和你爸爸也是这么认为,不然孟秋雨也不会离开京城就突然去了国外,如果不是齐家长孙和白玉堂这些人在巴黎出事,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巴黎,这小子果然不一般,显然在国外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如果不出我所料,孟家可能很快会回归京城了,孟家回归日,也就是和齐家正面冲突时。”

    赵语菲神色平静的问道:“姑姑,那么你认为我们还需要继续和齐家保持若即若离的合作关系吗?”

    “语菲,姑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齐家狼子野心,一直想着吞并咱们赵家,可你却只是将无关紧要的产业拿出来和齐家合作,转移到南方的产业也动摇不到赵家根本。”

    满意的点点头,赵天凤继续道:“你比姑姑看得更远,也心思更加缜密,步步为营,让齐家无法下手。虚与委蛇的和齐展白周旋,委屈你了。如果你心里还是忘不掉孟秋雨那小子,就不要和齐展白继续来往了,那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姑姑担心你会吃亏。”

    “这也是你父亲的意思,他一直反对咱们和齐家交往,你爷爷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孟秋雨,作为敌对立场,孟秋雨那样做没有错,而且也是你爷爷算计孟家在先,才会遭到孟秋雨的报复。”

    “姑姑,您不用为我担心,爷爷是我心里的一座丰碑,他的死我很悲伤,不管孟秋雨有没有错,他都是造成爷爷死亡的罪魁祸首,我无法面对他。”赵语菲哽咽道。

    赵天凤叹息了一声,她明白这个心结恐怕难以解开,就是自己,现在心里也无法放下对孟秋雨的恨意。爱上一个害死自己亲人的男人,这是赵语菲的悲哀。

    “语菲,你这样让姑姑很痛心,我可怜的孩子,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呢。”赵天凤也落下了泪水,拥住赵语菲的肩膀,姑侄俩紧紧拥抱在一起,无声的抽泣着。

    突然,赵语菲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传来了信息声,赵语菲从姑姑怀里爬起,擦了擦泪花,打开一看,脸色凝重起来。

    “怎么了?语菲。”赵天凤关切的问道。

    “齐展白回京了,明天约我在凤凰酒楼相见。”

    “齐展白回来了,他为什么要见你?语菲,明天姑姑陪你去,以后你不要单独见他。”

    赵语菲莞尔一笑,摇头道:“没事,姑姑,我会小心的,他应该不敢对我用强。”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他都向杨家提亲了,怎么还要约你见面,莫非他也想学孟秋雨,想要左拥右抱?”赵天凤疑惑的说道。

    “姑姑,我们不要提那个人了,您今晚一直在说他。”赵语菲一脸纠结的开口道。

    “好,姑姑知道你不想听到他的名字,但你既然心意已决,就该放下一切,选择新的生活,齐展白也不合适你,但京城还是有不少优秀的青年,不妨姑姑给你把把关。”

    “姑姑,我哪有心思谈儿女私情,夜深了,您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也该睡了。”赵语菲苦笑道。

    赵天凤摇摇头,揉了揉侄女的脑袋,扭着丰腴的身躯离开了。

    赵语菲深深叹息了一声,转身盘腿坐在地毯上,双眼紧闭,双掌上下摆放在胸口,开始修炼起了心法,她一直都没有放弃修炼,虽然没有突破,可功力却越来越深厚,只有在修炼中,她才能忘记一切烦心的事情。

    皇宫内院中,孟秋雨带着孤星等人出现在了永宁宫外,这里是曾经太后娘娘的寝宫,也是整个皇宫最后的一座宫殿。

    十几名方家护卫一脸紧张的守卫在殿外,看到孟秋雨等人走来,其中一人进去通报,其余人则神情戒备的挡住了门口。

    很快,方亮和方婉云,以及另外两名年轻男女出现在了门外。

    看着孟秋雨等人身上的血迹,方亮皱了皱眉头,方婉云则是叹息了一声。

    “秋雨,你把你大舅怎么样了?”方婉云紧张的问道。

    “杀了,扭断了脖子。”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方亮四人脸色大变,就连方家护卫也满脸冷汗,仿佛在孟秋雨口中,杀个人再轻松不过。

    “这是何苦呢?秋雨,你就真的不能放过方家吗?一定要赶尽杀绝?”方婉云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哀伤的问道。

    “我本想给他一条生路,可他执迷不悟,死不悔改,留他何用。”孟秋雨冷声道。

    方婉云松了口气,虽然心中哀伤,可她听得出来,孟秋雨并不想赶尽杀绝,他似乎要给方家一条活路。

    就在此时,方婉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号码,方婉云急忙接通电话,语气急切而激动的问道:“姐,是你吗?”

    话筒里沉默了片刻,随即传来了方依云颤抖的声音:“婉云,你没事吧?”

    “没,我很好,姐,听到你的声音真好,我和三哥在一起,你想和他说话吗?”方婉云激动的热泪盈眶,看了眼方亮,说道。

    “先不急,秋雨那臭小子在吗?让他接电话。”方依云哽咽道。

    方婉云点点头,迈步走到一脸苦笑的孟秋雨面前,点头道:“秋雨,是你妈妈打来的。”

    孟秋雨在离开滨海的时候,方依云并不知情,他也没敢告诉母亲自己要来东北找方家算账,而这两天他和小朵连手机都关了,就是担心母亲打来电话,会让他动摇。

    “臭小子,你去东北怎么也不和妈说一声,要不是你姑奶奶告诉我,我还被蒙在鼓里,居然连手机都不开,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对付方家了。”

    听着话筒内母亲的呵斥声,孟秋雨苦笑道:“妈,我是来营救小朵的家人,顺便给您出一口气。”

    “哎,妈知道你孝顺,见不得妈妈受委屈,怀恨方家情有可原,可那毕竟都是我的亲人,血浓于水,你就放过他们吧,他们不仁,我们却不能不义。”

    方依云语气哀伤的叹息道:“何况你三舅和你小姨那时候都很小,做不了什么,你三舅更是让人偷偷给妈带过很多东西,他们还是很关心妈妈的。”

    孟秋雨眼里一阵酸涩,他能听得出母亲话语里的苦涩,骨肉亲情,却得不到家人的温暖,这种悲哀撕扯着母亲的心,母亲所经历的痛苦,有苦说不出,更让孟秋雨心中恨意浓烈。

    “妈,对不起,原谅儿子的不孝,我可以答应你放过无关的人,但罪魁祸首,伤害您最深的人,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否则我心里难受。”

    孟秋雨说完便挂了电话,一脸冰冷的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