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三十五章 赵语菲遇难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凤凰酒店的总统套房内,齐展白褪去了白色西装,领口的纽扣也解开了两粒,左侧衬衫衣袖则是空荡荡的透着一丝凄凉。

    他翘着二郎腿,俊朗苍白的五官在酒精的刺激下,略显红润,但眼神中却隐现着一抹说不出的邪逸。

    凝视着对面清丽娇俏的赵语菲,齐展白淡淡一笑道:“你很好奇是吧?这条手臂是被孟秋雨用手掌砍掉的,他本来是要杀了我,为了活命,我只能舍弃这条手臂。”

    赵语菲紧咬着花唇,心里莫名的有些酸楚,虽然她震惊齐展白的手臂是被孟秋雨砍掉的,但听到孟秋雨的名字,也让她的内心一阵疼痛。

    “齐少,我很抱歉,没想到短短数十日不见,你居然遭逢这样的劫难,可惜我却帮不上齐少什么忙。”赵语菲满脸歉意的开口。

    齐展白眼神露出一丝火热,眼睛直勾勾看着赵语菲精致的脸蛋,轻声道;“语菲小姐,其实你能帮我,在我身体伤残这几天,我无时无刻不再想着你,你要是能一直陪在我身边,那该多好。”

    赵语菲脸蛋腾一下就红了,连雪白的粉颈都染上了一抹绯红,她愕然的看着齐展白,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直白的表达爱慕之情。

    赵语菲已经不再是纯情的小女生,对于男人的甜言蜜语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尤其是她的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男人。

    经历过一次感情的伤痛,赵语菲还没从这份伤痛中走出来,她的内心是脆弱的。这个时候齐展白的表白让她的心莫名颤抖了一下,可很快,她便脑子清醒起来,她知道齐展白爱的人是杨冰凝,而自己,或许会让对方迷恋,但那绝不是爱情。

    赵语菲知道齐展白的心机和城府,之所以一直向自己示好,除了是打着赵家的主意,也打着自己的主意

    而一个男人打着一个女人的主意,不言而喻,动机不纯,心思龌龊。

    齐展白是要占有自己,已达到控制赵家,另外还是在报复孟秋雨,让孟秋有痛心。

    想明白了这些,赵语菲心里暗自冷笑,她即使无法面对孟秋雨,也不会让齐展白的阴谋得逞,她就算今后嫁给乞丐,也不想自己成为齐展白打击孟秋雨的玩物。

    “齐少,谢谢你的好意,可语菲再次抱歉,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带着苟延残喘的赵家生存下去,儿女私情我没有心思考虑。”赵语菲一本正经的摇头。

    齐展白嘴角牵动,眼神失落的苦笑道:“我明白我有些唐突了,可这是我心里对你的真实情感,我相信时间可以证明一切,语菲你的心迟早也会为我打开。”

    长出了一口气,齐展白拿起桌面的拉菲,给赵语菲倒了半杯,举杯笑道:“语菲,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我对你的心意不会改变,陪我喝杯酒,今晚去参加宴会,我还希望语菲你能当我的女伴。”

    赵语菲也没多想,她现在还需要依靠齐家才能让赵家生存下去,如果得罪了对方,即使齐家不打压赵家,依附于齐家的其他家族对付赵家,以现在赵家的凋零,也很难保全。

    微笑着点点头,赵语菲端起酒杯碰杯后抿了一小口,随后齐展白与她讨论起了欧洲各大财团说涉猎的行业,最有利于两个家族发展的有哪些财团,而这些财团就是他们今晚要极力争取的合作对象。

    随着探讨,赵语菲半杯红酒也喝下去一半,齐展白一直没有表露任何不轨,赵语菲心中的戒备也渐渐放松。

    可是突然,赵语菲感到脑袋有些发沉,身体也有些不对劲,发烫发热,她的酒量也并不差,别说只是小半杯,就是一整瓶,也不会让赵语菲有醉意。

    察觉到了不妙,而赵语菲也无意中从齐展白眼神中看到了那邪恶的神色,心中暗骂混蛋,自己还是着了对方的道。

    赵语菲揉了揉额头,露出一抹恬笑开口道:“齐少,语菲可以借用一下卫生间吗?”

    “当然可以,语菲小姐轻便。”齐展白笑的很暧昧,他自己都被酒水里的苍蝇水弄得浑身燥热,他就不信体质柔弱的赵语菲能抵挡得住,此时应该药物发作了。

    赵语菲拎着小包进了卫生间,迅速拧开水龙头清洗了一把脸,依旧无法挥散脑海中的那丝渴求之念,身体更是逐渐变得滚烫。

    她急忙掏出手机拨打酒店外跟随自己来的几名护卫电话,但却无人接听,赵语菲知道坏了,护卫们应该也出事了。

    她脸色变的冰冷,狠狠咬破了舌头,腥涩的血腥味刺激了赵语菲的神经,让她清晰了一些,思绪电转,赵语菲对着外面虚弱的喊道:“齐少,我头好晕,你可以进来帮帮我吗?”

    沙发上坐着的齐展白一口饮尽的杯中红酒,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迈步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关切的问道:“语菲小姐,你没事吧?”

    里面传来扑通一声,随即没了动静。

    齐展白哼哼一笑,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却惊愕的看到赵语菲正站在门后,一脸寒霜的盯着他,女人突然出手,一掌拍中了齐展白的胸口,将齐展白打得跌飞了出去。

    赵语菲一掌击中齐展白,自己也剧烈的喘息了起来,这种地下世界烈性药物药性十分强烈,齐展白又在酒里放了三倍的量,如果换做寻常女子,早在喝第一口的时候便药物发作了。

    赵语菲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功力深厚,但她已经接近于迷失,咬破了舌尖,并用体内功力抗衡,才能保持暂时的清醒。

    她拼尽全力的一掌击飞了齐展白,自己也因功力消耗头脑再次沉重起来。

    不敢继续逗留,赵语菲瞥了眼摇摇晃晃爬起来的齐展白,身子快速冲向落地窗户,直接撞破窗户飞身跃了出去。

    这里是总统套房的十二楼,赵语菲犹如受伤坠落的白天鹅,直直向着地面坠落,耳边风声急促,倒也将她吹得清醒了不少,但体内功力在渐渐消耗,齐展白不但放了邪恶的催-情-药-物,还放了一些类似于软骨散的药物。

    因为齐展白也知道,赵语菲也被孟秋雨改造过身体,是一个高手,担心不好控制,才做出如此卑鄙之事。

    齐展白也奔到破损的窗户前,看到坠落地面翻滚着倒地后缓缓爬起身,无视周围惊讶的路人,踉跄逃走的赵语菲,他狠狠的咒骂一声,被赵语菲偷袭了一掌,也让他受了些内伤。

    何况他也服用了这种药物,他没有用解药,就是为了玩的尽兴,此时头脑也有些发涨,意识趋向于模糊。

    “来人。”齐展白一声厉喝,房门被人推开,雷云和猴子冲了进来。

    “齐少,发生了什么事?”两人一直守在走廊内,听到里面传来玻璃碎裂声音,也知道出事了,但没有得到齐展白的召唤,他们不方便进来。

    于是等到齐展白呼喊,才冲了进来,看着破损的窗户,其实心里已经明白赵语菲逃走了。

    “她逃不远,立刻把她给我追回来,想要逃出我齐展白的掌心,休想。”齐展白怒声道。

    在街上行人再次震惊的目光中,雷云和猴子也从楼上跃身而下,双双落地后拔腿飞奔,向着赵语菲逃走的方向追赶了起来。

    而齐展白也在随后赶来的刀和剑雨的保护下,开始服用解药,等候着雷云二人将赵语菲抓回来,狠狠出一下心中的恶气,他要让赵语菲经历最惨痛的教训。

    话说赵语菲,从十二楼坠落而下,落地的一刹那扭伤了韧带,她又穿着高跟鞋,顾不上脚上的疼痛,踉跄着向前逃窜,同时也拨打着姑姑赵天凤的电话。

    看到后面有人追来,赵语菲将高跟鞋踢掉,加快了步伐,但是每一次迈步双腿,都让她疼的满脸冷汗。

    赵天凤的电话接通了,可后面的追赶的雷云和猴子也不足三十米,以这些人的速度,三十米几乎是眨眼间就能到达,所以赵语菲也顾不上求救,身子一窜挡住了一辆私家车,试图夺下车子逃走。

    可是猴子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冷笑着探手抓向了赵语菲的肩膀。而雷云也跃身到了赵语菲另一边,挡住了她的去路。

    赵语菲心中悲凉,仰天哭喊了一声,向着一旁紧急刹车的私家车撞了过去,她不甘落入齐展白之手,唯有撞破头颅寻死保全自己的清白。

    但赵语菲的速度太慢了,猴子已经抓住了她的肩膀,一脸嬉笑的开口道:“赵小姐,何必寻死呢,回去好好陪我们齐少吧。”

    “混蛋,你会不得好死。”赵语菲在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眼神怨毒的瞪了眼猴子,便瘫软在了猴子怀中。

    猴子抱起赵语菲,正要和雷云离开,两侧窜出五名男女,五把长剑对着二人攻了过来。

    雷云冷哼一声,挡下了其中三人,三把长剑被他拍开两把,另一把被他抓在了手里,一股大力涌出,对方闷哼一声,长剑落入了他的手里。

    雷云冷笑声中,一脚将对方踢飞了出去,而手中长剑甩出,斩向了另一人。

    猴子避开了两名偷袭者,担心这两人伤了怀中的赵语菲无法向齐展白交代,于是将赵语菲放在身后,狞笑着扑向了二人。

    在两名男子缠住猴子的同时,一道娇俏的身影从路边围观的人群内窜出,电光火石间抱起赵语菲,拔腿窜入了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