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三十六章 爱着恨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四男一女虽然身手不错,剑法也很高明,但在雷云和猴子面前却差了很多,看到赵语菲被人抢走,两人勃然大怒,无视周围围观的人众,狠辣出手,五人眨眼间功夫便被他们斩杀在了当场。

    看到杀了人,周围看热闹的百姓纷纷作鸟兽散,远远逃开打电话开始报警。

    而那名带走赵语菲的神秘高手也失去了踪影,雷云和猴子追寻了片刻没有发现行踪,只好心里不安的返回了凤凰酒店。

    听到赵语菲被人救走,齐展白恨得咬牙切齿,也随后带着四人离开了凤凰酒店,不过他还是派出剑雨去了赵家守候,看是否赵语菲会回到家中。

    话说赵语菲被神秘人带到一个环境优雅的小区,擦了把脸上的热汗,神秘人露出了一张很平凡的脸蛋,不过身材却很好,是个越看越耐看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将赵语菲放在床上,而赵语菲药物发作,已经开始撕扯起了自己的衣服,脸庞隐现着潮红,呼吸也十分急促,显得情不自禁。

    女子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片刻后,对方接通了电话,疑惑的问道:“慧敏,有什么事?”

    “大姐,你让我留在京城暗中保护赵家小姐,她出事了,她被人下了药,在街上被人追赶,我救了她,不过她现在已经发作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慧敏,我替少主谢谢你,我立刻禀报少主,让他定夺。”话筒里,女子声音凝重的说道。

    孟秋雨今天幸福而忙碌,先是伺候了玲珑一番,此时在国宾酒店内又与梅丽尔激烈缠绵,直到女人满足的瘫软在他怀中,两人才停止了疯狂。

    抱着梅丽尔在浴室里清洗之后,两人才穿戴整齐在客厅内商量着访问团在华期间的工作安排,虽然梅丽尔主要意图是为了帮助孟秋雨造势,但孟秋雨也要让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访问团其余财团在华夏寻求到有利的合作项目,实现双赢。

    梅丽尔笑容柔媚的听着男人对华夏大江南北,轻重工业,各行各业的分析,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她不管罗斯柴尔德家族能否实现利益最大化,总之她要帮自己男人与齐家打一场经济战。

    她会调动一切资源,与齐家产业竞争,打压齐家。

    当然,梅丽尔也知道,在华夏与齐家竞争,她们占不到便宜,官方保护在很多时候也会被敌人钻空子,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出资,至于与华夏合作项目今后的运作以及安全方面,她只能依靠孟秋雨。

    毕竟像齐家这种庞然大物,随便搞点小动作,玩阴谋,耍些手段,就能让欧洲财团的投资打了水漂,与齐家正面比拼财力,梅丽尔不担心,唯一顾虑的就是齐家背地里搞动作。

    两人正在商讨中,孟秋雨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夜叉的号码,孟秋雨接通了电话。

    “少主,出事了,赵语菲小姐被人下了药,不过被我安排暗中保护她的慧敏相救,现在药性发作,情况不太好。”

    “什么?她现在在哪里?”孟秋雨神色一怔,蹭一下站了起来。

    当初暗影一族撤离上海与京城的时候,孟秋雨便让夜叉留下一部分人在京城查探消息,同时也暗中保护着赵语菲和杨冰凝,就是担心两女发生什么意外。

    同时他也嘱托了苏媚暗中照应着赵家和杨家,虽然和赵语菲感情发生了裂痕,可孟秋雨还是心理牵挂着她,不想让她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可没想到,还是出了事,孟秋雨脸色变得阴沉,竟然有人给赵语菲下药,这种下作之事让他愤怒。

    “少主,赵小姐被慧敏带到了自己家里,如果您要过去,我带你去。”

    “好,在酒店门外等我,我立刻出去。”

    挂了电话,孟秋雨歉意的和梅丽尔道别,女人也从他的通话中知道发生了急事,随即让他注意安全,将孟秋雨送出了房间。

    孟秋雨再次通过天台离开了国宾酒店,来到酒店外的停车场,夜叉开着车已经在等候了。

    两人驱车来到慧敏入住的小区,在夜叉的带领下来到了慧敏家所在的楼层。

    这是一栋复式楼,长相平庸的慧敏见到孟秋雨后,立刻恭敬的弯腰行礼:“少主,属下慧敏见过少主。”

    “免礼,慧敏,谢谢你救了语菲。”孟秋雨已经听到了一楼的客房内传出女子销魂的声音,也顾不上询问具体情况,快步走了过去,推开了房门。

    夜叉拉住了要跟着过去的慧敏,笑着摇了摇头,后者也明白了什么,脸蛋一红,小声道:“大姐,天源洗浴中心很多姐妹都想见见您,要不我带你去和姐妹们叙叙旧。”

    “好,有段时间不见这些八婆们,怪想她们的,咱们现在就去。”

    夜叉向着要进入房间的孟秋雨说道:“少主,我先和慧敏去一趟天源洗浴中心,见见以前的姐妹们,等你忙完给我电话。”

    孟秋雨摆摆手,一脸急切的走进了房间。

    装饰温馨的房间内,宽大的席梦思大床上,赵语菲横躺在上面,全身衣衫已经被撕的衣不遮体,身躯不安的扭动着,像是蜕化的美女蛇。

    赵语菲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阵荡人心魄的叫声,整张娇美的脸庞满是红晕,热汗湿了衣衫,也湿了秀发,红唇张合,被药物迷失本性的她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胡乱的抓扯着,叫喊着。

    孟秋雨心中一阵痛惜,站在床前看着曾经美丽痴情的女人,眼里涌动着怜惜和歉意,他知道女人吃了很多苦,内心中的痛苦更是一直折磨着她。

    曾经的相爱的两人,却因为一件无法改变的事情,感情发生了危机,从那以后,孟秋雨也仅仅见过赵语菲一面,还是看到她和齐展白在一起。

    爱已成为往事,但孟秋雨的心里却一直割舍不下这段感情,每每听到赵语菲的消息,也会心里情绪波动,想一次,就让他心中沉重一次,甚至他都不愿意去思索两人今后会不会有未来,因为他害怕悲剧。

    轻轻坐在女人的身边,孟秋雨眼神温柔的探手抚摸住了赵语菲的脸颊,帮她擦拭着俏脸上的汗水。

    迷失中的赵语菲显然闻到了男人的气息,眼睛似睁非睁,一把抓住了孟秋雨的胳膊,拉着他倒在了自己身上。

    随后,赵语菲犹如饥饿的婴儿在寻找母乳,喷着热气,疯狂的亲吻着孟秋雨的脸,往他怀里钻。

    孟秋雨搂紧了赵语菲,她知道赵语菲已经不受控制,此时唯有阴阳相合才能解除女人身上的药性,否则让她长时间得不到发泄,会烧坏她的脑子。

    接下来的事情自是一番香艳,一番温情激烈,赵语菲在药性下疯狂而痴缠,整整和孟秋雨折腾了近两小时才香汗淋漓的昏迷了过去。

    孟秋雨给女人盖好被子,去卫生间清洗了一下身子,随即拿热毛巾帮赵语菲擦洗了一下脸蛋与手臂。

    看着疲劳睡熟的女人,孟秋雨一脸温柔的坐在床边,紧紧抓着女人的一只手。

    赵语菲睡了半个多小时,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屋子内陌生的景象,随即她看到了身边眼神温柔的孟秋雨,她立刻闭上了眼睛,晃了晃脑袋,嘴角掀起一抹苦笑,自言自语道:“又做梦了。”

    但是很快,赵语菲便神情激动的睁开了双眼,直勾勾看着孟秋雨,片刻后她惊呼一声,蹭一下坐了起来,哭喊着扑进了孟秋雨的怀中,搂着男人的脖子痛哭了起来。

    赵语菲哭的很悲伤,哭的歇斯底里,哭的惊天动地,直到孟秋雨胸口都被泪水浸湿,赵语菲才羞红着脸离开了孟秋雨,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孟秋雨哑然失笑,看来赵语菲根本记不清后来发生的事情,于是他扶住赵语菲的肩膀,柔声道:“语菲,对不起,让你吃苦了,告诉我,是什么人给你下的药?”

    “下药?啊,那我是被什么人救得?那个睡梦里的男人是你吗?”赵语菲眨了眨眼,惊呼一声,脑海中才断断续续回忆起了一些画面,都是和男人激烈缠绵的情景,只是她看不清对方的容貌。

    而且这时候她也感受到了身体上的一些不适,空气中又弥漫着浓浓的暧昧味道,她便明白发生过什么。

    “是慧敏,暗影一族的成员,我在离开京城的时候,安排她在暗中保护你,她救了你,只是我还没来得及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情况不太好,于是我就只能先帮你治疗。”孟秋雨微笑道。

    赵语菲脸蛋羞得通红,心里既感到羞怯,也带着一丝欣慰,发生的这一切让她意想不到,可最后的结果让她松了口气,毕竟自己没有被齐展白玷污,只是却又和自己爱着也恨着的男人发生了亲密关系,让她有些心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语菲,告诉我可以吗?即使你不原谅我,但我也不会让你受伤害,不管是什么人,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孟秋雨声音中充满了杀机。

    其实孟秋雨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他还需要赵语菲亲口验证。

    赵语菲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男人对自己的关切,心里感动却又苦涩,叹息了一声道:“这件事我自己解决吧,我不想麻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