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三十七章 等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最终没有强行挽留赵语菲,而是开车将她亲自送回了赵家。

    他知道赵语菲心里的这个结还需要时间来解开,意外的变故让两人再次发生了暧昧关系,从赵语菲的神态中,孟秋雨看得出,女人不抗拒他,也就代表心里还是爱着自己,这已经让孟秋雨感到欣慰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赵语菲现在的心很乱,也很困惑,孟秋雨不想B她做出选择。

    一路沉默,两人到了赵家庄园,车子停在门外,孟秋雨转身看向了赵语菲。

    赵语菲紧咬着红唇,脸颊依旧带着红晕,眼神闪烁着不敢直视孟秋雨的眼睛,轻声道:“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我想你并不想让人知道你回了京城,你就不用下车了。”

    说完,赵语菲推开门下了车,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孟秋雨笑道:“语菲,我知道你心里还爱着我,我同样也忘不掉你,我一定会再次让你回到我身边,这一生,你注定是我孟秋雨的女人,谁也枪不走。”

    赵语菲讶然的看了眼孟秋雨,黯然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明亮,羞怯的哼道:“你还是那么霸道,自己小心点吧。”

    看着女人渐渐远去的倩影,孟秋雨邪魅的笑容渐渐消失,随即眼神里透出一抹冰冷的杀意。

    孟秋雨调转车头,将车子开到了一条僻静的巷子前,随即一闪身进入了巷子。

    很快,一辆伊兰特停在不远处,一身戎装,脸色冷酷的剑雨快步来到孟秋雨的车子前,当发现里面没人后,他目光犀利的看向了巷子。

    就在剑雨拔腿窜入巷子,一脸戒备向前寻找之际,一声冷笑从头顶传来,孟秋雨从几米高的围墙上跃身而下,一脸戏谑的盯着剑雨。

    当看清来人是孟秋雨时,剑雨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而紧张,他吞了口口水,一脸僵硬的笑道:“孟少,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是我?是惊讶还是害怕?”孟秋雨冷漠的问道。

    剑雨心中懊悔,暗骂自己大意,没事来追寻什么线索,现在落入孟秋雨的圈套,今晚恐怕必死无疑。

    他被齐展白派来赵家监视,所以剑雨一直坐在伊兰特中,停在赵家庄园不远处的一家修理厂门外。

    看到一辆黑色奔驰到了赵家门外,随后赵语菲下了车,他由于离着有段距离,所以看不清开车的是什么人。

    他为了在齐展白面前表现,自然要查探到开车之人是何许人也,从而追寻是什么人救走了赵语菲。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孟秋雨早就算中了有人会在赵家外面监视,所以也没下车,开车时的角度也恰到好处遮挡了光线,他就是要吸引监视者来追查自己。

    孟秋雨也没想到监视之人会是炎黄铁骑里的剑雨,这个曾经信誓旦旦效忠自己的属下,如今却已经背叛了誓言,投靠了齐展白。

    “剑雨,长风三人是不是被关在华府大厦下面的基地内?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我给你一个痛快。”

    剑雨神色微微一变,苦笑道:“孟少,谢谢你曾经对我的培养,我既然背叛了你一次,就决不能再背叛齐展白,否则连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哼,你这是在我面前表现你的忠勇吗?齐展白收买你的时候,你的勇气又去了哪里?”孟秋雨冷笑道。

    剑雨脸现尴尬,叹息了一声道:“对不起,孟少,我知道自己很无耻,可我有不得不投靠齐展白的理由,这不是我懦弱,更不是怕死。我知道我今晚必死,求孟少给我个痛快吧。”

    “好,那我就满足你的要求,对于背叛者,我孟秋雨绝不会留情。”孟秋雨声音冰冷,话音未落,以掌化刀,一道风刃凝聚的刀气眨眼间划过了剑雨的脖子。

    剑雨瞳孔紧缩,脸上露出一抹震惊和不甘,他原本是要麻痹孟秋雨,突然偷袭再伺机逃走。

    可孟秋雨出手太快,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他甚至都无法躲避孟秋雨的攻击,只感到脖子一凉,他全身力量开始流泻,意识也渐渐模糊。

    剑雨的脖子上先是显出一条红色细线,随后血水溢出,整颗头颅滚落而下,血水喷溅中,剑雨的残尸倒了下去。

    孟秋雨眼神中没有一丝犹豫,嘴角掀起不屑的冷笑,自言自语道:“不管你怎么掩饰自己,你背叛我的事实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上次没杀你们,只是让你们多活几日。”

    孟秋雨开车离开巷子,此时玲珑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女人急切的问道:“老公,听说语菲出事了,她现在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我将她送回了赵家,你们计划制定的如何,确定了华府大厦下有秘密基地了吗?”

    “嗯,我们已经确定那里一定藏有秘密基地,我和铁娘子研究过华府大厦的建筑结构,结合以前我们调查华府大厦的一些信息,可以判断有两个地方最可疑,很可能就是地下基地的入口。”

    “好,现在你们准备行动,二十分钟后我们在华府大厦外集合,通知紫枫众人,所有人全部出动。”孟秋雨沉声道。

    结束了电话,孟秋雨开车赶往华府大厦,而他犹豫了很久拨通了苏媚的电话。

    虽然赵语菲什么也没说,但孟秋雨在去慧敏家的途中,夜叉和他提过,当时慧敏之所以能将赵语菲救走,是因为有五名使剑的高手缠住了雷云和蛤蟆,否则以慧敏的身手,仅仅轻身功夫不错,万难从雷云二人手中救下赵语菲。

    而刚才,孟秋雨也从夜叉传来的信息中得知,事发地点出了人命,警方虽然将事情压了下去,但夜叉还是通过姐妹们的关系调查出了真相,五名使剑高手都被雷云二人杀了。

    孟秋雨不用想,也能猜到这五人的来历,应该苏媚派来暗中保护赵语菲的人手,为了救赵语菲全部死亡,孟秋雨怎么也得表示一下感谢。

    另外,他也想知道苏媚现在伤势如何,白凤为何要背叛她,以及林子峰有没有下落。

    电话很快接通,苏媚咯咯娇笑的声音依旧充满了诱人的魅惑之情,语气暧昧的笑道:“小男人,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已经来了京城,这时候打来电话,莫非要奴家今晚侍寝?”

    “苏媚,看来我来京城也不再是秘密,你都猜到了,其他势力也能猜得到,今晚我可没空满足你这妖精,不过我要谢谢你,为你五个死去的下属致谢,帮我厚葬他们,给他们的家属一笔钱。”孟秋雨语气低沉的说道。

    “摊上你这样的男人,还真是我苏媚的不幸,不但要替你保护其他女人,还赔上了自己手下的命。现在倒好,我还要自己贴钱厚葬他们,给他们家人重金酬谢。现在可怜的我需要人陪陪,还要排队等候,哎,这就是当小老婆的悲哀啊。”

    苏媚叹息了一声,语气戏谑的诉起苦来,不过话语中充满了促狭的意味,反而没有什么委屈的意思。

    不过孟秋雨却又是另一番感受,心里一阵歉疚,突然觉得自己对苏媚的确有些冷落了,苏媚并不欠自己什么,反而为自己做了很多事情。

    因为从白凤口中得知师傅白眉被囚禁,孟秋雨虽然心中释然,能理解苏媚的做法,可多少有些抵触,想要让她给自己一个交代。此时想起来,却是惭愧,苏媚没有理由给自己解释,站在敌对的立场上,就算苏媚杀了白眉,那也不能怨怪苏媚。

    想明白了这些,孟秋雨柔声道:“苏媚,对不起,今晚真的有重要事情处理,明天我会去你那里,正好有些事情我们也需要谈谈。”

    “嗯,那我今晚就不用洗干净等你咯,明天再洗干净吧。”苏媚荡笑道。

    孟秋雨一脸黑线,恨不得现在就赶过去,狠狠蹂躏一番这女人,听着女人的话语,都能让孟秋雨蠢蠢欲动。

    “对了,我在南宁的时候看到了白凤,他和齐展白在一起。现在齐展白回到了京城,白凤却不在他身边,想必她留在了江门齐家老宅。”

    “哎,她最终还是背叛了我,我给过她机会,甚至让她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修炼心性,可她在回东北途中居然逃走,还打伤了陪她一起的几名气宗弟子。她对我身边的势力了如指掌,秋雨,我现在很被动,已经将很多势力秘密隐藏了起来。”女人轻叹道。

    孟秋雨暗自苦笑,白凤的背叛的确对苏媚影响很大,她潜伏的秘密势力都将暴露,为了避免损失,只能将这些人手撤离原来生活工作的地方,这等于断了苏媚的耳目,让她无法第一时间得到很多信息。

    “苏媚,你的伤势如何?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下次不许再自作主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再去冒险。”

    “咯咯……,小男人,你这是调教我吗?好吧,看在你心里是关心我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知道你会很忙,记得明天来哦,我会上上下下都会洗得干干净净等你哦。”苏媚咯咯娇笑着说完,还给了孟秋雨一耳光飞吻,随后挂了电话。

    孟秋雨一脸苦笑,不过心里却是松弛了许多,苏媚的声音很正常,看来伤势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

    拔通了玲珑的号码,孟秋雨问道:“玲珑,你们的位置在哪里,我已经到了华府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