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四十八章 警局风云【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风起云涌,暗波涌动,一切皆因京城第一美女枪杀副局长开始。

    以白家为代表的齐氏派系纷纷利用手里的能量运作起来,舆论媒体大肆宣扬,示威游行抨击杨家,就连很多工厂都参与罢工,商场关门谢客。

    闹得最凶的莫过于警察系统,由齐展白的四叔齐明这位公安部副部长授意,交警不再维持秩序,武警也不再站岗放哨,就连消防警察也掐断了电话线,展开内部演练,一副紫禁城着火也不会去灭火的架势。

    马路上交通严重堵塞,数起交通案件发生,却没有警察来处理,示威游行的队伍沿着京城几条主干道一路呐喊,摇摆着横幅声讨法律公正公平,严惩凶手,让死者安息,同样没有警察维持秩序,更别说阻拦。

    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很快便涌向天安门广场,负责保卫天安门的警察倒是不受齐秦的命令,可也由于游行队伍太庞大,他们根本无法阻止。

    事情的演变逐渐升级,一些宵小之徒乘火打劫,多家商场遭到盗窃,很多看热闹的百姓钱包也不翼而飞,打电话报警,根本没有人接听电话。

    在这样的形势下,访问团参观的行程也被耽搁了,车队被堵在路上,让这些外国友人惊奇的欣赏了一幕华夏民族百姓团结的大戏。

    孙国涛得到消息后,一把将茶杯摔在了地上,当即让秘书长拨通了公安部部-长的电话,严厉训斥了一番,让他立刻恢复京城秩序,可是后者却左右为难,唯唯诺诺的应允之后,挂了电话看着桌面上一整箱美元,脸色不时变化。

    看到付国亮为难,坐在一旁沙发上喝茶的齐秦笑道:“付部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让下面各单位开通接警热线,不做点事情也不行,但效率如何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毕竟现在警察各部门都憋着一团火,我们的下属被无情杀害,不讨回公道,会让他们心寒。”

    “齐兄,差不多就行了,再闹下去,我的乌纱帽恐怕不保。”付国亮苦着脸说道。

    “付兄,不用担心,有我们齐家保你,你的位置没人能动摇,齐明会进入常委,他不会和你抢这个部长的位置。”齐秦呵呵笑道。

    付国亮咬咬牙点了点头,他虽然心中担忧,可齐家让他做的事情,他又不得不做,否则自己在外面包养情人的事情就会暴露,到时候不但名声臭了,官职依旧不保。

    再次看了眼桌面上的美金,付国亮心一横,有钱不拿是白痴,自己已经站到了齐家这艘船上,这时候想明哲保身,根本不可能。

    而此时的孟秋雨,带着玲珑和铁娘子出现在了电视台大楼,跟随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对衣着朴素,神情憔悴的老夫妇,在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搀扶下从车上下来。

    “张叔叔,王阿姨,你们不要害怕,将你们心中的委屈都讲出来,张琳是你们的女儿,受了莫大的羞辱,她的仇人虽然死了,可是杨大小姐却因此要入狱,为了你们心中的公正,也为了你们的恩人,你们一定说出实情帮助杨大小姐。”玲珑诚恳的看着夫妇俩说道。

    两夫妇都是老实巴交的百姓,女儿张琳一个月前割腕自杀,他们从女儿的遗物中找到了一封信,信上写着她遭受了凌辱的情况,没有颜面活下去,选择了死亡。

    两夫妇悲痛欲绝,将信件交到了警察手里希望为女儿讨回公道,可是受理案件的警察却毁掉了信件,这件事也不了了之,没有证据,夫妇俩状告无门。

    而且夫妇俩还受到了威胁,有人半夜往他家门上泼了红油漆,她们的儿子也在放学回家途中被车子撞倒,差点摔断了胳膊。

    他们知道,这是有人让他们不要多事,否则就要让他们全家在京城消失。本已经打算忍气吞声的一家人,没想到凌辱过女儿的恶人死了,而孟秋雨和玲珑两女也找到了他们家,请求他们出面澄清事实。

    原来这件事被回母校看望老师的杨冰凝知道了,校方也为张琳的死感到惋惜,一个学习优异的女孩子死的不明不白,做过恶事的人却逍遥法外,他们都很气愤。

    可毕竟没有证据,校方也不敢得罪韩家,也就没人敢出面追查这件事。

    杨冰凝却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暗中调查取证,无奈线索太少,知情者又没人敢作证,所以这件事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杨家大小姐是个好人,我们时常听琳琳提起这个学姐,琳琳一直以她为榜样,因为琳琳的事情,杨家大小姐杀了人,我们一定说出实情,希望能帮到杨小姐。”张琳的母亲认真的说道。

    “张叔叔,王阿姨,谢谢你们,说出实情不仅仅是为了帮助杨大小姐,更是为了含恨而死的琳琳讨回公道,韩天翼虽然死了,但是还有替他掩饰这件事的同伙,销毁信件的警察,那些威胁你们的恶人,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孟秋雨一脸真挚的看着夫妇俩点头道:“而且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人伤害到你们,这件事结束后,如果你们不想继续留在京城,我也可以安排你们去其他地方生活。”

    一行人进入电视台,孟秋雨直接带着大家推开了台长马玉柱的办公室门。

    办公室内,马玉柱正和两名当家主持人在讨论有关于下午的新闻播报,以示威游行为切入点,引入这件事背后的真相,还原一个公安局副局长被杀的惊天大案。

    马玉柱当然也受了宣传部以及广电总局领导的指示,现如今国内百姓都在关注此事,其他电视台新闻节目都在播报这件事,作为国家性质的电视台,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否则会影响收视率。

    看到有人突然闯进来,马玉柱眉头一皱怒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马台长好大的官威,是不是我还需要提前预约等你有时间再安排。”孟秋雨一声冷笑,大步走了过来。

    马玉柱也见过孟秋雨一面,在那个宴会上记不清了,但对孟家长孙这种叱咤风云的人物却也记忆尤深,短暂的愕然后,脸色微变,立刻摆出一副惊喜的神态,笑道:“呵呵,原来是孟少,恕马某眼拙,实在抱歉。快,快,赵小然,帮孟少和他的朋友们沏茶。”

    两名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也时常出席高档宴会,对孟家长孙也不算陌生,只是孟秋雨身边从来不缺极品美女,像她们这种中上姿色的女性,自知身价,从来没好意思主动凑上去套近乎而已。

    何况孟家长孙凶名卓著,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敢向他示好。

    叫赵小然的主持人笑着点点头,急忙去泡茶,而另一名女主持则站起身笑着和孟秋雨几人打起了招呼。

    孟秋雨在马玉柱的热亲招呼下坐下,掏出红双喜递给马玉柱和张琳父亲抽,马玉柱受宠若惊的接过劣质烟,搞新闻工作的,自然对很多大人物的癖好很是熟悉。

    比如孟家长孙喜欢抽红双喜,而且除非是他认可的人,或者亲朋好友,否则一般人根本不给抽。何况能得到孟秋雨长孙亲自递烟,马玉柱已经感到十分荣幸了。

    “孟少,您要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我带着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到楼下亲自迎接你,有你这样的贵人来视察工作,我们的工作人员一定会工作更有热情。”

    马玉柱眉开眼笑的讨好着孟秋雨,心里却是打鼓,更有些不安,他也不是傻子,杨家大小姐和孟家长孙关系不一般,被人称作京城最般配的一对佳人,以孟杨两家的关系,这对金童玉女迟早都会喜结连理。

    现在杨家大小姐出了事,而他这边还在安排播放不利于杨大小姐的新闻,这时候孟秋雨到来,必然不会有好事,他担心惹祸上身。

    “马台长是在寒碜我吗?我又不是什么高官,哪有资格来这里视察工作。”孟秋雨淡淡开口道。

    马玉柱脸色微微僵硬,尴尬的一笑道:“孟少误会了,在我们这些人心中,你可是京城第一少,代表的可是孟家以及京城很多权贵,你的意见对于我们工作自然有很大帮助。”

    哈哈一笑,马玉柱继续道:“孟少,如果你有什么介意,都可以向我们提出来,我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只为了更好的服务于广大百姓。”

    孟秋雨眯起双眼,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希望今天下午的新闻联播改成法制节目,由赵小姐亲自主持节目,还百姓一个公道。”

    “啊!孟少,您这是什么意思?”马玉柱愣了一下,就连旁边的两名女主持也一脸茫然,不明所以。

    在孟秋雨的示意下,玲珑将一份事先准备好的材料递给了马玉柱,后者认真看完之后,脸色沉重起来。

    “孟少,这件事没有任何证据,空口无凭指责一名高级警务人员,恐怕会引起社会强烈反响,我们电视台播放任何新闻,都需要事实依据,否则就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是会担负责任的。”马玉柱为难的说道。

    “公道自在人心,没有证据,不代表事情不存在。而且我自然有证据证明,不过这调查取证的事情是归警察部门管理,你只需要播放这期节目,出了任何事,我都会替你扛着。”

    孟秋雨神色一正,淡淡的开口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广电局和宣传部我会打好招呼,他们不敢责难于你。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就该明白这件事真实存在,张家夫妇就是受害者的父母,这么一对老实巴交的百姓,女儿含冤而死,但凡有点良知,就该为他们主持公道。”

    “而且,现在各大媒体都在播报韩天翼被杀的事情,广大百姓需要知道真相,他不是什么尽职尽责的优秀警察,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败类,这样的人,凭什么牵动这么多不明真相的人为他讨公道?何况杨大小姐也没有杀他,只是枪走火,发生了意外。”

    “你的这期节目破开了迷雾,窥察出了真相,想必会有更好的反响,收视率绝对高于任何媒体。而且你在还原真相,为受害者讨要说法,更会引起社会共鸣,既弘扬了我们心中的正义,也无愧你这份工作的神圣,这样的事情,你难道还要犹豫吗?”

    孟秋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随即声音懒散的笑道:“我孟秋雨做人做事一向都有原则,我希望马台长不要让我失望,你还有大好的前程,继续担任台长也是众望所归,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马玉柱浑身一颤,背后一阵发寒,他知道这是孟家长孙在警告自己,得罪他,没有好下场。

    “好,孟少,我都听您的,赵小然,舒悦,立刻准备下午的现场播报,先带着两位老人去彩排。记住,这件事除了我们三个,在节目播放前,不准任何人知道。”马玉柱脸色一正,对着两女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