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五十一章 杀手无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天骄酒吧,劲爆的音乐,昏暗的灯光,靡靡入耳的低俗DJ配乐中,一个个精力旺盛的男男女女摇摆着身体,彼此摩擦中,碰撞着暧昧的火花,香烟酒水的味道中,也弥漫着一丝丝荷尔蒙的气息。

    这是一家远离市区的低档酒吧,位于贫民区内,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不乏社会底层小混混以及一些靠着姿色吃青春饭的小姐。

    这是他们的生活,也是他们的圈子,百八十块就可以在这里物色到不错的女孩,连开房的钱都省了,酒吧卫生间,昏暗走廊内,随处都可成为战场。

    甚至可以在酒吧内的服务房购买到增加情趣的药物以及玩具,安全雨衣。在这里玩,不用担心警察临检,被带回去教育,因为这家酒吧的老板黑白两道通吃,管这一片的派出所所长都是他的铁哥们。

    此时酒吧一处角落中,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格格不入于周围的环境,身边没有女郎陪伴,喝着十块钱一瓶的红星二锅头,时隐时现的灯光照映下,可以看到他明亮的眼睛中充满了忧伤。

    落寞的背影,忧伤的眼神,以及他充满沧桑的脸庞,整个人透着一股成熟男人不该有的落魄,可是这种沧桑感,却足以让太多女性深深被吸引,谁让女人天生就充满好奇。

    刚才就有几名女郎不时向他暗送秋波,翘首弄姿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可是男子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内,恍若未闻,自顾自喝着酒,最后这些女子也只能嘀咕着不解风情,不再搭理他。

    一阵香风传来,一名身穿粉色运动衫,扎着马尾的大眼睛女孩坐在了男子身边,活泼的脸庞上绽放着青春甜美的笑容,将一瓶绿茶推在男子面子,咯咯娇笑着说道:“喝这么烈的酒会伤身子,我请你喝绿茶。”

    男子看了眼身边的女孩,十八九岁,青春貌美,朝气蓬勃,不由得咧嘴笑道:“这种地方不是你这种小姑娘该来的地方,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

    “谢谢,我是这里的酒水推销员,我不做那个,你可不要把我和其他女孩想成一样,在这里,一切自愿,没人敢强迫,否则我们老板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女孩嘻嘻笑道。

    女孩说话的声音很大,否则在喧嚣的音乐中,根本听不到,不过男子声音却很低沉,但是女孩能清晰的听到他说的每一个字。

    “对了,我叫凤娇,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一整晚都坐在这里一个人喝酒,莫非有什么伤心的事情?我现在刚好很闲,愿意当一个倾听者,把你心里伤心的事情讲出来,会好受许多。”女孩很活跃,也很开朗,眼神期待的问道。

    摇了摇头,男子苦笑道:“叫什么名字我自己也忘记了,你可以叫我无名。我要死了,所以在缅怀自己的过去。”

    “咯咯,大叔,你好幽默,虽然你气色不太好,但看着却很强健,怎么会死呢。你应该不是京城人吧,听你的口音,似乎是闽浙那边的人。我妈妈是福建人,所以我也会说闽南语。”女孩捂着嘴笑道。

    随后,女孩还一本正经的说了几句闽南语的问候,发音很标准,说完后,自己先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

    无名也被女孩逗得嘴角掀起笑容,瞄了眼角落不远处一对真枪实弹正卖力运动的男女,看着女孩苦笑道:“这种环境你能适应吗?我看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

    “哎,有什么不适应的,为了生活呗,只要心中纯洁,眼睛看到的自动忽略,这里虽然低俗,不堪入目,可是每晚能赚不少钱,我没有学历,也没有好的家庭,想在京城找一份好工作太难了。”

    女孩耸耸肩,眼神中流露着超乎她这个年纪的成熟与落寞,还带着一丝人世的辛酸,看的无名心中一动,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她身上那种经历过沧桑的人生阅历和自己很像。

    “何况我早已经习惯了,也不怕你笑话,我就出身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场所,我的妈妈曾经就是做这一行的,她也不知道我是那个男人的种,我就是花着她用身体赚来的钱长大,从小就看着她在形形色色的男人身下承欢,已经见怪不怪了。”

    无名一阵沉默,没想到女孩居然有着这样的经历,难怪她看到周围各种难以入目的事情,可以谈笑风生。不过无名能感觉的出来,这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女孩,她的身上有着一股顽强不屈的精神,看着她,也会让人心情愉悦。

    “世上太多不幸总是围绕着我们,无法改变生活,就只能选择苦中作乐,来,让我们喝一杯,一起庆幸在这个肮脏的世界里,还可以守候着最后的一丝乐土。”

    无名拿起女孩递给过来的绿茶,女孩也眨眼一笑,端起了无名喝的二锅头,两人碰了一下,大大喝了一口。

    女孩捂着小嘴咳嗽了几下,显然被烈酒呛着了,在无名的笑声中,女孩深呼吸了几口,抢过无名手里的绿茶,仰脖子喝了几口。

    “讨厌,你怎么不告诉我,太辣了,你这根本不是红星二锅头,像是酒精。”女孩嘟着嘴抱怨道。

    “呵呵,的确是原浆酒,这个喝着过瘾,我还以为你这推销酒水的人,酒量不错呢。”无名咧嘴笑道。

    “你太坏了,对了,无名,你来这里干什么?”女孩拍了一把无名,好奇的问道。

    “杀人,我是一个杀手。”无名耸肩笑道。

    “咯咯咯……你真逗,电视剧看多了吧,还学的有模有样,身穿黑色风衣,孤独的坐在酒吧不被人注意的地方,装着深沉,喝着烈酒,如果你是杀手,咱们岂不是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桥段,杀手大叔和可爱小妹妹的故事。”

    无名也被逗乐了,看着女孩纯美的脸庞,心中莫名生出一丝好感,笑着问道:“凤娇小妹妹,如果给你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你最想得到什么?”

    女孩抿着嘴沉思了片刻,认真的说道:“我希望可以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我不想再当没有爸爸的孩子,我希望我母亲的病可以医治好,我还想像其他正常孩子一眼,无忧无虑的读书,念大学,而不是像我现在连小学都没毕业,还要为我瘫痪在床的母亲赚钱治病。”

    无名暗自叹息,果然是个饱经生活磨练的可怜女孩,像她这样的年纪本应该在校园里读书,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就在此时,酒吧内一阵喧哗,灯光瞬间明亮,就见两名黑衣男子一人一把钢刀,森冷寒芒闪烁,几名酒吧内负责安保工作的高大男人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看到杀了人,酒吧内一阵混乱,无数纠缠在一起的男女连裤子都顾不上提起,惊叫着蹲在了角落里。

    酒吧内无数拎着砍刀的汉子扑向二人,但这两名黑衣人却是身手惊人,两把刀挥舞的猎猎作响,刀锋所向,无人能挡他们一击,眨眼间,十几人便被他们砍翻在地。

    就在一名穿着皮衣的光头汉子带着二十多人从楼上涌下,一声令下,二十多名杀气腾腾的汉子包围了两名黑衣人时,混在玩客中的两名男子突然暴起,手里匕首一闪,光头汉子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刺中了咽喉,倒了下去。

    再次冒出来的两名黑衣汉子迅速冲上楼梯,与楼上下来的大汉激战起来。

    无名身边的女孩一脸苍白,蹲在无名身旁瑟瑟发抖,身子不自觉靠在无名怀中,看到一颗头颅飞起,鲜血喷溅,吓得女孩惊呼一声,将头埋进了无名怀里。

    “不要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无名轻轻拥着女孩,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眼神中却闪现着精芒。

    就在此时,砰砰两声枪响,冲上二楼的两名黑衣男子其中一人肩膀喷出血雾,惨叫一声,被一名大汉飞起一脚踹下了楼梯。

    黑衣汉子在楼梯上翻滚着掉下楼梯口,捂着肩膀艰难的爬起,目光突然一凝,一把枪已经对准了他的眉心。

    这是一个穿着红色风衣,染着红色短发的精瘦青年,眼神邪魅而冷酷,刚才就是他开枪打伤了男子,此时从楼上跃下,枪口对准了受伤男子的脑袋。

    “都给我住手,不然我就杀了他。”红衣青年嘴角掀起冷酷的笑容,高声喝止道。

    混战中的三名黑衣男子不敢再轻举妄动,一双双眼睛里喷着怒火,看着受制于对方的同伴,满脸的不甘。

    楼上在大批汉子的维护下,走下一名身穿貂皮大衣的宽脸男人,嘴里叼着一支雪茄,冷笑道:“好大胆子,竟敢来杀我马某,你们是什么人?”

    “姓马的,你不会有好下场,还记得半年前被你砍断四肢喂了狼狗的冯八吗?那是我们兄弟,你杀了他,我们绝不会放过你。”被抢指着的汉子怒声道。

    “哦,原来是哪个跛了一只脚,却有一个漂亮老婆的家伙的朋友,我记得那混蛋,杀了我八名手下,还差点要了我的命,他一个瘸子,有什么资格拥有一个漂亮迷人的老婆,我抓住了他,当着他的面上了他女人,还让我几十个兄弟一起玩,他当时哭的好凄凉,眼泪里都流着血。”

    “我用闸刀切掉了他的四肢,让他在痛苦中慢慢死去,谁让他得罪了我,他也算废物利用,便宜我养的两条狼狗。”姓马的男子一脸狰狞的冷笑道。

    听到男子这番话,凤娇眼里露出震骇之色,她一直以为自己的老板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居然这么恶毒凶残。

    不过很快,凤娇便感受到身旁一阵阴冷,她依偎在无名怀中感受到男人身体在颤抖。

    凤娇惊讶的看向无名,却看到男人眼里涌动着疯狂的杀意,她只感到身子一轻,身旁的无名便失去了踪迹,一声冷喝传来,无名人在空中,双手冒出两把银色枪口。

    噗噗噗,沉闷的子弹声中,那名控制着受伤黑衣人的红衣青年眉心中弹,不甘的倒了下去,而在貂皮男人身旁的几名大汉,也被子弹一枪爆头,纷纷倒了下去。

    无名落地后,貂皮男人身旁已经仅剩下了四名手下,个个惊骇的看着无名,手里的钢刀在颤抖。

    “你是什么人?”貂皮男人马华强面色沉重,沉声问道。

    “杀你的人,为我兄弟报仇。”

    无名声音冰冷的说完,人影一晃,杀向了貂皮男人,四名向他冲来的大汉惨叫着倒飞了出去,而他手里的枪已经先一步指向了貂皮男人的脑袋。

    后者掏出一半的枪没有机会发出子弹,无名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近距离爆头,红白之物喷溅而出,貂皮男人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