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五十七章 孟秋雨到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啊!黑天涯仰天发出一声惨叫,身形后退中另一只手迅速封住自己断臂的穴道,整张脸变得苍白如纸。

    苏媚愤怒下娇斥连连,清泉宝剑剑光凌厉,一片剑影罩向了林子峰,却被林子峰血魔刀一一挡下,两人各退了几步。

    白无命也双拳挥出轰向了林子峰的后背,林子峰似乎背后长着眼睛,骤然转身,一掌拍出将白无命打的吐血飞了出去。

    月圆之夜,血魔功力暴涨,煞气滔天,血魔刀又助长了林子峰的魔性,苏媚空有一身不输于林子峰的功力也显得逊色了许多。

    林子峰嘴角挂着狞笑,哈哈大笑中身形再次激射向黑天涯,红色刀芒犹如匹练般斩向了黑天涯的脑袋。

    黑天涯避无可避,实力上的差距,此时又身受重伤,他知道自己没机会活命了,求生欲望丧失的同时激发了他骨子里的凶悍,双眼爆闪决然戾气,迎着林子峰的血魔刀扑了上去。

    “不要……”苏媚厉喝一声,强忍着体内乱窜的真元,再次挥剑攻向了林子峰。

    “夫人,保重。”黑天涯突然大吼一声,血魔刀划过他身体的时候,他全身肌肉暴涨,血管凸显,一蓬血雾弥漫在了空中。

    砰的一声巨响,黑天涯使出了武者负死顽抗的最后杀招,自爆。整个人犹如一枚原子弹爆发,强劲的真元冲击波四散,林子峰首当其冲,整个人被震得跌飞了出去。

    就连苏媚和四周的黑衣剑手们以及红凤都纷纷震得倒退身形,功力稍差的黑衣剑手们捂着胸口,一个个震惊的看着漫天血污飘洒,嘴角溢出了血水。

    苏媚和红凤傻了眼,白无命也半跪在地上,眼珠子都红了,看着黑天涯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了飘洒的血雨以及地上四散的碎小血肉,众人心头都感到沉重悲愤。

    什么叫死无全尸,死的凄惨却也豪壮,黑天涯和白无命这四名特使已经跟随了苏媚两百多年,是苏媚一手传授武学成长起来的顶尖高手,在苏媚心里,这些人是她的手下,却也是她的弟子。

    而黑天涯几人也敬畏效忠于苏媚,为了她可以舍弃生命,黑天涯临死前也要释放自己最大的能量,为苏媚以死拼命。

    “龙霸天,我与你势不两立。”苏媚声嘶力竭的仰天嘶吼,黑天涯的死让她恨意凌然。

    被震飞的林子峰翻滚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一身蓝色长袍血迹斑斑,支离破碎,饶是他魔功强悍,也在黑天涯的自爆中受了内伤,身上多处肌肤出现了血口,汩汩鲜血向往流淌。

    现在的龙霸天毕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占据林子峰这具曾经羸弱的身躯是他最大的弱点,微微咳嗽了一下咧嘴笑道:“有种,媚娘,你身边的手下倒是条汉子,只是可惜了。”

    “龙霸天,你该死,我要杀了你。”苏媚清泉剑怒指林子峰,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媚娘,这都是你B我的,我们夫妻一场,我费尽苦心逃出深渊,就为了找你,好不容易打探到了你的消息,可你竟然背着我爱上了别人,我龙霸天的女人,岂能让他人染指。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到我身边,我既往不咎,也不杀你这些手下,否则,我要血洗这里。”

    龙霸天一脸狰狞之色,虽然被黑天涯自爆受了些伤,可并不影响他杀掉这里所有人。而且月圆之夜,他体内魔性难以克制,唯有嗜杀才能平息他的杀气。

    “你妄想,龙霸天,你我之间最后的一点情谊也到此结束,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苏媚冷冷的看着龙霸天,一抖清泉宝剑,蓝色剑芒涌动,飞身扑向了林子峰。

    林子峰眼里血芒闪现,既然无法让苏媚回心转意,成为他的女奴,那就大开杀戒,让这里所有人祭奠他的魔刀。

    红色血芒与蓝色剑气犹如两道胶着在一起的彩虹,漫天杀气激荡,两人激战在了一起。

    而白无命在红凤的守护下也迅速调息着伤势,周围剑宗高手神情戒备着四周,随时准备围杀龙霸天。

    此时,两道身影从夜空下激射而来,衣袂破空声中,两名高大身影飞身落在了白无命身旁,看着场内激烈厮杀的苏媚和龙霸天,两人皱着眉头沉声道:“红凤,怎么回事?和夫人缠斗的是什么人?”

    “血魔龙霸天,夫人曾经的丈夫。”红凤一脸沉重的开口道。

    这二人正是苏媚手下四大特使中剩下的笑天道和林天煞,实力都在天阶初期境界。

    “天涯呢?”浓眉大眼,满脸胡须的林天煞十足一个落破大叔摸样,看了眼周围没发现黑天涯的踪迹,疑惑的问道。

    红凤和白无命神色黯然,红凤咬着嘴唇哽咽道:“他死了,被龙霸天B的自爆。”

    “什么?”一脸白净,神色温和的笑天道脸色一变,看了眼脸色苍白,神情低落的白无命,紧握着拳头恨声道:“妈的,不杀龙霸天,老子誓不为人。”

    此时,场内激战的二人骤然分开,林子峰倒退中吐出一口血水,而苏媚清泉剑已经断成两截,倒飞着落地后踉跄退出几步,身形一晃,几欲摔倒,嘴角噙着血水,连半截衣袖都没了,雪白的玉臂上出现了一道血口,血水将她整条手臂都染红了。

    “夫人受伤,红凤,照顾夫人。”林天煞大喝一声,招呼着笑天道和白无命弹身而起,三大高手纷纷使出各自的绝招攻向了林子峰。

    而红凤着奔到苏媚身旁,急切的扶住苏媚,惊呼道:“夫人,您没事吧?”

    苏媚摇了摇头,迅速封住伤口处的穴道,止住了血水,红凤则立刻脱下自己的红色披肩披在了苏媚身上,还将自己学白衬衫撕下一片开始给苏媚包扎伤口。

    苏媚脸色发白,平息着体内紊乱气息的同时,看着手中只剩下剑柄的清泉宝剑,嘴角掀起了一抹苦笑,而眼神中透着悲伤与痛苦,昔日的夫妻,今日却要以死相拼,她的心里虽然恨着龙霸天,可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夫人,我已经通知了孟少,他应该会赶过来,林子峰太强了,我们挡不住他。”红凤看着苏媚凄苦的神色,关切的说道。

    “什么,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这是我和龙霸天的事情,为什么要让他知道。”苏媚突然变得暴躁而愤怒,怒视着红凤大声呵斥道。

    红凤吓了一跳,苏媚的易变与情绪不稳定,这不是稀奇古怪的事情,可是她还从没见过苏媚发这么大火,尤其还是冲着她。

    她也是担心龙霸天的出现,会让苏媚情绪失控,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何况龙霸天表现出来的强大,也让红凤担忧,怕苏媚出事,才在通知笑天道二人的时候,也告诉了孟秋雨。

    其实在红凤心里,她更看好孟秋雨成为苏媚的男人,虽然两人年纪不符,但是孟秋雨的出现,苏媚发生的变化,红凤都看在眼里,她希望苏媚能够幸福,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这么多年,苏媚经历的孤独与落寞,在仇恨的支撑下才活到现在,红凤都在为她忧心,难得出现一个让苏媚动情的男人,红凤打心眼里为她高兴。

    这也是红凤不同于白凤的最大之处,她希望苏媚幸福,什么事情都为苏媚考虑,而白凤则更在乎自己的感受,她厌恶孟秋雨,也怕孟秋雨成为苏媚的男人,自己受到冷落。

    “夫人,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红凤低下头,任由苏媚喝骂,但心里却在祈祷孟秋雨能早点来,她看得出来,笑天道三人阻挡不了龙霸天多久,苏媚又受了伤,形势对自己等人极其不利。

    “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都去死吧。”激战中的林子峰突然大声冷笑,血魔刀划出道道刀芒,一记横扫,笑天道三人纷纷被这一刀刀气所伤,嘴里喷着血水向后倒去。

    林子峰冷笑一声,高举血魔刀凌空斩下,一刀劈向了最近的林天煞。

    眼看着一刀就要将林天煞斩杀,一声冷喝传来,一道耀眼的金芒从夜空中激射而来,咻的一声龙吟之声震彻云霄,回音久久不绝。

    就见耀眼金芒闪烁,犹如利箭般激射向了龙霸天的血魔刀。

    龙霸天眼里精芒一闪,血魔刀一顿,翻转刀身撞向了金芒,而笑天道也趁此时机,倒在地上的身子向后滑动,避开了龙霸天的攻击范围。

    血色寒芒与耀眼金芒相撞,天地间一阵激荡,刺耳的金铁交鸣声中,龙霸天到退出几步,那道金芒也被震落在地上,掀起一片泥土,深深插入了水泥地面上。

    衣袂破空声传来,玉面银发的孟秋雨犹如天神般飞身落在轩辕神剑旁,手臂一抖,插入泥土中的轩辕剑一阵轻颤脱离泥土,落在了孟秋雨手中。

    “龙霸天,你敢动我女人,今夜,我要你的命。”孟秋雨眼杀意凌厉,轩辕剑指着龙霸天,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