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五十九章 再遇危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赵家庄园内已经是一片漆黑,赵语菲已经睡下了,只是今夜她难以入眠,辗转反侧着胡思乱想。

    一整天,她都神情恍惚,做什么事情都无精打采,既在后怕着昨天的事情,又心中苦恼着和孟秋雨的关系。

    自从知道爷爷的死和孟秋雨有关后,她的人生仿佛天塌下了一般,一边是亲情仇恨,一边是刻骨深爱之人,这种两难的抉择,让她心中备受折磨。

    赵语菲知道和孟秋雨的这段感情来之不易,她也珍惜着彼此能够在一起的缘分,无奈上苍捉弄于她,给了她一次选择内心真爱的机会,却又无情的剥夺了两人相守的纯真。

    横隔在彼此之间的爱恨情仇,仿佛一把无情冷酷的刀,斩断了她们原本深厚的感情。

    她以为自己可以放下这段感情,也能彻底从心里忘掉这个男人,可是赵语菲做不到,生命里唯一让她爱的辛苦,爱的疯狂的男人,却害死了自己的爷爷,这种无法化解的恩怨,深深折磨着赵语菲,让她痛不欲生。

    想一次,痛一次,孟秋雨的音容笑貌仿佛烙印在她脑海里的噩梦一般,挥之不去,却又无时无刻闪现。

    她只能让自己在繁忙中暂时忘掉这份痛苦,至于向孟秋雨报仇,赵语菲从未想过,就连自己父亲都能放下仇恨,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赵语菲又如何能狠下心肠去向孟秋雨寻仇。

    何况她也明白,爷爷的死,不全是孟秋雨的错,站在敌对的立场,孟秋雨对敌人做任何事情都无可厚非,反而保护了赵家这么久,赵家倒是欠着他的恩情。

    但情理无法抹掉孟秋雨做过的事情,赵洪波被孟秋雨活活气死,是赵家人永远无法忘掉的恩怨。

    赵语菲擦拭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虽然屋子内空调吹拂的热风让屋子里充满了温暖,但她的心却是凉的,因为孤独,也因为痛苦,紧紧蜷缩着身躯,她连哭声都显得无力。

    曾经美好的一切都不复存在,躺在男人怀中的那份舒适与温暖已经再也无法感受,只有枕边那浸湿的冰凉泪水陪伴着她,在这个孤独漫长的夜晚,她感到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

    长长叹息了一声,赵语菲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既然无法入睡,干脆练功打发时间吧。

    就在赵语菲披上一件外套,盘腿坐在床上调息运功打坐的时候,一道幽灵般的黑影慢慢从屋顶滑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赵语菲的房间外。

    鸭舌帽下闪现着一双阴霾邪恶的眼神,麒麟对着黑暗中一招手,两名鬼魅般的黑影从黑暗中闪身出来,在他们怀里,一人抱着一个昏迷之人,正是穿着睡衣的赵天阳和赵天凤。

    原来兄妹俩熟睡着,便已经被他们暗中抓为了人质。

    麒麟对着两名大鼻子,蓝眼睛的老外点头一笑,拳头上涌动着黑色真元,轰的一拳轰向了窗户玻璃。

    哗啦一声巨响,窗户玻璃粉碎的声音将卧室内的赵语菲从打坐中惊醒,眼里闪过一抹精光,飞身窜出了卧室。

    月光照映的外屋客厅内站着三名高大的男人,而在其中两人怀中,还抓着自己的父亲和姑姑。

    赵语菲看清了这些人的长相后,并不认识,但她却满脸急切的怒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父亲和姑姑?”

    “呵呵,原来是赵小姐的父亲和姑姑,我还以为是你的父母呢,看来今晚不虚此行,我们发现了堂堂赵家的隐秘,兄妹居然谁在一个被窝里,还真是兄妹情深啊。”麒麟阴笑道。

    赵语菲脸色发烫,她也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件家丑,可是家丑不可外扬,而且她也不好管长辈的私事,父亲差点丧命,几乎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有姑姑照顾父亲,赵语菲也放心。

    所以她也当做不知道这件事,一直帮忙遮掩,可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人撞破。只是赵语菲此时也没心思掩饰此事,冷眼看着面前的麒麟三人沉声道:“废话少说,深更半夜闯入我赵家,抓我父亲和姑姑,你们想干什么?”

    “呵呵,赵小姐,我只是想请你们一家人去一个地方,得罪之处还望海涵。”麒麟阴笑道。

    “哼,虚伪,立刻放了我父亲和姑姑,否则,我会杀了你们。”赵语菲沉声道。

    赵语菲身手不凡,这已经不再是秘密,所以麒麟才会抓住赵天阳兄妹来要挟赵语菲,否则他也就不用多费手脚,直接绑了赵语菲离开了。

    “赵小姐,你父亲和姑姑的性命在我们手中,就算赵小姐实力不俗,也要顾及她们的安全吧。何况赵小姐就不担心你父亲和姑姑的好事被赵家上下都知道吗?你要是想大动干戈让这件事曝光,我们也无所谓。”麒麟邪笑道。

    赵语菲气的咬牙切齿,此时已经有赵家护卫闻风而来,衣袂破空声和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进来。

    “赵小姐,如果你不想让这件事惊动了所有人,就该知道做了吧。”麒麟一副吃定了赵语菲的神态,一脸邪笑的坐在了沙发上。

    而两名黑袍外国人则紧紧锁住了赵天阳兄妹的咽喉,大有赵语菲不合作,就扭断兄妹俩脖子的意思。

    “大小姐,发生了什么事?”赵语菲的房间外,赵家护卫看到窗户玻璃碎裂,却又不敢闯入赵语菲的房间,只能开口询问。

    “没什么事,是我不小心打烂了玻璃,今晚夜深了,明天再修理吧,你们都退下。”赵语菲对着外面喊道。

    众护卫虽然好奇大小姐大晚上不睡觉,怎么就打烂了窗户玻璃,可也只能小声议论着相继离去。

    “很好,赵小姐既然这么合作,那我也不为难赵小姐,和我们走一趟吧,外面有车子等着赵小姐。”麒麟满意的笑道。

    赵语菲咬了咬银牙,突然鼻息间闻到了一股麝香般淡雅的味道,微微一愣,她的房间内并没有摆放这种花,怎么会有这种香气。

    突然,赵语菲感觉到了不对劲,迅速闭住呼吸暗自调动真元在体内查探,可是真元运转,她才发现,自己的功力竟然在渐渐消失,而大脑也开始有了晕眩的感觉。

    “你在房间里放了什么?”赵语菲怒视着麒麟,咬牙切齿的喝问道。

    麒麟脸上的笑容变得邪魅,将手里一截黑色木料丢在了茶几上,哈哈笑道:“赵小姐,你果然功力深厚,这种混乱神经的药物,寻常人闻到一丝,便会立刻昏迷,没想到赵小姐这么长时间才感觉到了异样。”

    “混蛋,你们都去死把。”赵语菲浑身激射出一股杀气,身形一闪直扑麒麟,她知道药物一旦发作后,自己将再次昏迷,虽然这次只是迷幻神经的药物,会变得虚弱昏迷,可是一旦昏迷后,她又将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后果不堪设想。

    麒麟冷笑声中,挥掌迎向了赵语菲,两人双掌相交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赵语菲身形倒退了几步,麒麟则只是身体摇晃了一下。

    麒麟的身手本就不低于赵语菲,现如今又被龙霸天用魔功洗精伐髓,整个人身上充盈着黑暗气息,功力增长了不少,被药物迷幻的赵语菲,实力又大打折扣,那会是他的对手。

    “赵小姐,你乖乖束手就擒吧,不论你怎么反抗,今晚都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麒麟邪笑着,一步步走向微微喘息的赵语菲。

    赵语菲眼角余光瞥了眼破损的窗户,身形暴起一掌拍向了麒麟,两人再次交锋,麒麟一掌正中赵语菲胸口,而赵语菲惨哼一声,身子倒退着跌向窗口,半空中突然转身从窗户跃了出去。

    麒麟愣了一下,他这一掌只是在抵挡赵语菲的攻击,根本没想到会打中对方,看到赵语菲从窗户逃走,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这女人竟然拼着受伤给自己创造逃生的机会。

    “追。”麒麟冷喝一声,飞身窜出窗外,看到一道白影在夜幕下狂奔,于是冷笑着追了上去。

    而两名黑袍外国男人,也抓着赵天阳兄妹,紧跟着追了出去。

    赵语菲奔跑着心中暗骂自己没用,短短两三天被人下了两次药,她知道这些人身手恐怖,赵家护卫恐怕难以抵挡,这些人的目标是自己,只要自己逃脱,想必父亲和姑姑就不会有危险。

    所以赵语菲也没惊动赵家护卫,一个人顺着黑暗处窜出赵家庄园,向着前方的密林冲去,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流失,大脑也一阵阵眩晕,密林中有赵家的一处地下通道,只要逃进那里,她就有机会脱身。

    但是很快,麒麟的身影离她越来越近,眼看着麒麟就要追赶上来,后者却突然停下身形,犹豫了一下迅速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赵语菲愕然的停止脚步,看着背后无人追赶,一脸茫然的留意着四周也没发现任何异常,渐渐脑海中变的模糊,在她倒下去的那一刻,看到几道身影从远处弹射而来,月光下,孟秋雨那飘逸的银发随风舞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