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六十三章 孟秋白来京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赵家隆重办理丧事,采办购置丧事用品引起了京城各方势力的震惊,随即赵家兄妹离奇死亡的消息震惊了京城各界。

    如果是赵天阳身死,倒也不会让人惊疑,毕竟赵天阳身患重病的消息不再是秘密,可赵天凤也死了,两兄妹突然死亡引起了各方势力猜疑。

    自从赵家老人赵洪波暴毙,赵家老二赵天霖被杀,赵家长孙赵阳发生车祸,赵家一年之内祸事不断,堂堂五大家族之首犹如日薄西山,逐渐没落。

    如果不是赵语菲这朵京城之花和孟家长孙关系不浅,赵家恐怕难以在京城立足,以赵洪波曾经的铁腕手段,赵天霖的霸道作风,自然没少得罪仇家。

    人心虽然不一定都险恶,但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这是人之长情。乘着赵家没落背地里使绊子,下黑手的也不乏其人,只是碍于赵语菲背后有孟家长孙这样的强大靠山,也没多少人敢于做得过分。

    赵家在京城虽然存活了下来,可后来又传出孟秋雨气死赵洪波的风波,引起赵语菲和孟秋雨关系的僵化,再次让赵家如履薄冰,那些蠢蠢欲动,企图对赵家下手的势力看到了希望。

    可孟秋雨却依旧暗中为赵家保驾护航,以雷霆手段镇压了一些对赵家不利的宵小,也就打消了其余人打赵家主意的念头。

    虽然孟秋有的做法让人不解,也有人骂他多管闲事,脑子有病,人家都和你恩断义绝了,你还帮着赵家纯属仗势欺人,可孟家长孙的凶名依旧震慑人心。

    孟秋雨虽然暗中帮着赵家,可赵语菲和赵天凤却不想承这份情,这也是赵家准备将家族产业转移到南方的缘故。

    只是赵天阳却有着不一样的胸怀,目光更加长远,并没有因为父亲之死忌恨于孟秋雨,这才使赵孟两家的关系不冷不热,相安无事,他还主动帮忙孟家离开京城,当然这其中也有其他原因。

    只是这个原因,孟秋雨也一直藏在心里,连赵语菲也没告诉过,她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在孟秋雨帮着赵语菲张罗丧事之际,京城国际机场走出一对俊男美女组合,男的银发飘扬,一身白色阿玛尼西装衬托着他的高大帅气,略显稚嫩的五官却有着一双与他年纪不符的深邃精明眼神。

    在年轻人的怀里,还搂着一名体态婀娜,身材丰腴的成熟美女,戴着一副卡紫色眼镜,小鸟依人般的挽着年轻人的手臂。

    “哈哈,京城果然不凡,这机场就很气派嘛,我的亲亲小妍妍,你可一定要带我好好玩玩。”孟秋白无视周围不时关注他的目光,拥着王妍不堪一握的小腰,邪笑着说道。

    王妍羞涩的娇嗔了他一眼,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活宝,在飞机上也是百般痴缠,说着肉麻的话,每次称呼都不一样,什么小乖乖,研宝宝,亲亲小可爱,总之各种亲昵的称呼脱口而出,旁边还坐着一对老夫妇,被他这些称呼弄得啼笑皆非。

    而王妍则是羞得无地自容,两人在一起,很多人都会认为是姐弟俩,毕竟王妍太成熟了,孟秋白又一副青涩单纯的少年摸样,要不是这头银发让孟秋白看起来年长一些,恐怕会有人认为是母子俩。

    孟秋白可不管这些异样目光,这段姐弟恋让他倍感幸福,成熟有韵味的王妍属实让孟秋白十分迷恋。

    “行,我什么都答应你,现在咱们该走了吧。”王妍欲哭无泪,扯着孟秋白的衣袖,后者则东张西望,打量着机场环境。

    就在两人走出机场正要打车离开的时候,机场门外几辆跑车前站着的几名年轻男女中一人嘴角露出邪笑,吊儿郎当的上前几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孟秋白眼睛一瞪就要发作,却被王妍轻轻扯了扯衣袖,女人神色平淡的开口道:“杜公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呵呵,这不是猎头公司的美女公关王小姐吗?我可找了你很久,没想到你离开了京城,居然还敢回来。”青年冷笑着说道。

    “杜公子,我可不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莫非杜公子旗下的精英跳槽,还能将责任推在我一个女人身上?”王妍冷哼道。

    孟秋白很茫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妍和这家伙有什么牵扯?什么猎头公司?不过他可不允许有人向自己的女人发难,不管王妍的阻止,胸口挺直了,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对面穿着不菲的青年骂道:“你是哪根葱?你当本少爷是空气吗?当着我的面对我的女人大呼小叫,找抽啊?”

    青年愕然的看向孟秋白,上下打量了几眼冷笑道:“你敢这样和我说话,一个土包子,还染着一头白毛,你以为你是孟家长孙呢?王妍这风-骚-女人果然对男人有一套,连你这小白脸也被她勾了魂,我不管你在其他地方多么嚣张,到了京城,是龙也得给我盘着,京城可不是你这种人物能耀武扬威的。”

    在青年和孟秋白争锋相对之际,一名气质文雅的青年在两名壮硕青年的陪同下走出机场,几辆跑车前的男女纷纷激动的迎了上去,随即一群人听到这边争吵,浩浩荡荡走了过来。

    “杜鑫,怎么回事?”文雅青年微微皱着眉头问道。

    “天狼哥,这女人是猎头公司的金牌猎头,把我父亲公司几名核心高管都给忽悠到了其他公司,我找了她很久,听说她去了外地。今天终于让我遇上了,没想到还带了个小白脸和我发横,我今天要不让他知道我杜鑫的厉害,我还怎么好意思跟着天狼哥。”杜鑫一脸张扬的说道。

    文雅青年打量了几眼王妍和孟秋白,皱着眉头道:“算了把,杜鑫,能被利益打动的人才靠不住,迟早会为了一己之利出卖你父亲,早一天看清他们的面目,杜叔叔也少受一些损失。”

    “现在京城的水很深,我好久没回来,也没必要一回来就弄得天下皆知。何况赵家办丧事,我姑父曾经对我有恩,在他尸骨未寒的时候,我不想节外生枝。”

    杜鑫虽然有些不甘,但显然很遵从文雅青年的意思,狠狠瞪了眼孟秋白和王妍,一行人说笑着上了车扬长而去。

    孟秋白一脸不爽,刚才王妍一直制止他发飙,他不明白女人这是干什么,这些人虽然有几个都是练家子,在普通人眼中是高手,但在他和王妍面前肯本不堪一击,他不明白女人怕什么。

    王妍横了他一眼,看着小男人赌气紧绷的俊脸,抿嘴笑道:“好了,我的好老公,人家也是不想你不明所以就惹事,你有所不知,那个叫天狼的青年背景可不简单,曾经京城除了五大家族,还有一个叶家不可小觑。”

    “叶家老人曾经是华夏开国大佬身边的红人,随着开国大佬南征北战立下过赫赫战功,被授予华夏上将军,军中威望比杨老爷子还大,只是叶家人丁不旺,叶老爷子的独子也战死沙场。随着叶老爷子的去世,叶家也没落了,这叶天狼曾经被称作军中太子,杨红兵都是他的小弟。”

    “他有一个姑姑,叫叶月华,那也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人,是叶老爷子收养的孤女,嫁给了赵天阳为妻,赵语菲就是叶月华的女儿。你想想,叶天狼是赵语菲的表哥,如果你和他发生冲突,你让你大哥夹在中间怎么处理,他和语菲嫂子现在又发生着误会,你这不是给他添乱吗?”

    孟秋白恍然大悟,但依旧冷哼道:“研宝宝,那也不能委屈了你,被几个小角色趾高气扬的威风一回,我心里不爽,你可是我孟秋白的老婆,是孟家二少爷的娘子,欺负你,那就是瞧不起孟家,瞧不起我大哥,更瞧不起我孟秋白。”

    王妍哭笑不得,这都什么逻辑,不过她能感受到小男人对自己的爱护,心中甜蜜,柔笑道:“看把你委屈的,如果我愿意,不费吹灰之力我就能把那些人打的哭爹喊娘。但咱们可不能给大哥惹事,这次咱俩又是偷偷跑来京城,大哥知道了,肯定生气,再给他闯祸,他一定揍你。”

    孟秋白一咧嘴,满不在乎的笑道:“我不怕,咱们虽然是偷偷来的,可也是娘同意的,大哥在京城势单力薄,我怎么能让他孤军奋战,有我孟秋白在,我要过五关,斩六将,大闹京城,书写一段孟家双雄叱咤风云的历史,让整个华夏震惊,也让所有人知道,孟家除了孟秋雨,还有我孟秋白这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孟秋白一脸傲然,口若悬河的夸夸其谈,只把王妍乐得花痴乱颤,她就喜欢孟秋白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摸样,同时还可爱调皮的像是孩子。

    直到孟秋白说的口干舌燥,王妍才笑脸如花的问道:“该走了吧?你都站在这里演讲快一个小时了,可惜只剩下我一个观众,别人都把你当傻子看呢。”

    “哦,有这么久吗?太阳还没落山呢,先去填饱肚子,再去找大哥。”孟秋白挠着头哼哼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