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六十五章 灵堂风波【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工人闹事风波结束,仪式继续进行,只是赵家的威望再次跌入低谷,要是换做以前的赵家,那会发生这种追上门讨债的丑闻。

    赵天阳兄妹一死,赵家再无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赵语菲这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也就剩下和孟家长孙的关系,可以维系赵家声誉了,没了孟家长孙的保护,恐怕赵家随时都将被吞噬的渣都不剩。

    而叶天狼这位曾经京城可以和林子峰媲美的军中太子,再一次走进了所有人的视线,叶家人毕竟是叶家人,再次回归华夏,依旧拥有不可小视的能量。

    孟秋雨将紫枫带到无人处,秘密吩咐了一番,紫枫便迅速离去。

    而当孟秋雨返回灵堂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气氛不不对劲,无数宾客都在下面窃窃私语,虽然都在压制着声音,但场面不再肃穆,而很多人看向赵语菲和孟秋雨的神色的,都流露出了鄙夷之色。

    看到孟秋雨回来,玲珑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道:“老公,情况不对劲,我隐约听到有人传言,赵叔叔和天凤姑姑是被你和语菲合谋杀害。”

    “什么?”孟秋雨神色一变,凝神静听,果然从一位宾客口中听到正在议论这件事,说是孟秋雨要和赵语菲在一起,赵天阳兄妹因为父亲之死极力反对,两人合谋害死了两兄妹,这对JIAN夫YIN妇心肠狠毒,这是要霸占赵家产业。

    否则,赵天阳兄妹怎么会突然双双暴毙,而连赵家人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孟秋雨的脸色渐渐变得冰冷,他从不在乎任何人对自己的看法,可是他无法忍受身心遭受创伤,再次痛失亲人的赵语菲,被如此诋毁。

    隐隐中,孟秋雨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扫向宾客中一脸冷笑的齐家父子,以及在赵家老小当中窃窃私语的叶天狼,冷哼道:“一群跳梁小丑,真以为我孟秋雨不敢这时候杀人吗?”

    “老公,这件事应该和齐家父子脱不了关系,而且我和冰凝都感觉到这个叶天狼出现的有些太蹊跷,而且如此热心帮助赵家,应该有什么意图。”玲珑再次开口道。

    “你们照顾好语菲,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孟秋雨点点头,招手让杨红兵和叶飞走近,低声吩咐了他们几句,两人神色一怔,随即点点头转身离开。

    而这时候,赵锦带着三名赵家年轻一辈走向了孟秋雨,三人脸色都很难看,直视着孟秋雨,赵锦开口道:“孟少,我一直感激你给我赵锦机会,让我活的有了尊严。可我是赵家人,决不允许赵家被人图谋。我就问你一句话,我二叔和姑姑的死是不是你和语菲害的?”

    孟秋雨一脸冷漠的看着赵锦三人,淡淡的开口道:“或许我的话你们不会相信,但你们认为语菲是那种残害父亲和姑姑的女人吗?她是那种心肠恶毒的女人吗?”

    三人对视一眼,赵锦脸现愤怒的开口道:“孟少,对不起,我相信语菲不是那样的人,可是现在所有人都传言,是你和语菲害死了我二叔,我不能让语菲蒙受不白之冤。”

    其余三名年轻人也纷纷点头,一脸的愤慨,显然在为赵语菲打抱不平。

    孟秋雨暗自点头,看来赵家还不是所有人都是无可救药之辈,经历了多番变故,赵家年轻一辈已经在成长。

    “这件事不是你们能解决的,我会处理,你们能相信语菲,我很欣慰。”孟秋雨看了眼三人,迈步上前高声道:“各位京城的老少爷们,我不管你们是真的来祭奠故人,还是来别有所图,有什么事情敞开来说,不要再下面恶意揣测,诋毁他人,不然,别怪我孟秋雨不客气。”

    孟秋雨的一声冷喝让灵堂内顿时鸦雀无声,大部分人还是畏惧于孟家长孙的凶名,看到他一脸冰冷,有些人莫名感到发寒。

    冷眼扫了眼所有人,孟秋雨目光落在了齐家父子脸上,两父子也目露寒芒,冷冷对视着他。

    “我刚才听到有人议论,说是我和语菲合谋害死了她的父亲和姑姑,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从谁口中传出,如果有人怀疑这件事,那请你站出来,如果你有证据证明,我孟秋雨甘愿受尽所有人唾弃。”

    “哼,孟秋雨,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谁不知道你孟家长孙心狠手辣,无法无天,即使有人知道内幕,也不敢声张。”齐秦冷哼道。

    “这么说来,这件事是从你齐老二口中传出来的?”孟秋雨冷笑道。

    齐秦站起身来,扫了眼四周所有人大声道:“我事先声明,这件事我也是刚才才听到,我可不是推卸责任,更不是怕他孟秋雨。”

    齐秦转向孟秋雨冷声道:“孟秋雨,我和天阳兄,天凤妹子都有交情,既然让我知道了这件事的内幕,我就不能不管,虽然惊扰她们安息,我感到心中愧疚,可我不会容忍你这种狼子野心的混蛋害死她们兄妹。”

    赵语菲早就懵了,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怕被人诬陷,可她不想父亲和姑姑死后还不得安宁。

    只是事情发生的太快,她知道如果不解释清这件事,自己和孟秋雨将背上杀害父亲和姑姑的恶名,一辈子都会被人戳脊梁骨。

    杨冰凝和玲珑在一旁安慰着她,让她放心,有孟秋雨在这里,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

    “齐老二,我真替你脸红,你们齐家人除了脸皮厚,背地里玩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有什么值得炫耀。什么叫做恬不知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不要一副正义凛然的丑恶嘴脸,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有什么卑鄙的招数不妨使出来,我孟秋雨接着。”孟秋雨不屑的说道。

    “孟秋雨,你不要恶意狡辩,我今天不和你计较其他事情。我就代表赵家人问你,赵天阳和赵天凤是怎么死的?为何他们的死连赵家人都不知道。”齐秦咬牙切齿的说道。

    孟秋雨冷冷看着齐秦,心中不由咯噔一下,他能看得出来,齐秦不像是事先知道这件事,是麒麟绑走了赵天阳兄妹,两兄妹的死,自然和麒麟脱不了干系,孟秋雨自然将这件事认为是齐家指使。

    可是齐秦父子的反应有些超出孟秋雨的预想,似乎这件事真的和他们无关,这让孟秋雨不由的疑惑起来。

    孟秋雨和赵语菲,没有将赵天阳兄妹之死真相公布,一来是怕赵家人知道后,冲动下去和齐家人闹事受到伤害,另外也是怕齐家爆料出赵天阳和赵天凤的私情,人都死了,如果再传出这种丑闻,赵家人如何在京城抬得起头来。

    “不错,齐二爷的疑虑也是我的想法,我姑丈虽然身体一直抱恙,但据我所知,在他出事的当晚,他并没有表现出异常。而天凤阿姨更是身体健康,突然暴毙这总需要一个解释吧。”

    叶天狼走出人群,一脸正色的看向赵语菲开口道:“表妹,表哥不是在针对你们,可我心中疑虑,又听到这样的传言,让我震惊,我可不相信你会是那样的人。可我想问你,当晚据说有护卫听到你房间玻璃碎裂,前去查看你却不让人进去,也不让他们修护。那可是凌晨三点多了,你不睡觉打破了玻璃这是为什么?”

    赵语菲哑口无言,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是有人闯入想要掳走自己,可齐家一定不会承认,自己没有任何证据。

    看到赵语菲脸色苍白,身躯微微颤抖,赵家人本就心中被谣言左右,越发肯定她是做贼心虚,没办法解释,于是纷纷开口质问,有的年长者甚至拍胸痛哭,哀呼家门不幸。

    孟秋雨大喝一声压住了全场喧闹,目光冰冷的开口道:“齐展白,到了这时候,你就不该说点什么吗?想必在场很多人都听说过,赵家大小姐前几日神情狼狈的被人追赶,当时发生了打斗,还死了几个人。齐展白,你敢不敢承认,这件事是你派人追赶语菲呢?”

    在场的宾客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件事很多人也都听说了,只是后来警方压制了此事,没有进一步作出调查。但是赵家大小姐遭遇绑架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是齐展白做的。

    齐展白一脸平静的站起身,耸肩笑道:“我承认,我与语菲小姐发生了一些误会,她当时情绪激动,神智不够冷静,我担心她出事,让人带她回去。只是没想到保护语菲小姐的人以为我的人要对她不利,发生了误会大打出手。众所周知,我与语菲小姐关系一直很好,我怎么会绑架她?”

    “哼,那麒麟呢?你可不要告诉我,他不是你们齐家人。”孟秋雨沉声道。

    齐展白脸色微微一变,就连齐秦也睁大眼睛,两父子对视一眼,齐展白开口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齐家上下成员颇多,这个麒麟的确曾经效忠于齐家,只是后来在巴黎出了事,至今杳无音讯,这件事孟少应该最清楚。”

    “当晚就是麒麟带人闯入了赵家,意图绑架语菲,却没有得逞。于是他们挟持了赵叔叔和天凤姑姑,当我们找到他们后,已经晚了。”

    孟秋雨转向叶天狼冷声道:“现在我就回答你的问题,窗户玻璃破损,是麒麟闯入了房间,语菲之所以撒谎,是因为麒麟用赵叔叔和天凤姑姑的生命要挟,语菲不得已才不让赵家护卫进来。”

    “一面之词,有何证据?那么这个麒麟现在在哪里?该不会是孟少为了推卸责任故意编造的谎言,如果麒麟就在京城,以孟少的能量,岂能找不到对方。你是要把责任推卸给齐家吗?”叶天狼淡淡的问道。

    “而且,既然我姑丈和天凤阿姨是被人杀害,为何你们要隐瞒真相?直到被人猜疑,你们才说出来,赵家人有权利知道真相,我姑丈待我如亲生儿子,我也一定要查明他的死因。”

    “就是,你怎么解释,你杀害了老爷子,杀害了天霖,现在连天阳和天凤都不放过,你的心好狠,为何不将赵家人灭门呢?你不是灭门王吗?”赵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怒声质问。

    随即赵家上下纷纷大骂了起来,声讨孟秋雨和赵语菲的声音四起,显然不相信孟秋雨这番话。

    听到赵家老小辱骂自己和孟秋雨,整个灵堂内乱成了一锅粥,赵语菲眼前一黑,急火攻心,吐出一口血水,倒在了杨冰凝怀里。

    孟秋雨脸色瞬间变得狰狞,刚要发怒,灵堂外一声大喝传来,两道身影激射进来,随即孟秋白咆哮的声音在灵堂内震荡。

    “都给老子安静,谁TM敢怀疑我大哥,老子要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