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六十六章 灵堂风波【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灵堂内举座皆惊,在孟秋白这声灌输着妖元力的大吼声中,震得人耳膜生疼,随即所有人便看到灵堂内又多了一名银发少年,俊美的不像话的五官上,却流露着冰冷的杀意,一双犀利如锋芒的眼睛所过之处,几乎没有人敢与之对视。

    又一个玉面银发美少年,比起孟秋雨的成熟显得稚嫩了一些,但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却让人心中惊惧,就连齐展白和叶天狼都皱起了眉头,面色变得凝重。

    而在孟秋白的身旁,一席办公室OL套装,身材丰腴迷人的王妍也让很多男人眼前发亮,这种极品丰满的女人,绝对是很多男人脑海中YY的对象。

    孟秋白杀气腾腾,指着叶天狼的鼻子骂道:“小子,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敢在我大哥面前指手画脚,信不信小爷打得你满地找牙。还有你们这些瘪三,机场上小爷懒得和你们计较,那是小爷低调,而不是怕你们,今天谁不服,站出来比划比划。”

    叶天狼脸色青红不接,被人指着鼻子骂让他感到下不来台,不过心中却是疑惑,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居然以孟家长孙的兄弟自居,据他所知,孟家还有一位少爷孟秋风只是个孩子。

    杜鑫几人有些傻眼,这小子不正是在机场发生过争执的小子吗?当时是叶天狼不想惹事,才没有矛盾激化,原来这家伙有些来头,居然是孟家长孙的弟弟。

    几人犹豫,几人愤怒,杜鑫涨红着脸冷声道:“你说话最好分清场合,就算你是孟少的兄弟,也不能无故骂人。”

    “去你大爷,分什么场合,小爷要收拾你这种瘪三,还要看黄道吉日不成。”孟秋白话音还未落,人影一闪已经到了杜鑫的面前。

    灵堂内只闻清脆的耳光声响起,随即杜鑫惨叫着跌飞了出去,撞翻了身后两名同伴,半边脸红肿,清晰的出现了五个巴掌印。

    在一群宾客目瞪口呆中,孟秋白双手叉腰指着剩下的一群男女骂道:“那个还不服气?小爷一块收拾你们。”

    “孟少,你这兄弟仗势欺人,我需要一个交代。”叶天狼阴沉着脸,扶起了杜鑫,声音冷厉的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向你交代,小爷连你一块打。”孟秋白眼睛一瞪,冲着叶天狼扑了过去。

    眼看就要一拳轰飞叶天狼,孟秋雨沉声道:“秋白,住手。”

    孟秋白硬生生收住了身形,在叶天狼震惊的目光中,人在空中一脚飞踹正中对方的胸口,叶天狼闷声一声倒退出十几步,翻滚着摔倒在地上。

    孟秋白邪笑一声,凌空翻身落在了孟秋雨面前,咧嘴笑道:“大哥,我可是住手了,可你没让我不能用脚。”

    孟秋雨哭笑不得,瞪着孟秋白,又瞥了眼王妍,笑骂道:“臭小子,谁让你们跑到京城的?一来就给我惹事,还不退下去。”

    孟秋白呲牙咧嘴一笑,挠着头道:“大哥,是娘让我来的,怕你太仁慈被人欺负,让我来帮你。”

    周围一群宾客差点摔倒,孟家长孙如果仁慈,那天下间所有人都可以用善良形容了。这种无法无天之人不欺负人已经算不错了,那个敢欺负他。

    孟秋雨瞪了眼孟秋白,笑骂道:“少废话,先下去,这里没你事。”

    孟秋白也不难为情,吊儿郎当的转身牵起王妍的手,冲着玲珑几女咧嘴喊道:“几位嫂子,我和研宝宝来看你们了。”

    在几女哭笑不得的神情下,孟秋白旁若无人的带着一脸羞涩的王妍走了过去。

    孟秋雨神色冷漠的转向叶天狼等人,后者已经被他的几个兄弟搀扶了起来,叶天狼的脸色一片涨红,胸口剧烈起伏,嘴角还噙着血水,显然被孟秋白这一脚踢得不轻。

    孟秋白这已经脚下留情了,否则以他变态的身手,一脚便能将叶天狼浑身骨头踢碎了。

    叶天狼身边的富家子女们个个脸现怒容,可是却敢怒不敢言,摄于孟秋雨的威严,孟秋白胡闹了一番,将他们这些人教训的颜面无存,可他们不敢出头。

    “叶天狼,看在语菲的面子上,我可以容忍你质疑我们,你心中的疑问我也解释清楚了,至于你信不信,那和我没关系。但是我兄弟打了你朋友,你让我给你交代,你觉得你够资格吗?”孟秋雨一脸玩味的盯着叶天狼,眼神中流露着浓浓的不屑之色。

    “孟秋雨,你别太狂妄了,你们凭什么打人?难道天狼哥想要查明他姑丈的死因也有错吗?”叶天狼身边高挑靓丽的女子一脸寒意的质问道。

    “凭什么?凭他是我孟秋白的大哥,别以为你是女人小爷不敢揍你,再敢唧唧歪歪,我连你一起打。你们没什么能力,还想挑衅我大哥,就活该被打,谁不服,小爷再收拾你们。”

    孟秋白蹭一下站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再次走了过来,指着叶天狼身边的女子,满脸轻藐的昂着脑袋。

    女子气的杏眼圆睁,不顾叶天狼的劝阻,气呼呼的走上前,指着孟秋白骂道:“混蛋,你敢动姑奶奶试试?”

    孟秋雨眉头一皱,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他没有任何好感,于是也不拦着孟秋白,他可是清楚,这小子绝对敢打对方,管你是什么部长的女儿,就是总统的女儿,在孟秋白面前也会照打不误。

    孟秋白果然眼睛一瞪,冲着那女子就冲了过去,不过此时杨冰凝却突然开口了,声音犹如黄鹂般轻柔,却又带着不容抗拒的清冷,轻声道:“秋白,住手。”

    孟秋白再次收手,本想继续踹出一脚,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玩这一招,转过身看着杨冰凝,一脸的不解。

    “黄小姐,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此事,你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可以出头,这份勇气我很敬佩。但孟秋雨同样是我喜欢的男人,他们兄弟不方便打你,但我不会留情。你想试试吗?”

    杨冰凝站起身来,一脸清冷的凝视着财政部部长的女儿,这一刻的杨冰凝仿佛控制了灵堂内的气场,强势的神态,强势的话语让人不敢冒犯,在她的眼神下,财政部部长的女儿竟然有些心里发寒。

    如果没有杨冰凝强势在警局杀人一事,或许很多人并不能感觉到杨家这位天之骄女有多么霸气,可是经此一事,整个京城有头有脸的人那个不惊心,杨家的长女有着杨家人的铁血,杀伐果断,更有着聪慧的头脑,这是一个不能轻易得罪的女人。

    叶天狼上前几步,将黄文雅拉到了身后,半边脸依旧红肿,眼神阴冷的开口道:“很好,孟家长孙果然霸气,我叶天狼得罪不起,可我心里不服,我姑丈死的不明不白,我难道连怀疑都不可以吗?”

    “看来你是不死心啊,那我就让你露出狐狸尾巴,我倒要看看你作何解释。”孟秋雨冷哼一声,对着灵堂外喊道:“紫枫,进来。”

    一脸冷漠的紫枫走了进来,在他手里还拎着一名中年男子,后者穿着朴素的衣衫,一脸的恐惧和不安。

    看到紫枫拎着的男子,叶天狼眉头微微一皱,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但却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你是干什么的?如果有任何一句隐瞒,我会让你给赵叔叔陪葬。”孟秋雨走到男子面前,一脸冰冷的开口道。

    男子在孟秋雨冷厉的眼神下浑身一颤,紫枫又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男子嘴里哼哼着哭诉道:“我就是一个普通工人,在华林被服厂上班,工厂关门,我们都下了岗,有人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煽动工友们来赵家闹事,我知道的都说了,这都是我鬼迷心窍,求您放过我。”

    男子说着痛哭流涕的在地上磕起了头。

    孟秋雨一脸冷笑,转向叶天狼笑道:“叶天狼,听到了吗?我想知道你居心何在?为何收买华林被服厂的工人来赵家闹事?你想从赵家得到什么?”

    “胡言乱语,孟家长孙想要诬陷我,也要有证据,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为什么你认定这件事是我背后搞鬼?”叶天狼一脸愤慨的说道。

    “看来你并不打算承认?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孟秋雨转向男子沉声道:“告诉在场所有人,什么人收买的你?”

    “那人没说,可我记住了他们的车牌号,JH64188。”男子一脸不安的开口道。

    玲珑迅速掏出掌上笔记本,进入了京城车管所内部网,一番查找后,脸色清冷的开口道:“车主叫刘海田,是杜氏集团少东家的专职司机。”

    灵堂内一阵吸气之声,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言而喻,以杜鑫和叶天狼的关系,如果没有叶天狼的指示,杜鑫怎么会让自己的司机去收买一个下岗工人。

    刚才工人前来赵家闹事,很多人已经感觉到事情蹊跷了,赵家即使再落魄,也不该这时候有人来大闹灵堂。

    这时候悠悠醒来的赵语菲也听到了这番话,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望着叶天狼摇头道:“表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天狼瞪了眼脸色羞愧的杜鑫,慌乱的神色很快镇定下来,高声道:“赵家产业有我姑姑的股份,可我姑姑去世后,赵家却独霸了她的那一部分,我只是要拿回属于叶家的那一部分,这有错吗?既然我失败了,你们想怎么处置,我悉听尊便。”

    “呵呵,我也不为难你,现在立刻带着你的人滚出灵堂,今晚如果你还留在京城,你永远也别想再离开京城。”孟秋雨眯着眼沉吟了一下,一脸冷漠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