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七十章 师徒相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小楼内春风玉露,满室皆香,数度风雨之后,苏媚终于心满意足的不再痴缠孟秋雨,玉臂环着男人的脖子,吃吃娇笑着说道:“小男人,奴家身体不适,暂且放过你,改日再战,你可要如约而来。”

    “呵呵,小媚宝贝,你要战,为夫便战,战到你丢盔卸甲,跪服求饶为止。”

    孟秋雨一脸坏笑,两只手依旧不老实的摩挲着女人如绸缎般光滑的肌肤,要不是体谅苏媚身上有伤,哪里能忍受住女人一双媚眼的勾魂,早已在此提枪上马,征战杀伐了。

    苏媚笑的花枝乱颤,又是一个长长久久的热吻过后,才一脸慵懒的依偎在孟秋雨怀中问道:“赵家葬礼上你可是和齐家撕破了脸皮,山道丛林内一战,更将齐家那老家伙的亲孙子割了首级,齐家恐怕要疯狂的报复你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背井离乡,被人B的举家迁移回滨海,依旧被人打上门来欺负,不让他们付出代价,那我岂不是太善良了。齐少风和齐少龙,杜云生只是开始,我会让齐家断子绝孙,把一干小辈全部干掉,在收拾那两个老家伙。”孟秋雨眼神冷厉的撇嘴道。

    苏媚轻笑一声,望着孟秋雨刀削般俊朗的五官媚笑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有仇就报的性子,每次听说你杀人全家,灭人满门,我就感到我苏媚的眼光没有错,一个连自己家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值得女人喜欢。”

    看着女人眉飞色舞的神态,孟秋雨暗自疼惜,了解过苏媚的过去,自然明白苏媚为什么会有此想法。曾经的苏大美人可是武林中的才女,才貌双绝,品行端庄,经历了全家灭门惨祸,她的个性才发生了变化。

    而这一切都是龙霸天造成的,就算龙霸天魔功霸绝天下,却连妻儿老小都保护不了,这样的男人毁了苏媚的一生,她自然不会再重新回到龙霸天的身边。

    而孟秋雨则不然,他有张狂的资本,也有足够聪明的头脑,步步为营守护着自己的家人,虽然历经风雨,可身边的人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对敌人心狠手辣,斩草除根在苏媚看来根本不是缺点,更不觉得残忍。

    因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身边亲人的不重视,往往很多大人物都是阴沟里翻船,栽在了小人物的手里。

    孟秋雨在华夏凶名卓著,一个灭门王让无数人恐惧忌惮,即使他的仇人想要报复他,也没那份勇气。

    “苏媚,我知道你现在不愿意提到龙霸天,可此人藏于暗中始终是咱们的心腹大患,和齐家已经开战,我需要尽快找到他的行踪,以绝后患,否则一旦他和齐家联手,我的压力会很大。”孟秋雨轻抚着女人的秀发,一脸凝重的说道。

    苏媚沉吟了片刻,脸上划过一抹哀伤,轻叹道:“往事如风,我和龙霸天的恩怨都在那一晚烟消云散,从今以后,我苏媚只是你孟秋雨的女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与你并肩作战。”

    孟秋雨心中感动,苏媚这绝不是一时的情感流露,而她已经在全力帮助自己,身边三名特使都派了出来,隐秘势力剑宗和气宗弟子更是多次相助,尤其今天一战,苏媚损失很大,但女人却只字未提。

    “苏媚,谢谢你对我的这份付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从今以后,除非我死,否则我永远都会守护在你身边,再也不会让你经历曾经的痛苦。”

    苏媚将身子贴紧了孟秋雨,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沉吟了许久才叹息道:“秋雨,林子峰为什么要回华夏?那他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孟秋雨神色一变,惊呼道:“他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寻回他的不死之身,这样才可以放开手脚与我一战,报复天下有负于他的人。”

    苏媚点点头,一脸精明的笑道:“以龙霸天的个性,他绝不会放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人,包括我和你,但是你却克制着他,你拥有轩辕剑,又有九阳之体,他想报复你,却又畏惧你。他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对于仇人,必然要亲手解决,所以,他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寻回不死之身。”

    “那为何他会出现在京城,他应该赶往峨眉山,进入深渊才对。”孟秋雨依旧不解的说道。

    “因为他担心你坏他好事,只有在京城将水搅浑,让你和齐家正面交战,才可以牵制你,让你无法脱身去阻挡他进入深渊。”

    苏媚一脸睿智,说道这里看着孟秋雨正色道:“所以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去峨眉山的途中,秋雨,你最好立刻通知青莲神尼她们,让她们召集雪域殿的人迅速撤离峨眉山,否则一旦龙霸天从深渊内返回,必然第一个血洗峨眉山。”

    “好一招瞒天过海,在京城露面竟然是吸引我的注意力,让我误以为他依旧潜伏在京城,他却暗度陈仓赶去了峨眉山,这个龙霸天真够狡猾。”

    孟秋雨摇了摇头,一脸沉重的苦笑道:“可惜我们的确分身乏术,想要对付他,需要足够力量,而一旦离开京城,齐家必然报复赵家和杨家。”

    孟秋雨挠了挠脑袋,摇头道:“事情不妙,以青莲神尼师叔的个性,绝不会离开峨眉山,一旦让她知道龙霸天要去深渊寻回不死之身,她会带着门人弟子去阻挡,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孟秋雨为难的神色,苏媚犹豫了片刻,轻声道:“秋雨,为今之计,只能让一个人出面了,或许他可以保护峨眉山安全。”

    “什么人?”孟秋雨惊喜的问道。

    苏媚一脸尴尬,抿着嘴看着孟秋雨许久后才说道:“秋雨,希望你不要生气,他就是你师父白眉,一直被我囚禁在这里。”

    孟秋雨直直看着苏媚,讪然一笑点头道:“你终于还是承认了,苏媚,其实这件事我早已经知道,可我有些羞愧见到师父,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你我的关系。”

    苏媚娇颜染上了一抹红晕,眼神中荡漾着感动,他因为孟秋雨会雷霆大怒,没想到孟秋雨竟然如此平静,反而也害怕见到白眉。

    “秋雨,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在我和你有了关系后,我便下去见过你师父一面,我把你和我的事情告诉了你师父,当时我能感觉到他的愤怒和痛苦,他这段时间比以前憔悴了许多,可能无法接受你和我的事情。”苏媚尴尬的说道。

    孟秋雨一脑门冷汗,暗叹红颜祸水,这让自己如何面对传授自己功夫的老人,爱上师父深爱的女人,自己这个徒弟恐怕是天下间最不孝的弟子了。

    “终须有面对这一天的时候,苏媚,立刻收拾一下,我们去见师父,任凭他责罚我也心甘情愿,但我不能让峨眉山的人出事,我无法分身,只能希望他老人家可以阻止龙霸天。”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两人清洗了一番,穿戴整齐走出小楼,再次通过暗道进入了地下密室。

    看着阴冷潮湿的地下密室内却别有洞天,白色精钢所铸的地牢,孟秋雨也不仅暗叹苏媚这一手太绝了,将人藏在这里谁能发现得了。

    看着钢化玻璃罩内白发苍苍,一副昏昏欲睡的老人,孟秋雨眼睛莫名湿润,匆匆一别多年,再相遇,已经是物是人非。

    苏媚已经启动了钢化罩,白眉低着头缓缓睁开了双眼,当看到孟秋雨后,浑浊的老眼瞬间闪现出精光,死死盯着孟秋有,嘴角蠕动,神情颇为激动。

    孟秋雨快步上前跪在了老人面前,一把抓住白眉的双臂,却发现老人的手上还戴着精钢镣铐,忍不住转身大喝道:“还打不开这破东西。”

    苏媚没有让手下进来,有些事情她也不好意思让下属知道,在孟秋雨的冷喝声中按动按钮,白眉的双臂获得了自由。

    “师傅,对不起,徒儿不孝,让您受苦了。”孟秋雨仰望着老人苍老的容颜,眼泪脱眶而出,这一刻他真的很悲伤,也为老人所受的待遇而气愤。

    苏媚静静站在一旁,一脸的不自然。

    白眉深深打量着孟秋雨,随即看了几眼苏媚,苦涩的摇头道:“秋雨,你我虽有师徒之情,却没有师徒名分,我当年没有承认你是我徒儿,现在你也不用行此大礼,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欣慰了。”

    “不,师傅,是徒儿不孝,您不管承不承认,在我心里,您都是我的师傅,我现在就带您离开这里。”孟秋雨一脸沉重的说道。

    白眉看向苏媚,叹息道:“苏媚,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真的喜欢秋雨,还是在利用他刺激我?”

    “飞扬,对不起,我知道让你原谅我很难,我曾经做过了很多错事,可自从遇到秋雨,他给了我生活的希望,让我看透了很多事情,我知道和他的感情会伤害你,可我不想逃避,我爱他,我也愿意为她改变自己。”苏媚一脸真诚的说道。

    白眉点点头,转向孟秋雨开口道:“我没有看错人,你的确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应该很快就能突破玄天九变的成神境界了吧?”

    “是的,师傅,徒儿愚钝,一直还没有领悟。”孟秋雨谦虚的说道。

    “罢了,人世界悲欢离合,曲曲折折,又有什么事情是看不开的,既然你们真心相爱,那我祝福你们。只是我在这里已经习惯了,不想再出去,让我在这里安度余生吧。”白眉轻叹道。

    “恐怕你没有机会清闲,龙霸天已经逃出了深渊,峨眉山有难,你应该不会置之不理吧?”苏媚开口道。

    白眉神情再次一震,枯瘦如柴的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