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九十一章 修成正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军区医院高等病房内,孟景天做完了手术,麻药还没有散去,依旧在昏迷。

    孟秋雨盯着床上昏睡的孟景天,转身看向一旁的院长问道:“张老,我叔叔这条腿痊愈的程度有多大?”

    张院长已经六十多岁了,眼看着就要退休,曾经还是杨老爷子手下的兵,所以这军区医院对于杨家来说,就等于自家医院。

    孟秋雨不放心孟景天去其他医院,所以让程樱等人护送着直接赶去了军区医院,他让程樱联系杨冰凝,杨冰凝的一句话,军区医院各个科的主治医生便等候在手术室,孟景天一到,便开始了手术,老院子亲自出马,驳接了孟景天的断腿。

    “孟少爷放心吧,你叔叔这条腿问题不大,后期多加锻炼,会和常人无异,不会影响他正常生活,当然重力活不能做。“张院长呵呵一笑,打趣道:“以你们孟家的家世,他也用不着做苦力,好好安养一年半载,就没事了。”

    “秋雨哥,张爷爷不仅在军区,就是国内的骨科方面也是权威,他老人家亲自出马,景天叔自然不会有问题,你应该多谢谢张爷爷。”杨冰凝在一旁轻笑道。

    几女也是刚到不久,在国宾酒店发生状况时,赵家也被偷袭,只是孟秋雨事先安排妥当,在十二邪君的带领下,将五十多名偷袭者全部当场击毙,没有放走一个。

    几女从程樱口中得知孟景天腿被打断,所以都很关切,处理完了赵家的事情,便赶了过来。

    孟秋雨在国宾酒店的天台上没有放走齐天翔,震碎了后者的心脉,结束了齐天翔的老命,齐天翔带来酒店的手下也全部被清理。

    齐天翔一死,齐家在京城的根基彻底烟消云散,即使有少数齐家势力依旧隐藏,这时候也不敢冒出来,而孟秋雨也一定会来一次大清洗,彻底将齐家势力从京城赶尽杀绝。

    首当其冲的就是今晚的警察内部齐家派系之人,孟秋雨虽然没有时间处理,却通知了廖凡和刘副部长,让他们查清这件事。

    如果没有警方内部人安排,齐天翔这么多人是没有机会进入戒备森严的国宾酒店,所幸今晚他们的目标是孟景天,欧洲财团带来的保卫人员又在事发时,严密的封锁了五楼以上,欧洲财团代表没有发生意外。

    但这件事却让孙国涛震怒,严令彻查此事,揪出齐家在警察内部的人员,严肃处理。

    所以孟秋雨也就不再管这件事,来到楼上和梅丽尔见了一面,便急匆匆赶来了军区医院。

    掌院长这些杨老爷子曾经的部下,都对杨家人有着特殊的感情,一直将杨冰凝这些晚辈当做自家孩子,所以杨冰凝这位京城女神,在外人面前是一副摸样,在这些长辈面前,却又多了份活波。

    此时笑容甜美的挽住了张老院长的胳膊,夸赞着老人的医术,让张老院长满脸开心的笑容,眼神慈祥的笑道:“你这丫头,就不要拍张爷爷马屁了,人老了精力不比你们年轻人,做了一趟手术也有些疲累,就先回去休息了,有任何问题再通知我。”

    “张老,谢谢您,劳烦您这么晚亲自出马,实在心中有愧,我让人送您回去,改日一定登门道谢。”孟秋雨一脸感激的说道。

    “呵呵,你这个京城谈之色变的孟家长孙也很有礼貌嘛,在我看来你才是有血有肉的真男人,冰凝的眼光不错,不过你也要好好对待我们这群老头子视为宝贝的杨丫头,你要是欺负她,我们可不饶你。”张老院长满意的笑道。

    孟秋雨一脸尴尬,杨冰凝也羞红着脸娇嗔道:“张爷爷,您累了还这么多话,我送您出去吧。”

    待杨冰凝送张老院子出去后,孟秋雨看着一旁的程樱柔声道:“樱姐,你似乎受了伤,让我看看。”

    不等程樱同意,孟秋雨抓住了女孩的手腕,一道真元力输入检查起了程樱的身体。

    纳兰小朵几女也满脸关切的看着两人,他们还不清楚今晚发生的状况,程樱被齐天翔击中,受了内伤,一直在克制着,怕大家担心,但孟秋有却从程樱浓重的呼吸中感觉到了她气息的不畅。

    “没有伤及心肺,但你也需要休养,先让我帮你疗伤,等一下好好休息一下。”

    “那就到旁边的病房,那里安静,这边景天叔也不宜打扰。”玲珑提议道。

    孟秋雨点点头,带着程樱进入旁边的高等病房,看着脸色略显羞涩的程樱笑道:“怎么了?只是疗伤,又不是做其他事,有什么好害羞的。”

    程樱娇嗔了他一眼,抿着嘴看着孟秋雨嗔怪道:“孤男寡女你带着我来这里疗伤,会让玲珑她们多想。”

    “是你想多了吧,莫非你心里在期待什么?”孟秋雨靠近一步,近距离看着程樱精致的俏脸,一脸玩味笑道。

    “小色鬼,连我都敢取笑,看我不收拾你。”程樱笑骂着拍手打了孟秋雨几下,却被孟秋雨一把抓住胳膊,拉入了怀中。

    程樱浑身一颤,孟秋雨身上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让她全身都感到一阵酥软,玉面霞红,微微喘息着,娇羞而紧张。

    孟秋雨勾起程樱尖尖的下巴,一脸痴迷的看着这个干姐姐,微笑道:“樱,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叫你姐吗?”

    “你这个小坏蛋没安好心,快放开我,不要被人看到。”程樱无力的推了几下孟秋雨,声音软弱无力的娇嗔道。

    “因为我能感觉出来,其实你内心也不想当我姐。咱俩的事情家里人已经心照不宣,咱妈一直没有给你找婆家,你也应该明白她老人家什么意思,她想让你永远留在孟家。”孟秋雨咧嘴笑道。

    程樱红着脸,心里宜喜宜嗔,别说干妈了,就是林慕雪众女也能感觉的出来自己爱上了孟秋雨,姐妹们也心照不宣,一直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是因为她没有机会和孟秋雨单独在一起。

    何况孟秋雨到底心里怎么想的,程樱也不清楚,但她能感觉的出来,孟秋雨看她的眼神不一样。

    “秋雨,你非要在这时候谈这件事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候很害怕,每次看到你和慕雪她们亲热的在一起,我就心里感到酸楚,我无法克制自己,却又有些不敢面对你。”程樱不敢直视孟秋雨的眼睛,一脸幽怨的说道。

    “你这幅样子,我怎么感觉像是受了委屈的小怨妇,在抱怨男人不疼自己呢。“孟秋雨坏笑道。

    程樱气急,自己这么羞人的话都说了出来,这混蛋居然嬉皮笑脸,没个正经,明明是他挑明了这件事,此时却还在取笑自己,羞恼的瞪了眼孟秋雨,程樱再次拍打着他啐骂道:“你这个小混蛋,我让你不正经。

    ”

    孟秋雨哼哼笑着任由程樱不疼不痒的拍打自己,盯着程樱红润的嘴唇突然吻了上去。

    程樱眼镜邹然睁大,脑子嗡的一下懵了,芳心羞怯而惊喜,紧张中又有些甜蜜,故作不满的挣扎了几下,便软化在男人的热吻中,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陶醉在彼此的热吻中。

    许久之后,程樱才挣开孟秋雨,拍开他不知何时从衣服下摆探入的魔爪,羞红着脸笑骂道:“坏蛋,就知道使坏,要是不疗伤,我就出去了。”

    “你看你多破坏气氛,这种难得一遇的动情时刻,正是两情相悦,醉生梦死的温馨浪漫时光,都被你破坏了。”孟秋雨意犹未尽,手掌上还残留着程樱娇躯上的香味,目光中流露着浓浓的灼热。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不许再使坏,帮我疗伤吧。医院这种地方,也亏你会有那种不健康的想法。”程樱笑骂道。

    “这怎么叫不健康的想法,男欢女爱,人之常情,这种有益身心健康,有利于传宗接代的好事,怎么到了你们女人口中,都成了邪恶的事情。”

    孟秋雨不满的嘀咕着,却也只打打消偷香窃玉的念头,收敛心神开始给程樱疗伤。

    程樱一颗心充满了喜悦,这次受伤不但不觉得痛苦,反而感到从未有过的开心,她终于不用再掩饰自己的情感,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孟秋雨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