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十章 暴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你好大胆子,竟然敢炮轰监狱,你知道这里关押的都是些什么人吗?”

    江东明怒气冲冲,人还没到孟秋雨面前,便大声质问了起来。

    孟秋雨抠了抠耳朵,一脸茫然的笑道:“我说江部长,你不但脑子有问题,眼睛都有问题,以你的身份,身边也该有贴身医疗人员,该好好检查一下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炮轰了监狱?莫非你连我也想诬陷?”

    “你……小子,你不要猖狂,不是你炮轰了监狱大门,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江东明再次气的脸色铁青,身居高位,什么时候不是众星捧月,马屁声满耳朵转,何曾受过孟秋雨这样的窝囊气。

    孟秋雨眨了眨眼,摇头道:“说你脑子有问题,看来还病的不轻?M国的五角大楼也被炸过,我也没听说路过的行人被抓起来让他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江部长官大威严,既然让我解释,那我也只能看看情况了。”

    孟秋雨满脸玩味,转身对着身后的众人笑道:“没听到江部长要解释吗?马上过去查查怎么回事,是不是天外陨石坠落,把这里给毁了,我还在担心呢,万一真的是陨石坠落,啪的一下砸到江部长身上,那江部长这算是为国捐躯呢?还是意外身亡。”

    紫枫众人哄堂大笑,一个个眼神戏谑的看着江东明,身材高大的疯虎笑道:“一定是陨石了,刚才我就看到流星划过,还忙着许愿呢。”

    “哈哈……疯虎,许什么愿了?许愿娶老婆还升官发财呢?”十二邪君等人纷纷调侃起来,根本没人在乎江东明乌云密布的老脸,赤果果的目中无人与藐视。

    孟秋雨摊摊手,看着江东明笑道:“江部长,你该听到了吧?我的兄弟说刚才看到流星划过,还许了愿,那事情就明白了,就是天降陨石,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孟秋雨,你简直目中无人,目无国法,这件事我一定不会罢休。”江东明气得脸都绿了,可他真拿孟秋雨没有办法,玩狠的,眼前混蛋就是魔鬼,讲道理,更是对牛弹琴。

    用身份压对方,可这混蛋小子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江东明是气的浑身疼,偏偏无可奈何。

    “江部长既然认定这件事和我有关,那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有证据,大可以抓我。没有证据,就最好不要诬陷我,我可不是萧家老小,可以任由他人欺负到头上。”

    孟秋雨神色一正,冷冷一笑,随即脸色一沉,怒声道:“不过我来这里,倒是要问问江部长,你凭什么把我的人关起来?”

    “哼,萧家老小事关重大,涉嫌谋害主席一案,我已经受了马副主席的命令,彻查此事。萧家老小既然被你们关押,我就有权提嫌疑人调查情况。可是他们不服从命令,我怀疑他们和萧家有牵连,所以暂且将他们关了起来,等待调查。”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果说和萧家有关系,我比他们关系更大,萧家长孙女还是我的女人,你要不要把我也关起来?”孟秋雨点头道。

    “孟秋雨,你太狂妄了,这件事我会向你父亲要一个说法。”江东明怒哼道。

    孟秋雨微微一哼,而此时夜叉靠近他身后,在孟秋雨耳边低语了几句,告诉他萧家老小已经被救走。

    “江部长,你关押我的部下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有人闯入炎黄铁骑基地,打伤了我的人,看来是没把我孟秋雨放在眼里,那我今日倒要讨回一个公道来。”

    孟秋雨冷眼看着江东明身后的几人,冷声道:“是谁带人去了炎黄铁骑?指挥手下强行抢人,还用武力镇压我的手下,现在给我一个说法。”

    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犹豫了片刻,站了出来,一脸正色道:“是我,我也是受命去转移嫌疑人,但是你的部下不肯放人,还口出狂言,双方发生了摩擦动的手。”

    孟秋雨看着对面的男子,点点头,转身问道:“是他吗?”

    “就是他,是他指挥手下动的手。”炎黄铁骑中的一人怒声道。

    孟秋雨上前一步,在他凌厉的气势下,魁梧汉子竟然忍不住倒退了半步,眼神中流露着不安。

    “谁给你下达的命令?去抓的人。”孟秋雨看着男人沉声道。

    “孟秋雨,这是上级指示,他也只是执行命令。至于期间发生的不愉快,也纯碎意外。”江东明开口道。

    “意外?呵呵,你们去炎黄铁骑抓人,却不通知我,大批人马擅闯炎黄铁骑,武力镇压我的部下,如果这是意外,那我今日可以一拳打爆他的脑袋,也可以称作意外,你觉得呢?”孟秋雨看着江东明冷笑道。

    “哼,孟秋雨,你可不要胡来,如果你不满,可以向上级部门反映,只会有人给你处理。”江东明哼道。

    “哈哈哈……江部长,你是在糊弄三岁小孩吗?我孟秋雨都被欺负到头上了,还要忍着怒气,等待你们来处理吗?这不是我孟秋雨的风格,我也没那心情等待结果。”

    “何况我的人都被打了,我如果不给他们讨回公道,那我在他们面前还有什么威严,触我逆鳞者,只有死路一条。”

    孟秋雨话音未落,一拳挥出,正中那名汉子的面门。

    在周围惊呼声中,汉子连惨哼的机会都没有,整颗头颅便爆裂开来,鲜血四溅,尸体缓缓倒了下去。

    江东明和身后的官员脸都白了,就连监狱里的所有狱警也脑门上冒出了冷汗,一拳爆头,光天化日下行凶,这便是孟家长孙的作风。

    孟秋雨无视周围震惊的目光,一脸冰冷的开口道:“把所有冒犯炎黄铁骑的人给我抓出来,凡是动过手的,都给我断掉两条手臂,让他们知道,炎黄铁骑不是任何人可以冒犯的。如果有人反抗,就地格杀,不管他是什么人。”

    “孟秋雨,你要造反不成?你竟敢杀人。”江东明声音颤抖的喊道。

    “哼,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连你一起干掉。”孟秋雨冷笑道。

    随着孟秋雨的号令,身后炎黄铁骑和妖魔联军在穆长风等人的带领下冲向了江东明一行,几十名曾经去过炎黄铁骑的武警,当场被打翻在地,生生打断了两条胳膊。

    妖魔联军更是个个凶悍,把附近几名吓得双腿打颤,无法动弹的官员都给抓着丢了出去,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有几名武警开了枪,却无法击中敌人,反而激怒了妖族和魔族高手,抓着他们的身子,硬生生撕成了两截,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江东明已经傻了眼,早就听说过孟家长孙的无法无天,却也没想到竟然疯狂到了这种地步,在几名心腹的保护下,躲到一旁,心胆俱寒,不敢再指责孟秋雨了。

    秦城监狱的狱警们也个个胆寒,握着枪械躲在一旁无人敢阻止,冷面女鬼双腿打颤,脸色发白,当听到部下赶来汇报,萧家老小被人救走后,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孟秋雨冷眼看着眼前一幕,嘴角勾起不屑冷笑,既然要闹,他就要把事情闹大。而孟秋雨只字未提萧家,也是表明了态度,这件事和萧家无关,他是为了被打的炎黄铁骑成员出气,为了尊严而讨回公道。

    炎黄铁骑这个特殊的部门本来只有孙国涛可以调动,现在孙国涛一死,炎黄铁骑就受到了挑衅,孟秋雨自然无法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至于萧家人被人救走,孟秋雨也可以推卸责任,不给孟家制造麻烦,毕竟现在的萧家,还无法澄清谋害孙国涛的嫌疑。

    当最后几名武警被打断手臂后,妖魔联军停止了暴力行动,一个个依旧还不过瘾,嗷嗷吼着四处挑衅,只是没有狱警敢做出反应。

    谁让这些家伙们太恐怖,子弹都打不中,手段又凶残毒辣,犹如魔鬼一般。

    “江部长,萧家是我带兵逮捕的,交给你们其他部门我也不会拒绝,可是你们不把我放在眼里,强行抢人,还打伤了我的部下,炎黄铁骑的威严不容亵渎,任何人都休想在我任职期间踩到我的头上,这仅仅是一个教训,再有人敢去炎黄铁骑闹事,定斩不饶。”孟秋雨高声说道。

    炎黄铁骑这次来了几十号人,刚才一番发泄,打的又过瘾又解气,这些人本就是暴力分子,被人欺负到头上,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此时听着孟秋雨慷慨激昂的话语,一个个眉飞色舞,眼神中闪现着敬仰之色,打心眼里崇拜着孟秋雨这个将军,有这样的领导,他们感到痛快。

    “孟秋雨,你会为你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咱们走着瞧。”江东明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再次激怒孟秋雨,声音颤抖着说道。

    孟秋雨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身说道:“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