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十一章 悲愤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没有急着赶回孟家,而是带着十二邪君赶往了小中海疗养院。

    小中海疗养院,顾名思义堪比中南海,在这里住着的都是曾经华夏赫赫有名的大佬们,不是开国元帅,将军,便是国家重要领导。

    小中海疗养院比邻军区,常年都有一个加强连的警卫负责警戒,这里的安全自然归军区保护。

    有了杨家的帮忙,萧家老小悄无声息的被安排进了这里暂住,为了保护萧家,这是孟秋雨能想到最安全的地方了。

    杨家兄妹早已等候在疗养院门前,今日的杨家兄妹皆是一声笔挺军装,杨红兵魁梧挺拔,杨冰凝英姿煞爽,一身崭新合身的军装穿在杨冰凝的身上,别有一番风味,看的孟秋雨眼睛都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京城第一美女如此装扮。

    杨冰凝的美已经超脱了世俗的形容,任何美丽的词语用在她身上都欠缺了韵味,看着眼前的军装美人,紫枫等人都不禁感叹,那些军中绿花,站到杨冰凝面前,恐怕要羞愧的自杀了。

    看到这些男人们惊艳的目光,杨冰凝莞尔浅笑,这一笑,俏皮中带着一丝娇媚,越发的让人怦然心动。

    “傻样,有你这样盯着女孩子看的吗?又不是没见过。”杨冰凝横了眼孟秋雨,娇嗔道。

    “可我没见过你现在的模样,美得让我一颗心都砰砰直跳。”孟秋雨哼哼笑道。

    “讨厌,进去吧,玲珑她们还在里面等着呢。”杨冰凝一脸羞喜,却也落落大方的挽住了孟秋雨的胳膊,带着他向里面走去。

    杨红兵摆好了架势,还等着和孟秋雨拥抱一下,却没想到人家压根没搭理他,一双眼睛光关注自己妹妹了。

    “我靠,有异性没人性,把我当成空气了。”杨红兵不满的抱怨道。

    “呵呵,杨哥,这身军服脱下来借我穿穿,都两杠一星了,穿着这身衣服去大学校园里逛逛,保管各大校花争着来送电话号码。”紫枫众人围住了杨红兵,大家都是熟人,也不见外,纷纷说笑起来。

    “切,本少不穿军服,去了校园里,那也是秋波一大堆,整个校园里的美眉都围着我转。”杨红兵得意的笑道。

    “哼哼,杨哥不穿衣服,那效果更好,就这身板,连男生恐怕都得围着你转。”紫枫坏笑道。

    “你小子找抽是吧,没看到还有女士在场吗?”杨红兵踢了紫枫一脚,看了眼夜叉不好意思的笑道。

    夜叉则咯咯一笑,对着杨红兵抛了个媚眼道:“没关系,我已经见惯了不穿裤子的男人了,倒是很想见识一下杨少的资本。”

    杨红兵一脑门冷汗,暗骂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孟秋雨就是不要脸的,这些手下都是变态。

    孟秋雨早已经飘飘然了,任由杨冰凝挽着手臂,行走在疗养院的幽静小道上,鼻息间闻着女孩身上独特的体香,还不时感受一下军装下杨冰凝柔软的丰满碰触,那感觉连心都酥了。

    孟秋雨很期待这条路没有尽头,他就可以和杨冰凝悠闲的一直走下去,可是他的美好感觉很快便结束了,杨冰凝带着他来到了一处小院前,笑道:“秋雨哥,萧家人就在里面,我已经调了几名可靠的警卫在四周把守,只要萧家人不随意走动,没人会知道他们在这里。”

    “冰凝妹妹,你真是秋雨哥的贤内助,有你出马,我一百二十个放心。”孟秋雨嬉皮笑脸的说道。

    杨冰凝娇笑着白了眼孟秋雨,眼神揶揄的问道:“秋雨哥,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呵呵,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要不今晚咱先入了洞房,改日就把婚礼办了。”

    “秋雨哥,你就是个坏蛋。”杨冰凝羞红了脸靥,偷偷拧了孟秋雨一把,松开他的胳膊带头向里走去。

    孟秋雨哼哼坏笑,觉得杨冰凝越发可爱了,平日里风轻云淡,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女孩,居然也会害羞,不过他越发期待,啥时候把杨冰凝给办了,如此鲜艳美丽的花朵,不早日采摘了,岂不可惜。

    进入院子内,孟秋雨便看到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卫把守在院子四周,虽然这些军人在孟秋雨眼里不堪一击,但也个个都是军中好手,以一挡十高手。

    这处院子很幽静,不但有一片花圃,还种植了几株葡萄树,正屋和两侧偏屋之间还有一个人工小湖,一条木板桥横隔在小湖上,上面建造了一座凉亭。

    “秋雨哥,等到夏天的时候,这里花香扑鼻,鱼儿戏水,坐在凉亭上喝茶,自有一番惬意,这里曾经是开国第一元帅的疗养之地,后来老人去世后,这里便空置了下来,但却一直被专人打理,爷爷打算过几年要搬进这里,我们以后也可以常来这里陪赔爷爷,你们在凉亭里下棋,我给你们沏茶。”杨冰凝微笑着说道。

    “不愧是京城第一疗养院,老了住进这里,也是一种享受。”孟秋雨点点头,随着杨冰凝绕过凉亭进入了正屋。

    屋子内,萧家一家都在,但却个个神色黯然,就连玲珑几女和孟秋白都情绪颇为低落,气氛有些压抑。

    孟秋雨心中不甘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急切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秋雨啊,你可终于来了,快救救你爷爷吧,他不行了。”韩芸急切的上前抓住了孟秋雨,哽咽着说道。

    “怎么回事?萧爷爷怎么了?”孟秋雨看着玲珑几女问道。

    “年纪大了,身体本就嬴弱,在秦城监狱内还受到了折磨,恐怕不行了,医生在里面紧急救治,不过我检查了萧爷爷的身体,情况不乐观。”玲珑红着眼圈说道。

    孟秋雨神色变得凝重,转向孟秋白道:“秋白,立刻回孟家,把你雪妮嫂子接过来。”

    孟秋白会意,如果萧老爷子不行了,萧雪妮理应来见老人最后一面。

    “怎么会这样?我立刻联系最好的医生。”杨冰凝也满脸急切,说着就要掏出手机出去打电话。

    程樱拉住了她,微微摇头道:“冰凝,萧爷爷已经油尽灯枯了,还是让他老人家最后走的安详一些吧。”

    孟秋雨一脸深沉,带着杨冰凝众女进入里面的屋子,便看到一名年老的大夫和一名护士正在床前忙活着,萧老爷子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医生,情况怎么样?”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老医生是疗养院内的权威专家,摇摇头叹息道:“萧老年岁已大,身体羸弱,已经时日不多了,这次又被人折磨,生机已去,我也无能为力了,只能尽力让他多活几个时辰,交代遗言吧。”

    孟秋雨握紧了拳头,脸色阴沉的犹如寒冰,他并不知道萧老爷子被折磨过,转向玲珑问道:“什么人下的手?”

    玲珑一脸自责,哽咽道:“秋雨,是我没用,去晚了一步,萧爷爷是被一个叫钟羽的男人殴打过,并且强制让他签字按手印,萧爷爷被带出监狱后,就吐血昏迷了。”

    “该死,连老人都欺负,这帮混蛋,都该死。”孟秋雨咬牙切齿的骂道。

    玲珑欲言又止,没敢告诉孟秋雨她已经把钟羽杀了,钟羽背景深厚,这一次,恐怕要给孟家增添麻烦了。

    在孟秋雨等人焦急的等候中,孟秋白将萧雪妮带来了疗养院,女人风尘仆仆,显然孟秋白没告诉她发生了什么,看到父母都在,一脸激动的抱住了母亲,满脸泪水的问道:“爸,妈,你们都没事吧?”

    “雪妮,这次多亏了秋雨相救,否则我们一家就要死在监狱里了。可惜了你爷爷……呜呜呜。”韩芸也激动的抱着女儿,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萧雪妮脸色惊变,急切的问道:“妈,您说什么?爷爷怎么了?”

    “姐,爷爷恐怕不行了。”萧逸风眼圈发红的说道。

    萧雪妮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了,踉跄着跑进里面的屋子,看到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爷爷躺在床上,忍不住哭了出来。

    孟秋雨众人没有进去,一个个神色哀默,满脸悲愤,萧家人则是个个低声哭泣,气愤异常的沉闷。

    “樱姐,通知孟家,给萧家准备后事吧,老爷子不能走的太落寞,一定要风风光光大办丧事。”孟秋雨一脸深沉的说道。

    杨冰凝众女看着孟秋雨,知道他心里有多么悲愤,可也知道这样一来,会让孟家承受很多压力,萧家被人从监狱劫走,就算那些高层知道是孟秋雨做的,可也没有直接证据,无法向孟家发难。

    可一旦萧老爷子大办丧事,事情就暴露无遗,正好给了这些人借口,到时候孟凡的处境会很尴尬。

    但孟秋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众女自然坚定不移的支持自己的男人,哪怕孟家风雨飘摇,她们也会众志成城,守护好孟家这艘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