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十七章 仇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外界舆论的排山倒海,新闻媒体的大肆宣扬,让马瑾州坐立不安了,他有些后悔当初认可孙国涛的提议,让孟家人进入了各大要职部门,掌管文化宣传工作的宣传部部长便是孟清妃的父亲孟昊天,新闻媒体这一块,马瑾州也无法阻止。

    现在已经和孟家撕破了脸皮,有孟凡和他争锋相对,孟家在政界的官员根本不鸟他这个候选领导人,毕竟他还没有上任,无法独揽大权。

    其他几位巨头们,对于孟家和马瑾州的矛盾激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意参与他们的交锋。

    不过到了此时,他们已经渐渐意识到孟家不甘寂寞了,这一连串的事件曝光,牵引出了马瑾州,孟家此举是在意图搬到马瑾州。

    不言而喻,孟家有了问鼎华夏权力巅峰的意图,这些巨头们也开始私下里深思熟虑起来,合计着是否该力挺马瑾州,还是帮助孟凡上位。

    对于这些老狐狸们,自有自己的为官之道,他们的眼光远比寻常人长远,心思也各有各的打算,渐渐地,几大巨头们也出现了三大阵营,有的在支持马瑾州,有的在力挺孟凡。

    自然也有一些老奸巨猾之人,两不相帮,互不得罪的坐山观虎斗。

    马瑾州无法指挥新闻媒体界,随即将目光投向了教育界,他也是国内知名教授出身,还担任过国内一流大学的校长,门生遍布国内各省市。

    在新闻媒体含沙射影,针对马瑾州的一系列不利报道出现后,教育界也开始出现了抨击孟家的声音,一些大学教授,文化界的名人利用地方台严厉谴责起了孟家,当然矛头是针对孟秋雨这个祸害。

    整个孟家,也唯有孟秋雨做的恶事太多,给人落下无数话柄,而且他的所作所为,还天下皆知。

    抨击孟秋雨的呼声犹如海啸般愈演愈烈,一些曾经被孟秋雨祸害过的家族和敌人都冒了出来,这一次,连杭州白家也摇旗呐喊,痛诉孟秋雨杀了白家几名核心成员,恐吓威胁白家离开了京城,只能回到杭州老家。

    这是杭州娱乐频道播放的一则娱乐快讯,白家老人泪水连连,哭诉着孙子白玉堂,至今尸体都没找到,去了趟巴黎,就被孟家小子给残忍的杀害了。

    孟秋雨为了打击白家,把白玉堂在巴黎教堂地下室遭受的折磨都摄了像,寄到了白家,这正好成为了白家攻击孟秋雨的罪证。

    孟秋雨的无法无天,孟家人的熟视无睹,管教不严,一系列言论开始在教育界火山爆发,再次有一些脑袋被门挤了的教授们,义愤填膺的严厉谴责孟家的藐视国法。

    还慷慨激昂的发出誓言,自己不怕死,出现任何意外死亡,都是孟家小子在打击报复。

    看到这些老教授们的宣战,孟秋雨笑了,这一招够狠,马瑾州居然还有这样的能量,自己不做点什么,还真对不起他们的用心良苦。

    孟秋雨这一次不但没有伤害这些老教授们,还派出人暗中保护他们,以免马瑾州和齐家效仿曾经的林家,派人杀害他们嫁祸给自己。

    只不过孟秋雨利用自己的能量,找到了这些老教授们远在国外的儿女子孙们,派了撒旦组织的杀手们去和他们的家人拍了照片寄给了老教授们。

    这些针对孟秋雨的老教授们自己不怕死,可却不能不为自己的子孙们考虑,也就乖乖闭嘴,不敢再继续抨击孟家了。

    孟秋雨可以放过这些被煽动的教授们,可却不会容忍白家以及其他人继续和自己作对。杭州又是凌天南和慕容博的地盘,当夜白家被一把大火烧的片瓦不留,白家满门老小全部葬身火海,一个也没逃出来。

    其余那些煽风点火的家族也意外不断,不是孩子突然失踪,后来又凭空出现,就是家里没人时客厅里出现了一只死公鸡,即将打开车库时,车子着火爆炸,吓得这些人也都乖乖闭口,不敢再造谣生事了。

    与此同时,教育界又出现了一股新的声音,是宣扬孟家对华夏教育事业所做的贡献,带头者便是刘中华这位著名教授,在刘中华的带头下,呼声迅速压过了那些抨击孟家的同行。

    华夏连番动荡,自然再次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这一次孟秋雨没有让欧洲国家帮忙,但是英女王维多利亚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家族族长梅丽尔也不会让自己的男人孤军奋战,纷纷通过外交压力给华夏制造了麻烦。

    马瑾州想要上位,就要迅速解决这些国际纠纷,给自己增加政绩,但是他的努力交涉并没有很大成效,反而让欧洲多国发出声明,准备将投资华夏的计划,暂时搁浅,甚至取消。

    马瑾州着急了,其他巨头们也慌了神,这好不容易和欧洲各国达成了协议,引起外资发展国内经济,这一取消,华夏经济什么时候才能赶上那些欧美大国。

    这时候孟凡高调出面,并且通过新闻媒体都大事宣扬,与欧洲各国良好洽谈了多次,终于说服了这些国家,投资计划继续执行,并且比原先洽谈好的额度还提升了几个点。

    孟家人的能量再一次得到了其他巨头们的承认,他们也清楚地认识到,孟家可以左右欧洲各国对华夏的决策,支持孟家才有利于华夏发展。

    事态的发展,已经为孟凡的上位奠定了良好基础,下一步只要搞垮,搞臭马瑾州,孟凡的上位毫无悬念。

    而此时,在京城郊外的一栋宅院外,孟秋雨打开车门,亲自搀扶着孟老爷子走下防弹轿车。

    玲珑和妖女也伴随在左右,十二邪君和血雨卫队,苏媚的剑气二宗弟子迅速散开,将此处宅院围了个水泄不通。

    孟老爷子一声长叹,看了眼孟秋雨问道:“秋雨,先让我进去和他谈谈。”

    “爷爷,这恐怕不行,您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让我出手把他抓出来,您再和他谈也不迟。”孟秋雨微笑道。

    孟老爷子摇摇头,轻叹道:“我虽然问心无愧,可也亏欠着他们娘俩,秋雨,爷爷知道你在乎爷爷的生命,但这件事我不想让你们插手。”

    “爷爷,那让我们陪您一起进去吧,万一发生意外,我们也可以保护你,您一个人进去,我们怎么能放心。您老要出了事,我们可没法向孟家所有人交代。”玲珑苦笑道。

    “好吧,没有我的指示,你们不能动手。”孟老爷子摇摇头,看了眼两女说道了。

    在玲珑和妖女的搀扶下,孟老爷子迈步走向了宅院大门,妖女一掌震开铁锁,先一步进去查探起了安全。

    这个宅院内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影,但是妖女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几道亮点闪现,应该是狙击枪的瞄准镜反光。

    “玲珑,有三名狙击手,分别在三点钟,九点,十二点钟方向,保护好爷爷,我来带路。”妖女走在前方,身子挡着孟老爷子,一步步向里走去。

    孟秋雨已经通过微型耳麦听到了妖女的提醒,立刻下达了指示,枪神无名和孟家几名狙击手立刻找到了那些人的藏身处,瞄准了对方,随时准备开枪。

    在即将靠近眼前小二楼的时候,妖女停下了脚步,锯齿弯刀横在胸前,眼神犀利的盯着暗中的狙击手,开口道:“三点钟,九点钟,十二点钟的狙击手,你们最好不要开枪,否则你们会死的很惨。”

    三名狙击手神色一震,隐藏的如此绝密,居然被发现了行踪,他们正要扣动扳机,突然感觉到不妙,微微一愣神之际,三颗狙击子弹便破开了窗户,击中了他们的眉心。

    孟老爷子一脸苦笑,声音浑厚的大声道:“九州,我是孟宏宇,我想和你谈谈,让你的人不要轻举妄动,我不想多造杀孽。”

    寂静的小二楼片刻后的安静,一道挺拔的身影走出了房门,身后跟随着一名高挑靓丽女子和两名黑衣汉子。

    四人在台阶处停下,为首的俊朗男人眼神冷厉的盯着孟老爷子,冷笑道:“孟宏宇,你是要杀我是吗?”

    孟老爷子浑浊老眼闪现异彩,身躯微微抖动了一下,看着眼前和孟凡有八九分相似的男子,喉咙蠕动了几下,声音颤抖着问道:“九州,你母亲还好吗?”

    “闭嘴,孟宏宇,不要在我面前提我母亲,你不配。”霍九州脸色狰狞的怒吼道。

    孟老爷子长叹一声,摇头苦笑道:“孩子,我和你母亲的恩恩怨怨,你根本不了解,你恨我我能理解,可你不该任由齐家摆布,来对付孟家,不管怎么说,你骨子里流的是孟家的血脉。”

    “哼,孟宏宇,你今天既然找上门来,就休想离开这里,今天要么你死,要么我亡。”霍九州冷哼一声,随着他的一个眼神,院子两侧的厢房内呼啦一下涌出一片黑衣汉子,人人手握枪械,迅速包围了孟老爷子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