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寿宴异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来人的确是马瑾州,即将登上华夏权力巅峰宝座,却因为最近风波不断,而且被送进了精神疗养院的马瑾州。

    上次苏家姐妹设计,马瑾州因为急于教育自己的私生女,而被媒体堵在了情人旅馆门前,从那时起,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便针对起了马瑾州。

    国家高官包养小情人,秘密私会女大学生,老牛吃嫩草,吃干抹净就要抛弃单纯少女等等负面消息沸沸扬扬。

    加上这些媒体拍摄到的照片,马瑾州的女儿哭哭啼啼被带出小旅馆,马瑾州又低调离开等画面,让这一事件显得更加真实。

    而马瑾州虽然愤怒,却也不敢公开真相,毕竟他有私生女这件事同样见不得光,原配夫人还没死呢,身为国家重要领导人员,在外面有女人,还有这么大的私生女,一旦曝光,他哪有资格上任。

    马瑾州是彻底陷入了两难处境,他手中的权利也无法平息这些舆论向导,孟家全力宣扬的事件,他左右不了媒体宣传。

    而且他面容狰狞,犹如暴怒的公牛照片也被公布了,有消息声称马瑾州的家族有精神病遗传,经过那些富有敬业精神的八卦记者深沉挖掘下,马瑾州的家族资料也被公布了,果然他的家族有两例遗传精神病患者,还发生过打人事件。

    马瑾州有精神病,这件事不仅让百姓震惊,连国家各大部门都慎重起来,让一个精神病当领导,那华夏还不大乱。

    在孟凡和其他巨头们的暗中商议下,决定对马瑾州进行全身心检查治疗,确认他是否具有这种遗传疾病,并且是否有暴力倾向。

    马瑾州自然不愿意接受检查,而且气的当场吐血,无奈孟凡他们一再坚持,马瑾州被送进了精神病检查中心。

    到了这时候,马瑾州已经知道自己完了,众口铄金,现在就是能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恐怕也没人会相信,何况孟家暗中捣鬼,他连证明自己没病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送往了精神病诊疗机构。

    从天堂掉入了地狱,马瑾州急怒攻心,发疯了,见谁打谁,大喊着自己没有病,而他头发也在一夜间掉了不少,差点寸草不生。而他这种举动,完全坐实了他就有精神病的嫌疑。

    经过这些事情,马瑾州垮台,而孟凡脱颖而出,被各界推举,成为了呼声最高的领导人选。

    最近孟家所有能量都调动了起来,连林慕雪众女也纷纷出谋划策,帮助公公攀登九五之尊宝座,现在正处于造势高峰时期,不出意外,孟凡上任毫无悬念。

    一个被送进精神病诊疗中心的人突然出现在了杨老爷子的寿宴之上,就连四周宾客们也纷纷愕然,小声议论起来。

    孟秋雨紧锁着眉头,意识到这件事不寻常,马瑾州被整的这么惨,他今天出现在这里,绝不会让孟杨两家好过。

    为了确保寿宴的正常举行,孟杨两家布置了很多安全人员,却没想到依旧出现了纰漏,让马瑾州混了进来。

    “哈哈哈……,杨老爷子大寿之喜,我怎么能不来恭喜道贺呢?”马瑾州抱拳向着四周行礼,大笑着走来,而他身后的几名保镖着紧随在后。

    杨军脸色一沉,上前几步挡住了马瑾州的道路,寒着脸道:“马瑾州,你不在精神病院呆着,跑来这里干什么?”

    “杨军,你觉得我像是精神病吗?有我这么清醒的精神病吗?”马瑾州一脸玩味的问道。

    “你他妈本来就是个精神病,这里不欢迎你,你要是自己不走,那我让人把你送回精神病院。”杨军冷笑道。

    “各位宾客都听到了吧?杨家人好霸道,我好心好意来给杨老爷子贺寿,居然这般对待,看来我只能乖乖离开,不然我可惹不起杨家,杨司令更是有个了不起的女婿,都能把我马瑾州折腾成神经病,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马瑾州不理会杨军,面向四周宾客叹息道。

    四周宾客纷纷议论起来,马瑾州语气凄凉,带着自嘲与讥讽,针对孟杨两家的意味不言而喻,到也让很多宾客唏嘘感叹,静观着事态发展。

    正所谓落魄凤凰不如鸡,已经失去权威地位的马瑾州,却也让很多宾客不屑耻笑,敢来杨家寿宴闹事,简直是找死。

    孟秋雨眉头皱了起来,马瑾州看来是破罐子破摔,已经无惧生死荣辱了,不过杨家这时候当众羞辱伤害对方,却也不妥,这会落人诟病,显得太过霸道。

    杨军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气的咬牙切齿,却也真的不能将马瑾州怎么样了。

    “杨军,退下,来者是客,马副主席既然这时候很清醒,那就请过来入席吧。”杨老爷子一脸威严,声音洪亮的开口道。

    “呵呵,还是杨老深明大义,深悉待客之道,马某人不请自到,多多打扰了。”马瑾州哈哈大笑,玩味的看了眼气的脸色涨红的杨军,迈着大步走向了杨老爷子这一桌。

    杨冰凝也是俏脸凝重,看了眼孟秋雨低声道;“秋雨哥,马瑾州来者不善啊,恐怕会有麻烦。”

    “这时候赶他走不合情理,先看看他想干什么,放心吧,有我在,我不会让他闹出大的乱子。”孟秋雨握紧了女神的小手,眼神安慰的轻声道。

    杨冰凝点点头,却也心中有些不安,孟老爷子寿宴的时候,孟秋雨被迫强势杀人,血溅宴会场,这一次她可不希望这种大喜之日,再发生流血事件。

    马瑾州满脸堆着笑容,来到杨老爷子等人这一桌前,还颇有礼貌的挨个问候了一声,表现的十分正常,根本看不出他有病。

    “瑾州啊,你该好好休养,杨司令八十高龄,他对华夏立下过赫赫功劳,你能主动来贺寿值得表扬,但要注意言行,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破坏了这大喜之日。”

    孟老爷子和杨老爷子不方便开口,其中一名老人却声色严肃的开了口,以此老的身份,也不怕得罪马瑾州,看似赞赏,却也在暗示马瑾州不要闹事,省的惹出了麻烦。

    “汪老放心,晚辈真的是怀着一颗赤诚之心前来祝贺,杨老一直是我心中敬仰之人,今天是他老人家福寿之喜,晚辈也不怕人嘲笑,特意来道贺,讨杯喜酒。”马瑾州恭恭敬敬的说道。

    杨老一脸坦然,微笑道:“马副主席客气了,一把老骨头了,并不喜欢这种张扬的排场,只是晚辈们执意要大肆庆贺,也就只好让他们胡闹了。”

    “哦,对了,孟老,我在精神病院休养这几天,遇到了一个病友,这人病的不轻,满口胡言乱语,说了一些对孟老不敬的话,让晚辈很是生气,还差点和对方打了起来。”马瑾州突然话锋一转,看向了孟老爷子开口道。

    孟老眯着眼睛,深深的看着马瑾州,他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对方显然是冲着自己来,他淡淡一笑道:“既然是精神患者,一些胡言乱语也当不得真,老夫不会放在心上。”

    “哎,可那人说的有板有眼,整个精神病院都在疯传,说孟老您年轻时候可是一个风流人物,一心二用和一对姐妹花纠缠不清,不过妹妹守开乌云见明月,得成正果进入了孟家,而且还取代了正室地位成了女主人。”

    马瑾州一脸感叹,摇头道:“可这姐姐却是命运悲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无法在京城立足,怀胎几月跑去了南方,命运多舛,孤儿寡母度日如年,她最后只能沦落到烟花之地接客为生,这才将孩子抚养长大。”

    孟老爷子老脸苍白,身子更是微微颤抖,这件事情一直是他心中的痛,他就知道齐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曝光此事,却不料在这时候抖了出来,这马瑾州用心真够恶毒。

    在场的几位老人也满脸震惊,就连附近几十桌凝神静听的宾客也纷纷惊叹,没想到孟家老爷子年轻时候还有过这么一段荒唐事。

    不过很多人都很好奇,故事当中的姐姐为何没有得到孟老的垂爱,沦落到那么不堪的下场,那个孩子又是否是孟老爷子的骨肉呢?

    马瑾州脸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高声道:“什么才叫无耻?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就是无耻。孟宏宇不也年轻时候荒唐过,不喜欢自己的老婆,偷偷的和姐妹花纠缠不清,还让一个私生子流落在外,他更加绝情。”

    “我马瑾州也年轻过,也憧憬过一份纯美的爱情,我也有一个私生女,那次去小旅馆就是去见我的女儿,却不料被人陷害,让我无法讲出事实真相,还被人称作了神经病,这天理何在?我马瑾州虽然不标榜自己是一个好人,却也不会绝情到放弃自己的亲生骨肉。”

    “比起孟宏宇这个真小人,我认为自己高尚一百倍。“马瑾州一脸疯狂,指着孟老爷子大声说道。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真相,孟宏宇的那个私生子就是……”马瑾州得意的看着孟老爷子,张口就要说出什么话来。

    孟秋雨脸色一变,这混蛋是要说出刺杀孙国涛的人就是爷爷的那个私生子霍九州,这件事一旦曝光,孟家将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

    孟秋雨这时候才明白马瑾州这次出现的目的,他已经豁出去了生死,也要将孟家拖下水。

    不再犹豫,孟秋雨暗中一道真元力弹了出去,正中马瑾州的天门穴。

    马瑾州张着大嘴浑身抽搐了起来,随即口吐白沫犹如癫痫一把抽搐着倒在了地上,嘴里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哀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