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孟老诉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马副主席再次犯病,把他立刻送回精神病院。”孟秋雨眼底隐现着冷笑,对那几名手忙脚乱救治马瑾州的保镖高声道。

    这般时候还能跟随在马瑾州身边的保镖,自然都是他的心腹死忠,主子有没有病,他们再清楚不过。

    不过他们也并没看到任何人接触过马瑾州,甚至老马都没喝杨家一杯酒,突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这绝不寻常。

    潜意识里,这些保镖都在怀疑孟秋雨,因为马瑾州在关键时刻没能把不利于孟家的真相吐露出来,他一定被人暗算了。

    “孟秋雨,你对马副主席动了什么手脚?是不是你暗算了他?”其中一名保镖满脸怒容的质问道。

    孟秋雨脸色逐渐冰冷了下来,就连身旁的杨冰凝都能感受到孟秋雨的杀机。

    “今天是我杨爷爷的大寿之喜,也是我和冰凝即将订婚的重要日子,马瑾州从精神病院跑出来胡说八道我都可以忍下来,因为我不想让这么好的日子里,沾染上什么血腥。”

    孟秋雨声音骤然提高,指着那名保镖冷喝道:“可你算什么东西?一个狗奴才而已,竟敢诬陷诽谤我,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接触过马瑾州。”

    “你……”保镖脸色气得涨红,却也无凭无据,无法指认孟秋雨做了什么。

    “既然没有证据,那你就是信口雌黄了,我孟秋雨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也眼里揉不得沙子,你一个小小奴才都敢欺负到我头上,我如果不给你点教训,岂不是太软弱了。”

    孟秋雨话音未落,一道残影划过中间的红地毯过道,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了那名保镖面前。

    宴会厅里的宾客眼睛都直了,虽然他们也听闻过孟家长孙身手恐怖,却也没想到竟然神奇到了这般地步,他们没人看清楚孟秋雨是怎么移动的,五十米的距离仿佛缩地成寸,快的比鬼影还快,简直比那些武侠剧中的绝世高手还要厉害。

    接下来所有宾客便看到了一幕,孟秋雨单臂高举,那名冒犯孟秋雨的保镖脸色涨红,眼睛都快凸了出来,挣扎着身躯,被孟秋雨掐着脖子吊在了空中。

    另外几名保镖脸色惊变,下意识的就要从怀中掏枪,紫枫和柳生娟子,以及突然冒出来的孤星和练水柔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身后,每个人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森冷寒芒对着这些保镖的脖子。

    几名保镖不敢在轻举妄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大被孟秋雨像老鹰拎着小鸡般虐待。

    “秋雨,不可杀人。”杨老爷子面沉似水,站起身出言喝止道。

    “放心吧,杨爷爷,我只是给这个不自量力的奴才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他自己是什么身份。”

    孟秋雨一脸冷笑,手臂猛然一甩,保镖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轰的一下砸落在宴会厅门前,痛苦的惨叫着,却是爬不起来。

    “立刻带着马瑾州消失,不然我会把你们一个个丢出去。”孟秋雨冷冷的看着其余几名保镖沉声道。

    待众保镖狼狈的带着马瑾州离去后,孟秋雨快步走向孟老爷子,看着神色黯然,长吁短叹的孟老爷子,他担忧的问道:“爷爷,您没事吧?”

    此时宴会厅内所有宾客都在看着孟老爷子,马瑾州那番话还是起了作用,尤其是最后没有讲出来的真相,更是让人联想到很多事情。

    “老孟,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胡言乱语的一些话,当不得真,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是我们杨家安保措施不到位,让他混了进来。”杨老爷子歉意的说道。

    “是啊,老孟,马瑾州精神有问题,没人会相信他说的那些话。”另一名老人也安慰道。

    孟老爷子摇了摇头,随后缓缓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宴会厅所有人,腰板逐渐挺直,一脸正色的开口道:“很遗憾在这样欢庆的时候发生了这件意外的事情,是我孟宏宇的责任,破坏了亲家的大喜氛围,也让所有在场的宾朋好朋友们看了场笑话。”

    “孟老,这不是您的责任,一个神经病在这里胡言乱语,毁您的清誉,您老却宽宏大量放过他,您的高风亮节让我们钦佩。”

    四周纷纷想起溜须拍马之声,皆是表示对孟老爷子的尊敬和信任,绝不相信马瑾州的疯话。

    孟老爷子摇头一笑,深深看了眼孟秋雨,随后开口道:“各位,大家的好意老夫心领了。但我想说的是,马瑾州那些话并不是无的放矢,他说的是事实,老夫的确有一个私生子。”

    哗,宴会厅内一阵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和难以置信,豪门深似海,大家族的子弟有哪一个没有过风流史,留下点孽缘都很正常。

    但是没有人愿意在大庭广众下讲出来,毕竟这种事不是什么光辉的事迹,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颜面比什么都重要。

    这便是上层社会和低层社会两种人的区别,市井庸人喜欢吹牛炫耀,当着其他人的面夸夸其谈自己玩过多少女人,而上层社会的人却在遮掩隐藏这些容易让家族蒙羞的丑闻。

    以孟老爷子的身份,当众讲出这种事情,那可不是一般人敢有的举动。

    孟老爷子叹息了一声,苦笑道:“人都有过年轻的时候,都会犯一些不被世俗认可的错误,我也不例外,我今天之所以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就是要让我孟家子弟知道,孟家人光明磊落,做过的事情绝不会否认。”

    孟老爷子面色坚定,看了眼孟秋雨继续道:“我孟宏宇一生中做过很多事情,在他人眼中或许有些事见不得光,可我孟宏宇心中无愧,老夫最惭愧的几件事,便是对于后辈们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我儿孟凡因为叛逆婚姻离家出走,致使他流落在外吃了很多苦,是我这个父亲太顽固,没有考虑到孩子们的自由。”

    “也是因为如此,我的孙子孟秋雨遭受贼人陷害,七八岁的小孩被抛弃在茫茫大海即将沉没的渔船上,要不是他命大,也不会活到现在,他在国外孤苦伶仃,受尽了无法想象的人间疾苦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这个爷爷亏欠他太多。”

    孟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讪然一笑道:“就是因为如此,让我意识到亲情的可贵,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让我另一个儿子同样流离失所,寄人篱下,我已经对不起他们母子,可我不能再昧着良心不承认自己的儿子。”

    整个个宴会厅鸦雀无声,孟老爷子的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慷慨有力,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内心,让他们想到了很多自己所做过的蠢事,以及那些极力掩饰的丑事。

    同样是人,孟老爷子就敢直面自己的过错,承认自己的私生子,可是其他人有几个敢这样无视清誉的大声说出来。

    孟秋雨的眼睛莫名湿润,看着眼前挺胸抬头,苍老容颜坚毅正直的爷爷,他内心深处那根情感之弦深深被触动,被感动,他觉得自豪,有这样胸怀坦荡,光明磊落的爷爷而骄傲。

    杨淑云和方依云以及孟杨两家的女性们纷纷掩面流泪,老人在承认错误,但没人觉得他错了,一个可以主动承认错误的老人值得任何人尊敬。

    在他悲凉黯然的话语中,又透着浓浓的人类最纯洁的情感,老人的胸怀是那么的坦荡,正直,尤其是那句‘不能昧着良心不承认自己的儿子’,更是让无数人动容。

    在孟老爷子说这番话的时候,杨老爷子和其余几位老人也纷纷站了起来,个个胸中燃烧着一团热火,他们也想到了自己的儿女,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他们能做到这般正直不阿,胸怀坦荡吗?

    孟老爷子仿佛将胸中挤压几十年的东西都倾倒了出来,脸上洋溢着一丝轻松笑意,缓缓开口道:“我知道接下来我这番话,可能会让孟家陷入不利风波中,可我既然承认了我的儿子,我就不能抹去他所犯下的错误。”

    “马副主席要告诉大家的真相,想必很多人也已经猜到了,我的那个私生子叫霍九州,他参与了谋杀孙国涛一案,虽然他不是主谋,却是直接策划者。我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是我孟家一家人说服了他,让他投案自首,为他所犯下的错误承担后果。”

    所有宾客再次震惊,孟家老人竟然把这种隐秘的事情说了出来,这岂不是给孟家增添麻烦,让人怀疑孙国涛遇害,幕后主使就是孟家。

    孟老爷子不管在场众人的反应,咳嗽了一声继续道:“就在我儿子投案自首的当天夜里,公安局发生了大爆炸,死伤了无数人,我那儿子也在其中。”

    “这都是我这个老家伙所犯的错误,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而让他误入歧途,被人利用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这就是真相,所有罪孽的根源都是我当年的糊涂引起。”

    “我在这里讲诉这些,是要告诉我们孟家后辈,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勇于承担责任,上不负天,下不愧地,不要以为年轻就可以任意胡为,你今天所犯下的任何一个错误,将来都可能会得到应有的报应。孟家人行得正,坐得端,做任何事情都无愧于心,更不在乎其他流言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