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计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一家健身俱乐部的办公室内,两名暗影弟子押着那名颇有姿色的高挑女子走了进来,女子双手绑在身后,头发虽然有些凌乱,气色却还不错,显然没受什么折磨。

    孟秋雨赶往成都的时候,特意叮嘱过十二邪君,不准再滥用私刑对付这名女子,所以鬼面一行人也只好将女子关在了俱乐部地下室,派人看管着,一日三餐,女子没受太大的罪。

    女子依旧是那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冷冷的看着孟秋雨开口道:“孟少爷,你就不用枉费心机了,虽然你没有让人折磨我,可我还是不会说出半个字,你最好杀了我,因为你从我口中得不到任何消息。”

    孟秋雨将手里的红双喜掐灭,挥手示意夜叉松开女人的绳索,点头道:“马淑芬,我很欣赏你的这份忠诚,可我们立场不同,你有你的使命,我有我的责任,你可以为了幕后主使者付出生命来保守秘密,我也可以为了我们孟家做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不过你放心,我孟秋雨虽然不是好人,却也有自己的底线,我不会让人折磨你,不过我却可以让你亲眼看到你在乎的人死在你眼前。”

    在女子神色惊变中,孟秋雨按动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办公室墙壁上一面液晶显示器出现了画面。

    一名长相斯文的男人和一个两岁左右,十分可爱的小女孩被几名蒙着脸的高大汉子按在地板上,小女孩惊吓的哭泣着,男人也是一脸惊慌,在父女俩的脑袋上,两把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她们。

    马淑芬脸色顿时变得惨白,眼里涌动着愤怒和慌乱,怒声道:“孟秋雨,你这个恶魔,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要伤害她们。”

    孟秋雨一脸平静,淡淡的开口道:“既然你还在乎你的丈夫和女儿,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是谁指使你们这些人去袭击疯狗,准备杀人灭口,我就放了她们父女俩。”

    “这么可爱的女儿,你难道不想再抱着她好好疼爱她,看着她逐渐长大,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吗?”

    “你这个魔鬼,你不会有好下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女子咬牙切齿,眼睛里留着热泪,看着显示画面中的丈夫和女儿,狠狠地闭上了眼睛。

    夜叉和紫枫几人面面相觑,看情形马淑芬已经做出了决定,她为了保守秘密,竟然可以不顾丈夫和女儿惨死。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到了马淑芬面前,摇着头叹息道:“那人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值得你这样去付出。”

    “你这种人永远也不明白,有些人,有些事情是可以用鲜血和生命去守护的。”女子怒视着孟秋雨沉声道。

    孟秋雨面孔瞬间扭曲,犹如暴怒的公牛,一把拎住了女人的衣领,将女人狠狠拉到了自己眼前:“你他妈真以为自己的忠诚很伟大是吗?在我看来你幼稚而可笑,我经历的事情和见识到的人心,是你一辈子都望尘莫及。”

    “不要以为你有多么高尚,你是在B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蠢货,才让我不得不当一个恶魔。”

    孟秋雨一把将女人摔倒在地上,一脸怒容的大声道;“既然她执迷不悟,那就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女儿是自己死的。”

    紫枫点点头,拨通了一个号码,沉声道:“动手。”

    在女子痛苦的神情中,画面中一名蒙着脸的汉子扣动了扳机,火光一闪,鲜血四溅,画面中斯文男人连惨叫的声音都没发出,扑通一下向后栽倒。

    “不……阿辉。”女子痛哭失声,亲眼目睹丈夫被一枪爆头,她痛得心如刀绞,瘫软在了地上。

    “继续。”孟秋雨沉声道。

    紫枫握着话筒,眼神冰冷的开口道:“连小的也杀了。”

    “不……不要,我和你们拼了。”马淑芬犹如疯了一般扑身而起,疯狂的扑向了孟秋雨。

    身旁一道人影闪过,鬼面狠狠一脚飞踹,将女人踢得倒飞而出,撞在了墙壁上,又弹落在地上。

    而女人在到底的一刻,也看到了画面中女儿被子弹击中,倒下去的画面,她凄厉的惨叫一声,张嘴吐出一口血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夜叉上前探查了一下女人的鼻息,开口道:“少主,她昏迷了。”

    “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带出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处理掉。”孟秋雨冷冷的说道。

    两名暗影弟子架起昏迷的马淑芬离去,孟秋雨对着夜魔微微点了点头,后者快步跟了出去。

    话说马淑芬被带出俱乐部,两名暗影弟子将她架到一个漆黑的巷子里,其中一名暗影弟子笑着道:“这么漂亮的女人杀了还真可惜。”

    “是啊,可惜她不识抬举,如果和少主合作,也就不用看着丈夫和女儿惨死,她也不会死的这么凄凉了。”

    “哎,动手吧,我去给你把风,手脚利索点,不要留下任何线索。”其中一名暗影弟子摇摇头,走向了巷子口。

    留下的暗影弟子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看着脚下昏迷的马淑芬叹息道:“一路走好,看守了你这么多天,还真不忍心杀你。”

    就在暗影弟子将匕首刺向马淑芬咽喉时,马淑芬邹然睁开了双眼,一把抓住了暗影弟子的手腕,膝盖屈起,狠狠撞在了暗影弟子的小腹上。

    暗影弟子惨叫一声,手中匕首脱落,踉跄着向后退出几步,捂着小腹痛苦的弯下了腰。

    马淑芬翻身而起,同时也接住了掉落的匕首,一道寒芒激射向暗影弟子的胸膛,随即也不管对方死活,拔腿向着巷子另一头飞身逃窜。

    另一名暗影弟子怒骂着飞身赶来,扶起受伤同伴查看了一下伤口,发现并无大碍,匕首只是擦破了肌肤,并没有穿透胸膛,松了口气,轻声道:“这女人看来手下留情了,不然你就要牡丹花下死了。”

    “去死,以她的身手岂能伤了我,不演戏演足了,她岂能上当。废话少说,立刻禀报少主。”暗影弟子横了眼同伴,手指连点伤口制止了流血。

    原来这两名暗影弟子,都是经过孟秋雨挑选,亲手帮他们提升过实力的高手,每一个都是地阶中期的实力,对付一个马淑芬轻而易举。

    马淑芬悲愤而痛苦的逃出巷子,不敢沿着街道逃亡,她躲在一处放满垃圾袋的角落里等候了许久,直到几名暗影弟子从这里追着远去,她才悄悄溜进了旁边一家宾馆,要了一间房,用宾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小刘,是我,立刻来XXX宾馆后门接我。”

    “马姐,你最近干什么去了,怎么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好的,我马上过去。”话筒里,一个男人声音激动的说道。

    十分钟不到,一辆黑色SUV停在了宾馆后门,马淑芬换了一身宾馆工作人员的衣服,低着头从后门走了出来,钻进了SUV。

    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相貌颇为俊俏的短发青年,发动车子后从后视镜看了眼神情悲伤的马淑芬,关切的问道:“马姐,你没事吧?”

    马淑芬泪水忍不住流淌了下来,声音哽咽着说道:“小刘,把我送到马家坡胡同你就离开吧,以后不要再和我联系。”

    “马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年轻人急切的问道。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最好,阿辉和小萱已经不在了,我不想你也被我牵连。”马淑芬悲声道。

    “什么,辉哥和小萱出事了?”年轻人惊得脸色发白,差点撞到了旁边的马路牙子。

    很快,车子到了马家坡胡同,这里是有一间四合院,是马淑芬的父母留给她的,马淑芬很少回到这里居住。

    年轻人跟随着马淑芬进入院子,看着马淑芬落寞的背影,眼神中充满了关切和一种说不出来的爱慕之情。

    马淑芬转身看着年轻人,叹息了一声道:“小刘,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马姐,你一直都对我特别照顾,是我在京城唯一信赖和在乎的人,你知道我很喜欢你,以前碍于辉哥的原因,我不敢向你表达,可是现在辉哥不在了,我也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事请,你现在这幅样子,我怎么能放心离开你,让我陪着你吧,不管有什么困难,我都和你一起面对。”年轻人一脸激动的说道。

    马淑芬凄然一笑,摇着头道:“小刘,谢谢你这时候还关心我,可我的事情你帮不上忙,去吧,等我冷静一下,我会联系你。”

    小刘犹豫了一下,看到马淑芬很坚定,怕她不高兴,于是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不过他却没有离开,而是坐进车里,将车子开到了不远处,就在车子里等候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辆黑色奔驰到了四合院前,三名穿着不凡的男女走下车,看了眼四周,三人进入了四合院。

    小刘感到好奇,下了车也走了过去,刚想进去看看什么情况,其中一辆奔驰车内突然又走下一名西装男子,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小刘的后腰,冷声道:“不许说话,不然我会开枪。”

    小刘吓傻了,胆战心惊的被西装汉子带进了四合院。

    四合院的主屋内,换过一身衣服的马淑芬面对着三名男女,气氛有些紧张,因为三人带着敌意,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把枪。

    “你们这是要干吗?我要面见周老。”马淑芬一脸怒容,看着三人说道。

    “周老不想见你,你们的任务已经失败,而你又落入了孟秋雨的手里,或许你早已经出卖了周老。”其中一名男子冷笑道。

    “放屁,我没有出卖周老,而为了保护他,我甚至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被杀,可我依旧选择了自己的忠诚。”马淑芬怒声道。

    三人对视了一眼,显然她们也没想到马淑芬的丈夫和女儿被杀了,那名女子皱眉道:“周老果然没有看错你,但你怎么能从孟秋雨手里逃出来?”

    “那个恶魔杀了我丈夫和女儿,还将我打的吐血昏死了过去,估计是认为已经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消息了,所以让两名手下将我带出去处理掉。我趁着他们不留神的时候,打伤了他们,逃走了。”马淑芬声音悲愤的说道。

    三人再次对视了一眼,另一名男子摇头道:“看来你一点都不了解孟秋雨,你能从他手里这么轻易逃走,这一定是他故意放你走,就是为了让你上当,暗中跟随你看你和什么人联系,这时候我们恐怕都已经被人监视了。”

    “不可能,我小心翼翼才回到这里,我可以保证绝没有人跟踪。”马淑芬沉声道。

    “不管怎么样,失败的人都已经没有资格存活了,你如果活着,迟早对周老都是威胁,看在你未周老效劳多年的份上,给你一个自己了断的机会。”

    “你们这帮混蛋,我马淑芬没有出卖周老,我死不瞑目。”马淑芬咬牙切齿的说道。

    随即脸色一变,急声问道:“看来这是周老的意思了,是他要除掉我,杀人灭口是吗?”

    “准备上路吧,你应该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不过在你临死前,还有一个喜欢你的小伙子陪着,你也该知足了。”

    押着小刘进来的西装男子冷冷一笑,手中装了消音器的枪械对准小刘脑袋,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

    沉闷的枪声中,血水四溅,不过被一抢爆头的不是小刘,而是那名准备开枪的男子。

    子弹从后脑勺穿透了头颅,从眉心激射出来,男子一脸的难以置信和不甘,缓缓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