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好戏连连【二合一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华夏两大隐秘特工部门,一是炎黄铁骑,二便是红缨,相比炎黄铁骑的知名度,红缨却鲜有人知,因为他们的身份更加神秘。旗下所有特工与上级皆是单线联系,以各种身份作为掩饰。

    而他们往往是以各种身份潜伏在国内外,在国家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国家效劳。

    马淑芬便是红缨中的佼佼者,也算是红缨中资历颇深的老牌特工,曾经执行过很多绝密任务。

    炎黄铁骑掌握在国家一号人物手中,而红缨则是隶属于国家安全处,幕后掌管者是周嵇康这位政法委书记。

    经过马淑芬的讲诉,孟秋雨才算对红缨有了一番认识,想到这批曾经为国家立过汗马功劳的特工,现如今却成了周嵇康的私人力量,孟秋雨感到有些惋惜。

    而让他最伤感的是,这些特工皆被蒙在鼓里,他们以为是为国效劳,却不知不觉参与到了派系纷争,成了无谓的牺牲品。

    “马小姐,周嵇康能掌管红缨,也是因为他曾经担任过安全处的处长,那么现在看来,如今的安全处处长林涛,应该也是周嵇康的人了。”孟秋雨沉声道。

    “不错,林涛是周嵇康一手提拔起来的得力助手,红缨却一直掌控在周嵇康的手中。”马淑芬点头道。

    孟秋雨沉吟了片刻,问道:“你们这些特工的身份资料都是国家最高级保密文件,无法证明你们的身份,就不好将他指使你们去袭击疯狗的事情作为搬到他的证据,反而会让他反咬一口。”

    “我们的身份资料是S级保密文件,想要得到并不容易。不过当初他给我们下达命令的时候,我留了一个心眼,担心日后会被抛弃,我偷偷录了音,这份录音设备被我藏在一家俱乐部的保险箱中。”

    “马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可是有了这份录音证据,我们还是缺乏重要证据,尤其是你们这些特工的身份证明。”

    “如果孟少急于对付周嵇康,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潜入周公馆,盗取周嵇康的私人电脑硬盘,那里不但存储着红缨所有特工名单资料,还有周嵇康很多见不得人的罪证。”

    马淑芬沉吟了一下,随即苦笑道:“不过周公馆戒备森严,恐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想要从哪里拿到硬盘,比登天都难。”

    孟秋雨眼前一亮,马淑芬的这个消息让他感到振奋,或许对别人来说这是个困难,但对于孟秋雨这位杀手之王,这并不是什么无法办到的事情,周公馆即使戒备再森严,也比不上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安全措施,自己不也照样轻而易举从里面偷取过东西。

    “马小姐,谢谢你提供的消息,我立刻安排人护送你去拿那份录音材料。”孟秋雨笑道。

    马淑芬看了几眼孟秋雨,点点头道:“或许是我多虑了,以孟少的能力潜入周公馆想必不是难事。不过我知道一件事,周公馆不仅有大批警卫和退役特工把守,还有一套最高科技的安保措施。”

    “研发这套安保措施的人叫苏良玉,他是安全部的一名处长,国内也只有安全部大楼和华夏银行总部以及周公馆三个地方在使用这套安保措施。”

    孟秋雨心中一动,暗自赞叹马淑芬是个人物,她心中明显担心自己无法不惊动保镖的情况下进入周公馆,却又害怕言语冒犯了自己,人家说这番话就颇有艺术,让人感觉不到厌恶。

    不过孟秋雨心中也暗自惊叹,周嵇康的公寓楼好周密的安保措施,华夏银行总部从未经历过抢劫案,所以到底安全方面如何,不得而知。

    可安全部大楼的安保措施,孟秋雨也有所耳闻,一旦启动,安全级别据说堪比紫禁城。

    “少主,不就是一个周公馆吗?交给我和夜魔,保证把周嵇康老婆的贴身小内内偷出来,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哎,疯子啥时候迷恋上老女人的贴身衣物了,这癖好娟子知道吗?”十二邪君众人纷纷调侃起来,倒是让马淑芬有些不好意思,微红着脸,很是尴尬。

    孟秋雨瞪了眼众人,歉意的看着马淑芬笑道:“不好意思,马小姐,我这帮兄弟都是粗人,喜欢乱开玩笑,你别见怪。”

    “孟少客气了,我知道的只有这些,希望可以帮到孟少的忙。”马淑芬摇头道。

    “周嵇康这个老狐狸深藏不漏,对付这种人不可掉以轻心,更不能打草惊蛇,既然如此,那我去会会这个苏良玉。鬼面,疯虎,你们带领一些暗影弟子保护马小姐去拿录音材料,紫枫和我去找苏良玉,其他人先回去等候消息。”

    孟秋雨做出了安排,众人开始行动。

    话说孟秋雨带着紫枫离开马淑芬的家,通知了无名暗中协助鬼面等人,随后拨通了玲珑的电话。

    现在已经是夜晚十二点多,苏良玉在京城的家,孟秋雨需要玲珑帮忙查到。

    玲珑收集了一番信息之后,忍不住啐骂道:“这混蛋简直该浸猪笼,曾经有个青梅竹马的原配,给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如今都已经成年。”

    “这家伙见异思迁,为了升官发财,休了自己的老婆,入赘曹家成了上门女婿,在曹万山的帮助下,他在安全处才混了个主任。”

    “曾经国内还闹过一次风波,据说苏良玉盗用他人科研成果,据为己有赢得了名望和资历,在曹家的暗中压制下,这件事不了了之。”

    玲珑缓了口气说道:“如今的苏良玉功成名就,好色本性展露无遗,最近又勾搭上了一个有夫之妇,今晚应该就在那个女人家里,海天路华宾园16栋三单元六楼。”

    孟秋雨暗自流汗,他自然不在乎他人的这些私生活,不过以此看来,这个苏良玉不是什么好人啊。

    “玲珑宝贝,你既然这么深恶痛绝这种男人,那老公今晚帮你教训一下这个人渣。”

    “好,狠狠教训这混蛋,回来人家有赏赐,洗白白了等你喔。”玲珑咯咯娇笑,或许是认为孟秋雨是一个人,所以也不矜持的和他打情骂俏,言语挑逗一番。

    孟秋雨一脸尴尬,紫枫在一旁则憋红了俊脸,想笑又不敢笑,以他的实力境界,耳力远超常人,不想听也听到了。

    “想笑就笑吧,憋坏了娟子可是会守寡。”孟秋雨言语恶毒的瞪了眼紫枫说道。

    心里却是暗自琢磨,下次和自己的女人们通话时,应该把身边的人先打晕了再说。

    在紫枫不怀好意的笑声中,两人很快来到了海天路华宾园。

    这华宾园在京城南区,算是富人居住的豪华公寓楼,紫枫分析过后,说了一番废话,他认为不是苏良玉中饱私囊,贪污了不少钱,给女人在这里买了房子,金窝藏娇。

    就是苏良玉这次艳福不浅,泡到了一个深闺寂寞的阔太太。

    孟秋雨说这是废话,自己用下面拉屎的地方也能想到,紫枫立刻郁闷了,暗叹少主这个比喻太伤他自尊了。

    两人将车子停在小区外,悄无声息来到了16栋,看到四下无人,犹如蝙蝠侠一般跃身攀上光滑墙壁,很快便出现在了六楼的窗户外。

    不看还好,这一看两人立刻心跳加速,脸红脖子粗,身为男人,孟秋雨都觉得有些害羞。

    里面的客厅沙发上有一男一女,或许是认为他们住在六楼,不会有无聊的狗仔开着直升机来偷窥,所以他们窗帘随意的拉上,留下很大一道缝隙。

    具体是什么情况,作者表示自己是个纯洁的男孩,不好意思表达,一个肌肤颇为白净的男人横躺在沙发上,双脚都紧紧绷直。

    他的脸上布满汗水,一片涨红,还展现着舒坦,快活的神情,犹如被打针一般哼哼唧唧。

    在茶几旁有一个辅助工具,一根直立的不锈钢钢管,上面悬挂着一条可以自由摆动的单杠。

    就见那名女子身材极其丰腴,该大的地方绝不小,该苗条的地方也绝不臃肿,女人的臂力很惊人,双臂上扬撑着单杠,双腿盘旋犹如老僧侣打坐。

    她就轻描淡写的座跨在男人身上,随着双臂摆动,左三圈,右三圈,极有规律的晃动着身体。

    孟秋雨和紫枫眼睛都直了,看了许久,孟秋雨才忍不住感叹道:“好惊奇,好强悍,这招式太惊天地泣鬼神了。”

    “是啊,少主,太惊奇,太强悍了,今晚可是大开眼界。不过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紫枫吞了口口水,喃喃自语道。

    “什么?很熟悉?莫非这就是江湖中传闻已久的观音坐莲?”孟秋雨眨眼道。

    “不像,应该是老树盘根,也不对啊,老树盘根没有辅助工具。”紫枫是个喜欢动脑筋的好孩子,一脸沉思的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激动的说道:“少主,我知道了,这就是今年很流行,尤其是东莞各大夜店都推出的特色服务,叫做俄罗斯大转盘,很火的,深受老少爷们的喜欢。”

    孟秋雨惊讶了,上下打量了几眼紫枫,摇头道:“你小子不老实啊,看来是学坏了,你一定尝试过。”

    紫枫不好意思了,讪讪一笑说道:“少主,您可冤枉我了,我这都是上次陪着妖王去做保健,他回来后眉飞色舞的给我讲述了过程,我才略有耳闻。少主可不要误会,我去哪里是纯粹的陪着妖王,很正规的按摩了一下,我对天发誓,没有做过对不起娟子的事情。”

    孟秋雨哼哼一笑,他觉得这可以成为拿捏紫枫的一个把柄,这小子以后顽皮的时候,可以让他乖乖闭嘴。

    “少主,我们还要看下去吗?”紫枫转移话题,咧嘴问道。

    “看形势他们应该也快结束战斗了,这时候进去虽然有些不厚道,可苏良玉这家伙不是个好人,让他受点惊吓也好,紫枫,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能把苏良玉吓得从此以后再也当不了正常男人最好。”

    紫枫觉得这样有些缺德,不过也不敢忤逆少主,谁让少主为了讨好自己的玲珑老婆,答应要教训苏良玉呢。

    紫枫自带黑色面巾,很快武装成了蒙面大侠,还拿出了自己高像素的大屏智能手机,哼哼一笑,来到卫生间的窗户前,用暗劲震坏了插销,推开窗户跃身进入了卫生间。

    客厅内的苏良玉和女人喊天动地,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自然也是无法听到任何动静,何况以紫枫的身手,也不可能发出任何动静。

    苏良玉是第一个发现紫枫的,因为他的脸正对着卫生间的门,突然玻璃门拉开,走出一个蒙着脸的汉子,当时就把苏良玉惊得脸色发白,浑身僵硬。

    女人啐骂道:“讨厌,又不行了吗?这才多久,再忍忍,人家还没尽兴呢。”

    女人以为苏良玉到了紧要关头,她做足了功课,自然不愿意这么早偃旗息鼓。

    “哈哈哈……老苏,看来你不行啊,战斗力太差了,要不换我来。”紫枫哈哈一笑,突然开口,这次把女人吓坏了,身子一抖,手掌没抓稳,哎呀一下掉了下来,狠狠的坐在了苏良玉身上。

    苏良玉的脸立刻就青了,闷哼一声,双眼都差点凸了出来,随后惨绝人寰的惨叫一声,两眼一翻,几欲昏厥。

    窗外的孟秋雨急忙捂住了眼睛,他有些不忍目睹了,这也太惨了,以女人的体重突然坐下来,苏良玉的作案工具恐怕难保折断的危险。

    紫枫强忍着笑意,心里也是暗自为苏良玉悲哀,这回苏良玉恐怕真的当不成男人了。

    女人吓得花容失色,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太猛了,不过这时候哪顾得上苏良玉有没有事,连滚带爬的下来,抓过一个靠枕捂着身子,一脸恐惧的蹲在茶几后,浑身瑟瑟发抖。

    苏良玉双眼翻白,脸如死灰,全身都瘫软了,痛苦的抽搐着,嘴里痛苦的惨叫着。

    紫枫偷偷瞄了眼苏良玉的命根处,太惨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别在那里装死,不然我可真的会要了你的命,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好好配合我,我留你们一条活路。”

    紫枫满眼凶狠,还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杀气腾腾的说道。

    苏良玉虽然痛苦难忍,却还不至于丧命,艰难的爬起身也拉过一个靠枕挡住了害羞处,呲牙咧嘴的问道:“好汉饶命,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求你不要伤害我,先送我去医院好吗?我不想成为废人。”

    “你觉得和我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苏良玉,你的背景我都清楚,你别想和我玩花样,立刻把周公馆的安保设计图交出来,我会考虑饶你一条狗命。”紫枫恶狠狠的说道。

    苏良玉脸色一变,他已经意识到这人不是寻常绑匪或者小偷了,他要周公馆的设计图干什么?

    紫枫冷笑一声,一掌挥出,一道劲风扑向女人面前的茶几,轰的一声,玻璃茶几变得粉碎,吓得苏良玉和女人惊呼一声,连连后退。

    “我要杀你们,犹如捏死一只蚂蚁,苏良玉,你只有一次机会,要是敢糊弄我,我立刻让你们变成这茶几的下场。”紫枫说道。

    女人吓得面无人色,哀求的看着苏良玉说道:“良玉,你快告诉他吧,我不想死啊。”

    苏良玉一脸犹豫,也一脸不安,他知道泄露周公馆设计图的后果,一旦哪里出了事,周公馆的人会第一时间想到是他这里出了问题。

    不过他也知道眼前这一关不好过,糊弄对方的结果很容易像茶几一样,变得支离破碎。

    一咬牙,一狠心,苏良玉想到了这幅设计图的原作者,到时候周公馆追究下来,自己就让那倒霉鬼背黑锅吧,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好汉,设计图在我的电脑里,开机密码是XXOOOOXX,有一个写着绝密文件的资料夹,密码是ILOVUXXOO。”苏良玉有气无力的说道。

    紫枫一翻白眼,骂了句变态,果然不是好鸟啊。

    紫枫找到苏良玉的电脑后,把苏良玉的电脑直接收了起来,看着女人开口道:“你去找两根绳子来,不要玩花样,不然你下半辈子也别想玩俄罗斯大转盘,我会打断你的双手和双腿。”

    女人吓得一哆嗦,哪敢违背紫枫的意思,翻箱倒柜找到两根绳子,随即在紫枫的指示下,绑住了苏良玉。

    紫枫这次不得不亲自动手,把女人也给绑成粽子,将两人背靠背又缠了几圈,随后拉开衣柜将二人塞了进去。

    做完这些工作后,紫枫一脸得意的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人灭口,二十四个小时后,警察会来救你们。”

    苏良玉一听,脑子嗡的一下,彻底昏死了过去,他知道自己完了,这一次不但身败名裂,恐怕今后都当不成男人了。

    看着紫枫一脸得意的出来,孟秋雨眼神玩味的笑道:“不错啊,有点手段。”

    “呵呵,谢谢少主夸赞,这种小事对于我那是小菜一碟。”紫枫傲然的说道。

    “很好,近距离看那女人不穿衣服的样子,是不是大饱眼福啊。”孟秋雨咧嘴笑道。

    紫枫一脸尴尬,摸着脑袋颇为不好意思,刚才的确没少偷瞄那女人,虽然这女人不是紫枫喜欢的类型,不过保养的很好,身材也不错,他也是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态,随便瞅了几眼。

    两人离开小区上了车,孟秋雨启动车子后,淡淡笑道:“刚才看你给他们摄了像,我也忍不住就拍了下来,不但有你的背影,还有你的正面,那表情很精彩,也很上镜,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富有演戏水平的潜在巨星,要不要考虑去好莱坞发展,我可以先投资让你在华夏一炮而红。”

    紫枫的脸顿时僵硬,看着孟秋雨哀求道:“少主,不带这么玩的,可千万不要让娟子看到这段视频啊,我在她心中的形象,可都一直是正人君子。”

    “呵呵,那就看你表现了,我家慕雪喜欢喝马师傅雪莲羹,叶柔爱吃王记豆沙包,玲珑最近迷恋上了喜洋洋饮料店的酸梅汤,小冉和小雪最近听信韩琳的蛊惑,开始吃起了木瓜奶昔,其他人倒是没什么特殊好爱,你去帮我弄几份,明天的早餐我想给她们一个惊喜,我可以考虑删除这段视频。”

    紫枫欲哭无泪,这是欺负人啊,这些京城小吃店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区,自己估计要折腾一夜,才能在明日早上准备齐全。

    “少主,算我怕你了,以后我决定再也不和你单独出来了。”紫枫郁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