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周女萌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凌晨四点钟,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初春的京城,再过一个小时,天就亮了。

    周公馆,京城独一无二的公寓式别墅豪宅,而且颇有年代历史,已经翻修过多次,没有了曾经古朴怀旧的风貌,却多了一丝现代化的高端大气,就连门前的两座石头狮子,都被粉刷了亮晶黄漆,十分的气派。

    如果推算家族历史,恐怕孟家都比不上周家,周家在华夏还没有开国前,便出现过达官贵人,朝廷重臣,而周公馆门前曾经挂着王府招牌,可见周家祖先大有来头。

    王府招牌换成了周公馆,那也是周家为了表示与时俱进,起到了改革革新的先驱带头表率作用,不然依旧挂着王府招牌,会让人背地里指指点点,议论周家装B。

    这年头,王府招牌已经不吃香了,很多影视拍摄场地还挂着娘娘寝宫,皇帝御膳房呢。

    此时的周公馆门前两盏红色灯笼还很明亮,据说周公馆的灯笼那是一年三百六十五个夜晚都不灭的,老百姓家里院子可不敢一直开着灯不灭,那电费多贵,老周家这点电费自然是掏得起。

    除了这两个几百瓦的红灯笼,周公馆内也只有主楼的二楼书房内灯光明亮,周嵇康整晚都没有休息,也一直呆在书房内。

    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从卫生间传出,随后卫生间的门打开,走出一名二十左右岁,长的很甜美靓丽的短发女孩,穿着一套宽松带卡通图案的睡裙,打着哈欠推开了书房的门。

    “爸,您怎么还不睡啊,一宿都在书房内,您这身体那受的了。”

    女孩叫周萌萌,是周嵇康的幼女,今年十九岁,是京华大学一年级新生。

    周嵇康揉了揉微微酸痛的双眼,刚才打了一个盹,不小心给眯着了,要不是女儿进来,他可能还不会醒来。

    “萌萌,爸这就回房睡觉,你也再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周嵇康很疼爱这个小女儿,因为他有三个儿子,都是大老婆所生,可惜原配夫人没那个当阔太太的命,嫁给周嵇康五年,除了怀孕没享啥福,生第三个儿子的时候难产送去了八宝山。

    周嵇康为夫人守身多年,最后还是没有耐住寂寞,被一个小他十八岁的当红女明星俘获了寂寞的心。

    于是乎,女明星也不用再抛头露面,告别演艺生涯,一心当起了周公馆的女主人,越发将自己保养的像是周嵇康的孙女。

    女明星也很争气,嫁给周嵇康的第二年,便怀胎十月生下了周萌萌这个千金,对于周嵇康来说,有个女儿比儿子更让他喜欢。

    如今周嵇康已经老了,不复当年之勇,老婆却嫩的像一朵含苞怒放的花,这夫妻生活自然是有些不是很和谐,加上周嵇康最近烦心事多,他也不敢回房睡觉,这家庭作业很难交差,他也不想让小老婆瞧不起。

    看着女儿哈气连天的离开,周嵇康点燃一支烟,满脸的惆怅,身为他这种级别的人,本应该没什么追求了,该有的,该享受的都经历过,唯一要的也就是那个虚名了。

    周嵇康一向很低调,但却胸怀大志,每次看到孙国涛意气风发的作为第一人讲话,他就有些羡慕,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实现这个目标,否则岂不是愧对周家列祖列宗。

    孙国涛不幸遇刺身亡,周嵇康感到了机会就在眼前,可他也知道以自己的资历还差了一点点,马瑾州除非发生意外,否则怎么也轮不到他。

    他一向和马瑾州私交深厚,马瑾州也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个左膀右臂的辅佐,还特意来周嵇康家里登门拜访,带上了厚礼相送,自然是希望周嵇康大力支持,拥护他坐上那把龙椅。

    周嵇康权衡利弊,最后还是决定再等几年吧,等老马退位了,有对方的支持,他会顺理成章,谁让他比老马年轻几岁呢。

    于是为了协助老马上位,周嵇康也是暗中出了不少力,可无奈老马时运不佳,被孟秋雨的女人们一番算计,不但名声大跌,还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这时候的周嵇康也感到了危机重重,孟凡这匹黑马已经呼声高涨,不言而喻孟家也有了问鼎华夏权力巅峰的野心。

    周嵇康担心孟凡上位后,他做过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会让孟家找到把柄,把他给拉下马。

    他现在已经不敢再奢求和孟凡争权了,只希望能保全自己,不让周家在他手中垮台。

    可是公安局爆炸一案,把他给牵连了进去,今晚马淑芬的出现,让周嵇康提心吊胆,为了杀人灭口,他再次动用了红缨。

    但是传回来的消息却让周嵇康雷霆大怒之余,越发的紧张不安了,马淑芬不但没死,手里似乎还掌握着自己什么证据,他已经感到了头上悬着一把刀,随时都能将他劈的万劫不复。

    这时候的周嵇康,那还有心情睡觉,他是彻夜思量,想着该如何解除眼前的危机。

    此时房门再次推开,又一名美丽妩媚的漂亮女人出现了,这位便是周嵇康的续弦。

    “老爷,你怎么还不睡啊,满屋子烟味,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又熬夜,又抽烟,身体能不虚弱吗?”女人皱着鼻子,扇着手幽怨的说道。

    周嵇康本来心情就烦躁,女人这话更让他来火,这是嫌弃自己虚啊。

    “滚,老子是老了,那又怎么样,你当初嫁给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怎么了?耐不住寂寞了,以后有你空虚的时候。”周嵇康怒气冲天的吼道。

    女明星傻了眼,她虽然内心深处是有点抱怨,可刚才却没那意思啊,她也是关心老头的身体。

    “老爷,您别生气,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让你早点休息,别累坏了身体。”

    “滚出去,只知道买名牌,逛美容院的蠢货,老子当初鬼迷心窍了,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一个花瓶。”周嵇康越说越来气,冲着女人吼了起来。

    女明星嫁给周嵇康这么多年,还从来没看到他发这么大火,心里委屈极了,却也不敢顶嘴,捂着脸跑回房间去了。

    而就在周嵇康对着老婆发火的时候,他女儿房间内也出事了,只是周嵇康并不知道。

    装饰的十分可爱温馨的小卧室内,充满了女孩子的浪漫气息,周萌萌的卧室是以粉色格调诠释,连墙壁都贴着粉色壁纸。

    此时的周萌萌花容失色,小嘴张大,却是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的小嘴上捂着一只白净修长的手,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色绝缘服的人把周萌萌按在了被子里。

    周萌萌吓坏了,小丫头刚刚起夜,还没再次睡着,一股凉风从窗口涌入,她睁开双眼的时候,便看到一道黑影从窗户窜了进来。

    她刚想呼喊,嘴巴就被堵住了。

    据权威调查,似乎有百分之二十的女孩子,都喜欢睡觉的时候身上不穿任何衣服,周萌萌就属于其中的一员,她也喜欢L睡。

    所以从卫生间里回来后,她就再次把睡裙给脱下放在了一边,只有肌肤与柔软的被子接触,她才能睡得踏实。

    这个不好的习惯虽然被明星妈妈说过很多次,但周萌萌还是喜欢自由自在,反正也没人敢进入她房间,就是她父亲进来前,也会敲门。

    所以这时候的周萌萌就很尴尬了,她不但喜欢L睡,还睡觉乱踢被子,刚才在黑影进来的时候,她几乎是身上没有盖住多少。

    不过捂着周萌萌的黑影倒是很君子,在按住周萌萌的时候,在她身上看了几眼,很厚道的给她盖上了被子。

    “小姑娘,只要你乖乖配合我,我就不会伤害你。现在点点头,表示你听懂了。”黑影说话了,声音很好听,还充满了磁性,也很温和。

    周萌萌乖乖的点点头,心理却也好奇,自己的家有很多保镖,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此时黑影缓缓松开了周萌萌的小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手掌一挥,房间里顷刻间变得明亮。

    周萌萌短暂的不适应后,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这是一个穿着奇怪衣服,连脸都蒙住了的人,不过她却从玻璃眼罩内看清了一双清澈黑亮的眼睛。

    黑影缓缓取下头罩,露出了满头银发以及帅气俊美的脸庞,周萌萌顷刻间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

    因为她认识孟秋雨,虽然只是远处观看过孟秋雨,不过孟家长孙大名鼎鼎,她记得很清楚。

    “你认识我?”孟秋雨皱了皱眉头,他从女孩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寻常之处,似乎认识自己,于是问道。

    周萌萌依旧点点头,不敢开口说话,怕孟秋雨再次把她嘴巴捂住。

    “你可以说话,不过声音只许我一个人听到,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孟秋雨一脸平静的问道。

    “十九岁。”周萌萌小声说道,脸蛋红红的。

    “哦,花一样的年龄啊,你怎么会认识我?”

    “我在一次酒会上,和妈妈一起参加,看到过孟少。”周萌萌实话实说,经过这番交谈,她也不再惊慌,只是感到胸口发闷,因为孟秋雨按着被子,手掌很不巧的压着女孩羞人的地方。

    “哦,那这么说来,你就是周书记的幼女周萌萌了,听我家小冉说过,京华大学新一届新生出了四大校花,除了我们家小冉,小雪和莫妮卡,另外一个叫做周萌萌,应该就是你吧。”孟秋雨笑道。

    周萌萌红着脸点点头,随即小声道:“孟少,你压着我了。”

    孟秋雨一愣,这时候也才发现自己的手掌似乎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老脸一红,急忙把手拿了回来。

    看到周萌萌青春可爱的脸蛋布满殷红,白皙晶莹的肩头还露在被子外,孟秋雨心中苦笑,周嵇康这老混蛋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单纯可爱的女儿,也不知道这个女儿在他心中有多少分量。

    而这时候,人影再次一闪,窗外又窜进一道黑影,摘下头罩后露出了美丽的脸庞,正是玲珑。

    玲珑看了几眼眼前情况,柳眉一蹙,没好气的说道:“孟秋雨,你在干什么?看到漂亮女孩就得意忘形了,我在外面都等了这么久,你却在这里和美女聊天。”

    孟秋雨脸色尴尬了,他和玲珑凭借改装过的绝缘服,很顺利的混进了周公馆,他让玲珑在外面把风,自己先进来摸一下情况。

    可他也没想到自己巧合的钻进了周萌萌的卧室,还在黑暗中,把周大小姐给看了个彻彻底底,以孟秋雨的眼力,黑暗中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视力。

    孟秋雨刚才都差点流了鼻血,周萌萌精致的犹如瓷娃娃,还长的漂亮可爱,文静而乖巧,孟秋雨这么一耽搁,居然把玲珑给忘记了。

    “玲珑,我只是抓了个人质,正在询问一些情况而已,我没有做什么啊。”孟秋雨陪着笑脸解释道。

    “嗯,这位姐姐,孟少没有对我做过什么,他是个君子。”周萌萌感激孟秋雨刚才给她盖上被子,所以帮着解释道。

    玲珑暗自撇嘴,她是听到周萌萌说被压着了,才跳了进来,孟秋雨刚才要是没做过什么,你这丫头脸蛋怎么这么红。

    “好了,玲珑,你先帮她把衣服穿上,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刚才我怕她乱动,点了她身上一处穴道,她现动不了。”孟秋雨站起身,来到玲珑面前轻笑道。

    “你怎么不帮她穿呢,孟大少爷不是最喜欢帮女人宽衣解带,穿衣服应该也很拿手。”玲珑不悦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真的帮她了。”孟秋雨咧嘴一笑,转身走向周萌萌。

    “孟秋雨,你这个混蛋,滚开。”玲珑急了,一把将孟秋雨推到窗户前,自己笑着走向周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