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反恐女处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伸出手指在女人面前摆了摆,一脸邪笑的开口道:“首先,我不是犯人,你的语气似乎是在审问我?这让我很有压力。其次,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干什么的?另外,我不喜欢和美女聊天的时候,旁边还有电灯泡,那会影响我的情绪。”

    孟秋雨身子后仰,靠在了墙壁上,一脸玩味的笑道:“所以,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女子身边的两名男人顿时脸现怒容,却又似乎十分忌惮身边的女人,瞪了眼孟秋雨,看向了中间的女子。

    女子微微哼了一声,看了眼左右两名男子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单独谈谈。”

    “俞处长,这恐怕不妥吧,这家伙无法无天,野蛮暴力,万一……”其中一名男人欲言又止,言犹未尽。

    “放心吧,孟家长孙还不会对一个女人下狠手,我有分寸。”女子脸色严肃的说道。

    两名男子无奈的点点头,挥手带着四名西装汉子走了出去。

    “孟秋雨,我先自我介绍,我是国家反恐处的处长,我叫俞微霜,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女人盯着孟秋雨一脸严厉的说道。

    “反恐处?”孟秋雨自嘲的一笑,看着俞微霜笑道:“这么说来,我被定性成了恐怖分子了?”

    “鉴于孟少这次的行为所引起的反响,这件事情目前被我们反恐部门接管。我不管你有什么身份和背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们反恐处严厉打击一切恐怖袭击事件,我希望孟少能够合作,我们有证据相信,周公馆被毁,和孟少脱不了关系。”

    俞微霜义正词严,配上她冷傲的气质,倒也气势十足,不过这样的场面对于孟秋雨来说,却是没有一丝压力,他反而一脸玩味的在欣赏眼前的美丽女人。

    俞微霜的年龄应该不足三十,身材高挑又不失丰腴,一身黑色套装勾勒出了女人浮凸有致的身材曲线,孟秋雨抱着欣赏的心态,在暗自揣测这女人一定还没被男人碰过,缺少了一丝爱的滋润,不够明媚。

    在孟秋雨玩味的目光下,俞微霜渐渐有些不自在了,柳眉一蹙沉声道:“孟秋雨,你很喜欢盯着女人看吗?”

    “这个?准确的说,我喜欢盯着美丽的女人看,不但养眼,而且也舒筋活血,尤其是像俞处长这种风韵迷人的成熟-美女,多看几眼,心情也会十分愉悦。”孟秋雨笑着道。

    “孟少,请你自重,我已经讲明了我的身份,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俞微霜脸颊微微红了一下,瞪了眼孟秋雨冷声道。

    “我就是在回答俞处长的问题啊,你问我喜不喜欢盯着女人看,我告诉你喜欢盯着美丽的女人看,这难道不是回答吗?”孟秋雨一本正经的说道。

    俞微霜一拍桌子,气的都要忍不住发飙了,她算是看出来了,孟秋雨根本就是在调侃自己。

    “孟秋雨,我问你为什么要袭击周公馆?周书记生死不知,你把他怎么样了?”俞微霜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极力平静下来,再次问道。

    孟秋雨了然的点点头,还哦了一声,随即皱着眉头道:“不对啊,我记得刚才俞处长是问我周书记是不是被我杀害了?现在你又问我把他怎么样了?这两个问题可是有着本质区别。”

    “我给你解释一下,俞处长,你问我周书记是不是被我杀害了?这个问题显然你们只是在猜测,还不确定是不是我做的,这表示我只是嫌疑人。”

    “可是你第二次问我把周书记怎么样了?这就态度明确了,你们认定是我加害了周书记,这对我可是有些不公平,我直接变成了杀人凶手,那你说,我该回答哪一个?”

    俞微霜早已气的脸都青了,孟秋雨的胡搅蛮缠都快让她忍无可忍了,这家伙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却鸡蛋里挑骨头,找自己的语病,这明显是不合作态度。

    “孟秋雨,我希望你要正视我们之间的谈话,不要胡搅蛮缠,而且我很不喜欢你的态度。”俞微霜沉声道。

    孟秋雨一脸愕然,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诧异的说道:“俞处长这话从何而起,我一直都在正视俞处长啊,除非是瞎子看不到俞处长的美丽,才会不正眼看俞处长。而且我的态度很好啊,在美女面前,我一向都很本分,从不胡言乱语,你怎么会不喜欢呢?”

    “哦,对了,你要知道,这个世上除了女人就是男人,很多像你这种冷若冰霜的美女在看到优秀的男人时,都会表现的不屑一顾,其实心里也是喜欢多看几眼帅哥。我有个女人叫韩琳,是个警察,我们第一次见面,她也对我不屑一顾,冷言冷语,但现在却温柔似水,对我百依百顺。”

    在孟秋雨滔滔不绝时,俞微霜的脸色变了好几个颜色,蹭一下站了起来,狠狠一拍桌子怒声道:“孟秋雨,我可不是你的女人,不要和我说这些没用的。”

    孟秋雨抠了抠鼻子,自言自语道:“这可说不准,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你要是接触几次,很容易暗恋上我。”

    “哼哼,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孟家长孙的脸皮这般厚,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要围着你转吗?我可不是杨冰凝,更不是赵语菲,我会暗恋你,你别做梦了。”俞微霜被气得笑了,不屑的说道。

    “咦,看来俞处长对我是很感兴趣嘛,不然也不会对我这么了解,这可对你不是一件好事,越是深入了解我的女人,越会无法自拔的喜欢上我,其实我也很无奈,我已经在极力掩饰自己的优秀了,可是这种魅力却无法遮挡。”孟秋雨摇头叹息道。

    俞微霜感觉自己都要吐了,她是有些听不下去孟秋雨的自恋了,闭上眼睛深吸了几口气,握着拳头盯着孟秋雨开口道:“孟秋雨,我再次警告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的时间有限,没空在这里听你废话。”

    “哦,那好吧,看来俞处长是个急性子的女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干什么事都喜欢直奔主题,这可不好,你要知道很多美好的事情,都需要氛围,需要调节情绪,这个世界活着就已经很累了,何苦让自己在享受美好事情的时候,还缺少情调呢?”孟秋雨笑道。

    俞微霜的脸都快绿了,她听得出来孟秋雨这话已经在调戏自己了,而且含义很龌蹉,可孟秋雨又偏偏一本正经的在说,她都恨不得一拳将孟秋雨的鼻子给打歪了。

    “孟秋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一谈吗?请你配合我的工作,而且也要注意你的言辞,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俞微霜冷着脸道。

    孟秋雨笑了笑,没有再出言调侃对方,而是掏出红双喜自顾自点燃了一支。

    “俞处长应该也不介意我抽烟吧?这种烟太劣质,也太辛辣,不适合女人抽,我就不给你了。”孟秋雨笑道。

    “你知道我抽烟?”俞微霜略显惊讶的问道。

    “闻到了,你说话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烟草香气,放心吧,没有其他异味,很好闻。”

    孟秋雨咧嘴一笑,盯着俞微霜说道:“看得出来,俞处长是个工作认真,生活却一团糟的女人,抽烟的女人无非有两种,一种是太孤独寂寞,缺少温暖。另一种则是受过伤痛,需要一种慰藉,烟草可以让她麻痹自己。”

    “当然了,现在世风日下,一些不良少女为了表示自己的另类,对男人特权的不屈服,也会嘴里叼支烟,显示自己的个性,以俞处长的年龄与工作来判断,应该是属于前面两种。”

    俞微霜这一次没有生气,也没有因为孟秋雨这番和案情没有关系的话语而感到多余,反而若有所思的笑道:“不愧是孟家长孙,也难怪那么多女人喜欢你,你似乎很懂女人的心里。”

    “很懂谈不上,只不过我善于观察,人生经历丰富一些而已。比如俞处长,你其实活的很累,人生短短几十年,没必要把自己弄得一团糟,何况女人嘛,终归要结婚嫁人,三十岁之前,你有资本去选择更好的男人,可过了三十岁,就是男人在选择你了。”

    “孟秋雨,我们谈正事吧,你似乎又跑题了。”俞微霜神色微微黯然,随即故作轻松的说道。

    “好吧,那我需要回答你第一次的问题?还是第二次的问题?”孟秋雨笑道。

    俞微霜翻了翻白眼,无奈的开口道:“孟少,请你回答我,周公馆遭到袭击,和你有没有关系?你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孟秋雨点点头,笑道:“这一次你的态度明确了,我也可以回答你了,其实这件事可以说和我有关系,也可以说没关系,你相信吗?”

    “据我了解,孟家长孙还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如果你说和你没关系,那我相信。”俞微霜十分爽快的说道。

    “好,就冲俞处长这份豪爽之气,我也不会胡说八道,你相不相信这个世上除了我们人类世界,还存在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空间?”

    俞微霜皱起了眉头,她也是习武之人,听闻过一些异空间的传说,此时看到孟秋雨一脸认真,惊讶的问道:“难道你想告诉我这件事和其他空间有关?”

    孟秋雨面带微笑,哼哼一笑道:“有很多人看到我们孟家高手包围了周公馆,而周公馆却被摧毁,理所当然,很多人会认为这件事是我做的,也唯有我孟秋雨有这个胆子,以及这个能量做到这一切。”

    “而且我孟秋雨拥有超越这个世界的科技,上面那些人都知道我手里拥有隐形机,炸毁周公馆不费吹灰之力,可你不觉得我很多此一举吗?”

    “如果我要炸毁周公馆,何必带着大批人马包围了周公馆呢,这不是让自己陷入不利境地吗?”

    俞微霜点点头,她也觉得孟秋雨如果真的这么胆大包天,那简直就是脑袋被门挤了,光明正大袭击周公馆,也太目无国法了。

    “孟少,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即使你把真相汇报上去,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最想要的结果是,这一切是我做的才能让他们满意。”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俞微霜眉头一皱,她也知道国内如今的局势暗波涌动,孟家树敌太多,不知有多少人希望孟家倒台。

    “孟少,就算我不问你这一切,总会有人来问你,你不可能不把事情说出来就轻易摆脱嫌疑,而且我也想知道真相,即使对我不利,正如你所说,对于工作,我是个认真的女人。”俞微霜沉吟了片刻说道。

    孟秋雨眯着眼打量了几眼俞微霜,轻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不过我希望你能守口如瓶,回去汇报的时候按我说的做。”

    “我会考虑孟少的建议。”俞微霜道。

    “其实昨晚,我差点死在了周公馆,这一切都是周嵇康自作孽,他自己造成的后果,他的生死我也不知情。”孟秋雨苦笑道。

    “什么?这么说来,你昨晚夜闯了周公馆?为什么?”俞微霜惊讶的问道。

    “因为周公馆有我需要的证据,如果我得到了,就可以指证周嵇康和公安大楼被毁一案有牵连,而且孙国涛被害,他也有责任。”孟秋雨沉声道。

    俞微霜脸色惊变,显然也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惊讶的看着孟秋雨片刻后才问道:“那你找到证据了吗?”

    “证据已经得到了,很快真相会大白天下。只是我低估了周嵇康这个人,他不但野心勃勃,还丧心病狂,就在昨晚,他为了杀我,连自己的女儿和忠心耿耿保护他的红缨特工都甘愿牺牲,要不是我们命大,早已变成了死尸。”孟秋雨一脸冷意的开口道。

    “孟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你相信我,就把这一切真相告诉我。”俞微霜急切的说道。

    “俞处长,这可能会耗费很多时间,恐怕你要和我秉烛夜谈了,如果你不怕孤男寡女发生点什么,今晚你带上酒菜,我们彻夜长谈。”孟秋雨邪笑道。

    俞微霜再次脸颊一红,白了眼孟秋雨,故作镇定的说道:“我相信孟家长孙不是乘人之危的小人,那我就奉陪到底。”

    孟秋雨摸着肚子笑道:“昨晚折腾了一夜,今天又被你们请来这里关在这铁房子里几个小时不闻不问,我这肚子已经饿了,俞处长可以安排酒菜了,我们边吃边聊。”

    俞微霜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这有违规矩,可为了知道真相,她愿意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