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尴尬的女处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啪!随着俞微霜大拇指的弹起,又一瓶啤酒开了,酒盖掀起优美的弧度,准确无误的掉进了房间墙角的垃圾桶。

    一张长条桌的一侧,已经摆放了三十多个空了的啤酒瓶,两人从晚上七点一直喝到现在十二点,看女人的脸色,除了染上一抹醉人的绯红,并没有一丝醉意。

    抽烟的女人,往往也善于饮酒,俞微霜喝酒时候的豪爽,更是让孟秋雨心中感叹,这女人是个女汉子。

    当然这个女汉子,特指俞微霜在喝酒抽烟时候的状态,不论从任何角度看眼前的反恐女处长,都充满了女人味,而且是哪种熟透了的女人,犹如一朵含苞怒放的玫瑰,足以让太多男人生出征服的潜在欲-望。

    孟秋雨也在心里产生过一丝不良思想,仅仅从俞微霜领口处那一抹雪白颈部,就看的出来,这女人的皮肤很白,而且是十分有光泽的那种莹白,孟秋雨暗自YY,把这女处长的制服褪去,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尤其是现在两人喝了这么多酒,彼此间聊了这么久也越发熟悉,这种念头就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长夜漫漫,冰冷铁房,有酒有菜有佳人陪伴,孟秋雨感到今晚很惬意,如果这样的夜晚不发生点什么,他觉得对不起上天如此的安排。

    “孟秋雨,你干嘛盯着我,看了一个晚上,还没看够?”俞微霜眯着眼将女士香烟掐灭,孟秋雨的红双喜烟雾笼罩,呛得她只能眯着眼睛。

    “美丽的事物总是会让人赏心悦目,有人喜欢艺术品,有人喜欢古玩名画,也有人喜欢乐器,而我孟秋雨却比他们高一各层次,因为我懂得欣赏女人,尤其是一个美丽的富有故事和情调的女人,就如一本深奥的百科全书,忍不住想要翻开浏览品鉴一下。”孟秋雨一脸淡笑的说道。

    俞微霜再次撇嘴,一个晚上,她已经习惯了孟秋雨的调侃,这个男人时而头脑冷静的让她心惊,时而玩世不恭的让她恼怒,却又仿佛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几乎这个世上,没有他不懂的事情,也没有他无法谈论不起来的话题。

    不管俞微霜说什么,孟秋雨总能高谈阔论一番,而且让俞微霜找不到任何不足。虽然从孟秋雨嘴里吐出来的这些话有时候很粗糙,带着他个人的感情-色彩,却总能让俞微霜感同身受,感触良多。

    古语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俞微霜这一晚深刻体会到了,听着孟秋雨的胡说八道,对人生,对人性,对方方面面的评论,这让俞微霜的思想也升华了不少,她觉得受益良多。

    “谢谢孟少的赞美,不过我不会沾沾自喜,因为我知道,男人的甜言蜜语,背后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图谋。而且我觉得你很自大,我想听听,你怎么就比那些喜欢艺术品,喜欢名玩古画以及乐器的高雅人士高一个层次了?”

    孟秋雨呵呵一笑,再次帮着俞微霜倒满了杯子,端起酒杯笑道:“俞处长,夏娃与亚当的故事,你应该听说过吧?这个世界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才有了感情,有了男欢和女爱,是她们创造了人类,也创造了这个多彩多姿的世界。”

    “不论从哪方面来看,男人与女人都是这个世界的主体,没有男人,女人就算可以生存,却也无法怀孕,无法延续生命。而同样,没有女人,男人也只能征服世界,却征服不了他们不会生孩子的命运。”

    扑哧一声,俞微霜听着有趣,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孟秋雨笑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人工也是可以培育胚胎,基因制造生命,男人也能生孩子,这在国外,已经有过试验了。”

    “那都是扯淡,人工培育胚胎它也离不开受精卵的结合,没有男人和女人捐献那些东西,一切都是白费。”

    “至于男人怀孩子,更是纯属无聊之举,不动手术开刀,你看那些怀孕的男人怎么把孩子生出来?”

    俞微霜再次咯咯娇笑起来,直笑的花枝乱颤,制服荡漾间,波涛汹涌,看的孟秋雨眼睛都有些移不开了。

    “孟秋雨,这和你境界的高一个层次又有什么关系?不要扯开话题。”俞微霜笑过之后,白了眼孟秋雨说道。

    “当然有关系,我是要告诉你,这个世界是由各式各样的事物和人类组成,才会变得精彩万分,而这一切的核心就是人类,因为人类会创造,不管是创造生命,还是为了高品质生活的其他发明,这一切谁敢说男人做的比女人优秀?”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贡献最大的才是女人,仅仅从她们延续生命这一点,就功不可没,功垂万代。”

    “不错,你这样评价我们女人,才算是公道公正,女人不容易,却也伟大,不管是生儿育女,相夫教子,还是从事工作,都比男人更加辛苦,付出的更加多,可是往往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只把女人看做玩弄的对象和他们的附属品。”俞微霜点头道。

    “所以嘛,那些都是庸人,他们连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都不够重视,那他们和我这个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比起来,是不是我比他们高一个层次?”孟秋雨呵呵笑道。

    俞微霜哭笑不得,孟秋雨绕来绕去,最终还是把自己说服了。

    “哦,对了,孟秋雨,今晚你一直在天南地北的绕着话题,我都被你绕的糊涂了,把正事都给忘记了,你可不能言而无信,不把真相告诉我。”

    俞微霜这时候才醒悟过来,孟秋雨高谈阔论了一个晚上,始终没把话题转移到周公馆被毁这件事上,反而她的注意力一直被转移,听了这个男人一晚上高谈阔论。

    “是吗?我没讲过吗?难道喝多了,我记错了,我记得讲过啊。”孟秋雨晃着脑袋问道。

    “孟秋雨,你不要玩赖好吗?你明明没有讲过,我记得很清楚,别以为我喝多了。”俞微霜嘟起了红唇,那摸样似嗔似怪,看的孟秋雨再次热血上涌,暗叹要命,这女人撒娇的话一定诱人极了。

    “呵呵,你不要着急,长夜漫漫,咱们有的是时间,先聊聊其他话题,让我们彼此间更加熟悉更加亲切起来,再谈那些让人沉闷的话题。”

    孟秋雨呵呵一笑,随即憋红着脸看了眼卫生间,不好意思的笑道:“俞处长,啤酒喝多了,想上个卫生间,你不介意吧?”

    俞微霜脸蛋红了起来,其实她自己也喝了这么多酒,早已小腹憋得难受,只是这个铁房子里的卫生间设计的很不合理,显然是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不够重视,马桶立在角落里,两侧都有木板遮挡,前面却空空如也,坐在这里就能看到马桶,她那好意思当着孟秋雨的面去解决。

    此时孟秋雨要上卫生间,她自然不能拦着人家和她一起憋着,憋出问题来,她可承担不起后果。

    “去吧,我自己喝酒。”俞微霜将头扭向一边,双腿却是不受控制的并拢了起来。

    孟秋雨咧嘴一笑,快步来到马桶前,转身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俞微霜笑道:“俞处长,你可不要偷看哦,我可是很保守的男人。”

    “滚!撒你的尿吧,谁愿意看你。”俞微霜羞恼的骂道。

    孟秋雨哼哼一笑,哼着小曲开始解开了腰带,也不睁眼看着马桶,更没有用手扶着,冒着热气的暖流飞溅而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震天动地。

    俞微霜都快崩溃了,心里更是诅咒着孟秋雨,撒个尿还哼着歌曲,听着口哨声,她越发身体僵硬,双腿紧紧夹在了一起,连脸蛋都憋得通红。

    几分钟后,孟秋雨才心满意足的释放完毕,浑身感觉舒坦极了,系好腰带返回,随意擦了擦手,拿起了一块鸡大腿塞进了嘴里。

    俞微霜欲言又止,想要说点什么,却又难言启齿,咬着银牙,又不敢看孟秋雨。

    孟秋雨大口吃着鸡大腿,还仰脖子喝了一杯酒,自言自语道:“憋不住就去吧,我不会偷看的。”

    俞微霜的脸蛋红的都能滴出血来,狠狠瞪了眼孟秋雨,转身跑向了马桶,不过到了马桶前,俞微霜忍不住惊呼道:“孟秋雨,你这个肮脏的混蛋,你怎么淋的到处都是?这怎么用?”

    “是吗?喝多了,头昏眼花没看清楚,你就将就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孟秋雨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混蛋。”

    俞微霜气的都不知道该怎么骂孟秋雨了,这时候也顾不上太多了,急切的解开裤子,怕孟秋雨偷看,转身盯着孟秋雨,坐了下去。

    马桶的冰凉以及湿润,让俞微霜浑身不自在,她觉得太糟糕了,今晚和孟秋雨喝酒,还是喝啤酒,就是一个错误。

    不过这时候的俞微霜已经顾不上考虑太多了,又保持着女人的矜持,可不敢像孟秋雨那般痛快淋漓,小溪流水潺潺,俞微霜已经极力在克制声音,在这封闭的铁房子里,却依旧很响亮。

    孟秋雨暗自偷笑,能看到俞微霜这么隐私的一面,倒也有趣,看来还是当男人好,随便自由,无拘无束。

    只不过孟秋雨感到可惜的是,俞微霜太谨慎了,刚才的动作十分到位,自己眼力虽然惊人,却也没有撇到什么,他在幻想,身材如此丰腴的女人,那两片臀-肉会有多么白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