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幻象再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我要死了,我好热!”

    怀中女人脸蛋滚烫,嘴唇干裂,呼出来的气息都是热浪,此时就连睁开眼睛都感到灼痛,四面八方的高温灼烤下,俞微霜已经因为身体内水分的流失,变得十分虚弱。

    此时就连孟秋雨也有些难以支撑,真元力凝聚的护体罩虽然可以抵御炎热,可是却消耗极大,又一直在给俞微霜体内输送功力,孟秋雨只能散去护体真元,以保持精力。

    身体上的每一个毛细血孔都在向外冒着热汗,衣服被汗水打湿,却又被高温烘干,两人的身体四周在蒸发着白气,皆是两人身体内的水分。

    体内水分的急速流失,让孟秋雨也燥热难耐,嗓子眼发痛,眼睛都只能眯着强忍着那种灼痛感。

    看着怀中女人急速起伏的胸口,虚弱的随时都会失去意识的神态,孟秋雨心中苦笑,难道这一次真的难逃一劫?

    突然,孟秋雨胀痛的脑海中再次闪过一丝幻象,就如他宽慰俞微霜所讲的画面一样,清澈而蔚蓝的大海,浪花翻涌,海风扑面而来,清爽而凉快。

    如白色细腻珍珠的沙滩就在脚下,碧蓝天空,骄阳似火,却也丝毫感觉不到炎热,全身都暖洋洋的十分舒畅。

    孟秋雨心中一喜,抬眼望去,突然让他惊讶的发现,海面上,漂浮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

    孟秋雨跃身扑入海水中,快速划动手臂游到了漂浮的女子面前,当看清对方的容颜时,孟秋雨再次惊呆了。

    海面上的女子竟然是俞微霜,全身已然湿透,妙态呈现,微微红发的脸庞在骄阳下,安详而美丽,如果不是微微起伏的胸口告诉孟秋雨她还活着,孟秋雨都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俞处长,你醒醒。”孟秋雨短暂的惊愕后,趴在女人的耳边轻轻呼唤了起来。

    过了片刻,俞微霜缓缓睁开了双眼,迷茫的看了眼身边的环境,随即望着孟秋雨叹息道:“孟秋雨,看来我们真的死了,不过死在海面上,我很满足。”

    “俞处长,或许这只是一个梦呢?地府里可没有大海,即使有,也是地狱炼海,黑色海水,冤魂哭泣哀嚎,哪有这么宁静,这么安详。”孟秋雨笑道。

    “是吗?就算是梦,也是一场美梦,漂浮在海面上的感觉真好,全身清爽而舒畅,你可不要打扰我,我不想醒来再遭受那种灼烧的痛苦。”俞微霜脸上露出笑容,再次闭上了眼睛。

    孟秋雨也感到很迷茫,上次出现幻象是一片世外桃源,这一次,居然是一片蔚蓝大海,他放眼望去,海面不是一望无际,而是四周都有些朦胧,看上去,一片虚无。

    孟秋雨有了上次的经历,这一次脑海中再次闪现念头,果然如他所想,在面前出现了一艘乳白色小游艇。

    就连他想的几头鲨鱼都在四周游荡,却不靠近孟秋雨身边。

    孟秋雨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感觉到了疼痛,他知道这一切不是梦,而是一种诡异的幻象。

    心血来潮的孟秋雨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盯着紧闭双眼,还不想从美梦中清醒过来的俞微霜,低下头,在女人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

    “讨厌,连做梦都让你占便宜,孟秋雨,你这个坏蛋。”俞微霜眉头微挑,一脸羞怯的自语道。

    “俞处长,该醒醒了,你要再不醒来,我可不保证会对你做点什么。”孟秋雨笑道。

    “孟秋雨,你果然是个流氓,梦里面都喜欢占女人便宜。”俞微霜佯怒道。

    孟秋雨哼哼一笑,俩手捏住了俞微霜的脸蛋,微微用力,俞微霜吃痛下睁开了双眼,正要喝骂孟秋雨,却看到了不远处有一条鲨鱼。

    “啊!鲨鱼。”俞微霜惊呼一声,慌乱下重心不稳整个身体浸入了海水里,还被海水呛了一口。

    看着惊慌失措的女人在拍打着海面,孟秋雨脑海中念头一闪,鲨鱼消失不见,随即孟秋雨伸出手抓住了俞微霜的胳膊。

    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俞微霜死死抓住了孟秋雨的胳膊,游出了海面,还不等孟秋雨说些什么,她已经钻进了孟秋雨的怀里,一脸慌乱的问道:“鲨鱼呢?怎么不见了。”

    “是你眼花了吧?这里哪有鲨鱼,只有私人游艇。”孟秋雨暗自感受着女人身体的美妙触感,一脸轻笑道。

    俞微霜四处看了几眼,果然没有再看到鲨鱼,而是出现了一艘小型豪华游艇,静静的停泊在海面上。

    俞微霜难以置信,使劲晃了晃脑袋,还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摇头笑道:“果然是梦,吓死我了,我最怕鲨鱼了。”

    “原来俞处长也有害怕的东西,既然是一场梦,那咱们就上游艇吧,说不定里面还有美味的佳肴和美酒呢。”

    “真是见鬼,死了还摆脱不了你。”俞微霜白了眼孟秋雨,挣脱孟秋雨的怀抱,向着游艇划去。

    孟秋雨呵呵一笑,随着女人爬上了游艇,俞微霜一脸惊喜的坐在舒适的餐椅上,陶醉的说道:“私家游艇,美酒佳肴,这可是富人的享受,孟秋雨,快去找找,看有什么吃的东西没,我饿了。”

    “那你等着,你的美梦一定会成真。”孟秋雨神秘的一笑,转身进入内舱。

    不多时,孟秋雨端着一大盘东西走了出来,不但有牛排甜点,还有两瓶波尔多红酒。

    俞微霜眼前一亮,惊喜的笑道:“孟秋雨,如果这是一场梦,我情愿永远不要醒来,如果我们已经死了,我也希望永远都这样美好。”

    孟秋雨将盘盘子内的东西摆放好,还打开红酒倒了两杯,看着俞微霜笑道:“俞处长,如果我们死了还有这样的生活,那也不错,这茫茫大海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是不是应该相互照顾,相互关怀呢?”

    俞微霜眨眨眼,美美的喝了一小口红酒,看着孟秋雨笑道;“孟秋雨,那你想怎么照顾我?”

    “我们可以找一个孤岛,我负责钓鱼打猎,你负责烹饪洗衣服,晚上我们还可以坐在礁石上听大海的声音,你困了可以躺在我的怀里,我会抱着你等待日出东方的美景,那种生活是不是也很美。”孟秋雨咧嘴笑道。

    俞微霜抿着嘴一笑,上下打量了孟秋雨几眼,点头道:“如果今后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本小姐也只能委屈自己,陪你过那样的生活了,谁让这里只有你一个男人呢。”

    “你似乎很勉强,能有我这样的男人陪伴着,你该偷着乐才对。”

    “臭美,你以为天下就你一个好男人吗?可不是所有女人都会爱上你。”俞微霜白了眼孟秋雨,脸上却洋溢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甜美笑容。

    两人对视几眼,在孟秋雨邪魅的眼神下,俞微霜忍不住心跳起来,俏媚的脸庞都羞红了。

    “我饿了,这些牛排都归我了。”俞微霜横了眼孟秋雨,心慌意乱的低下头开始吃了起来。

    孟秋雨摇头一笑,却也没时间欣赏眼前女人羞涩的摸样,他到现在都还无法想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身处烤炉般的铁牢内,为何现在却进入了幻象中,而且是那么真实,就连海水的腥涩味道都是那么真实。

    孟秋雨百思不得其解,却也暗自忧心,龙霸天和不死老祖来了京城,一旦他们去袭击孟家,那后果不堪设想。

    可自己此时却无能为力,就是想从这幻象中醒悟过来,也无法做到。

    俞微霜小口吃着牛排,心里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到现在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一场梦,还是自己和孟秋雨已经死了。

    铁牢内高温的灼烤,让她经历了这一生中最大的痛苦,她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死亡,但是却突然出现在了这片大海上,不但有游艇,还有美食。

    最主要的是,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人,虽然她对孟秋雨没有那种感觉,可毕竟有一个男人在身边,她心里觉得踏实。

    就算这是一场梦,哪怕自己已经死了,眼前的一切也让她感觉亲切美好。

    等了许久,没有听到孟秋雨在调侃自己,俞微霜忍不住抬眼看向了孟秋雨,发现对方紧锁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好奇的问道:“孟秋雨,你在想什么?”

    孟秋雨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盯着俞微霜摇头道:“俞处长,你有感觉吗?”

    “啊!什么感觉?你说什么呢?”俞微霜抿着嘴小声问道。

    “真实,你难道没有感悟到这不是一场梦吗?如果不信,你可以打自己一巴掌,试试会不会疼痛。”

    俞微霜皱了皱眉头,却也心中疑惑而惊奇,这如果是梦,那的确太真实了,她也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挥手向着孟秋雨的脸庞打来。

    孟秋雨眼睛眯起,抬手抓住了俞微霜的手腕,笑道:“俞处长,这就是你不对了,干嘛要打我?”

    “我想让你试试疼不疼?我总不能打自己吧。”俞微霜促狭的笑道。

    孟秋雨笑着站起身来,迈步来到俞微霜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女人俏丽的脸蛋,笑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们感受到是不是真实。”

    “什么办法?”俞微霜仰脸看着孟秋雨,一脸的好奇。

    孟秋雨不由分说,一把托起了女人的下巴,张嘴堵住了俞微霜的红唇,不容俞微霜反抗,狠狠的吻了起来。

    俞微霜脑子嗡的一下,变得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居然被强吻了。

    就在孟秋雨吻得投入而又感到享受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眼前幻象消失,汹涌的烈火和破碎的金属板四面八方袭来。

    孟秋雨脸色微变,搂住俞微霜的腰肢,身形旋转而起,一飞冲天,迎着头顶的烈火冲去。